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小浪传奇 > 第六章 苏醒.启程

第六章 苏醒.启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里......这里是哪里?”

    龙小浪睁开惺忪的眼睛,摸了摸腰间,现玉佩还在。 微微舒了一口气。他艰难地挺起身子,全身一阵酸麻。他环视四周:这里空无一物,却有无数的星星点点在闪烁着细小的光辉,背景的主色调犹如暗夜下繁星满布的天空,那是一种温柔的黑暗。

    可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自己的玉佩被小猫熊偷走,自己再从猫祭祀那里抢回来,然后呢?

    然后他就失去知觉了。

    那些近在咫尺的微光像是触手可及的烛火,在这片无法判断大小的空间里无风自摆。这让龙小浪些许地感受到温馨和舒适。

    这里好像很熟悉,自己以前好像来过这里。可是,这里究竟是哪里?

    “是你吗?龙绝?”

    有人在说话。听上去是一个苍老的老爷爷在问。

    “你是谁?”

    龙小浪想要循着声音的方向去找到它的主人。可是他失败了。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你又是谁?龙绝呢?”那个声音里充满了失望的情绪。

    “我叫龙小浪。我不认识什么龙绝。”小流浪汉很老实地回答着那个声音的提问。

    话音刚落,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从虚空里走了出来,他的脸上,皱纹纵横交错,肤色是一种不太健康的灰褐色。他穿着一件精致而古典的暗红色丝绸衬衫,袖口缝着金色游龙,龙穿行在大红色流云间,栩栩如生。看上去像是一个贵族老爷子。

    “哦,对了。龙绝他已经死了。”老者垂下须斑皤的头,突然醒悟道:“死了有些年头了。”

    龙小浪的手心里不断有汗珠渗出来,他握紧了腰间的玉佩,壮着胆子问道:“老爷爷,您是谁?”

    “你是龙神玉的新主人吗?”老者慢悠悠地问道。

    小流浪汉看了看晶莹剔透的龙形玉佩,怯生生地道:“好像,是的。”

    这个老爷爷为什么有种奇怪的亲和力,我明明不认识他的,为什么总对他的问题无法抗拒呢?还有那从身体内部传来的熟络感,无形中大幅度地减少了对他的警惕意味,他是什么人呢?

    “十六年了。时辰到了。”老者抬仰望着浩瀚的星空,悲伤地摇了摇头,对龙小浪道:“你跟我来。”

    “是。”龙小浪喃喃地应了,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背景在一老一小的移动中生了惊人的变化,充满了奥秘的星空在一个空间漩涡中扭转着,幻化为尘世的模样。

    “你看到了什么?”

    映入龙小浪眼帘的,是数以万计的人类士兵在某处辽阔的大草原上厮杀,其中还夹杂着数千的魔兽和一些带有蝙蝠翅膀或是鸟类羽翼的人形生物。

    他们从天黑杀到天明,再从天明杀到天黑。

    到处是飞溅的温热的血液和碎裂的残肢,时而会有模糊得不可辨视的头颅滚落在地。

    最后剩下两个人。他们穿着简单的盔甲,手持钝乏的长剑。血红色眼珠还在盯着对方,没有一丝的松懈。他们蓄势待,就算千万战友均已亡故,他们依然不依不饶,直到杀死对方。

    就在两柄钝剑交击之时,场景又生了变化。

    这里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里面的百姓过着安居乐业而又富足的日子。

    日月飞地在龙小浪的眼前交替,弹指间不知已经晃过了多少光阴。

    城下,十万大军虎视眈眈。

    城内,三万百姓惶惶不安。

    城上,三百甲士面无惧色,视死如归。

    城破,三百战士无一生还。

    军队破城之后,进城内烧杀抢掠,没有组织,没有纪律。

    有背着包袱的老者横死街头,有跟着父母疾走的孩童被无情地刺杀,还有面容姣好的妇女被残暴地**,强壮的男子在反抗的过程中死无全尸。

    军队的指挥官对这一切熟视无睹,面无表情地踏上铁王座,安然坐下。

    当那名纵容下属犯下滔天罪行的将领坐到黄金宝座上时,场景再一次生了变换。

    幽静的山谷,淙淙流水,落英缤纷,田舍鸡犬相闻,阡陌交通,民众各自耕作,互通有无。黄垂髫,怡然自乐。

    看到这里,龙小浪不禁问,“这些,是什么?”

    “别着急。”那个老者慢条斯理地回答。

    场景再一次生了更换。

    人类,魔族和暗灵三分天下。疆域缩略图非常清晰地呈现在龙小浪眼前,细到一座城池,一个村落,一棵树。

    魔族占据着北方的大块领土。冰川,山脉,苔原,湖泊,野狼,灰熊,羚羊,驯鹿,苍鹰......他们有统一的国度,辽阔的领土。

    人类屈居大6西边,一座城邦为一个国家。水稻的栽种,小麦的播撒,不利的天时,反复的洪灾,四起的征战。

    但是个体的实力无法抵御魔族乃至暗灵的攻击,人类的各个城邦组建了联盟。饶是如此,人类的贪婪,掠夺的**和迫于生活的逼压他们之间不断地生着大大小小的摩擦。

    暗灵在东南边拥有着广袤的森林,丰沛的雨水,繁多的物种,充足的粮食,偏安一隅,物阜民丰。看上去好像很幸福,可是暗灵的平均寿命却无法到达二十五岁。他们的基因决定了他们生存的时间。

    龙小浪的大脑里突然多出来一块海量的数据宝库,他好像一下子就知道了许多平时不知道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他都无法理解,无法明白,可是那些艰涩的知识和零碎的记忆就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脑海里。

    “你,看到了吗?”老者望着龙小浪,淡淡地道。

    龙小浪的脑子像是要裂开一样,突然被强硬地灌输进来这么多的东西,他一下无法接受。可是腰间那着微光的玉佩仿佛在帮助他调节着梳理着如巨浪一般翻涌过来的数据。

    “我,看到了。”

    龙小浪一边紧闭双眼处理数据,一边简单地回答。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这好像小时候听过的童话故事里,那些拥有魔法的老人,在询问故事的主角,你要什么礼物?然后那个拥有魔法的老人就会满足他。

    这个老人是这样的人吗?

    方才更替的画面有这些,昏天暗地的厮杀,无休无止的战争与掠夺,安宁和乐的田园生活。

    脑中的数据处理渐渐接近了尾声,龙小浪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处在那方柔软的黑暗里,但是眼前的世界变得比以前通透了许多。他定了定神,向往地道:“我要最后一种生活,那种没有饥饿,没有战争,没有掠夺的平静生活。”

    “龙神玉的主人无一不想过上这种生活。”老者喃喃地道,“可是他们之中没有成功过的。”

    龙小浪不解,“为什么?”

    “你一个人过上这种生活是很容易的。可是若要无数人做到,却是很难的。”

    “的确如此。”龙小浪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老者看着龙小浪稚嫩但俊朗的面庞,有些怀念地道:“有一个人,他差一点就做到了。”

    “谁?”

    “龙绝。”

    龙绝是谁?

    二十年前,这个传奇般的名字响彻了灵魔大6。只要是修习过战斗技能的,无论是道门,法术,或是武道,没有谁不知道龙绝的。那个男子集法家最高境界大乘与道家最高境界乾坤于一体,并且已经将武道修习到了武尊的境界,只差一步,他就能晋阶到武帝,成为冠绝三系的天下第一。

    他是一个天才,难能可贵的是,而且是个心地善良的天才。

    一个人如果在拥有无人能挡的实力和无法企及的地位时还能保持那颗赤子之心,那才是最为不易的。

    可惜天才通常都是短命的。

    虽然上天赐予了他修习三种不同能力的天赋,可是他的身体却像玉瓷一样脆弱,武道只能辅助他释放道门和法门的技能,却无法增强他的体质。

    就是凭借着对道,法两门的精通和武道的理解,他获得了足以睥睨天下的能力。在他的领导下,人类团结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紧密。

    后来他死了。

    “怎么死的?”龙小浪听英雄的故事听得痴了,突然听到英雄死去的消息,内心怎么都平复不下来。

    老者缓缓开口道:“他若是带着龙神玉去与洛克汗一战,或许......阿,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或许的。”

    “洛克汗是谁?”

    “上一任魔尊。”

    “他很厉害吗?”

    “世界上若还有一人能与龙绝一战,也只能是他了。”

    “他是怎么打赢龙绝的?”

    老者忽然闭口不言了。那段过往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极为悲伤的故事。

    “你想变强吗?”老者忽然转了话题。

    怎么不想?简直做梦都想!手里这块玉佩最多只是帮助自己进行隐身,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可能使用,因为一旦被人现,他就很难再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太平地生活下去了。

    能力才是世界上最牢靠的通行证。

    龙小浪朗声答道:“想。”

    “那就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导师。”老者缓缓地吐息,说完这番话,他仿佛已经很累了。

    讲述一些令自己痛苦的过去,任是谁都不会太好受的。

    龙小浪看着眼前这个他一点都不了解的老爷爷,怀疑道:“你?”

    “前几任的龙神玉持有者,包括龙绝,都是我的学生。”

    “什么!?”龙小浪很惊讶,“可是......”

    老者又一次阻止了龙小浪的问,“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慢慢的,我会尽数告诉你。现在说说,你想修习哪一种能力?道,法,还是武?”

    小流浪汉听到这里,好奇地问道,“您能介绍一下这三种能力吗?”

    “道门,以天地之间的灵力涤荡自己的身体,从而与灵力创造联系,然后通过调控灵力进行攻击。法门,在开光之后吸收灵力,储备成自己的灵魂能力,由修习者为媒介将灵力转化成不同元素的技能来战斗。武门,前期经由长时间的体能锻炼,中期借由灵力的辅助更好地运用自身的力量。大致就是这些。”

    听得老者这般将世间的修习法门娓娓道来,龙小浪想到龙绝的过往,眼睛一亮,问道:“我可以三种都学吗?”

    老者微微笑道:“现在的你,只能学一种。”

    龙小浪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感到幸运地道:“那就法门吧。”

    灵力转化成元素,听上去比较好玩又厉害的样子。

    “法门阿。”老者喟叹起来。

    龙小浪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难。你可有心理准备?”

    龙小浪想也不想便回答道:“有的!”

    “尽可能听我的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服务于你的。”

    “可是我到现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我就是龙神玉。”

    “可是你是个人呀,还是活生生的老爷爷。”

    “你这孩子还真是有些啰嗦。那个魔族小女孩倒是没有说错。”

    “老爷爷,你说什么?”

    “不要叫我老爷爷,叫我师傅。”

    “哦,师傅。”

    “嗯。”老者再也没有说别的话,悄悄地走出了龙小浪的视野。

    环境里柔软的黑暗顷刻间层层褪去,露出了黄昏下贝隆城墙巍峨的轮廓。

    这里俨然是昨天他躺下的地方。

    原来龙神玉只是将他从原地隔离开了而已。

    “你去找城主。请他把去往西陵的通行证给你。”老者的声音从龙神玉里传出来,“我说的话,只有你能听得到,只要你把宝玉带在身边,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现在,我要去睡一会儿了。”

    龙小浪却待问要如何取证,老者的声音便渐渐隐没在了夕阳的余辉里,被轻微的晚风拂向镶上一道金边的松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小浪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逝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逝座并收藏龙小浪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