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山脊海腹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明知道出现在塔下的黄莲是幻觉形象,冯双骏仍然说出了声:“当时我是卑鄙龌龊的……”

    停了一刻,他又说道:“没有可憎的缺点的人是没有的……”

    这是卢梭《忏悔录》当中的句子。

    那段时期,是他生命中最受煎熬的日子。是他天天受到良心谴责的日子,那段时期,给他最多温暖的是石阶、芳芳兄妹。

    在人类所有的恶行中,莫过于告密更使人丧失道德羞耻感了,竟然还受到大会表彰,台上的陆一虎每一句表扬,都让冯双骏感到芒刺在心,全场鸦雀无声,更让他心中平添了几分寒气,大伙不是傻瓜,嘴里讲的一套,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套,没有几个会把他冯双骏真当英雄看。

    芳芳坐在他的前几排靠边一些的位置,看得见她的侧面,看不清她的表情。老章头根本就不知道坐到哪个角落去了。冯双骏是在向组织坦白交心的时候,从陆一虎的表情和话语中明白过来,没有人告发他,是他自己疑心所致。事隔许久,他才知晓,芳芳那晚躲到无人处哭去了,而老章头则压根就没有看过那封信。他恨自己胆小、多疑,骂自己卑鄙无耻,不会有好报。台上讲的没有几句听清了,脑袋里灌满了糨糊。

    按说,发生了这件事,芳芳该高兴才是,起码释然,没了对手嘛,却并非如此,再不来找他,路遇也是一脸漠然,至多点个头而已,没有话说了。

    不久,芳芳离开了农场。她妈做主,将她许配了驻福建部队的一名军官。芳芳走的时候,向冯双骏告辞,伸手同他握了一下,说祝你早日进步!冯双骏嘴里连连说会努力会努力,心里嘀咕,还有指望入党吗?

    1975年春节,芳芳回赣州探亲,其时已有一子,却未偕夫携子,是只身来的。石阶那天在家设晚宴,请了一桌,全是他和妹子都相识的友人。冯双骏也来了,前不久胃溃疡做手术,请了假在家休息,因此有空。

    芳芳白胖了许多,举止雍容,全没了昔日农场那股子“五七战士”的精气神,席间问及双骏农场的人事,双骏一一作答,竟显出些拘谨来。双方都在心里头奇怪,怎么才四年就变成这个样了啊?

    散了席,芳芳独留双骏,石阶问,泡壶茶啊?芳芳说好。冯双骏见兄妹俩这般热情,心下叹道,到底是一块长大的,比其他人就是不同,也就坐下。

    泡的是福建名茶—大红袍,茶具是工夫茶茶具,小小的茶盅铜钱般大小。一口一盅,清香满口,的确是好茶。

    言谈中冯双骏才知道芳芳的丈夫因备战没法陪她回来,又怕她累也没让带儿子,说下次将举家来赣。提起老公儿子,芳芳眼里陡增光彩,那脑袋摆过来摆过去,音调像是从蜜罐子里拎出来的,渗透出腻腻的甜味来。

    冯双骏从心底为芳芳高兴着,那份不自在也消减了许多。

    芳芳说:“给你带了盒福建的云片糕,”起身去里屋取了来,“刚才人多不好给。”

    冯双骏忙接过来。这种糕是老幼皆宜的食品。

    芳芳给双骏斟上茶:“听说她还在云山钨矿监督劳动?”

    石阶抢过话来说:“还在。”

    芳芳说:“秃子不是早摔死了?”

    石阶又抢着代答:“秃子死了又怎样?”

    有顷,芳芳又问双骏:“给你生了个女儿?”

    “你蛮关心我,什么都晓得。”冯双骏叹口气,“从来没有去看过,只敢在路过她家门口时朝里瞄,而且好几回才碰见一次,样子像她妈。”

    石阶见冯双骏显得有些伤感,忙说:“喝茶喝茶,现在泡出味来了好香。”

    芳芳脸朝前倾,问双骏:“明天去看看你女儿好不好?”

    冯双骏有些惊奇:“你同黄莲不熟啊。”

    芳芳说:“我就讲是黄莲的同学,从外地回来装作什么都不晓得。”

    冯双骏说好吧,心里竟泛起酸酸的味道。

    失眠是冯双骏的老毛病了,这晚又是彻夜难眠,特别的伤感,特别的愧疚,特别的自怜。又思量除了带云片糕,再给女儿带什么去,买是来不及了,明天一早芳芳就要过来,街上店门十点才开呢。他想起来二哥家有些玩具,俩侄子都大了,不玩了。他曾经给侄子买过一辆电动小汽车,那是时髦货。

    天刚刚亮,他一个激灵醒了,看钟时,已是六点半,二哥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七点钟就要锁门的。他忙起床,见斜对门二哥一家正在吃汤饭,就去了二哥家,一问,嫂子说都在,捡在一只烂箩筐里,放在厨房,去拿就是了。

    冯双骏的父母被他大姐接去住了。厨房两家合用,左右各一灶,二哥那边墙角果然有只箩筐,因光线暗,往日竟没有注意到。他将箩筐提回自己住房,打了盆水将玩具一一洗涤干净。他选了一把九成新的小手枪。小汽车要配干电池,就打算以后找机会再送。

    他和芳芳约好九点在巷口会。芳芳见他手提云片糕,说忘了告诉你不要带云片糕,你留着吃。说时从提包里拿出一盒来。他说就送两盒吧,边说边把手里的云片糕和小手枪交给了芳芳。

    冯双骏将芳芳带至黄莲家门口,然后踅回巷口等候。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就见芳芳抱着他女儿出现在黄莲家门口,远远地向他招手。他飞步跑了过去。还从未这么近见过女儿哩,女儿充满稚气的脸蛋,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这巷子里的小鬼,十有**是小花脸,鼻涕虫缩进伸出,可见黄莲妈带的何等小心。他情不自禁地在女儿的额上吻了一下。

    芳芳说:“她叫飞雪。”

    冯双骏一怔,六月雪?雪耻?黄莲竟给女儿取了这么个名字,这么想着,就说:“这名字有点冷。”

    “什么呀,这是向往春天,飞雪迎春到嘛,挺富诗意的。”

    冯双骏心想芳芳说的是,为什么自己偏朝那方面去想!就问小飞雪喜不喜欢那把小手枪?小飞雪嘟着小嘴巴摇头。芳芳就指指小飞雪背着的布娃娃,说,人家喜欢这个!那布娃娃显然是自做的,不太像样。冯双骏说,怎么忘了是个女儿呢?芳芳瞪了他一眼。

    芳芳对小飞雪说:“他也是你妈的朋友,叫叔叔。”

    小飞雪就轻轻地叫了声叔叔好。

    这当儿,就听黄莲妈在唤飞雪。芳芳一边说在这里呢,一边使眼色让冯双骏快离开,抱着小飞雪进去了。

    冯双骏只好怏怏回到巷口。

    过了一会儿芳芳来了,她的印象这一家过得挺辛酸,黄莲妈眼睛有些矇,身体也不大好。芳芳说,还算顺利,最重要的事情办掉了:你们父女相聚了。冯双骏恭维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贤惠!芳芳笑笑,说,我主要是晓得在什么时候应该扮演什么角色而已。

    过完年,芳芳回福建,冯双骏去了送。

    冯双骏和女儿见过面,就有再去看女儿的念头了,他买了一只漂亮的布娃娃,装在挎包里,挂在住房的墙上,一有时间,就背上挎包去碰机会,黄莲家他是不敢贸然进去的,就盼女儿出现在巷子里的时候,给她布娃娃。他回到中学工作后,上街的时间就多起来了。这是一个冬日,他背了挎包又去了碰运气,这回机会出现了。

    巷子两边人家的墙壁上,钉着些竹钉、铁钉,挂着各家各户晒得滴油的腊肉、香肠、板鸭,墙根坐着晒太阳取暖的人们。一群孩子在阳光下玩耍,跑着跳着,叫着喊着。几个老头子仰靠在竹椅上或者垂着脑袋在打盹,几个老婆子一边做针线一边操天。一辆单车摇着铃过来,没人睬它,该玩的该打瞌睡的该操天的照旧,那单车只好左扭右扭地骑过去了。

    小飞雪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看小人书。黄莲妈站在一张板凳上,一手扶墙,一手在墙上摸索,欲将挂在墙上的一条三四斤的腊肉取下,不料身子一歪,就要摔倒,正巧冯双骏走过来,这情况容不得他多想,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她,接过腊肉,再将她扶下凳来。黄莲妈连称多谢。近在咫尺,黄莲妈竟认不出他来了,这不正是个去黄莲家的机会?就要扶黄莲妈回家,黄莲妈说不消不消就住在对面,冯双骏说又是板凳又是腊肉你怎么拿得了?硬是帮忙拿了东西,将黄莲妈搀扶着横过巷子回了家,小飞雪拿了小板凳,跟着进了家门。

    进门是小厅,吃饭的地方,摆设依旧。他放下凳子,就问腊肉放哪里?黄莲妈说我来吧放厨房。冯双骏记起来厨房门角落墙上有钉子,挂那里避老鼠,便径自提着腊肉进了厨房,一看那钉子果然还在,踮起脚尖就把腊肉挂了上去。

    黄莲妈眼虽矇,轮廓还是看得清的,冯双骏前脚进厨房,她后脚就跟进来了,心想这人怎么晓得往这个地方挂?是了,难怪口音听来熟!她厉声问道:“你是哪个?”

    冯双骏愣怔住了。

    黄莲妈反身就从灶头上操起一把菜刀:“姓冯的,你来做什么?”

    跟着进了厨房的小飞雪,吓得大哭,紧抱住婆婆的腿,冯双骏双腿一曲,跪倒在黄莲妈面前,带着哭腔说,伯母,我对不起你们啊!接着,他三两下爬到女儿跟前,抱着女儿,哽咽着说,我是你爸爸呀……就从斜背身上的挎包里取出布娃娃来塞给女儿,小飞雪正哭着,哪里肯接?死命推开他。

    黄莲妈冷冷喝道:“滚出去!”

    面对这一老一小,冯双骏有的只是愧赧。然而,后悔只能是所有良心受到谴责的人的一剂失效药!既医治不了自己的心,更医治不了因你而受到伤害的对方的心!他抹了把泪,将布娃娃放在女儿脚下,站起身来,踉跄出了厨房,出了黄莲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山脊海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子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子椿并收藏山脊海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