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二十三张处方单

第二十三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含,”抱了一会,江医生叫我名字,像把我从绵软的梦乡,捞进了另一双更温存的臂腕,“站这等多久了?”

    他问我。

    我小幅度后仰,脸心和他的胸口拉开了几寸距离,世界包裹在纯粹的安静里,他的衬衣的皱褶声在耳畔轻轻响:“没多久,就站了一会。”我根本不在乎站了多久,他能来就自动清零,没虚度一寸光阴。

    “腿酸吗?”他问话和气得仿佛一分钟前发火的人根本不是他。

    “不酸,”我怕他还因为迟来的事儿歉疚,抬高右腿跺两下地证明,希望能减轻他的负面情绪:“看,真不酸。”

    忘了路面还有水,它们就随着我的动作变成冒犯的小喷泉,点画在江医生的皮鞋和裤脚上。太失礼了,我赶紧道歉:“诶呀,对不起……”

    语气尾音还没啊出去,我的脚板底就忽然悬空了。江医生像抱小孩那样,双臂路过我腋下,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把我悬空托起来了。他提得不高,我下巴微微抬起就可以磕上他肩头,脚尖下绷可能就会点地。但莫名的,我的呼吸,胸腔,肢体一下子就窜到万里高空般失重了,急促游移,找不到方向,像是掉进了一个不存在地心引力的星河,只有心跳在一闪一闪亮晶晶。

    “哎……”江医生叹了一下,像轻飘飘坠向窗口的花。他卡着我腿窝,又使出一点力,把我提高了一点,这个姿势对于我来说也更适应舒适了:“想补偿一下小朋友真难啊……”

    他在解释什么啊?是在缓和自己的尴尬吗?还是怕他的动作唐突了我?脸在发热,我立刻就服从和配合了,两只手臂挂上他肩胛,松松搂住了他脖子,鼻头贴近他的衬衣领子——衣领上是蓝月亮洗衣液的植物香,我家也用的这款,所以超级熟悉。

    不是完全不给人抗议余地的公主抱,是随时可以挣脱到地面也不会受一点伤的半个无尾熊抱法,江医生连一个抱都不轻浮而婉约。

    但这也是不折不扣的肌肤之亲啊,我动了动头,将下巴卡在他锁骨那,这个位置最合适,有亲切的依托和归宿。

    江医生托紧我,开始走动,他看前面的路,我负责背后。他横贯钳紧在我身体关节和肌理上的每一处,存在感都异常强烈,只要是他接触到的那片肉,都吸食过海洛因,随时会抽筋般跳起来。

    这次江医生规矩地走人行道了,斑马线在我眼皮子底下拉成静悄悄的黑白键,他一前一后,忽上忽下的脚力就是在谱曲。一段绿灯结束,刚好能完成一首名为《老男人的呼吸超好听》的弦音。

    换了个面向,他大概是往自己的轿车那走了,我在离他耳垂很近的地方制造出很小的声音,问:“只是想补偿我,不是真的想抱我?”

    江医生陡然停顿下来,没讲话,只不快不慢地转了面向,又折回去。

    我攀在他肩头,不禁问:“怎么回头了?”

    “再走一遍人行道。”

    “啊?”我大概明白他举动的涵义了,可我偏要装傻让他讲出来。

    他停下等红灯,答得很敞亮磊落:“再多抱一会。”他连续用了两次“再”。

    果真在绿灯小人走动起来的下一秒,我这只树袋熊,就在轻微的颠伏里,不由分说地被江桉树带着,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还有比甜更甜的字眼吗?甘?美?蜜?饴?好像都不够。反正就把一罐蜂蜜啊一把方糖啊一杯苹果汁什么的全都往我脑袋上倾倒泼洒吧,就让我为这个美好的瞬间晕头转向吧。

    ##

    第二次从斑马线走回车子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问江医生:“今天怎么来晚了啊?电话也不接。”

    他有一小片象牙白的颈子皮肤在我视线里:“出了点事,抱歉。”这个道歉的反射弧还不算太长。

    “我要是再往下问你会不会嫌烦?”我扣紧两条手臂,在他脖子后方施加了更多的力量。

    “不会。”

    “出什么事了?”

    “小孩的事情,我前妻的孩子。”江医生讲得很干脆,没一点迟滞。

    这个小孩应该算是江医生的例外点和沉重点吧,我决定讲点调皮话活跃气氛:“哦……就我第一次跟你要电话你拿来当令箭拒绝我的那个小孩哦?”

    “嗯,对,就是他。”他真坏啊,还“嗯”“对”强调两次,重复加深着我当年的挫比往事。

    “那我继续往下问了,小孩怎么了?”

    “休克,”他接着说出缘由:“花生过敏。”

    “原来身边还有这么小说的病啊,还是个中国人,记得以前看一些美剧和国外的纪录片,感觉都是老外比较容易有花生过敏。”

    “遗传下来的吧,他生父也有过花生过敏的病史。”——我前妻的孩子,他生父……江医生是要孜孜不倦地在字里行间向我灌输那小孩不是他的亲儿子的事实吗,很在意我对他的看法?

    我咳了一声,故作紧张:“喔,原来你有花生过敏啊……?”

    大概听出我是刻意的,江医生笑了一声,像什么东西在我耳边稳稳地落了下来,让人安心。他停在轿车的副驾驶座这边,慢吞吞松开手降送我回地面。

    “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脚底刚黏回大地,我就这么说道。

    “可以先走两步找找感觉。”他煞有介事地配合我的玩笑,后退让开一段距离,留白一小片空地给我,而后单手从裤兜里取出车钥匙,哒一下解锁,不近不远地看我。

    “欸……”我甩甩手:“还是走吧。”说完江医生过来替我扳开了车门,像之前那次一样,看着我坐进去。

    低矮的车门衬得江医生很高,我像是钻进了狭小的笼子,举头看外边英俊的猎人:“去哪啊?”

    “你不回家?”他倾下上身,拉近间距来问我。

    “我都骗我家里人睡在同学家了,又突然回去了我爸妈肯定要奇怪。”

    “以前夜不归宿都这么骗家里人?”

    “没有啊,除了出去旅游,还有高考结束六月九号那一天,我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也没骗过我爸妈。”我可不想给江医生留下我是女匹诺曹的印象。

    江医生当真是一板一眼无欲无求的君子啊,“那去你那个同学家?”

    “她肯定也睡觉了,她一家子也都睡觉了,她今天很生我气,这么晚还去打扰我也有点不好意思。”我都觉得自己讲的话在诠释着轻佻不自爱了,反正是江医生,反正我也承认过很多次了,我呼拉拉扯着安全带,像要把自己绑在他车里:“反正我现在无家可归四海飘零了……”

    “去我那吧。”江医生当即做决定,他重新直起身,轻轻替我带上车门。

    等他坐稳在驾驶座,手搭上方向盘,我才有些无措焦虑地摸着头发里的颈子,问他:“江医生,你会不会觉得我大半夜去一个非亲戚的异性家家过夜很不自爱啊?”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一笔带过说道,一面拉手刹踩离合器,发动轿车。轻描淡写间就化解了所有尴尬和微妙。

    ##

    江医生的住宅离新街口不远,就在广电大学附近的中城国际。

    跟着江医生走出车库,我忽然就想起了最令我不能忍受的茬:“我都忘了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了。”

    “哦……”他好像一早就在等着我记起这个了,一手提高公文包,一手拉开包上最外边的口袋拉链,取出一个东西递给我。

    是他的925啊,不过好像……我翻了翻这支手机,屏幕上右下角已经裂开蛛丝一样的痕迹,某个角也磕破了一小断,明显是历经了非常激烈地掼砸。

    “谁啊,这么□的诺基亚都能被糟蹋成这样。”

    “我前妻啊,”他用一个轻松的语气词收尾,大概是想让自己的答复显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指不定心里有多沉重呢。

    江医生按开空无一人的电梯,跟坐车的习惯一样,依旧让我先进去,接着才自己跟进来,他在我脑勺后上方简单扼要地,为今天一切突发状况的缘由起始:“下午差不多四点吧,她打了个电话给我,说南风呼吸急促,好像是休克,”

    “南风,就是那个小孩,跟他妈妈姓,”他走进来,停在我身畔,大概与我站成一条毗邻的直线,身形高得格外让人有安全感:“大概一周前,他妈妈开始不停联系我,发消息告诉我回南京了,在这之前,她和南风一直待在安徽芜湖,”

    他按亮了楼层标记10号那个方框:“她的信息我看完就删,也没回过,她也来医院找过我几次,我基本上避而不见。今天……”他像是回想到了很让他闹情绪的事情,缓了一口气才接着叙述:“告诉我小孩休克,快死了,我就赶过去了。那孩子我帮忙照应过一年多,他也一直叫我爸爸,多多少少有点感情,他生命才开始没几年,我的确放心不下,”

    “就去急诊科了,到那之后,南风在抢救,真的是险些丧命,他妈妈就坐外面,捂着脸哭,我问她怎么突然就让小孩子出事了,她说她也不知道。我就去办公室问有过几面之缘的医生,他跟我讲,过敏性休克,小孩妈妈给吃花生酱吃的,”

    楼层很快到了,电梯轿门缓缓向两边打开,江医生轻轻推了推我的背,示意我别听得卖呆了,他尾随出来后,往走廊走,继续话题:“当时心急是一定的,但原本不打算动怒的,过了一个小时吧,小孩抢救过来了,他妈妈说要打个电话给他外公报平安,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就把手机借给她了,她出去打电话,接着,南风醒了,说要见妈妈,”

    “我出门去找他妈妈,找了好一会,也没看见。小孩又刚死里逃生,我就先过去看他了,”他在回忆,所以语速慢而缓,组织起来的谎言才会快得像是磁带在播放。

    我跟着江医生停在一间公寓门前,牌号是1022,他没有急着开门,而是侧过身来正对我,大概是想在这结束,不想再把这件事带进家门了吧。他就停在那,接着说:“我去看了南风,小孩子很开心,他一直挺喜欢我的。那个告诉我病因的医生当时也在病房,一间单位上班,多少会有些八卦和联系吧。他也知道我和南风妈妈的事,就告诉我,南风妈妈以前陪南风的生父来他这看过花生源过敏,按道理说,南风妈妈不应该给小孩子吃花生酱之类的食物,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她是故意的,”

    “当时真的发火了,就坐病房里等小孩子妈妈回来,小男孩也不让我走,好吧,”我都能想象到江医生那一刻无奈愤怒又要在小孩面前勉力平和的样子了:“过了半天,她终于回来了,接下来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应该能联想得到,总之,手机被她从楼上扔下去了,我下楼去捡起来,已经无法开机了。”

    ……对,我的确能联想到了,时间人物地点三要素样样俱全,又是一出狗血好剧的大纲框架:南冉冉带着小孩投奔外省渣男,渣男始终不给她一个名分,甚至可能都有了小三小四,拖上一年半载,心灰意冷的南冉冉重回故土,想要江医生来当她的接盘侠,江医生铁了心没搭理她,就心地阴狠地通过不易被人发觉的手段,伤害孩子,来引起他的注意,只为了见他一面……接下来,就是医院的一幕,那个绝望的女人肯定又是一番哭爹喊娘鸡飞狗跳,刚遭受身体苦难走过鬼门关一趟的小男孩,再一次经受来自母亲哭闹的精神打压,一定会掉眼泪的吧。所以江医生也不想和她在病房争执了,去了走廊,南冉冉大概看到了我和江医生的短信?通话?发现他有了新欢?本来江医生也不爱设密保,他人想看就看。于是,理论中,南冉冉一气之下把手机摔出走廊窗户,哭着跑开了?那边病房孩子又在嚎啕大哭,没有一个家人的陪伴,心善的江医生更加没法脱身了……

    可能是见我一直在那愣愣地发呆,江医生开了门,就回过身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又很快垂落下去:“对不起,小朋友,今天最自责的事,就是没有好好记住你的手机号。”

    作者有话要说:上章许多妹子问,老江怎么知道妹子还在影院?

    天哪,看见这个问题你们造我有多心痛吗,我的用心良苦啊——

    老江不知道妹子还在不在影院,但是他记挂着小朋友,料理好小孩出来后,大半夜也没回家,开车狂飙到影院那看了看,就怕小姑娘真的还傻不拉几的在那等,扑空了也无所谓,甚至说,如果吴含不在这已经回家了,对他来说反而还更放心。

    结果……

    特么的小姑娘还真的傻不拉几的在那等啊!!

    看到他还各种欢呼雀跃满足高兴啊!!

    一个小女孩,这么晚不回家站路边啊!!遇到坏人怎么办啊!!

    太傻了吧!!从来没见过这么傻的小朋友啊!!!

    老男人本来就一肚子火,这会又心疼又担心又生气又感动啊,就长辈老师附体,跑过去,哼,训话,哼,教育!!

    还有就是,他的极品前妻,他的婚姻境遇、他无能为力放小朋友鸽子犯下的错责、对小朋友有了感情的矛盾心态,所带来的愤怒与挣扎。

    30章左右我会写一篇老江的番外,讲一下他的心路历程。

    对了,说老江特地为了考验女主才这样的,你们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好吗!!!

    考验………………这摆明不是32岁的男人会做得出来的事啊,23都未必做得出来啊!!

    谢谢这么多壕气冲天的女神0w0

    芸芸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2:42:18

    miryo_199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4:53:06

    帕里斯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6:30:39

    otakul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9:20:29

    otakul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9:21:22

    二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19:49:54

    509253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21:29:50

    大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31 23:28:07

    Hui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4-01 08:58:41

    细雨湿流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1 12:10:24

    细雨湿流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1 12:10:32

    xueerdudu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1 14:41:55

    1460532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1 13:47:21

    123言情总抽真烦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2:11:51

    xueerdudu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2:48:11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02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09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16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20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25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31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09:37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10:07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10:48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10:54

    严采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3:12:41

    醉鬼李白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11:32

    大崎娜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20:37

    二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25:42

    二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25:52

    弦外之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31:22

    Hu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4:53:46

    (*_▲)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6:38:43

    粗腿花木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7:14:24

    糖炒栗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1:34:30

    糖炒栗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1:36:30

    xueerdudu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1:55:28

    竹叶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1:57:01

    molly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1:57:01

    李彦宏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4-02 22:11:22

    粗腿花木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17:14:13

    Hu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07:33:46

    otakul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0:32:23

    otakul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0:33:57

    otakul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0:37:15

    细雨湿流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1:09:09

    粗腿花木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1:17:07

    土土土土了个豆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1:45:51

    掠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3:16:41

    掠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3:18:51

    大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4:00:10

    这章我从十点就开始更新,菊花转了半个小时不止,担待着点吧,最近*抽,不是我不按时更新,网站因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