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兽行天下 > 第二十章 初战(一)

第二十章 初战(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同城。

    朝阳虽然仍躲藏在地平线下,但是晨曦的亮光已经从东方炸开,天边已经被朝霞的亮光染红。

    异常殷红的朝霞,云彩仿佛被鲜血染过一般。

    瑟瑟的秋风吹来,城门四周的老梧桐树上,枯叶随风而舞。景色似乎美丽,却有一种悲凉的味道。

    高约十丈的城墙上,站满了重甲在身的玄甲士兵,黑色的盔甲在殷红的霞光下,显得异常阴冷,时刻散出死亡的味道。

    “咚咚!~”

    雄浑的战鼓声撕碎了清晨的宁静。

    朝廷的大军缓缓出现在东方天际之处,银色的盔甲反映着日光,如同在天际交接处镶嵌了一道长长的银边。

    大军缓缓开来。

    杨戕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玄铁长枪,如同一尊雕塑。

    他训练的“毒刺”军并未参战,被杨戕放置在城中的一个秘密之处。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但是现在还没有到用他们的时候。

    毒刺军就如同野兽一般,将他们关在笼子饿到饥饿难耐的时候,再放他们出笼,一定会更凶残,更嗜血,自然也更具有战斗力。

    这是朝廷大军和庸王军队的第一次交战。

    杨戕并不是此战的主帅,他拒绝了庸王的提议,他并不想指挥一支不属于自己的军队。更何况,庸王久经沙场,对于这样的守城战术,他根本不会出现任何的差池。

    庸王依旧是一身血红战袍,站在他旁边的是段瑞,此人已经成了庸王的得力助手,深受其重用。说来这还是杨戕先前攻打奉圣州和折津州的功劳。

    杨戕身周两丈以内,一人也没有。自从杨戕再次回到庸王军中,就没有人敢太靠近杨戕了。仿佛他的整个人就是一把令人心生寒冷的铁枪,无论是敌是友,都无法抵御那种自然流露的寒气。

    不过杨戕自己也感到奇怪,自从此次下山之后,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疯狂战斗,但是杨戕一直没有被体内的兽性所干扰过。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或者他觉得血腥的场面已经见得太多,已经无法再对他体内潜伏的兽性造成任何刺激。

    仇人再一次到了眼前。

    朝廷军阵的中央,桓齐一身金黄的铠甲,显得极是富贵、气派。杨戕的眼光不受距离的阻隔,仔细的审视着他,就如同一只猛兽在仔细打量一头并不容易对付的猎物一般。

    隐忍,然后找到对方的弱点,再给予狠命的一击。杨戕这些年来,从野兽身上领悟了很多,让他变得就如同一只狡猾而冷狠的猛兽。

    “咚咚!~”

    战鼓声越来越强劲。铁甲铮铮,马嘶阵阵。

    朝廷大军终于开进,停在了大同城的城下。

    从城头望去,触目所见,全是林立的长枪、闪闪的银甲、飘浮的旌旗……

    忽地,战鼓声落了下来,双方人马也都立时静了下来,除了各人的心跳和呼吸,似乎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再次捏紧了手中的兵器。

    桓齐缓缓策马上前,在城下高声说道:“大胆赵雍吉,皇上登基之日,竟然胆敢不上朝贺喜。如今,更是佣兵自重,还先后攻取了奉圣州和折津府,分明就是谋反。如今我奉皇上之命前来围剿你们这些叛逆,如果你肯立即开城投降的话,或者皇上会从轻落的。”

    “多说无益!”

    庸王在墙头冷冷的说道,“桓齐,就让我们在战场上见个真章吧!”

    桓齐高声道:“冥顽不灵!既然如此,就休怪本帅将你这小小的大同府夷为平地!”

    说罢,桓齐策马转身回阵。

    “嗖!~”

    一声箭啸,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向朝廷大军的射了过去,所取位置正是中军的帅旗。

    “咔嚓!~”

    朝廷中军的帅旗忽的从中折断,轰隆一声向周围的朝廷士兵砸了下来。

    几个被砸的士兵出了几声惨叫,中军处引起了一阵小骚乱。

    先前的凝重气氛顿时全无。桓齐知道这定然是杨戕所为,不由得怒气冲天,连忙下令前军攻城。

    “轰隆!~”之声响个不断,无数的巨石向城头飞了上来,同时又有无数的石头向城下狠狠的砸了去。

    今日之战,已经再非昔日的芜城之战可比。

    连杨戕也无法想象,朝廷竟然有如此多的兵马,如此多的攻城器具。难怪当时蛮夷一齐进攻芜城,朝廷居然能够不以为然的听之任之。

    中原确实富饶繁华,从这些士兵和武器就能窥探一二。

    杨戕一边机械性地用长枪挑着巨石,一边看着战场的形势,思索着如何退敌。

    今日乃是战,桓齐或者无法攻下大同城,但是他必定会以压倒性的兵力优势,让大同府的守军损失惨重。然后,等到城中无兵可用的时候,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大同城,然后回京领取封赏。

    但杨戕岂能让他如意。大同府的城墙经过了改进之后,已经成了铜墙铁壁一般,投石机所扔过来的巨石,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所以桓齐若要破城,一则是利用云梯、钩绳之物,来个正面强攻;二则是学杨戕进攻奉圣州、折津府一般,利用少数高手潜入城内,然后侍机夺取城门。

    唯一让杨戕稍感安慰的是,他没有在桓齐身周围看见那些背剑的道士。

    经过几次交手,杨戕深知那些老怪物的厉害,若是他们肯在战场上出手相助桓齐的话,只怕大同城根本无法守得住。不过幸好,那些剑仙似乎仍然有所顾及,不能明目张胆地帮助桓齐。

    就在杨戕思索之际,朝廷大军已经停止了巨石轰击,开始转为箭雨轮番攻击,然后攻城的士兵也已经开始在劲箭的掩护下扛着云梯向城头进攻了。

    “推到云梯!火油,巨石,准备!”

    庸王镇定自若地指挥着守军,滴水不漏地对朝廷大军进行反击。他深喑兵法,又是究竟沙场,再加上玄甲军乃是他精炼而成的铁军,挥使起来无不称心得手,要不是朝廷大军数量实在太过占优,只怕委实难以攻下这大同府。

    沸腾、燃烧的油,千斤巨石,劲弩,纷纷指向了城下。

    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无数的士兵惨叫着从云梯或者墙头上滚落而下,一堆堆尸体不断在城墙下形成,散出浓烈的腥臭之味。

    杨戕仿佛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不住的游走在城墙上,凡是朝廷大军撕开了一个突破口,杨戕就会立即填补上去,将那些已经冲上墙头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也不例外。

    已经微微通灵的玄铁长枪时时的显现出乌红的凶光,或者是因为吸食过太多的鲜血,这柄长枪总头颅着一股凶戾之气,握在杨戕手中,就如同一条阴狠的毒蛇。

    “啵!~”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玄铁长枪再一次刺穿了一个朝廷士兵的头颅。

    枪头闪电般的缩了回去。

    鲜血从那士兵额头上的裂口喷涌而出,四下飞溅,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显露出无尽的惊恐,似乎根本无法相信在以瞬间前他已经失去了生命。然后,他无力支撑他自己的身体,向后飞仰而下,重重的砸落在城墙下。

    他张大的嘴巴,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出一声惨叫。

    杨戕默然地看着这些不断逝去地生命。战场上地生生死死,似乎已经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三年前他或者还会感觉到战场的血腥,由此生出同情或者怜悯之心。而现在,战场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跟他无关了,他只是在这里扮演着一个强横的杀戮者。

    弱肉强食,这本就是生存之道。

    既然身为猛兽,就拥有屠杀猎物的权利,这就是上天既定的法则。

    在杨戕看来,人也不过是穿了衣服的野兽,跟那些四条腿奔跑的野兽并无什么区别。而人世间所生的事情,也一样是弱肉强食、残杀众生。

    太阳这才完全摆脱了地平线的束缚,在天空中出了万道光芒。

    从交战开始,才不过一个时辰,但是城墙下已经堆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由此可见战况之惨烈。

    桓齐仍然冷冷的看着战场,完全没有退兵的意思。

    攻城就是这样的血腥和残忍。若是不能出奇制胜,就只能以自己的兵力来消磨对方的兵力和士气,一点一点将对方拖垮,直到无力守城。

    所以牺牲是无法避免的,也是必须的。

    一个时辰之间,前军三万人马已经不到一半,不过桓齐看得明白,庸王的守军也损失了至少三千余人。桓齐看得分明,要不是有杨戕在那里撑着,只怕庸王的玄甲军损失应该会大许多。

    “前军撤退,中军继续攻城!”

    桓齐果决的下着命令。前军受挫,一个时辰的攻击已经让他们疲劳了下来,所以现在换上中军,正是时候。并且,他知道庸王军也已经开始疲惫了,现在换上生力军,必定可以造成更大的战果,毕竟庸王军是没有这么多兵力来调换。

    庸王听见了朝廷军中传来的战鼓,自然清楚桓齐采用的是轮番攻城的战术,可恨此刻兵力不足,只能让这些守军继续支撑。

    杨戕也明白眼前的形势,知道桓齐是想将这些守军活生生的拖垮。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庸王必定有鼓动士气的办法,否则他也训练不出这支精锐的军队。更何况,杨戕不也是领教过庸王蛊惑人心的手段么?

    “众位将士!”

    庸王高声说道,“你们面前都是数不尽的朝廷大军,他们兵力的确远胜于我军,也让你们感到了恐惧。但是,你们为什么不看看后面,大同城里面就是你们妻儿老小。要是一旦城破,你们愿意让他们被屠杀或者是被沦为奴隶吗?大同城有的是粮草、兵器,只要你们坚持住,不仅可以保护好妻儿,还能领取到丰厚的赏金!要是你们还是个男人的话,就拿出点男人的气概,别让人看扁了!杀!杀!”

    “杀!杀!杀!”

    守城将士齐声高吼,惊天动地。

    桓齐对身旁的副将,京城禁军将军林仑说道:“林将军,你如何看待眼前的形势?”

    林仑沉声道:“末将跟庸王和杨戕两个反贼都有接触。庸王此人熟悉兵法,又精通阵法、战术,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玄甲军也是他长期一手培养而成,论其战斗力,只怕天下兵马,无出其右;而那杨戕,三年前我曾经与他接触过一段时日,现此人的兵法修养跟庸王不相上下,甚至尤有过之,唯一感道美中不足的是此人迂腐愚忠,放不下心头的那什么仁义之心。只是,今日看来,这杨戕似乎跟三年前截然不同了。不过,我只是奇怪为何庸王不任用杨戕为主帅呢?”

    “你分析得不错。”

    桓齐点头道,“如今的杨戕已经再非三年前的杨戕了。三年前他就是战无不胜的头号悍将,如今这三年后,他已经成了冷酷无情的战斗机器了。以我推测,并非是庸王不想任用杨戕为帅,而是杨戕不屑为之。杨戕恨我入骨,纵然庸王战败,他仍然会再想办法与我争斗。不过无论如何,总得先攻下大同府再说,皇上因为此事,已经龙颜大怒了。”

    林仑握紧了手中的花枪,依然道:“等中军下来之后,末将就亲帅后军攻城!”

    桓齐摆了摆手,说道:“传令下去,凡是攻上城头之人,赏银十两,杀对方一个士兵,二十两,小队长五十两……将军千两。若是有人杀得了庸王,赏赐万两黄金,官升三级!”

    “那要是杀了杨戕呢?”林仑兴奋地说道,“我倒想用手中的双枪,会会他的单枪,三年前他任职禁军统帅时日尚浅,错过了较量机会,今日正好与他一较高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兽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兽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