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25章 忍无可忍

第025章 忍无可忍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龙雪鹰领主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兰头上的伤并不重,只腿上有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脚踝也扭伤了,在炕上足足躺了半个月。  ﹤

    秀姑拿了沐兰的东西到底心虚,头几日又是粥又是药,倒没怎么亏待沐兰。日子稍微一长便没了耐心,时常旁敲侧击地说些风凉话儿。

    大春总觉对不住沐兰,明里暗里地护着她。

    秀姑见丈夫偏着外人,待沐兰的态度愈地差了,从早到晚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只要大春不在家,不是忘了给端饭,就是跟喂猫喂狗一样,拿些剩菜稀米汤的打她。

    沐兰起初还忍着,毕竟大春救了她的命,还给了她安身立脚的地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可惜秀姑并没有因为她忍让便收敛几分,反而越做越过火,她忍无可忍,便不愿再忍下去了。

    上一回出海,船队叫暴风雨冲散了,总的来说有惊无险。村里的其他人也都跟大春和二驴子一样,打到几网好鱼卖出了好价钱。大家凑在一处总结了一下经验教训,决定再出一回海。

    大春尝到了甜头,无需秀姑软磨硬泡,自家便主动入了船队。笊篱村的渔民们摩拳擦掌,吵吵着非捞个船满冒尖不可,这一去,没个三五日只怕回不来。

    大春一走,秀姑便变本加厉地苛待沐兰,端给她的粥只浅浅地盖住碗底,薄得捞不出一粒米,剩菜里只有鱼头鱼骨头,不知放了几日,散着一股子酸馊的味道。

    这样的饭菜沐兰如何吃得下?两眼盯住了秀姑不动筷子。

    秀姑嘴角一扯,挤出一抹冷笑来,“怎的,吃白食儿还嫌饭不好?”

    沐兰眼波凝注了跟她对视着,“这饭好不好春婶心里有数,我是不是吃白食儿春婶心里应该也有数。”

    被救时的情形她虽然记不清了,可从大春愧疚的眼神儿里也猜得出,那只小篓应该还在,篓子里的那些个物件儿十有八~九是落在了秀姑的手里。

    秀姑眼皮子猛地一跳,叫沐兰清亮的眼神儿盯得心里头虚,扯着嗓子嚷嚷道:“这饭怎的了?俺和山子吃得,这村里的老老少少吃得,偏你吃不得?

    你以前过的是什么样荣华富贵的好日子俺是不知道,可俗话儿说得好,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你入了俺们这村儿,就得随了俺们的俗。

    难不成俺们吃糠咽菜,反倒要顿顿给你七大盘八大碗地摆上席面儿?”

    听了她这番避重就轻又不伦不类的争辩之词,沐兰心下暗暗好笑,面上却无一丝表情,语气淡淡地道:“我带来的那些东西换成银子,便是日日摆席也尽够了。我没指望七大盘八大碗,只想吃顿像样的饭菜罢了。”

    “什么东西?”秀姑脸色都变了,偏要强作镇定,“你大春叔捞上来就你光条条的一个人,哪儿来的东西?要有东西俺会不知道?

    莫说东西,你穿的这身衣裳还是俺的呢。去年开春才做的,都没上过几回身儿……”

    “春婶。”沐兰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话茬,“我只是撞到头,有些事情记不得了,并不是天生傻子好糊弄。”

    “谁当你是傻子了?谁糊弄你了?”秀姑又将话头抢了回来,“没有就是没有。”

    沐兰嘴角翘一翘,“是吗?那么春婶可敢拿山子的性命誓,说你没拿过我的东西?”

    秀姑面色一僵,嘴巴张了合,合了又张,到底没敢拿自家命根子一样的宝贝儿子赌咒誓。

    沐兰并不想跟秀姑闹翻,见成功地堵住了她的嘴,便缓和了神色和语气道:“春婶心里在想什么,我都明白。

    我眼下记不得,不代表日后记不得,日后记不得,也不代表这辈子都记不得。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别个待我三分好,我必还他十分恩情。同样的,别个待我一分孬,我便要还他三分颜色。

    大春叔和春婶对我有救命收留的大恩,我牢牢记着呢,眼下无以酬谢,将来必定倾力倾心报答你们。可若我把春婶当成亲人,春婶却当我是仇人,天长日久的,便是天大的恩德也该磨薄耗光了。

    春婶是长辈,见识比我多,应该比我明白凡事不可做绝的道理。今日留得一线,日后才好相见,您说是也不是?”

    秀姑脸色红红白白变换不停,咬着嘴唇儿不开口。

    沐兰早就想跟秀姑敞开了谈一谈,不单是为了饭的事儿,还为了篓子里那些个东西。旁的她都不在乎,拿便拿了,只张氏给儿子做的那双靴子是无论如何都得讨回来的。

    顿得一顿,接着说道:“昨儿趁春婶去收鸡蛋的工夫,二驴婶还拐弯抹角地跟我打听,问我被捞上来的时候身上都带了些什么……”

    秀姑心下一惊,脱口问道:“你跟她说了?”

    “说了。”沐兰说完这俩字儿,见秀姑脸儿都黑了,笑一笑,又补得一句,“我说记不得了。”

    秀姑一口气喘出来,见沐兰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表情便有些讪讪的。她是精明人,自然省得沐兰对二驴子婆娘说记不得是给她留脸呢。

    大春跟二驴子打小光着屁股一块儿玩大的,最是要好。等到各自成了亲,两家的婆娘走得也近。只不过好在面儿上,背地里你攀我比地较着劲。

    二驴媳妇叫杏花,名字很秀气,人却跟苍子一样,浑身都是刺儿,自来占不到便宜当吃亏,最看不得别家比自家好。若叫知道沐兰身上带着那些个值钱的玩意儿,却没分得一份儿,非得吵吵闹闹把整个村子掀翻了不可。

    她也明白,沐兰说这话有威胁的那层意思在。记不得不等于没有,不过上下嘴唇儿一碰的事儿,随时都能改口。到时候叫杏花嚷嚷出去,东西保不住不说,里子面子可不都要丢光了?

    原本就看不惯杏花,这下更是把人给恨上了。不止恨杏花,也恼了沐兰。平日里瞧着不言不语的是个老实娃,没想到牙尖嘴利恁能说,一时软一时硬,把她架住了下不来台。

    将东西还了吧,不甘心,再说那身衣裳和靴子她已经给了娘家的小妹妹,怎好再要回来?不还吧,又怕沐兰跟杏花一个鼻子孔出气儿,端的是左右为难。

    她的那点子小心思全都写在脸上,沐兰一眼就看穿了。见火候也差不多了,这才慢慢悠悠地开了口,“旁的春婶可以留着,我只要那双大号儿的靴子。”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圣墟大主宰雪鹰领主天神诀不朽凡人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万界天尊万古天帝万古天帝太古神王

沐兰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亦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函并收藏沐兰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