69书吧 > 山脊海腹 > 第五章

第五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石山静静地躺在抢救室的病床上。身旁坐着双眼红肿的妻子刘山茶。

    他宛如置身在尾砂坝,阳光在沙砾上跳动,积着废水的砂坑里冒出一丝丝的雾气,那沙砾如棉花铺就,站在上面轻飘飘的,想挪动一下步子,双腿仿佛铁铸似的莫想动弹分毫,恍惚间山茶从雾气中向自己奔来,便高兴地伸出手去抓,可这手也沉得要命,拼尽全力,才颤抖着伸了出去,终于握住了山茶……

    “石山!石山!”

    他缓缓地睁开眼,一团光亮悬在上空,怎么自己躺在了尾砂坝上,顶着毒太阳晒呢?

    “石山!石山!……”

    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同时,真正感觉到了手里握着的是她的手。

    “石山,醒过来就好了。”

    醒过来了?瞬间他明白过来,走到阴间的边缘,又走回头来,回到了阳间。他觉得电灯光刺得眼疼,这是在矿医院抢救室里,他曾经进过这里,认得,他记起来,大咯血后自己就昏过去了。

    “石山,要下雨了,天暗,医生就开了灯。”山茶轻声说,她完全明了丈夫的每一个眼神。

    他看见老婆脸上留着泪痕,就努力想笑一笑,表示不甚要紧的意思,但脸上的肌肉紧紧的,便微微地点了点头。

    人生太短促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那年他十九岁,跟着叔叔偷偷离家上了云山。叔叔叫杨刚,已经在云山打了三年锤,是云山工会领导人之一。那年山茶才十二岁。他压根没有同她结婚的思想。离家三年之后,他在云山镇偶然遇见了山茶,她用辛酸的怨恨的目光注视着他,没有一句话,当他知道她被卖到云山镇当了丫头,立时声泪俱下,求她宽恕,她便哭了,一切怨恨便烟消云散。

    她为了他,倒在县城外小桥上。那一刻,山茶只觉得身子飘忽如风中鸡毛,接着就被人抱定,透过纷沓的脚步声和震耳的狂吼声,她捕捉到了一个亲切动人的呼唤声:山茶!山茶!她竭力睁开眼来笑了一下,就带着一种欣慰的念头悠悠而去了。

    她肩胛处被炮子穿了个洞,工友们立即送她到当地一个挺有名的骨伤郎中家治疗。因祸得福,东家闻讯,既不花钱为她治伤,也无须交钱替她赎身,就把她交给了工会。石山每次来探视,都会拉着她手,小声地说一会儿话。

    这次工会打包办取得了胜利,县太爷亲自出来调解,取消了包办,砂子自由买卖,砂价又涨回二十块一担。那几家钨砂公司,同官府洋人都是有勾结的,怎会善罢甘休?不久的一天,李拐子没有听工会要他注意安全的劝说,一个人去镇上办事,结果不明不白地就死在了云山脚下。石山的叔叔杨刚是在党的,党里要石山立即离开云山,他想带石山走。石山说,李拐子刚去世,树倒猢狲散,棚厂就垮了,他要带着小顺子留下来,窑子的矿脉大,估算不消多久就可以见砂子了,见了砂子再走。杨刚思考了一番,知道石山话里有话,是丢不下月英和山茶两个女人,石山的话有情有理,假如不消几天真的能见到砂子,这两个女人的生计也就有了着落,就同意石山留下来,嘱他见了砂子就离开,在山上待的时间越久越危险,末了有意问他,到底舍不舍得离开?石山说,不就是一句话?叔叔就点头,告诉他离开后在什么地方再见,然后拍着他的肩头说等着你,两人就分手了。

    山茶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石山把她托付给了信得过的打锤兄弟照看,让她替打锤兄弟煮茶饭。又在山后离一处烂埂子不远的地方搭了个杉皮寮棚让她独自住着。这晚他带着她在烂埂子里坐下,山风虽然吹不到烂埂子里,但夜阑山高,依然寒气砭骨,山茶觉着冷,紧挨着他。他从怀里取出一只扭丝银镯子送给山茶,说女人身上有点银子才漂亮,没有钱就买了一只。山茶奇怪地问,无缘无故又没有钱,送这个做什么呢?石山就说,我要下山了。山茶就问他要去什么地方,几时回来?石山自己也说不清楚,答不上来。山茶这才发觉石山的神色不对,就有些慌乱,将石山拦腰摁得死紧,抽泣起来。石山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回山立马就娶山茶!这样想着,眼前偏又浮现出月英的样子来,赶也赶不走,他愣了一阵子,说:“除非死在外头,有这条命,就不会再同你分手!”说时眼睛就湿了。

    石山心中真真实实还有个月英,那也是一个纯情女子,他不是没有情感的石头,那头他也放不下。月英涉世不深,又在丧考的巨大悲痛之中,李拐子走得突然,对爱女连句交代也没有,丢下她孤独一个,石山自然不忍心在这种时候不顾她甩手走掉。月英明白了石山这意思,心里很感激。

    石山对月英说:“你爹留下的钱,不用拿出来,留着你日后用。人也莫再雇了,小顺子教他掌钎,我打锤。看那矿脉的样子,砂子估摸不消几天就能打着。”

    石山开始白天黑夜干,只睡小半夜,偶尔下山,半日就返回,月英情知是去看望刘山茶,竟没了醋意。

    这晚,月英特意煮了几个荷包蛋,提了盏矿石灯,进了窿子。月英从未进过窿子,加之心里有种异样的镇定和专注,走得非常小心,打锤的石山,掌钎的小顺子都没有觉察有人进了窿子。

    石山赤身**地抡着大锤,雪亮的矿石灯光将这个男人的每一部分都照耀得一清二楚,涔涔汗水使他全身油光发亮,腰如弓,张弛着,背脊像条长长的蜈蚣,一节一节环扣着扭动,屁股的肉也紧紧收拢来,长着密匝匝黑毛的大腿和小腿如铁柱般支撑着剧烈晃动的上身,全身的力传送到隆起一坨坨肉的臂上,再传送到紧攥锤把的手上,铁锤流星般地画着弧线,就在锤与钎猛烈相撞的一瞬间,便迸发出来震撼人心的金属声:

    “当!当!当!”

    月英看见了他们。她的眼光在接触他们的一刹那,立即僵住了,她竟忘了男人下窿子常常这样。她蓦然意识到什么,一阵慌乱,脚下的废石“哗啦”响了。

    他即刻收住锤,返回身。

    她看见了男人正面的一切,他胸脯上的毛与肚子上的毛,以及大腿之间的毛连成一片像黑炭自上而下涂刷了一条,给这汉子平添了无比的刚劲和强悍。但她丝毫没有挪动双脚的意识存在,静静地看着他,此刻倒显得十分的镇静。

    小顺子慌张地提着一条裤子跑过去,交给石山。石山没有去接。

    月英走过去,把盛着荷包蛋的竹蔸筒子交给小顺子:“你回去,我替你。”

    小顺子乖觉地接过竹蔸筒子和矿石灯,睨了石山一眼,就走了。

    小顺子的脚步声消失之后,窿子里便静得只剩下了吱吱的矿石燃烧的响声,矿石灯的呛味和男人的汗气混杂在空气里,更使人觉得闷热。

    石山从月英眼光里感受到了撩人心魄的灼热,他看见她飞快地脱去了被汗水湿透了的褂子,她那隆起的玉石般细腻光滑的胸脯立刻暴露在白炽的矿石灯光下,接着,他看见了她那暴露无遗的柔软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结实的大腿。他手中的锤滑落了,锤柄竖着晃了两晃,“啪”地倒下来,敲打在他的脚背上,竟没有感觉到痛,当他的目光从她的身上重新落在她的脸上,与她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之际,他的心却产生了一阵异常痛苦的战栗。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心里一个劲地叫着刘山茶的名字。但就在这当儿,他被她紧紧抱住了,他十分敏感地知道她紧贴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动情的部位,手脚无措地喘息起来,她一把抓住它往她身体里塞,他便在这当儿无法控制地将所有热情迸发了出来,她痛苦地呻吟着,扭着身子,用嘴在他身上吮吸着那些热情,他也就跟着痛苦地叫起来:月英月英!你给我掌钎!我要见砂子!然后,一把推开了她。

    她望着他许久许久,才弯腰拾起丢在地上的褂子。

    “你就这样子!这里热!这里闷!”

    她顺从地拿起钢钎,咬着嘴唇,竭力不让泪水流下来。

    “当!”

    锤声响了。锤与钎碰撞的时候,是火星与雷霆,分离的时候,仍然带着弧光和余音。

    在弧光和余音里,他又吼了一句:“我要走!”

    “当!”

    “我欠了—”

    “当!”

    “还不够的—”

    “当!”

    “情债!”

    月英丢下钎,霍地站起来,涨红着脸盯着石山。

    就像锤与钎的碰撞,石山心中激起了火星与雷霆,一种无法用理智去梳理的情爱,剧烈地在冲击他。但当他的眼光再次同月英的目光相遇,他才发现她的那份炽热退却了,代之以愠怒、委屈与伤感,他的锤举在空中好半天,才一掷老远。到此时,他反而再也无法用任何理由去阻止自己接受面前这个纯情女子的爱。他一把揽过她,紧抱在怀里,声调变得异常低沉而柔和:“我喜欢你……喜欢你……”

    她酥酥地倚偎在他的怀里,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就这晚,石山仅两炮就见了砂子,好大的砂子哟,炸出来的几乎全是矿石。

    石山却不辞而别,月英以为他下山去看刘山茶,等了几天省悟不对劲,找山茶一问,才知道石山离开了云山,找叔叔去了。

    在叔叔杨刚跟前拍了胸脯,杨石山狠下心丢下两个女子下了山。打锤佬讲的就是义气,一言九鼎,说了就要兑现,丢了脑袋也要兑现。留在云山有性命之虞,这他倒想得不多,山茶有伤在身,月英有孝在身,这两个女人孤孤单单依赖的就是他,他走得彷徨,但不能不走,工会是云山千千万万打锤佬的,叔叔要他走自然是工会的意思,打包办之前就讲过,他们这几个代表是打锤佬的代表,得讲纪律。

    这一段情爱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山茶是他的妻子,此后在他漫长的屈辱、窘迫的生活里,他俩相依为命。月英就不同了,那段情爱像清晨的露水,闪着光芒的时候太短暂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山脊海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子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子椿并收藏山脊海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