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三张处方单

第三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一定在刹那间又红了脸,那种火烤一样的气息铺天盖地倾倒下来。好像江医生一出现在我眼前,医院的室温就会在顷刻变得格外高。

    我不敢再站在牌子跟前了,这个举动让我的心思昭然若揭,刚才那一小段僵硬的解释都不能拯救我了。我微微垂下眼,手机正被我掐紧在五根指头里。直到此刻,我才感觉到稍微有了点力量回了我身体里,我离开原处,加快脚程,朝着正前方走去。

    这中间必然会经过江医生。

    为了不显得那么做贼心虚,我沿途跟他打了个招呼:“江医生,您好。”

    打招呼的时候,我都不敢正视他,怕窘意和爱慕都写在了眼里。

    江医生大概没料到我问个好还这么正式,微微一愣,旋即才应了一声:“小朋友,你好。”

    他语气里蕴着一点儿笑的意思。这可真要命啊。

    小朋友,你好。明显是为了配合我那一本正经的问好,都可以组成上下联再配个“倚老卖老”当横幅了,小朋友……其实我也不小了。

    服务台变得异常安静,三两护士都用揶揄的眼光看着这边,真讨厌她们的揶揄,一点也不加掩饰,不给我留一点颜面。

    江医生从门框里走出来,他个头好像并不比门低多少:“我正好要去你爷爷病房。”

    说完抬起长腿就走。

    “那一起!”我急匆匆地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讲话了,但又害怕让自己落下。我跟上江医生的步伐,跟他一致并肩。

    视线刚好和他的胸口齐平,我瞥见江医生的工作服前兜插着一支镀银边的黑色钢笔,真是老学究做派。

    不想一路沉默,我找话题:“我听我爷爷说,他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江医生点点头:“我去病房也是为了跟他说这件事。”

    “那他现在身体完全好了吗?以后还会中风吗?”刚问出口,我就觉得自己提了个蠢问题。江医生是爷爷的主治大夫,我怎么能质疑他的治疗手腕。

    江医生讲话跟他的步行速度一样,不紧不慢的:“还是有一定可能的。”

    “啊……”我难掩失落。

    “你爷爷的轻度中风是动脉硬化引起的,”他吐字清晰而标致,声音像一捧清水一样淋在我耳朵里:“他血压不高,不沾烟酒,每天早上都会散步慢跑,生活作息也很好,按道理说,不应该有这种血管疾病。”

    “那是因为什么?”

    “平时神经紧张,易怒。”

    “哦……对,我爷爷确实经常跟我还有我弟弟发脾气,”我回忆着:“他是处女座的,洁癖可严重了,我弟喝完的牛奶包装盒没及时扔垃圾桶,他都会来火。”

    “嗯,”江医生补充:“还有,吃东西过于油腻。”

    “对!我爷爷就喜欢吃大肥肉。”

    江医生伫足在1806号病房门前:“瘦肉呢?”

    “都让给我们吃了,”我抬高手机锤了下另一只手心:“那我们以后尽量不惹他生气,瘦肉都拿来孝顺他,肥肉的话,就由我和我弟平摊。”

    他推开门前,回头笑了笑。光在他眼底聚起焦来,之前平视前方的那种涣散荡然无存,紧跟着,他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很喜欢研究星座?”

    我停顿了片刻:“还好吧。”

    他看着我,继续问:“你看我什么星座。”

    我回避着江医生的眼睛,他的注目,哪怕还隔着一层镜片,都会让我有种莫名的羞愧和怯懦,无所适从。不过我还是告诉他心里的答案了:“我觉得,可能是……摩羯吧。”

    他极快地否定:“我是巨蟹。”

    “喔……其实我对星座也不是了解得那么透彻的……”真是失败的揣测,我急切给自己找台阶下。

    “所以了,”他说:“没必要用星座衡量你爷爷,他只是希望你们晚辈的生活质量好一点。”

    他平和地搁下这句话,推门走进病房。

    ##

    “我可能给江男神留下坏印象了!”晚上,医院断灯后,我躺在陪护床上,开微信,在【叁贰陆名媛圈】里发了条消息,又补充:“他肯定觉得我不尊重老人!”

    “叁贰陆名媛圈”我室友建的微信群,就四个人,326是宿舍房间号,至于名媛……单纯是女*的自嘲。

    康乔还没睡,第一个跳出来回我:“就冲你今天挂我电话那举动!说明你不光不尊重老人!还不尊重同龄人!”

    我:“我爷爷明天都要出院啦!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在这住十天见他的次数一只手都掰得过来!”

    “大半夜的,能别一直感叹号聊天吗,”张思敏也加入话题:“你们俩怎么不干脆拉开窗户扯着嗓子对唱山歌?”

    康乔:“好啊,吴含含那个春心唷,黄艳艳~”

    我:“……你有病吧。”

    还是张思敏抓重点:“怎么了?你做了什么事,让你在江男神面前这么受挫。”

    我就把下午那事儿一五一十讲给她们听了,末了总结:“他肯定认为我是一个浮躁的人,总爱钻研星座,却不会静下心去仔细了解一个人。”

    康乔不屑:“那他让你了解了吗?真是,走个捷径都不让,装什么假清高。”

    我把话题从抨击江医生上拧回来:“我怎么办,明天就要走了,要不要去跟江医生道别,明天不是周二,他不坐诊,肯定在楼上办公室的。”

    康乔:“当然要去啊,再不去就彻底没法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医生都要放大假。你号码要不到,除夕夜连一次被男神群发祝福短信的机会都没有,你也太挫了。”

    张思敏附和:“惨不忍睹地,挫。”

    我:“他上次都拒绝没给了,我再要是不是太厚脸太廉价太掉次啦?”

    康乔:“倒贴的女子,你难道还想把自己摆在高贵奢侈品的地位吗?作不作?”

    我:“那他清楚我喜欢他么?”

    康乔:“那么明显还不知道?这种离过婚的老男人,老奸巨猾,就喜欢勾引着你们这些小姑娘往上贴,贴来了也不给你们一个明确身份,单纯享受被贴的快感。”

    我:“江医生根本不是这种人,我从来没见他跟年轻护士开过玩笑,护士门也都对他很敬重的样子。”

    康乔:“因为人家妹子都清楚自己不跟他一个段数不轻易去飞蛾扑火,就你一个盲目的,上吧。”

    我:“哦对了,他今天还叫我小朋友。”后头还特意附了个emoji的「可爱」表情。

    康乔:“你的心智也的确对得起他给你的称谓。”

    康乔永远一副愤世嫉俗样,大家同为中文系学子,单数她最像五|四爱国女愤青。我转移话题到另一个始终没露面的室友身上:“黄亦优呢?”

    张思敏当即回答:“肯定睡了,她这几天忙着找实习单位,白天都在笔试面试。”

    张思敏和黄亦优私底下的关系,要比和我、和康乔密切得多。四人宿舍就是这样,两个两个玩得好才能形成一个和谐的天平,不至于纠纷遍地。

    关闭微信前,我跟她们道别:“我也睡了,晚安。”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江主任作为本楼的二把手,例行领着其他资历尚低的小医生们,来我爷爷这查房,并留下一些有关生活饮食、护理保养方面的医嘱。

    他站得离床尾不远,在跟我爷爷讲话。他面对面与旁人讲话、或者倾听他人讲话的时候,都会正视那个人,显得有礼数且尊重人,而我就一直盯着他。成语词典里就该创造一个叫“爱不释眼”的成语,有的人很难摸得到,看着都特别特别好。

    江医生身后还有两三个的女生,应该是医科大学的见习生,年纪轻轻,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

    负责我爷爷的那个女床位医师也在其列,她朝我走过来,把一张纸片交到我手里:“这个给你。”

    我接过一瞧,白纸黑字的,出院通知单。

    “拿这个和你爷爷的医保卡去一楼收费处结个账,就可以来换出院证了,”她直起身往回走,一边跟那群见习生议论起我:“这小女孩应该跟你们差不多年龄吧,是南大高材生,中文系的,才女。”

    我以为医院里就护士八卦,没料到冰清玉洁的女医生也这么八卦。

    见习生们顺着她的话,开始窃窃私语。我斜觑我爷爷,一定是他整天没事乱透露的。

    悄悄抬起眼,我刚好瞄见江医生也看着我。他眉眼细长,生得一派神清骨秀。

    他大概和身后的医生们一样,单纯只是因为话题的矛头正指着我,就顺便看过来了。

    我快速收回视线,心脏又开始用力地拍打在胸口上,膨胀的不舒服感顷刻间把我灌满。好像我还算拿得出手的大学名字和科系,并不是一种光荣的介绍和炫耀,而是羞耻的袒|胸|露|乳。

    “先走了,祝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我听见江医生客套跟我爷爷的道别,我爷爷也是各种道谢。

    接着就是众人离去的细碎行走声,门被带上的吱呀声。

    终于走了。我倒回椅背上,在心里长长舒出一口气。

    刚刚侧耳倾听的几秒种,我大脑里闪烁过许多念头,这可能是我和江医生的最后一次碰面,以及,今后我可能都不会再见到他,我要不要立刻冲出去要号码?

    不行,真的不行,这会人太多了。

    我可以给自己面子,但不能让江医生在自己学生跟前丢了面子吧,莫名其妙被一个异性要电话,作为一名副教授导师,他肯定要被自己的学生调侃议论很久。

    于是,最后一个念头,就如重负般压着我,把我压在了身|下的椅子上,不能动弹。

    我也没有追出去。

    临近中午,奶奶过来接爷爷出院,我和她一块帮爷爷收拾好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后,才把压在床头柜子上的出院通知单从茶杯底下取出来,捏在手里走出病房,打算去一楼结账。

    老天真是喜欢先抑后扬甩个巴掌又赏个红枣地耍人玩儿,我在走廊上没走几步,就撞上江医生从其中一个病房出来。

    不能忘记我的计划,一定要把它付诸实践。手心瞬间热得出汗,我叫住江医生:“江主任。”

    叫他的这一声,我感觉仿佛有喜鹊从话语里飞了出来。

    他也看见我了,脚下步子停住,被风带起的白大褂衣角也垂坠回原处:“找我什么事?”

    我望向他,我靠,江医生居然没戴眼镜!而且相貌也不比戴眼镜的时候有差!反倒还更年轻了!

    暂时压抑下花痴的念头,我拼劲全力让自己的语气维持在自在轻松的状态,晃晃手里的出院单子:“我要出院啦。”

    这张纸可真像一柄白旗,充分概括了我在江医生面前的所有状态,只需他一眼,我就会缴械投降溃不成军。

    他乌压压的睫毛一低,看了眼我手里的纸片:“我知道。”

    我垂下手:“真不考虑留个电话给我?”即将到来的离别逼迫着我,让我变得勇敢,我随即就把目的说出来了。

    江医生单手插|进白大褂兜里:“你爷爷有我的名片。”

    我在心里咆哮,我知道!但我不方便啊!我可不想搞得家里人尽皆知!不想幻灭我爸妈眼中的乖乖女形象成为一个豪放倒贴货!我找了个烂俗的借口:“那是你给我爷爷的,又不是给我的。”

    他看了看我,好像有话想跟我说,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然后,他问:“你要去办出院手续?”

    盯着他温和的脸,我变得恍惚又迟钝:“啊?嗯……是啊!”

    江医生露出那种很官方的笑容:“正好要下班了,我陪你去。”

    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有点不知所措,小鸡啄米式点头:“噢噢,好!”

    “走安全通道,我不喜欢坐电梯。”他转身朝安全出口的方向走去,我也三步并作两步地跟上了。

    我问:“你每天上下班都爬楼梯?”

    他:“嗯,一般上楼都会步行,算是养身。”

    我变成了一张书写着有关“江承淮”的问卷调查报告:“那你不戴眼镜下楼梯没关系吗?”

    那种略抿笑意的口吻又出现了,江医生答我:“我度数不高。”

    我自顾自点头,跟着他拐进安全通道门,迈下第一级阶梯……之后的几层都沉默异常,我和江医生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直到墙上的标识变成10F。

    我盯着那个数字,不知不觉都走下来八层了,真希望能一直走着,没尽头。

    旁边的白色身影停了下来,我也跟着他站住。江医生站定的时刻貌似也不需要什么依靠,直直的,如同一株漂亮的高木。不像好多人,一站着就得挨着墙或者贴门板才舒服。

    看来他是真的有话要单独跟我说,就在我这个想法出现的下一秒,江医生果然开了口,他说:

    “我可以给你联系方式,但是跟患者无关的电话短信,我都不会接,也不会回,”他顿了顿,问:“还想要我手机号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