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血刀客 > 第十五章 一殿豪杰

第十五章 一殿豪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往山上走是‘神仙寨’,距离尚远便听见一声声悲壮的鼓声,接着是琵琶与古筝合奏的‘送魂曲’。乐声凄凉伤感,听者断肠。公孙明月感慨道:“顾寨主真是性情中人。”

    只见寨前空地上有一名身着素白的英俊男子盘膝坐于蒲团上,便是最善诗词歌赋的神仙寨主顾瑶,,身前的矮几上托着一方古琴,正在垂目奏琴,身后是四名白衣美女,怀抱琵琶合音。另有一名白衣女子立于寨墙之上,高挽云袖,露出鲜葱般的玉臂,敲击着大鼓。顾遥的琴声愈发激昂,悲伤之音好如狂风骤雨,万浪击石,跌宕起伏,突然间琴弦崩断,他霍然睁眼,隐见泪光闪动,推开矮几,吟唱道:“好汉任风吹,埋骨青山义气回。历经英雄多少事,轮回,喝令阴间鬼作陪!豪杰把梦追,天坠流星月消颓。又梦昔年同醉酒,人非。一殿豪杰少了谁!”吟罢仰天长啸,来到棺木前放声痛哭。众人也都感动落泪。待他心情平复,与众人见过礼后,陪着走进了‘神仙寨’。

    洛天初发现从“神仙寨”可清楚望见下方的‘蛊王寨’,若打仗时士兵站在寨墙向‘蛊王寨’射箭助阵,威力可想而知。通过他们的谈话得知那五名白衣女子都是顾遥的妻妾,在寨墙上敲鼓的乃正妻胡氏。胡氏向众人施一万福,领着妻妾回屋了。

    ‘神仙寨’后就是钟远鹏统领的‘魔王寨’,里面的五百军士见寨主的棺材抬来,全体跪地而哭。钟远鹏平时极够义气,和士兵感情深厚。魔王寨正中设着一座祭台,一名中年男子正跪在祭台前默默祷告,祭台上摆放着钟远鹏的灵位和各种供品,光酒就有二十多坛,那人便是‘神将寨’的寨主吕义,平时他与钟远鹏的交情最好,常在一起吃酒比武,亲如兄弟。只见吕义神态憔悴,起身来到钟远鹏棺材前轻轻抚摸,喃喃说道:“回来就好。”吕义性情稳重,感情不流露于外,但了解他的人都清楚他的心情无比沉痛。吕义道:“老钟生前最爱在‘露天崖’喝酒,那里视野极好,多有鲜花嫩草,便将老钟埋葬在那里吧。”令君来道:“再好不过了,现在魔王寨主空缺,烦劳吕兄暂为接管吧。”吕义领命道:“是。”

    ‘神将寨’和‘魔王寨’只有百丈之遥,各守险要,互成掎角之势,平时两寨士兵都在一起训练,加上两位寨主素有威望,要求严格,两寨士兵的战斗力也是六寨中最强的。再往上的山势无险可守,是一片广阔的茂林,有四条山路通往顶峰‘托天岭’,血刀堡的主建筑便修建在托天岭之上。而暴风堂,黑雨堂,惊雷堂,闪电堂便镇守在这四条山路之上。每座堂口都是一座石砌的小城,城内设有府邸,粮仓,仓库等重要设施。城门前悬有吊桥,桥下挖有护城河,因蜀地雨量充足,护城河从不缺水。另外所有营帐都以石头砌成,每座堂口都有三千军士,峭壁以浮桥相连,战事一开,四堂间还可互相支援。

    黑雨堂把守的山道与托天岭呈一条直线,登顶最快,众人便从黑雨堂经过,营中士兵垂首肃穆于两旁,目送棺木进城。有三人站在城门前迎接,为首的‘暴风堂’堂主铁寒,此人面如铁青,神色冷峻,两眼一片鱼白,竟是一个瞎子。铁鹰就是他的独子。左首那人是“黑雨堂”堂主陆飞,浓眉大眼,气度不凡,眉宇间英气逼人,颇有大将之风。右首那人年纪稍轻,相貌英俊,身形单薄,又高又瘦,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便以轻功独步江湖的‘闪电堂’堂主江飞燕,只有‘惊雷堂’堂主赵横山外出办事,不在其中。三位堂主与众人见礼后,又拜过了钟远鹏的棺木,一同赶往托天岭。托天岭上本是一片枝繁叶茂的树林,被血刀堡士兵砍出了一大片空地,修建了血刀堡。

    血刀堡浑体用山石筑成,无瓦无檐,简单粗矿,砌墙的石块皆有棱角,并不平整,却有种大气豪迈的感觉。大门上挂着个黑底红字的大扁,上写‘血刀殿’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殿两旁摆放着两个火炉,燃着熊熊烈火。众人进入大殿,殿中立着八根石柱,墙壁间挂满火把,扑腾跳动的火焰将乌黑的石壁映的张牙舞爪,好如怪兽扭动。正中设有一台,摆着一张长案,案后是一把高脚黑漆交椅,后方墙壁上挂着个个半尺长的刀架,却空空如也。椅旁雕刻着两只俯卧的石狮,目露凶光,呲牙咧嘴,却不敢抬头张望,安安静静的卧在那里。下首单独摆放着一把红木交椅,乃公孙明月的座位。再往下的红木交椅都是首领们的座位。整座大殿简朴肃穆,威武凌人。

    令君来在黑油漆交椅上坐下,各位首领也分别落座。公孙明月叫士兵加了四把椅子,让令雪儿,洛天初,朱雨时,严魏风坐在末尾。钟远鹏的棺木就厅在大殿正中。大殿上一片寂静,只听见火把突突的冒焰声。这时门外走进一人,洛朱二人着实吓了一跳,还以为来者是鬼。原来那人个子很高,却是驼背,走路时好像一只大龙虾,身上瘦的只剩骨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好像吊死鬼一般。他长发披肩,眼睛小的眯缝起来,嘴唇红如鲜血,大晚上看见真能把人吓得魂魄出窍。他一进大殿,众人登时感到一股阴寒之意,洛朱二人打一哆嗦,便闻到一股强烈的怪味,好像是草药,鲜血,腐臭的混合味,跟蛊王寨的味道一模一样。公孙明月道:“贾寨主请入座。”贾阴阳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盯着钟远鹏的棺木,鼻子嗅了嗅,忽然道:“把棺材打开。”他的声音就如他的人一样,冷冰,阴森,尖锐。众人都是一惊,公孙明月皱眉道:“棺材虽未上钉,但无故打开恐对死者不敬。”贾阴阳冷冷道:“谁说无故?钟寨主死后不到两个时辰就被装进棺材,魂魄还未出窍,棺材阴气极重,不打开魂魄难以放出,难道你们不想让钟寨主投胎转世?”公孙明月半信半疑,没有说话。令君来道:“贾寨主有阴阳眼,就依他所言吧。”公孙明月只能从命,对杨谭点了点头,杨谭上前把棺材抽开。贾阴阳上前面无表情的盯着钟远鹏的尸体,就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似的,眼睛随着空无一物的空间移动,真好像看到灵魂一样。洛朱二人只觉身上的寒意更重了。贾阴阳最后点头道:“可以合上了。”然后悠悠来到自己的坐位上,一坐下就闭上了眼睛,大殿又陷入了寂静。

    公孙明月轻咳了一声,道:“钟寨主是游龙门和大熊帮那群贼厮害死的,现在请钟寨主的结义兄弟再把经过详细一遍。”说罢向洛天初点头示意。洛天初战战兢兢的起身,行了礼后便从在临安结识讲起,直到三杰庙死去,足足讲了一个时辰。他刚讲完,江飞燕和顾遥同时从椅子上窜起,江飞燕激愤道:“请堡主准许我带闪电堂本部下山报仇,誓要灭了他们两派!”顾逍大声道:“我愿与江兄同往!”

    令君来道:“死对王仇二贼太便宜了,能抓活的就抓活的,交给贾寨主处置。”睡着般的贾阴阳忽然道:“那样最好,老夫能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令君来道:“其他人小惩便可,无须赶尽杀绝,如何惩罚你们自便。王仇二人武功不弱,分住两地,稍后你们从本部挑选一百名高手,只追杀仇厉海一人。”两人知堡主另有安排,便领命道:“是!”令君来又道:“陆飞,吕义听令。”两人来到大殿正中,同声道:“在。”令君来道:“你们也带一百名本部高手,追杀王人逍。”两人齐声领命。待他们重新回座,公孙明月道:“请问堡主,新入堡的洛天初,朱雨时,严魏风要如何安置?”令君来道:“洛天初和朱雨时虽不会武功,但资质不错,学武尚不算晚。严魏风从小在游龙门学艺,底子很好,为人也够正直,我打算让他们拜我们的首领为师,好好培养。”

    正在这时,贾阴阳突然伸出干柴般的手指,指着朱雨时道:“我要他了。”令君来先是一怔,暗忖钟兄的临终打算正是要让朱雨时拜贾阴阳为师,没想到他竟主动选了他,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却故作惊讶道:“贾寨主为什么选他?”贾阴阳道:“我一进门就感到这小子的‘火焰山’极高,最适合学我的蛊术。”血刀堡的人都知道贾阴阳所说的‘火焰山’是指阳气重。令君来笑道:“那就依贾堂主吧。”朱雨时好悬没从椅子上跌起来,失落的心情又跌了八层,直入地狱,心想自己怎就这么倒霉,怎地偏偏被这吊死鬼看上了,随便哪个首领当自己的师傅都求之不得,怎地偏偏是他!”令君来道:“贾寨主武功高强,本领奇特,肯收你为徒是你的造化,还不快行拜师之礼。”朱雨时没办法,硬的头皮来到贾阴阳身前,跪倒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贾阴阳身上浓重的气味好悬把他熏晕过去,真不知坐在他旁边的顾遥是如何忍受的。贾阴阳微微颔首道:“起来吧。”朱雨时如获大赦,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令君来又道:“江堂主,等你行动回来,每隔半个月去蛊王寨传授朱小兄轻功。你的轻功加上贾寨主的蛊术,朱小兄定会成为江湖奇才。”江飞燕领命道:“遵命,”嘴上答应,心里却暗暗叫苦,并非不想教朱雨时,是他实在不愿去蛊王寨。朱雨时又拜过江飞燕为师后,心情忐忑的坐了回去。令君来道:“顾寨主,你平时最善吟诗作赋,书法丹青,严魏风也颇善此道,以后他就拜你为师了,你们也互得一知音。”原来严魏风的书法已小有名气,顾瑶早有所闻,本就想把他留在自己寨中,没想到堡主如此通情达理,自是喜出望外。严魏风当然更加欢喜,顾瑶的诗词名传天下,行院红馆多有传唱,这下不但拜得名师,还多了个吟风弄月的同伴,怎能不喜。

    最后轮到了洛天初,在座首领都看出他资质不凡,都想将他编入寨中,但堡主不发话,谁都不便出言要人。令君来看了眼陆飞,笑道:“陆堂主,你就做小洛的师傅吧。”陆飞道:“遵命,是否让他住在黑雨堂?”令君来道:“不必,你来军师府传艺就可。”公孙明月如何通透,当即道:“堡主放心,属下定会照料好洛小兄,将平生所学倾囊传授。”洛天初赶忙跪拜了两位师傅。

    令君来正要宣布议事结束,忽听大门外一阵骚动,守门士兵奇道:“咦!是赵堂主!”只听一声闷雷般的声音吼道:“给洒家让开!”血刀堡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黑塔般的壮汉跳到棺材前,一下将棺材抽开,看到钟远鹏的尸体时,整个人愣了半响,突然顿足捶胸,嚎啕大哭,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哭吼道:“洒家来晚了,都是洒家害了你!钟兄你快起来打俺两巴掌!俺真不是东西!”那人四十左右岁,壮如公牛,满脸络腮胡子,浓眉豹眼,狮鼻大嘴,凶煞可怕,好如钟馗在世,张飞转生。洛朱二人已猜出他便是和钟大哥打赌的赵横山。若不是他的缘故,钟远鹏就不会前往四派盗书,也就不会死,他心中的后悔可想而知。他的额头已磕的血迹斑斑,坚硬的石板被磕出一条裂痕,可他浑然不觉,依然向敲鼓般磕着。令君来大步从台上走下,怒喝道:“赵横山!你发什么疯!好好说话。”此时赵横山精神恍惚,突然大吼道:“钟兄!是洒家害了你,你都死了,洒家且有脸活在世上!”坐着轮起手掌猛击自己的天灵盖。令君来早料到他会这般做,刚要去拦,忽见一人先一步将他的手抓住,接着抡起巴掌,连抽了赵横山十几个耳光,“啪啪”作响,明亮清脆,正是吕义。吕义抽完最后一个巴掌时已泪流满面,怒道:“你这浑厮,想这么一死了之,哪有这般容易,孬种罢了!”赵横山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既不躲避,也不说话,神情木讷。令君来拿出四派秘籍扔在地上,道:“这是钟寨主拿性命换来的,至死履行了对你的承诺。”赵横山看都不看一眼秘籍,悔恨道:“钟寨主因洒家的赌约而死,洒家不能让他一人在地下孤单。”令君来叹道:“你可知钟寨主临终前说了什么?”赵横山惊奇道:“什么?”令君来眼眶湿润道:“钟兄料你必会寻死,让我转告你留得大好身躯为我堡出力,你总不会拒绝一个死人的请求吧。”赵横山耸然动容,低头哽咽道:“是!洒家绝不让钟兄失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血刀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古草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草青并收藏血刀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