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血刀客 > 第六章 夜袭长安(下)六更

第六章 夜袭长安(下)六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晓不答反问道:“堡主可知金国的五大武学高手都是谁么?”洛天初道:“原来金国还有五大高手,那完颜离肯定排名第一了,其他四人是谁。”李晓道:“第二是完颜昌,第三就是完颜粘罕,第四就是韩常,第五是已故的完颜娄室。韩常做为一个汉人,能在完颜家族统制的金国占有一席之地,足见他是有真本领的。那韩常本是燕京人,自幼随父韩庆降金,他的部队皆是辽东汉儿,每战必为先锋,屡立战功,也是金国将领中的佼佼者之一。”洛天初道:“他人在何处?”李晓道:“他现在潼关镇守。”洛天初沉吟道:“此人排名犹在完颜娄室之上,金国真是藏龙卧虎,我们碰上劲敌了。那潼关是关中门户,不得潼关就算拿下长安也不能久守,我们进攻长安务必速战速决,然后再进攻潼关,付出任何代价也要拿下。”李晓道:“属下也明白潼关的重要,所以在长安时找人打听了一下,潼关有八千兵力,皆是韩常的辽东精锐。”洛天初道:“其中有多少是骑兵?”李晓一怔道:“这属下就不知了。”洛天初道:“潼关距长安不到三百里,是骑兵半日的马程,如果我们不能迅速攻下长安,而韩常率三千以上的骑兵前来增援,里应外合下,我军必败。”李晓道:“属下失职,未能打探详细。”洛天初道:“非你之过,如此机密的军情不好打探,无论潼关有多少骑兵,这一仗都非打不可的。看来我们只有半天来进攻长安。久攻不下就立刻撤兵,我情愿退回血刀堡也不能让儿郎们白白送死。”

    子午谷再往前的道路并无受损,两日后大军走到了谷口,距离长安只有一百里了。此时正值中午,洛天初令部队原地休息,准备夜间偷袭。打的猎物早已吃完,他便让杀了三十匹战马充饥,因为不敢点火烤肉,只能生吃。士兵们开始难以下咽,洛天初对大家道:“若不吃饱如何打仗,男子汉无惧死亡,还怕吃生肉么。【ㄨ】”说罢拿起血淋淋的马腿大口咀嚼起来。士兵们也跟着他吃肉,开始腥味刺鼻,吃了一会儿后便习惯了这个味道,马血和生肉不但不反胃,反而激起出了体内的野性。

    洛天初和陆飞前去长安城外踩点,半个时辰后出了子午谷。谷外是一片茂密树林,林内潮湿闷热,巨树遮天,树冠连云,两人牵马步行了半个时辰方出树林,眼前是一大片深草阔地,两侧丘陵起伏,首尾延伸。又行出二十里,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弯弯的官道如长龙般向前延伸,四周皆是开垦过的田地,田间渠水蜿蜒,三五农夫正在撒种说笑。红彤彤的夕阳没入半山之间,漫天的火烧云衬得天空格外绚丽。远处村落坐落在夕阳红云之下,一名村姑牵着孩子来至田间唤男人回家吃饭。那汉子大笑着抱起孩子,和女人说笑着返回村庄。

    洛天初和陆飞都感慨不已,都知自己是无福享受这田园之乐了。忽听山间暮鼓悠长,令人神往,放眼寻觅古刹,却难见黄墙一角,按照李晓的地图所指,那隐没在山中的古刹名叫香积寺,此地距长安仅有三十里地。

    二人顺着官道前行,一个时辰后便望见了一座宏伟的都城,仅一面城墙就有二十里长,城高十丈,轻功再高也休想跃上。城墙上的金国大旗迎风飘展,只能望见零零散散的守军。要知长安城四面城墙总长六十里,守军不多,站位难免松散。这座象征隋唐时期鼎盛文化的皇城历尽了百年风雨依然不减它雄伟壮阔的威严气象。洛天初惊呼道:“这长安可比临安大多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都城,真不知这样的城郭能容纳多少百姓。”陆飞笑道:“别说临安了,连洛阳都要小它一半,盛唐时城中足有百万人口,仅海外的商人使者,学生僧侣就有三四万。洛天初兴奋道:“好一个长安!今夜你就是我的了。”到了酉时,长安城门关闭,两人策马远远绕着城墙走上一周,天黑时返程回去,他们在路上讨论着进攻方法,最后决定由洛天初,赵横山,朱雨时用飞爪偷偷攀上城墙,以迅雷之势打开城门。先锋军由陆飞率领,城门打开后立刻奔袭进城,由李晓带路击破金军主力。

    回到子午谷时已是亥时,洛天初向大家说明了行动计划,随即率军出动。天已黑透,无星无月,先锋军出了子午谷,穿过密林,来到草丛与官道的边际,前方漆黑不见五指,先锋军沿着官道前进。一路不见行人,不多时望见长安城上的火光。洛天初令军队藏于田间,他自己和赵横山,朱雨时,携飞钩悄悄向城池靠近。因长安的城墙实在太长,只有城楼附近点着火把,其余城墙都陷入黑暗之中。他们身穿夜行衣,施展轻功,来至五十丈外的大树后。三人的目力已清楚望见了城上的情况,多数金兵都昏昏欲睡,毫无警惕,洛天初指了指右边的一段城墙,示意从那里登城。赵横山和朱雨时见那段城墙上并无火光,三个站位稀疏的金兵全都趴在城垛上打着瞌睡,确实是登城的绝佳地点。三人匍匐爬到了护城河边上,护城河有三丈深,四丈宽,三人潜入河中,游到对岸爬上,身子紧贴城墙,取出携带的飞爪。

    飞爪的钩子已用棉布包裹,以防铁钩抓住城垛时发出摩擦声。三人对准了位置,同时抛出,三条飞爪准确无误的抓住城墙,只发出了很小的声音。三人更无迟疑,抓住绳索如猿猴般向上攀去。一名打瞌睡的金兵听到声响,睁开惺忪的睡眼,问旁边的金兵道:“喂,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被问的金兵睡的更熟,嘴里“嗯嗯”几声,连眼都没有睁开。发问的金兵警惕性较高,四周查看了一下,忽然发现城垛上有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隐约听到城下传来“蹭蹭蹭”的声音。他揉揉眼睛仔细辨认,认出是三把飞钩,顿时大惊失色,想到了有人在攀登城墙,瞬间睡意全无,正要放声大叫,正被翻上城的洛天初刺穿了喉咙,一点声音也没让发出。

    洛天初放下他的尸体,伏低身子观察了周围的动静,见一切如常,这才轻轻的将孤鸣剑从那金兵嘴里抽出。这时赵横山和朱雨时也跃上了城墙,他们脚下比猫还轻,一点声音都未发出。三人蹲在黑暗中,见周围金兵仍在熟睡,洛天初一指城门方向,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在脖间轻轻一划,示意暗杀。两人点头同意,轻轻挪动身子,只要一接近金兵就由赵横山出手扭断脖子,把尸体轻轻放倒。他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了十二名金兵,再往前便是城楼,那里燃着火把,走近必被发现。当下只能强行冲下城墙,在金兵反应过来前打开城门。

    洛天初让赵横山在城墙上牵制金兵,他和朱雨时前去开门。分工明确后,三人忽地扬手打出暗器,目标都是火把,霎时间火把全灭。城墙上的金兵一阵骚动,大呼道:“怎么回事!火把怎么灭了。”另一名士兵奇道:“奇怪!没起风啊。”又有金兵叫道:“快点燃火把,小心敌人偷袭。”先前那金兵笑道:“别一惊一乍,哪有什么敌人。”洛朱二人就在他们说话时迅速从他们身边掠过,沿石阶溜下城墙。有金兵道:“刚才好像有两阵风吹过,你们感觉到没有。”有人不耐烦道:“没有,没有,哪有什么风,别耽误老子睡觉。”不一会儿火把重新点燃,忽然发现眼前站着一名彪形大汉,赵横山哈哈笑道:“兔崽子们,我们真来偷袭了,都受死吧!”说罢抡起拳脚,用出螺旋劲力,眨眼间震死五名金兵。金兵们慌忙下赶忙组织反击。因他们站位稀松,远处城墙上的金兵不能及时赶上增援,而近处的十几名金兵又哪是赵横山的对手,冲上来便是送死。赵横山每一掌都击毙一名金兵,金兵的兵器在他眼中就像浮云,随手一拨就将兵器全部震飞。一会儿功夫城墙上便倒下二三十具尸体,金兵哪见过这样的杀人魔头,全都不敢再上,只是将他围住,等待后面的援军。如此一闹,整个城墙上人声喧哗,叫喊声迭起,乱作一团。

    洛天初和朱雨时下了城墙,见城门处守军,大都睡的正熟。城门紧闭,有六根木桩支门,洛天初心知仅开城门还不够,还要把城门前的吊桥也放下,便对朱雨时道:“你拦住他们,我来开门。朱雨时道:“好。”两人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走了过去,守城的金兵已被城墙上的吵闹声惊醒,发现眼前多了两个人,喝问道:“喂!干什么的!不许靠近城门。”朱雨时突然出手,一指戳在那金兵膻中穴上,那金兵闷哼倒地。朱雨时抢过他的单刀,道:“小洛,看你的了。”洛天初应了一声,飞身一脚将支在城门的木梁尽数踢倒,拔出孤鸣剑“唰唰”斩断门栓,运起内力就要开门。

    金兵大声疾呼,纷纷上前阻止。朱雨时的单刀舞动如飞,紧护洛天初后背,刀光闪过,血花飞溅,金兵倒毙了七八人。然而守门的金兵一拥而上,朱雨时也吃不消。就在这时,城门发出“嘎嘎嘎”的声音,已被洛天初推开。洛天初大喝一声道:“随我冲出去斩断吊桥的铁索。”朱雨时道了声“好”,二人施展轻功冲出城门。前方吊桥高悬,两根铁索连在城楼之上,二人飞身跃起,身子与铁索平行,挥起兵器,“叮叮”两声脆响,吊桥轰然落下,搭在了对岸。与此同时只听远方黑暗处马蹄声如奔雷般涌来。洛天初喜道:“我军要进城了,我们再杀回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血刀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古草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草青并收藏血刀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