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三十三张处方单

第三十三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人生中头一次被爸爸找谈话是小学三年级,名为《每日一刻钟》的数学练习册不小心弄丢了,但为了逃避被各种繁琐口算计算充斥的家庭作业,我侥幸地没有把这事告诉任何人,连续一周不写不交数学作业。我们不负责任反射弧超长的数学老师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私下和我爸爸通了个电话。

    那一晚,我被罚跪了整整三个小时。

    之后便有过许许多多次的“谈话”,有好有坏,有教训有褒奖,父女间的情感就在这样温和又严厉的方式里完成一次又一次的签约。

    但我终究遗传了父亲的犟脾气,在许多次的贬义色彩的谈话里,我都偏好一言不发的表现模式,尽管这样只会让对方更生气。

    “说话!”爸爸不轻不重地拍了下桌面,带出明显的声响,是能感同身受到掌心肉微微阵痛起来的那种。

    我小小地激抖一下,丝丝微微的凉意从背脊蔓延到耳根。陌生的恐惧封紧我的上下唇,却也在逼迫着我启齿,没过多久,我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嗓音:“那个人……是姓南吗?”

    “你还知道啊?”老爸整个人阴沉了下去,用陡然拔高的语调添上一个形容:“你还真知道啊。”他好像不敢相信,他白天里的那些较为特殊的经历,真的是由我带来的。

    “……”我竭力抑制着肩头不由自主的颤栗,无言以对。

    爸爸竖起一边手臂,用掌心无力地托住腮帮子,像一把正在努力把自己撑开的破雨伞。他所有的力量似乎都随着刚刚的拍桌子动作消耗殆尽了,此刻连掀眼皮的动作,他都做得很费劲:“去去……先坐下来。”

    父亲疲惫的样子让我心疼又酸楚地软化下去。我顺从地拖来墙角一把椅子,在书桌这头坐下,保持和他面对面。

    “小含,我先把早上的事跟你一五一十讲一下,”老爸像被点了全部穴位一样维持着原姿,唯独哑穴幸免于难。他嘴巴一张一合,念经书一样陈述:“上午九点多,我们单位领导忽然打我们办公室座机,让我去他办公室。我就过去了,当时办公室里除了领导,窗口还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子,头发白透了,但看起来精神头很好。我一进去,领导就介绍了一下,说这是南京军区的退休政委,南老爷子。那老头也马上自我介绍,说他叫,南晰松。”

    这个名字我不陌生,我甚至清楚的记得这个名字属于南冉冉的爷爷,那个仅凭一己之私一时造成江医生悲剧婚姻的侩子手之一。

    “他跟你说了什么了?”大概是有个椅子垫在我的臀部下方作支援,不会让我倏然倒下去。有一点勇气重新回到了我身体,我也敢直率地发问了。

    “他说啊,没说什么,就说他孙女已经回心转意弃暗投明了,知道自己以前大错特错了,想定下性认真过日子。让我回家好好劝我女儿收心放手,说你年纪还小,什么好男孩子找不到,恳请我把他孙女婿还给他,他还有个重孙子天天在家哭着喊着要爸爸回去,可怜得不得了。”

    “……”跟我想得一模一样,这场交谈里,双方的语言神态我都能在脑海里生动地演绎出。白发苍苍气度庄严的老人和一脸茫然的父亲隔着道小几作左右坐,中间两杯清茶袅袅,老人在雾气后面容平静,也许还带着一点刻意的微笑,用年岁阅历沉积下来的缓慢语调,讲述出他此行的目的。他态度从容不迫,言辞神色都不带丝毫挟持,但他的职位,他的身份,他的谈吐,他的权势,让他本身就是一个威胁。

    爸爸继续说着:“我当时还奇怪得很,什么前夫,什么孙女,跟我跟我家女儿又有什么关系。”

    我还在沉默着,声带的发条彻底锈蚀,拧不动,更响不了。

    “我就问了句,他孙女婿叫什么。他说,姓江名承淮,在省人民医院的神经内科当主任,”爸爸坐直身躯,嗓门也随之稍微提高了一点儿:“我说完了,你来说。”

    严刑拷问的时刻终究还是要来,我轻轻“嗯”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个江承淮的?”

    “过年之前,一月份。”

    “你爷爷住院那会?”

    “嗯。”

    “看来我猜对了,你跟他什么时候在一块的?”

    “没多久,就这个月的事。”

    “也就是说……事业单位考试,考省人医也是因为那个什么江承淮?”

    我能清晰地嗅见爸爸问话里那些失望透底的气味,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坦诚:“是,就是为了他,我喜欢他。”

    我喜欢江承淮,我就是喜欢他。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大概真的抵达了父亲的濒界线和崩溃点,他的眼波一刻间变得很震动,他从转椅里遽然起身,手指激动地在书桌上摸索着什么,他很快揪到里自己最近的一本安全手册,纸页在他的掌控里,哗地掀翻到半空,直直朝我砸过来!

    啪,纸张直接呼打在我嘴角脸畔,随即又掉落到脚尖,像一只猝死的白鸽。

    爸爸没有扬起手臂,用一个间接的巴掌直接把下一刻扇进□,他气得高频率地发抖:“你整天在想什么啊?想什么东西?!你二十三岁了不是三岁,你这个脑瓜子里,整天到底在想什么啊?你懂自己在做什么啊?你还有脑子了啊?做之前思考过后果么?”

    我僵硬地坐在原处,在他几近恶毒的控诉里急促喘着气,喉咙里吸气呼气和死憋哭腔的气体流窜声一下接一下,异常明晰:“我考虑清楚了……”我的声音充满波动:“我不是没想过后果,我觉得我可以克服的。”

    “克服什么?你搞得清楚情况啊?对方是什么人?年纪先不说,他是离过婚的啊,离过婚,他是离过婚的啊,”爸爸反复强调着着这个措辞,高声呵呵,把难以言喻的讥嘲拍打在我耳膜上:“你找的是个离过婚的啊?你自轻自贱不考虑自己,也烦请你考虑一下我和你妈的感受好吧?把你养这么大,就为了让你找个离过婚的男的?你能克服啊,不好意思,你爸爸妈妈克服不了。”

    对待江医生的,一连串“离过婚”的看轻让我的血压直线上升,他们简直要暴动出血管和脑袋,在空气里尖锐地刺出鸣叫来了。我的脸剧烈地升着温,那些滚烫纷纷跑进我眼底,在那扎起堆来:“离过婚怎么了?对,他是离过婚,但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他离婚是有原因的,你知道他为什么离了……”

    “不要说了,不想听,”爸爸横空打断我,坐回椅子,语调收缓:“我这会实在没什么心情慢慢听你讲什么长篇大论,我就一句话,你才跟那个男的谈了一个月不到,长痛不如短痛,早断掉早好。”

    “你在说什么东西啊?”我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浑身打战。

    “我说什么?我让你早点跟他分手!懂了?”

    “我不会分的!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一句话都不听就妄下定论,你见过他吗?跟他讲过话吗?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就一棒子打死,你不能这个样子啊……”我讲着话,哽咽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我能感觉到有东西从我眼眶里冒出去,沿着脸颊一路下滑,最后在下巴黏上一会,才脱落开去。

    “我不需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只想你是个正常人。”爸爸坐那,目不转睛看着我。

    “我哪里不是正常人了?”

    “你这样还是个正常人?你看看谁家小孩子跟你一样,喜欢个离过婚有小孩的,还让自己爸爸被想都想不到的惹不起的人找上门,也不晓得明天还有没有得班上了,你和你弟就喝个西北风吧!”

    “我都说了他离过婚是有特殊原因的!你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了吧?看到了吧?旁人有谁在意你所谓的特殊原因?谁有那个闲工夫给你解释的机会?外人眼里,你不过就是个神经不正常脑子不着调找了个离过婚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下落的速度,它们疯了一样挂扫满全脸:“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你根本就不为我考虑,你就是为了你的面子!”

    “对,我就是好面子!”老爸脸涨得通红,他双手架着椅子扶手,像是要把自己禁锢在那,才不至于拐出桌后来对我做出更大程度的肢体上的抨击:“把你养了二十多年养到这么大,你拿什么来回报我们?一直骗着瞒着我们也就拉倒了,本来多高兴你想考事业单位追求个安稳工作,这样我和你妈也放心,结果呢?你考什么事业单位啊?你因为什么考啊?你那是什么追求啊?是个成年人该做得出来的事情么?”

    “怎么不是成年人该做出来的事了?就因为喜欢上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这社会上二婚的人多了去了,习|近|平也是二婚呢,谁他妈在意他二婚,人家只知道他是国家主|席!根本就没人嘲笑他二婚,反而还羡慕彭丽媛运气好旺夫脸,背后都在说他前妻不识货!”

    我和爸爸进行着语调的竞赛,谁都在分贝上不甘示弱。

    “你那个医生离过婚的,当上国家主席了?”

    “没有,但他也很优秀。”

    “有多优秀?主任医师?”

    “对!人也好得不得了,爷爷也老夸他,奶奶还说过他这个条件什么女的找不到。”我开始拙劣地架上爸爸的长辈当盾牌和砝码。

    “那是因为当事人都不是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老爸的脸色被失望和怒气折磨得有些狰狞,他手臂抬平,暴躁地指着书房门的方向:“你现在去问问,他们老两口什么反应?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当个正常人,找个正常的男朋友,嫁个正常人家吗?谁要你惊天动地了,安稳点要死啊,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的感情特美好是吧?在我看来,那是个什么玩意,多不负责任才会把你自己,把你的家里人弄成这种样子啊。”

    “我真的……”我吐不出一个字,我要被气疯了,气死了,心成了尖锐的坠子,抽痛得快把胸腔磨出洞来,他们根本不明白,不了解,谁都觉得我是十足的傻逼,所有人都觉得我蠢得不可理喻,就因为没人愿意听真正的理由,他们只津津乐道于表面的非同寻常,眼光肤浅心理阴暗,把别人的苦恸当茶余饭后的笑话。是啊,江医生的身份的确特殊,但我永远不可能彻底根除掉对他的感情了,它们是飞蛾,它们见到火光就要扑上去的,它们能直接穿透我的*,我根本无从阻拦。

    就算满世界都是对你的非议和误解,我永远心甘情愿,接纳你。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爸爸没有错,吴含也没有错,在这个众口铄金的社会里,想要收获一些超出常人接受范围的东西,就必然要付出相应的牺牲。

    这就是现实。

    晚安。

    ——

    谢谢壕们的霸王票,破费了!

    七瀬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4 05:57:46

    掠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4 13:24:15

    冬日暖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4 14:20:01

    镜丫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5-04 19:20:41

    镜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4 19:21:16

    xueerdudu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04 20:54:2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