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山脊海腹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去食堂的路上,黄莲掌上一直托着朵小白花。她要了粥及咸菜,将小白花放在餐桌上,然后坐下,却没有端起碗来,痴看着那纸花儿出神。有两位老工人从她身旁经过,一位道,老杨到底走了!声音虽轻,她听见了,她想,如果能送去一束花儿该多好!她还想,这一束花儿应该全是白的!一朵红的也不能要!

    世间一切色彩都有个性,黄莲承认这点。冯双骏曾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她不假思索地说白色,冯双骏惊讶地说,我以为你喜欢红色。她说曾经,现在满世界都是,反而讨厌。

    那一阵子,全市的店铺几乎都把门前的骑楼立柱都刷上了红油漆,后来人们称之为红海洋。

    这是又一次邂逅。

    下着毛毛雨,黄莲走在红红的骑楼下,无意间往一间不大的百货店铺内看了一眼,一个瘦弱、微驼的背影,就把她的目光拴住了。后来她想,如果他稍为壮硕一点点,那一刻也不会产生怜悯了。

    黄莲就因为这个身影主动地走上前去了。分配到机械厂当学徒已经半年,半年时间没见他了,她在他身后轻声叫了句:“冯老师。”

    冯双骏转过身来:“黄莲呀!”脸上立即泛起了红晕。

    黄莲知道他激动起来喜欢脸红,就把视线移至他手中的网兜,网兜里装着只大脸盆,脸盆里装着肥皂牙膏之类的生活用品。其时正值全国干部下放的热潮中,黄莲就猜了个大概。

    黄莲说:“光荣批准了啊?”

    冯双骏说:“像我这号人,肯定的呀。”

    两人的话里都有点熟人那种调侃揶揄的味道,因而一下子就热乎起来,就站在那里说起话来了,相互询问着半年来的各种情况,好像有许多话要说,都不想走。后来他们发现了店员不满的眼色。黄莲就说走吧,冯双骏看了看手表说,都吃饭的时候了,怎么样,赏个脸我请你吃饭?黄莲迟疑了一下说,吃粥吧,拐个弯有家客家粥店。两人就走出了百货店。

    冯双骏吃粥的时候,不时问黄莲吃饱了没有?再要点什么?一直眯眯笑。黄莲感受到了他的热情。

    吃完粥,冯双骏问:“今天怎么会有时间逛街?”

    黄莲说:“停产了。”

    冯双骏有点惊奇:“停产?”

    “吃不饱。”黄莲见冯双骏瞪着眼睛望着自己,补充说,“是工厂接不到活来干,吃不饱。”

    “不是‘抓革命促生产’吗?”

    黄莲就笑起来。

    冯双骏就不再问了。

    分手的时候,黄莲说:“还没问你下放在哪里呢?”

    冯双骏说:“我父亲年迈体弱,组织上还算照顾,分在红旗五七农场,离这里六十里。”

    黄莲说:“不远啊。”

    冯双骏说:“虽说不算远,想回趟家也不容易,农场管得严,尤其是对我们这号人。”说着瞟了黄莲一眼。

    黄莲就领悟到他传递过来的委屈与渴望,便说:“写信联系吧。”

    冯双骏忙说好哇好哇,就要了黄莲家的地址。

    不久,黄莲就收到了冯双骏从农场寄来的信。头几封大多是客套话,渐渐越显亲热,“黄莲同学”变成了“莲”。冯双骏回家的次数也多起来,而且越来越密,最后是逢星期日都回来,也不知道他怎样请的假,后来他自己说,是以他父亲年迈有病作的借口。交通工具是自行车,路上两三个小时,来回就五六个小时。信还是照样写,每周一两封。

    他们多在郁孤台下约会,半天的时间。

    郁孤台建在唐代,郁然孤峙在市西北隅贺兰山顶绿荫之中,由于台建高处,易招风雨剥蚀,历代修葺重建的次数很多,现在见到的,是清同治年间建的,已是梁栋蛀朽,门楣破损。有关管理单位在台前立一木牌:危楼禁止游客登台。因此,郁孤台冷落萧条,几乎没有游人。

    那天天空阴沉沉的,风也有些冷。他们在山坡几株高大的梧桐树下的草地上坐下。从这里可以瞭望章贡二水,当地也称东西二江。章贡夹城而流,在台下汇成赣江,浩浩荡荡向北流去。

    一般冯双骏话比较多,黄莲则静静地听,偶尔一笑或一撇嘴,表示赞同或不屑。他的滔滔不绝并没有使她反感,她理解他的兴奋,也佩服他的博识。他谈论郁孤台、辛弃疾及其词作,口若悬河,析稼轩词“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句,引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中“闻鹧鸪之句,谓恢复之事行不得也”,说得头头是道,都使她折服。辛词爱国之情感人肺腑,冯双骏说得很有感情,似乎也窥见到他一片爱国赤诚。

    “喏,看见没有,那隐隐见得着水光的地方,就是有名的十八滩!那是赣江最险的地方了!你看那些山峰,弄得这条江七弯八拐,这就叫‘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黄莲根本没有去张望,只笑一笑。她觉得他那样子有点可笑,也有点可爱。

    忽然间他们停止了交谈,远处隐约传来高音喇叭的声响,那是一个用标准普通话提高嗓门说话的声音,冯双骏有点紧张地侧耳细听一会,才轻轻吐了一口气,说:“是最新最高指示。我还以为又搞批斗大游行了呢。”

    黄莲说:“我喜欢听你的,你说下去吧。”

    冯双骏立即又高兴起来,一把抓住黄莲的手说:“是真的吗?”

    黄莲就轻轻掰开他的手,对他笑一笑。

    冯双骏的脸忽然变得很红,一直红到了耳根,死死盯住黄莲看,呼吸也急促起来。

    黄莲预感要发生什么事,正欲说话,就被冯双骏紧紧抱住了,她没有推开他,冯双骏就拼命地吻她,许久许久都不松开,后来还是黄莲挣脱开来才中止了这个长吻。

    “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第一次!”冯双骏恳切地说。

    黄莲笑笑说谁问了你是第几次呢?冯双骏脸上刚退下去的红潮又涨起来了。

    黄莲家在小巷深处,冯双骏星期日午饭之后,必在巷口等着她。这天电闪雷鸣大雨滂沱,黄莲心想双骏大概来不了,却坐立不安,吃过午饭,还是撑了雨伞到巷口去看,不料远远见双骏竟在雨中立着等待着她呢,就小跑过去,一看双骏裤管卷得高高的,还是淋湿了,就埋怨道:“这么大的雨还来?”

    冯双骏兴奋的眼光通过镜片透露出来,故意说:“我原本不想来,又怕你冒雨出来,不见我,岂不要骂我了?”

    黄莲也被这雨水中的相逢撩拨起了激情,含笑嗔道:“什么时候骂过你?”

    冯双骏赶紧说:“要说骂,你有点……”打住不说了。

    黄莲问道:“有点什么?”

    冯双骏说:“舍不得!”

    黄莲就笑出声来:“你也晓得调皮了!”

    冯双骏也笑,说:“还去郁孤台?”

    黄莲犹豫一下说:“今天就不去了好不?”

    冯双骏着急地说:“这怎么行?我是冒雨来的啊!”

    黄莲想了想说:“你就去我家坐坐吧。”

    冯双骏迟疑地说:“行吗?”

    “有什么不行?”

    冯双骏有些顾虑:“你爸爸妈妈在吗?”

    “在呀。”黄莲说,“他们待客都挺热情的。”

    “我可是头一次去你家,就这么空着手?”

    黄莲扑哧一笑:“还要见面礼吗?你就别傻了!走吧!”

    冯双骏就随黄莲去了她家。

    黄莲的父亲是老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没工作。家里简朴整洁。黄莲的父母知道是女儿的老师,很客气,她妈端了一盘油炸香酥果给冯双骏吃,还特意给他泡了一杯茶。

    冯双骏跟黄莲的父母坐着聊着天,吃着油炸酥果,才吃了一个,就觉出油渍味来,知道是存放久了的,就不再吃了,那茶也淡而无味,知道也是存放久了的老茶叶泡的。黄莲发觉双骏脸部表情的细微变化,也就吃了一个油炸酥果,笑道:“你的嘴挺精的,这果子有油渍味了,我们家的零食从来都是存放许久的,我不想吃,他们舍不得吃。”

    谁料冯双骏反倒有点尴尬,脸涨红起来。

    黄莲说:“去我房里坐吧,给几本好书你看看。”就站起身领冯双骏进了她的小屋。

    小屋里有几张老式得像古董的家具:小衣柜、一张茶几和一张圈椅,两张长条木凳搭上木板的床。床单和被子都很干净,也摆放得整齐。黄莲让双骏在圈椅上坐了,从床下拖出一只小木箱。双骏问,什么好书呀?黄莲说,你喜欢看哪方面的书?冯双骏说,当然是革命书籍!黄莲说,“文革”前喜欢读什么书?冯双骏想想说,小说。黄莲说,谁的?冯双骏说,很多,比如鲁迅、郁达夫……黄莲打断冯双骏的话,郁达夫喜欢卢骚的《忏悔录》,他喜欢卢骚的勇于解剖自己。冯双骏说,卢骚?黄莲在手心上画着“卢骚”,接着说,现在译成卢梭。又在手心上画了个“梭”字。冯双骏问,你有这本书吗?黄莲说,没有。冯双骏问,那你有什么书?黄莲从小木箱里取出三本旧书来给他看,一本是中学语文,一本是数学,一本是化学。冯双骏正奇怪,瞥见黄莲在偷笑,就明白有名堂,翻开内页,原来是手抄本小说,冯双骏的脸刹时白了,忙合上书递还黄莲,连说:“这东西不能留的,不能留的。”

    黄莲问:“你知道是什么书?”

    “怎么不知道?公安部门正在查这个东西。”

    黄莲说:“这是位大作家的三部曲。”

    冯双骏就又将书拿起来翻看,果然是,就问:“这位作家自杀了吧?”

    黄莲有些扫兴,摇头说不知道,就把书收起来:“看你吓得这副样子,懒得给你看了。”

    冯双骏说:“这是祸根,烧了吧?”

    “烧?”黄莲将手抄本重新放回木箱,“还真舍不得哩。”

    两人就说些各自单位的一些趣事,说着说着天越来越暗,那雨声哗哗地响着,丝毫没有停的样子,冯双骏就说,今天回农场就苦了。黄莲说,就不回去吧,明天补假。冯双骏说,准备好明天挨批评就是了,天要留人怎奈何?说时那眼光如同浸在了柔情水里,变得湿润起来。黄莲赶紧说,你走吧回自己家去吧。冯双骏却仍然痴望着她,不作声。黄莲低垂了眼帘,就轻声说,我家穷,没什么好招待啊。冯双骏欣喜地说,今天轮到你请我吃粥了!黄莲就笑了,说,你蛮小气的,吃了你一碗粥还记得要我还!就出屋去让妈煮粥。吃完粥,两人又在屋里说话,东南西北的。黄莲心里说,这雨怎么就不停呢?那时间过得流水似的快,早过了十点。冯双骏只是不想走,黄莲就看出了他的意思,就开始害怕,就开始被爱之潮水弄得恍恍惚惚。这时候,又听见冯双骏小心地问,再坐坐行吗?黄莲就抬头一笑,说爸妈早就睡了,做工的累,天黑不久就去睡,天天如此。黄莲这一笑给了冯双骏强大的动力,何况知道她爸妈都睡了,就上去将黄莲紧抱在怀里吻,两人拥着许久,说话、动作都轻轻地没有响动。后来,雨渐渐小了,看看钟,都过了午夜十二点了。冯双骏忽地把灯关了,屋里黑黑的,就听见两人的轻微呼吸声。黄莲说这怎么行呢?冯双骏说行吧行吧。两个就在床沿坐着,反复说行和不行,后来黄莲说了句这个世界上就我知道你并不老实,冯双骏如同获了圣旨,立即就手忙脚乱地脱黄莲的衣服。

    睁开眼,雨又下起来了,冯双骏舒坦地躺在床上,心里说,真是好雨知时节呀,这个雨夜,两人都嫌太短太短。天未亮,黄莲就催冯双骏走。黄莲轻轻地打开了屋门,他便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溜出门去了。黄莲送走冯双骏,很幸福地又躺回床上,等到心绪平静之后,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怎么看中了他呢?他是一个没人要的男人啊!她叹息一声,自语道,黄莲你也太容易怜悯人了,黄莲你怎么没有料到怜悯竟成了爱情的温床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山脊海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子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子椿并收藏山脊海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