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小浪传奇 > 第四十三章 天界使节

第四十三章 天界使节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头乌黑亮丽的好头,但是下面却是一张皱纹多得像是黄土高原的沟壑一样纵横交错的脸,肤色还是那种年逾古稀的老人才会有的枯黄色,一双绿眼睛散着祖母绿的那种晶莹光辉,天呐!相貌和型极度不协调!

    若是有这么一个人双手负在身后,绿眼睛里像是燃烧着的火炬,满怀期待地看着你,你怕不怕?

    不管你怕不怕,反正龙小浪是怕了。

    虽然以貌取人这个习惯不太符合时代精神,可如果对方长得实在太苛碜,你还怎么以常礼对待?

    龙小浪不愧是龙小浪,他祭出面对师傅的那种尊崇表情来,道:“您现在就要教我?”

    技多不压身,能多学点不会是坏事。至于目的什么的,终归还是有解决的办法的。

    而且连称呼也以换了,不再是“你”,是“您”。

    库洛慢步走上前来,他脚下有几片零落的干枯叶子,但他踩上去却没有出意料中的“沙沙”声。

    他是通过悬浮手段来跨过地面呢,还是他本身就灵体呢?地狱的生物与地面上的到底有多大的区别呢?

    苏晓有些畏惧地往后缩了缩身子,把嘴角靠在身边男人的耳畔,压低声音道:“小浪,你的隐身能用吗?”

    她确定这个音量只有两个人能听到。因为说这话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己声带的震动,或许只是露出了一个微妙的嘴形,但是隐蔽程度一定是非常到位的。

    可就在“隐身”两个音节从她口中蹦出来的时候,库洛的绿眼睛从原先代表开心的月牙状成了狰狞的倒三角,“小子!这个女人是什么东西,她刚才说的可是‘隐身’技能?”

    龙小浪尊崇的表情没有变化,“没有没有,她说阿,您相貌清瞿,一定是一位世外高人,一位睿智的隐士。”

    倒三角回复成了月牙,“是吗?嗯,她说得还有几分道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若想要快累积一个陌生人对你的好感度,一般情况下去,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想方设法地去在一定限度之内恭维他。

    赞美的话,听起来就是这么舒服。

    从绿色月牙弯曲的幅度来看,库洛仿佛比刚才更加开心了,“没错,我现在就教你。”

    老者伸出那只如同地上倒伏的干枯树枝一样的手臂,五个手指却又是纤细又是灵活,手指飞扣合然后分开,结印的度快过龙小浪见过的所有人。

    手指结印的过程里牵动起无数条黑色丝绦,细密得竟令人产生他是在穿针引线的感觉。

    实际上,库洛也确实是在编织着某件物什。

    禁锢着那个女子的黑色囚笼现在已被解开,看到身前站立的那个老人,又看看刚才闯进来想要营救她的苏晓,那个女人面上表露出来真正的惊慌与恐惧,失声叫喊道:“对不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肯做的!”

    她偷着瞄了一眼横陈在地上的那具大汉的尸体,她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太恶心了。

    大汉的五官均已腐烂,七窍流出黑色的汁液,散着霉臭味。身体上的血肉看上去已全部都被剥离了出去,只剩下死灰色的皮肤和一些干瘦的碎骨。

    “不要......不要!”

    这是同样的两句话。她之前也说过的。

    你看,说话的目的不一样,语气和音量也是不一样的。

    前面那次“不要”,或许她已说上了千百遍了,已经熟能生巧了,所以成功的骗倒了善良的苏晓。

    这次的“不要”,还混入了明显的颤音,哆嗦得连音节都紊乱了。

    所以啊,听别人说话也是一种技巧,听的多了,耳朵会比以前好用得多。

    两只耳朵,一张嘴巴的身体构造告诉我们,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是听,而不是说。

    库洛十指交叉,编织出一张细密黑网,双手松开,黑网成型之后迅吸收空中的灵力惊醒扩张,像是吸饱了血液的蚂蟥一样惊人地膨胀着,体型最终停留在能够抓获一只成年大象的程度。

    “这叫罗网,收魂用的。马上,你就能见识到它的效果了。”库洛的绿眼睛睃了一眼看得瞠目结舌的苏晓,似乎想拿她当作试验品。

    龙小浪把苏晓扯到自己身后,“我们可以用树木来试试。可以的吧?”

    “不行!一定要用活人!”

    库洛环顾四周,看到了那个跪坐在杂草堆里的女人,高兴得叫出声来,“阿,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个!”

    细密的黑网旋转着扑向了对此一无所知的女子,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木木地瞪着从天而降的渔网。

    真是视人命如草芥阿!

    还是由于不是同一个物种,所以就没有怜悯的情绪呢。

    就算我不忍心,也只能随他去了。

    龙小浪现在还没有行侠仗义的能力,再说他也不怎么想为这个要谋财害命的贼人伸张正义,这是她罪有应得。

    黑网很快落到了女人的头上,无形的灵能威压压得她把身体伏在了地上。

    “嘶嘶——嘶嘶”

    你听过肉在油锅里翻腾的声音吗?

    这“嘶嘶”的正是这种声音!

    “阿——!”

    那个女人的后背冒着青烟,她整个人都像是被黑网在炙烤一样,现在,惨嚎很短促。

    她很快就痛晕了过去。

    “过程会是这样的,”库洛指着那个女人半死不活的躯体,像是在介绍一道菜肴的烹饪方法一样介绍道:“罗网凝结的是黑暗元素,一般的空气里储蓄量会比较少,是需要负面情绪或者其他元素的转化来推动的。罗网成型后呢,还需要一个吸收灵力的过程,这个时候不再需要施术者的灵力供给,你需要的就是看着它吸收自然界的灵能,然后越变越大。等它膨胀到你能掌控的极限时,你就可以投掷出去。只要网到了人,五阶以下,必死无疑。”

    太残忍了。

    从被害者紧皱的眉头看来,她一定很痛苦。

    这个女人虽然背后冒着青烟,但是她的身体好像被一股光膜所覆盖,在抵抗着罗网的侵蚀。

    龙小浪听得很仔细,令他感兴趣的是最后八个字,“五阶以下,必死无疑。”

    “这么厉害!”

    年轻人奉承道。

    “还好啦。”

    “那我问一个技术性问题好不好?”龙小浪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好学的学生。

    库洛很开心,终于找到一个能办事又想学的人类了,“你问吧。”

    “罗网一般从起作用的完结,需要多久?”

    库洛沉吟了一下,“就算是五阶的,最长也不过十来秒。”

    龙小浪好奇地打量着还在挣扎的女人,虽然有些不太人道,他还是问道:“现在过了几秒了?”

    已经过了好几分钟了。

    这个女人非但没有死,而且还活着。她非但活着,看上去除了有些痛苦以外,还活得不错。

    “嗯?”

    库洛似乎也注意到了附着在女人身上的光膜,他走近(飘近)去仔细观察那细弱金属丝的薄膜,忽然尖声叫道:“又是你,老东西!你又来坏我的好事!”

    老东西?他是谁?

    龙小浪不知道。不过他没有问,他不需要去问。因为他早晚会知道的。

    什么都没生。

    除了时不时动弹下身体,换个姿势受罪,面色还在扭曲着的女人。

    望着着实刺目的刑罚,苏晓有些不忍地别过头,“真是便宜了那个男的,就这么轻易地让他死了。”

    果然还是最毒妇人心。

    以后干什么都好,最好不要招惹女人。

    又过了十几次呼吸的时间。

    “快出来!”库洛尖声叫道,顺手乱放魔法炮弹,把四周的树木轰得东倒西歪的。

    一个穿着破旧白色战袍的老人从一个老树上跳下来,一个托马斯旋转,再加一个侧空翻完美降落,他趁手来了个顺利落地的姿势,像是迎接观众的喝彩和掌声一样。

    在场能自由活动的就三个,两个人一只地狱人。

    所以既没有喝彩,也没有掌声。

    破旧的白色战袍有些沮丧,大声道:“掌声在哪里!?”

    这别人有需求尽可能地满足呗,乐天是龙小浪的生活信条。

    “啪啪啪啪!”

    龙小浪热情洋溢地鼓起掌来,还像个捧场的托儿一样高呼:“好!好!好!”

    库洛啐了一口,“好个屁!老不死的,你怎么又来了,你每次都来坏我的好事!你几个意思?”

    这位白袍老者显然有些柔弱,“大家各取所需嘛,何必动怒呢?”

    “各取所需!?nmBd!老子每次在这里快要干死一个人的时候,你Tm总是要打断我!”

    白袍老者摆了摆手,“你要一千怨念的灵魂回地狱。我要以前感恩的情意回天界。公平竞争,有什么不好?”

    天界?这个世界不止有地狱,还有天界。

    这老家伙不会也是龙绝前辈上天办事的带下来的吧。

    “唉!都怪那该死的龙绝!”

    库洛骂了一声,恨恨地撤销掉罗网的束缚,那个女人昏迷了过去,趴在地上急促地喘息着。

    一道淡金色的光线从她的身体里投射到白袍老者的衣袖上,附着进去,破旧的白袍有一处褶皱,被完美地修复了。

    当被良性利用之后,正能量可以有改善与修复的效果。

    白袍老者安慰库洛道:“没事,以后还有机会的。你看,你都找到帮手了,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呢。”

    “哼!”

    库洛顿时变得孩子气起来,“以后以后,都十六年了!还要多久!?”

    “嗯——其实吧,”白袍老者兴致勃勃地指着郁郁葱葱的林木说道:“你看嘛,这个世界还是挺有意思的。有树,有虫子,有蛇,有雕纹,有小猪猴......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着急回去呢?”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悲凉的味道,还有些勉强。

    久离故乡的人,难免都要想回家的。

    “有意思!你继续带着吧,小子!我们走!”

    库洛挥了挥黑色烟雾之手,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等等!”白袍老者叫住了龙小浪,“少侠,你姓什么?”

    问我?你个老头想干嘛?库洛这个地狱小官是被龙绝还惨了才过来的,我若是说出我姓龙,会不会被迁怒呢?

    龙小浪鞠了一个躬,恭敬地道:“晚辈姓苏。”

    白袍老者捏了捏自己破旧的衣袍,有点失望,“苏阿,我还以为是姓龙的呢。”

    “很遗憾,晚辈姓苏。”

    龙小浪扮出一副哭丧的样子,顺着白袍老者的情绪走。

    “真遗憾。你要是姓龙,我起码可以教授你天界好几种高深的术法,可惜我想教你,而你姓苏。”

    真是扯淡阿,你Tm想教我搬出姓氏来干嘛?但是你还有术法,哇塞,那可是天界的术法!

    龙小浪真舍不得学习天界术法的机会就此留走,“这个中的原因,前辈您可细说吗?”

    “小子!别磨蹭!快走!”

    库洛急躁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你想听?”

    白袍老人像是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样,拿着一身的天界术法诱惑着龙小浪。

    龙小浪毫不犹豫地道:“想!”

    白袍老者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想就跟我来!”

    库洛等得不耐烦了,“小子!你在干嘛?”他从前方折回来,看到白袍老者跟龙小浪在说话,忽然就想通了原因。

    “喂!路何方!你这个家伙还来跟我抢人!这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这个叫路何方的天界来者吹起了口哨,耍起了无赖,“什么叫抢?这是个活生生的人,他有他的自主意识的。他想跟谁走就跟谁走,谁都阻拦不了!”

    “是我先来的!”库洛强调着。

    路何方眼看看天,不屑地道:“谁知道?”

    “小子!”库洛的眼睛又成了狰狞的倒三角,“你说!是不是我先找的你!?”

    “嗯......”龙小浪陷入了沉默。

    “你倒是说话呀!快说,是我先找的你!”

    说个毛,你是让我拿命去帮你呀。这个有点流氓气质的天界来使是个大腿,赶紧抱上再说。但也不好跟库洛撕破脸,那就保持沉默让这两个人争去吧。

    “你看你看,这个小朋友自己都不承认!”

    “哼!路何方,你别逼我!”

    “逼你?我哪里逼你了,咱们出来混,要讲道理的。”

    “道你妹!”

    “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暴粗口。”

    “我滴你妈!”

    ......

    这两个老头不知哪里来的精气神,从本来阳光明媚的正午吵到了日头西垂的薄暮。龙神玉那个老头要是有这么活泼的精神就好了。那能解决多少麻烦事儿阿。

    “阿~~~”悠长的一声哈欠把龙小浪从俩老头的口角之争里拉扯出来,“师傅,你终于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小浪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逝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逝座并收藏龙小浪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