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小浪传奇 > 第一百零二章 刺客诡道

第一百零二章 刺客诡道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道就因为一滩鬼族血液就怀疑到老先生头上?

    龙小浪没这么弱智,也不会这么武断。

    真相只有一个,只是需要推敲一下。

    前一刻还表现得沉着稳重的冰护公子现在正扑倒在地上掩面抽泣着。

    遇上这种事情,换作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都会是这样的反应的吧。

    “怎么回事?”

    从书房外快步走进来一个化了晚妆的中年女子,她把黑色的长梳成规矩又得体的云髻,但这并不足以遮掩她倾城地绝色。

    “阿!”这个女人尖叫一声,瞪大了眼睛望着地上那一具被鬼族血液侵蚀的尸体,这个男人曾经陪她同床共枕了许多个岁月,现在居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她无法接受。

    “护儿,护儿......”她整个人佝偻了下来,艰难地走到六樱冰护身边,走到她的宝贝儿子身边,轻声唤他的名字。

    “娘。我在。”六樱公子此刻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

    “地上躺着的,可是你爹?”女人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盯着他的儿子,她似乎已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她认为她一定是看错了。

    她刚才还为她的男人精心熬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准备送过来当夜宵的,怎么他这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就以这种凄惨的状态死去了呢?

    冰护含泪点了点头,哽咽着道:“是,是我爹。”

    “哦......”中年女人的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她素雅的淡妆被泪水冲刷得花掉了,她也没有抬手去揩掉。

    她俯下身子,伸出手去想要最后触碰一下她丈夫的遗体,不过手一探出就被一双粗壮的手给略显无礼地拽住了。

    “你是谁?”她对着这只手的主人问道。

    “尸体恐怕有毒!”龙小浪解释道。

    女子警觉似地缩回了手,微微点头,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他是我朋友,叫作龙小浪。”六樱冰护介绍道。

    “阿姨,你好。”龙小浪庄严肃穆地打起了招呼。

    “嗯。”女人应道,没有再说别的,她只再瞟了一眼立在一旁面容清丽脱俗的苏晓,便又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中去了。

    精简版的白蛇恩赐在龙小浪左手上缠绕着,为他添上一个免疫毒素的光环,他想摸一摸尸体。

    他想知道尸体的温度。

    虽然没有什么必要,因为他刚才才听到惨叫,这岂不说明这个男人是刚才死的吗?

    可是,如果死者是事先被杀的,凶手等到他死透了再伪装成六樱族长的声音出惨叫来扰乱视听,岂不是很高明?

    或许凶手早已算定了无人敢触碰尸体这一点,才使用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法混淆死亡时间。

    温的。死了不到一刻钟。白蛇恩赐的信息回馈到龙小浪大脑里,精确得很——神术就是好用。

    有机会还要去向路何方那个老头子再多学学。

    怎么遇上的厉害的人物都是上了年纪的呢——道家的多明戈,地狱的库洛,天界的路何方,医馆的神秘老医师......

    一刻钟......推算下时间,那个时候龙小浪才刚刚被黑衣人带进六樱院。

    一刻钟的时间,也就是龙小浪与六樱冰护打架的那段时间。

    会是什么人呢?

    龙小浪现在开始仔细观察这具尸体:死者的双眼睁开,死死地盯着天花板,面部的表情僵死在惊愕与恐惧中,想必是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他的手脚完好无损,身体上从表面看不出任何外伤。他的衣衫仍旧整齐,就连头上戴着的高帽都还立着——这种死状未免太和平了一些,除去七窍中流出的触目惊心的黑紫色血液。

    死者脖颈的肌肤处有一个小红点,细微得像是一个不起眼的朱砂痣,当龙小浪放大自己的视觉感官去观察那个红点时,他有了惊人的现——红点上面附着着苍白色的碎屑,内里的碎屑正在被静脉里流出的血液侵蚀着,外围的碎屑正亟待蚕食。、

    借助无比强大的嗅觉和视觉,龙小浪觉得,这个碎屑,似乎与烟灰有点接近——而且是那种劣质的极难溶解的烟灰。

    这些迹象似乎都把矛头指向了医馆的老先生。

    环顾四周,书桌上的一本装订线版的蓝皮书正四平八稳摊开着,上面写着“之乎者也”之类的无关紧要的文字。

    书桌后面放着一张有背靠的椅子,椅子也好端端地立着,没有动。

    后拍的书架上的数目整齐有序,有些古旧的书上积了些许灰尘,应是些许久不曾被动用过的。也有些书面呈鬈曲状,显然经常被翻阅。

    大门靠里一米左右各立着一个青花瓷质地的花瓶。

    花瓶往里半米左右各放置着一张会客用的座椅。

    书房里所有的事物都表现得出奇正常。

    在龙小浪的脑海里,已约略补全了;六樱族长死去的情况。

    刺客使用了类似隐身一类的术法,瞬间出现在死者身后,出其不意地使用了麻痹手段,痕迹留在了脖颈处。然后灌进毒药。

    “六樱公子,我们......你,需要帮忙吗?”苏晓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

    冰护挥了挥手,揩去眼角的泪水,“你们走吧。”

    “倘若你看得起我,我一定帮你找出凶手。”龙小浪淡淡地道。

    其实他没什么把握的,不过苏晓那句话已经有了想要管闲事的意思了,他总不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示弱吧。

    “你可以?”冰护霍然起身,他听到龙小浪可以找出凶手时仿佛整个人都有了力气,“你若真的找出凶手,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六樱冰护都答应!”

    “给我点时间。”龙小浪斟酌着用词,“应该可以。”

    “人都已经死了。报仇又有什么意思呢?”中年女子面无表情地道。

    她爱他丈夫,却不想为他报仇。她似乎很通达。这样通达的女人却是很少的。

    女子善妒,又比较容易忌恨。在这种大是大非前,她还能保持这样明达的本心,这真是太不容易了。

    不容易得有些过分了。

    龙小浪元素感知全开,探索者书房内残留的元素气息——空空如也的大气在房间内进进出出,没有一丝元素之力。

    应该是被人为地驱逐出去了。凶手似乎还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惯犯。

    “滴答——!”

    有声音!

    是液体滴落下坠到地上的声音。

    声音的分贝量太低,低到了正常人的耳朵完全捕捉不到的程度。可是这却逃不过龙小浪的耳朵。

    “滴答——!”

    声音还在继续。紧随其后的是低沉的喘息声。

    仔细一听,龙小浪现,声音就在房间的某个角落里!

    “滴答——滴答——!”

    龙小浪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那是花瓶旁会客椅子的方向。

    他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他闻到了烟味儿,劣质烟草的味道——这个味道他并不陌生,因为在医馆里这个味道折磨了他不少的时间。

    椅子上有人。可是我却看不见。

    实体的看见实体的。

    那么也只有隐身的才能看见隐身的。只是不知道龙神玉的隐身机理是否与其他隐身手法相同。

    龙小浪瞬间用龙神玉切换到了隐身状态,随即立刻看到了医馆的那位老先生正用左手捂着不住淌血的胸口,左胸口心脏附近爬满了寒冰碎片。他的右手正抓着那一个装着鬼族血液的圆柱形容器,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他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以他的身法居然还会受这么重的伤!

    那个容器里的液体被用去了大半,可是容器的封口却还是好好的。

    里面的液体是怎么出去的呢?

    老先生的面部表情扭曲地看向往他那边看过去的龙小浪,神色讶然,但由于剧痛,他紧咬牙关没有说话。

    龙小浪的目光在老先生身上稍稍停留之后立刻切换回了非隐身状态,回头望向苏晓。

    死去的六樱族长,近乎完好的书房,隐身状态下重伤的老先生,被用去了大半的鬼族血液......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似乎很复杂,复杂得难以想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小浪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逝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逝座并收藏龙小浪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