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山脊海腹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彭丽丽记得当知青的时候,常去村后岭下山涧,那流水曲折迴旋使人留连,黄莲盖着薄被子,线条就让她想起那条山涧来,匀称的身段,虽然有点偏单薄,却有一种山水的韵味,惜的是命运多舛,如今年过半百,仍孑然一身,令人扼腕。

    她是将黄莲的婚姻大事挂在心上的。黄莲刚读医专的那年冬天下了场大雪,纷纷扬扬连下了两天,站在郁孤台上看过去,除了赣江水是绿的,皆白茫茫一片。冬天在家里得生火盆才能洗个囫囵澡,有锅炉房的工厂大多有自己的澡堂子,彭丽丽的男朋友廖东东是纺织厂的工会干部,提供几张澡堂票不成问题,那天,彭丽丽邀黄莲去医专校旁的纺织厂泡澡堂子。

    纺织厂的环境不错,有个篮球场般大的池塘。这雪天里,池塘里那些茎折叶倾的枯老残荷上面落着白雪,池边的十几株腊梅枝上挂着冰凌,开着星星点点的黄花,听着脚下吱吱响的走在雪里的声音,两人都蛮有兴致地说着话。黄莲忽地在一株腊梅前站住了,盯着地上走了神。彭丽丽便问,看见什么了?黄莲指着地上的两对鞋印说,你看脚尖对脚尖,这双小的鞋印,前头深后头浅,不就是脚尖着地?分明是一对恋人在亲热啊!彭丽丽眨巴了几下眼睛,说,你讲的对。便又嘻笑问道,想男人了?黄莲说,去你的,我是想这雪里梅树下,有这样一对脚印,挺富诗意的!彭丽丽就说,爱情应该是美好的啊!

    这天晚上,廖东东来找彭丽丽玩的时候,彭丽丽就把黄莲的情况说给了廖东东听,要廖东东帮忙替黄莲物色个对象,早点帮黄莲摆脱婚姻困境。

    廖东东是个热心人,立马就去办,物色来物色去,未婚的多是嫌黄莲有个孩子,结过婚离异了的人也有,廖东东又嫌人家这不行那不行怕亏了黄莲,后来,终于物色到了一个,是他们纺织厂武装部长老胡的朋友,砖瓦厂的武装部长叫蓝解放,老婆出车祸去世已经一年了,也有个小孩,他说从前看过黄莲的大字报,挺佩服她的。蓝解放人长得挺精神。

    彭丽丽立即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黄莲。彭丽丽的一副热心肠,让黄莲颇为感动,同意了先见面。

    这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男带男,女带女,四个人在郁孤台下见了面,彭丽丽与廖东东说有事先走了,留下了黄莲同蓝解放一对。

    事后彭丽丽从两张嘴巴里拼凑起了这天两人的主要谈话内容。

    他们面对赣江,背对郁孤台,并排坐在草地上,相距尺许,气息相闻,但他们自始至终没有碰过一下对方。

    “平反了?”蓝解放明知故问。

    “是。”黄莲扭过头朝蓝解放笑了一下。

    “你的平反文件传达到县团级。”蓝解放也笑了一下,“因为那些年你的事有些影响。”

    黄莲点点头。

    “武装部你晓得,特别突出政治,所以……当时只能在心里佩服你。”

    “我明白。”黄莲又扭头看了蓝解放一眼,“都过去了。”她不想多谈这件事。

    “学习怎么样?”

    “还行吧。”

    “不要放松自己,系里有党支部吧?主动多找支书谈谈话,噢,谈谈思想情况,千万不要对党产生不满的情绪。”

    “我对党是无限忠诚的。”黄莲口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蓝解放怔了一下,忙说当然当然。

    过了一阵子,还是蓝解放先开口:“你父母都不在了是吧?那孩子呢?你读书哪个带?”

    黄莲说:“我在云山矿的时候,有家人对我特好,孩子在她家带。”

    “给多少钱呢?”

    “人家没有讲过钱,我哪里有钱啊?”

    “有这么好的人?”蓝解放连啧了几声,“今后,我们要好好感谢这家人。”

    “这家人就一个人了。”

    “女的?”

    黄莲点头:“她男人去世了,也是个受冤枉的,所谓的历史反革命。”

    蓝解放啊了一声,音调是拐了弯儿的。蓝解放讲的比黄莲多,黄莲起码有一大半没听进去。

    彭丽丽询问黄莲对蓝解放的印象时,黄莲的评价是思想革命人正派,懂得知恩报恩是个善良的人。只是说不该安排在郁孤台下见面。彭丽丽问为什么,黄莲说郁孤台是她同冯双骏常约会的地方。彭丽丽说这有什么呢?黄莲说这总不太好,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蓝解放那头对黄莲的印象也很好,彭丽丽满心欢喜,总算帮了老朋友一把。不料,不足一个月,两人就不再来往了,而且都说不清究竟是为了什么。

    后来,彭丽丽又给黄莲介绍了几位,人品、工作各方面的条件都不见得比蓝解放好,黄莲一律同意相交,一律全无结果。彭丽丽好几次问黄莲,是不是心里还是被冯双骏占了位置,黄莲俨然答道,我恨那个人,谈不上爱了。一拖再拖,黄莲也就渐渐地老了,彭丽丽有时候开玩笑问黄莲,你就不想?黄莲说,我是在品味性冷淡的快感呢!

    其实,黄莲身边就有爱她的人,此人便是科主任吴琦。对于彭丽丽来说,黄莲的所有秘密都不是秘密,黄莲承认对吴琦感觉不错,却又说不可能到那个份上。

    吴琦是科里最先倒下的,他中招是因为那个“毒王”。

    “毒王”从另一家医院转来的时候,已经高烧七八天,极度烦燥,做气管切开术的时候,极不配合,吴琦高度近视,俯身做手术,头几乎贴着病人,切开气管,病人浓痰忽然喷射而出,溅了吴主任一脸。黄莲心里叫声不好,看吴主任时,却并不见恼怒。黄莲立即用钳夹了块纱布在酒精里浸了,拧干,然后替吴主任擦净了脸上的污迹。手术完成之后,吴琦对护士长田苗苗说,谢谢你刚才替我揩脸。田苗苗噗嗤一声笑道,是黄大夫呀怎么是我呢?吴琦啊了一声就拿眼四下找黄莲,黄莲在一隅收拾用过的医疗器械,就背过身去故意不让吴琦看见,听见吴琦问黄大夫呢?田苗苗就说,黄大夫叫你呢!黄莲仍没有掉过脸去,说,叫什么叫,镜片上也是,不揩干净看得见?

    给“毒王”插管的第二天,黄莲晚班,吴琦特意带来一支进口胸腺肽,说这是他的朋友送他的,转送给她,他身体抵抗力比她强,让她立即注射。黄莲有点感动,却说,就因为昨天给你揩了脸?吴琦憋了一阵子才说,总得有个借口么。说完就走了。吴琦呆板有余幽默不足,智商高情商平平。但黄莲就喜欢他的实在,比如这话,即表达了真诚又给人潜台词的感觉。

    吴琦的妻子出国七载大约是永不会回来了。她奇怪他怎么不跟出去,又怎么苦行僧似的孤家寡人过了七年?

    私下里人们都以为黄莲中意吴琦,在等着吴琦办离婚。其实,黄莲根本就没有关心过吴琦离不离婚,她虽然喜欢吴琦,却从没有想过嫁他。黄莲心里还真没有人。

    黄莲开始没有想到田苗苗也爱着吴琦。二年前还是三年前,黄莲都忘了,那年入冬的时候,黄莲同田苗苗一块去桑拿。她俩相互搓背,田苗苗给她搓了一阵子,就从背后搂住了她,胸脯贴在她背上,下巴頦垫在她肩上,说你这种年纪,身材还保持得这么好,哪个男人不爱?又贴着耳朵轻声问,吴主任抱过你吗?黄莲就摇头,田苗苗说我才不信呢,黄莲就挺认真地说,谁骗你是小狗!田苗苗笑道,急什么,有男人抱还不好吗?田苗苗的丈夫出车祸去世了,黄莲就问,是不是哪个男人抱过你了?田苗苗说,你猜吧。黄莲摇头说,我怎么知道?田苗苗轻声说吴主任。黄莲身子一震,好在是有雾气,又坐在田苗苗的身前,田苗苗没注意。黄莲没了再蒸下去的兴致,轻轻推开田苗苗说,好了吧,田苗苗愣看着她,黄莲补充一句说时间不早了,田苗苗才讪讪说,好就好了吧。

    吴琦对她的好感,是明白表露过的。

    那是一个周日,黄莲独自去逛商场,正在大街上走着,忽听有人喊她,循声一看,只见吴琦像条鲫鱼似的,在汽车中穿梭,从街那边朝自己跑来,她真为他捏了把汗,待吴琦气喘吁吁站在她跟前时,不由嗔怪道,你不要命了?吴琦说,我还真顾不上了,就怕你走远了叫不住呢。就拉起她的手,说,让我陪你逛街吧,买什么呢?黄莲想抽回手来,却被吴琦抓牢了,往下,她再没有听清吴琦说什么,只感到吴琦汗津津的手挺有激情。黄莲买了件衣服,离开商场后坐了五站车,想想颜色不中意,又回头去换,吴琦非但没有怨言,兴致还蛮高。

    回到医院,黄莲在吴琦面前又恢复了矜持。

    这事过了不久,黄莲就知道吴琦抱过田苗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但没有理由责怪别人,吴琦不过是牵着你的手逛了一次街而已。吴琦却不明白黄莲怎么忽然冷淡下来,几次找借口接近黄莲,都吃闭门羹,要不然就是软钉子,话说得呛人。

    吴琦病危时,黄莲几乎有空就去监护室看吴琦。那天,监护室只有田苗苗同她在,田苗苗红着眼圈小声对她说,黄大夫,現在我必须告诉你,吴主任从来不爱我,他爱的是你。黄莲说,讲这个做什么?田苗苗说,那次蒸桑拿,我是骗了你,真的实在对不起你!黄莲就像是被雷击了一下。

    吴琦去世之前,对黄莲说:“为什么要拒绝我?……应该宽恕生活……应该把握生活啊!”他这话说得很坦然,根本就不顾忌在场的还有田苗苗和彭丽丽。黄莲没想到吴琦临终对她说了这么富有哲理的一句话。

    后来,彭丽丽也问过黄莲,你怎么会拒绝他?黄莲想,是田苗苗的缘故?又不像全是,因为她看出来,吴琦真正喜欢的是她黄莲,要怪只能怪她没有努力,所以她真不知道怎样才对彭丽丽说得清楚。

    彭丽丽常常说,老天爷对黄莲不公。黄莲说,公不公是相对的,她不觉得怎么苦。

    假如黄莲在这次**战斗中倒下不起,受到最大打击的除了飞雪和山茶大妈,就是她彭丽丽了。彭丽丽当知青、当赤脚医生的时候,根本不打算恋爱,读了大学,才开始找对象,虽然结婚迟,但家庭美满,可是黄莲呢?她怎么可以任凭黄莲这样任性?孤单一身过一辈子啊!

    彭丽丽正想着,见黄莲又睁开了眼睛。

    彭丽丽说:“睡不着,闭目养养神。”

    黄莲说:“手机……”

    彭丽丽忙拿起滑落在床边的手机给了黄莲。

    黄莲说:“我在等一个……电话!”

    彭丽丽看见黄莲嘴角露出一丝十分难得一见的笑容,那笑里似乎渗透着一丝羞涩,这让她十分不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山脊海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子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子椿并收藏山脊海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