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兽行天下 > 第二十七章 突破(二)

第二十七章 突破(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渐渐暗了下来。

    当最后一丝落日余晖沉入地下的时候,桓齐的那些亲兵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行动了。先前经过探子查探,杨戕的确是寸步没有移动过,连同表情和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很显然,桓齐已经认定,杨戕的确是伤重无法移动了。

    杨戕的人,毫不掩饰地站在了杨戕身周三丈距离,将他严密地围绕在其中。贤修等师兄弟,还有四绝,加上一个蛮力无敌的陈隋,分方位站在杨戕周围,似乎决意要跟桓齐的人马拼个你死我活。

    陈隋长长的大口呼吸着,将精钢制成的开山斧扛在了肩上,双目出凌厉的凶光,向着朝廷大营的方向,似乎随时都准备着挥斧泄。

    四绝和贤修等师兄弟功力绰绝,几乎连他们呼吸声也无法听见,这几人的面容都沉静得如同井中之水,双耳微微的颤动,听着从远处迅疾而来的脚步声。

    桓齐的人马终于出现在昏暗的夜色中。

    十四个士兵模样的先天高手,连同桓齐本人,出现在杨戕五丈以外。

    大同城上,庸王正借着火光看着城墙下的一切,不禁为杨戕的处境捏了一把汗。

    桓齐看着夷然不动的杨戕,冷笑道:“杨戕,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想不到你明明败了,也还有本事让我退兵。可惜啊,你伤势太重,现在想逃跑也不行了。现在本帅就算拼着伤势加重,也要将你击毙在此,并且把你的尸体带回去,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狠。”

    用不着桓齐吩咐,他手下的人已经向杨戕攻了上去。

    贤修等几个和尚也动了,赤手空拳迎上了那十四个高手。陈隋不知道天高地厚,猛地一斧头劈下,向桓齐的脑袋砍了过去。

    四绝仍然没有动静,严守着杨戕的四周,以防任何不测。

    “呼!~”

    陈隋手中的巨斧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向着桓齐的头颅挥了过去。

    桓齐看见陈隋这个大猿猴一般的模样,心中鄙夷之极,冷哼道:“不自量力。”同时看也不看,一掌向着斧头拍了过去。

    “砰!~”

    桓齐的手掌轻松地切在了巨斧的锋刃上。但是当他巨斧的力道传入他的手掌时,他却连一点轻松自如的感觉也没有,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巨斧一劈之下,竟然有数千斤的力道,慌得他连忙加强了力道,才堪堪抵挡住斧头落下。但绕是如此,桓齐的整个手掌都让那巨斧给振得麻了。

    不过这也难怪,桓齐如何也不会想到陈隋经过杨戕的改造,身体已经变得跟一头蛮荒巨兽一般强横,不仅举手之间能出千斤力道,而且根本不畏惧寻常刀剑的砍劈。

    受到桓齐掌力的反震,陈隋只是摇晃了几下,接着又挥动斧头向桓齐砍了过来。那几百斤重的斧头在他手中挥使地风车斗转,就如同轻如无物一般。

    贤修等师兄弟对上那十四个先天高手,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反而还使出一些奇妙的佛门手法,将那十四个人逼得节节败退。

    桓齐没想到杨戕手底下竟然网罗了这么多高手,难怪先前派出的人都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不过今夜桓齐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杨戕除掉,所以他也顾不得许多,“锵!~”地一声抽出了抽出了赤犀古剑,决意先除掉眼前的这些障碍。

    “嗡!~”

    伴随着细微的蜂鸣声,一道赤红剑芒从陈隋面前划过。

    陈隋虽然身体变成了一个猿人模样,但是脑子却还没有退化,知道那剑芒的厉害,连忙身形暴退。

    “哐当!~”

    沉重的斧头狠狠地砸落在地面上,陈隋手中忽然一轻,原来已经只剩下斧柄了。那赤红的剑芒余势未消,又向陈隋胸前斩了过来。

    陈隋大惊,再次抽身后退,但是那剑光来势迅猛之极,而陈隋的轻功修为却也远远无及贤修等人,眼看已经避无可避,就要将手臂葬送在桓齐的剑芒之下。

    忽然四道人影闪了过来,合力出一道白色劲气,恰巧迎上了桓齐的剑芒。

    这四人正是四绝,他们见陈隋顷刻性命不保,便及时出手相助,并且打算合陈隋之力,五人一齐出手,抵挡住桓齐的进攻,免得桓齐杀了陈隋,再将四绝各个击破。

    四绝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是却低估了桓齐的心机和修为。

    桓齐见四绝抽身迎战,可谓正中下怀,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远远高过这几人,所以轻松地虚晃一招,骗过了四绝的联手进攻,向仍然在深度休眠的杨戕攻了过去。

    桓齐很清楚以杨戕现在的情形,只怕连他的一招也不能抵挡,但是由于心中实在惧怕杨戕,所以出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并不敢太过靠近杨戕,只是斜斜地出了一道剑光,凌空向着杨戕斩了过去。

    “嗡!~”

    桓齐出的那道剑光刚要靠近杨戕时,却忽然像是碰到了一道无形的气墙,剑光跟那气墙相碰,出了一声闷响,然后爆射出几点紫色的光碎,在黑夜中显得有几分绚烂。

    不用说,这都是幻巳所布置的剑阵起的功效。

    桓齐也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以为杨戕在如此重伤之际,居然还能凝聚护体真气,组成如此厉害的气墙呢。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知道这气墙定然是另外的人所为。虽然暂时被气墙所阻,但是桓齐却也弄清楚了杨戕的确是伤势严重,无法再经受外界的攻击。

    明白了此中道理,桓齐心中大定,决定先收拾掉四绝和陈隋等人,再全力应付杨戕身周围的气墙,他才不相信会对付不了一道区区的气墙。

    如此一来,四绝和陈隋五人的压力很快就增大了,若非是桓齐有伤在身,不能下狠手,再加上四绝的联手攻防异常精纯,只怕五人早就命丧桓齐手下了。

    贤修等人也现了形势不妙,贤修沉声道:“几位师兄弟,你们先抵挡住这些人,让我用‘伏魔念珠’去对付他。”

    说着,贤修抽身向桓齐攻了过去。他自知修为不如桓齐,立即祭出了师父灵真传与他的保命所用的“伏魔念珠”。

    “唵——嘛——呢——叭——弥——哞~”

    夜空中忽然响起了无比**的佛家真言,贤修的面容变得异常的虔诚,手中的伏魔念珠瞬间出了一道强劲的佛光,向着桓齐击了过去。

    “普陀山佛光——”

    桓齐心中不由得一惊,他猛然响起了前几日营帐被袭时的情形,知道这道什么佛光来自普陀山之人,难怪这几个人都是光头,却原来是普陀山的和尚。

    桓齐已经无暇去指责为何这些和尚如此明目张胆地使用法宝,连忙凝神以待,不住催动剑气,以抵挡这道浩然莫沛的佛光。

    忽然,那道佛光之中飞的掠过一道人影,再看时,佛光已经完全消失,桓齐与贤修之间已经多出了一个奇怪的背剑和尚。

    “幻巳师兄。”

    贤修已经认出了来人,并且知道他们师兄弟几人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师父的注意,所以才会让幻巳下山,好将他们几人带回山去。但是如今贤修已经认杨戕为主,哪里还管什么山门、师父,对幻巳说道:“幻巳师兄,不知你为何要收了师父传与我的伏魔念珠?”

    幻巳并不回身,眼光死死的罩住桓齐,以防他有所异动。“贤修,你和几位师兄弟下山已经颇有时日,为何不向师父回报信息,也不曾回山?”幻巳淡淡地说道,“你是普陀山门人,应当知道这佛门宝物何时当用,何时不当用。”

    贤修虽然已经不将什么同门之情放在眼中,但是他深知幻巳的厉害,却也不多口,看他如何来应付眼前的局面。

    桓齐看见幻巳的身法和修为,知道遇上了劲敌,干脆示意让手下之人停战退后。

    “桓大帅,我师弟先前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幻巳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不过我师弟的举动虽然不合时宜,但桓大帅你身为黄山剑派弟子,也应该明白群山之间的规则,如今你擅用飞剑对付世间之人,只怕你师门若是知晓,定然不会置之不理吧?”

    “看来师父说的没错,总是有一些修仙之人,喜欢成日里管闲事。”桓齐虽然知道师父未必会责罚自己,但是幻巳说得没错,若是这事弄大了的话,只怕会对黄山剑派的声誉不利。

    但是如今杨戕就在眼前,桓齐实在不想错过这个除掉心腹大患的绝佳机会,于是,桓齐笑道:“听大师说来,既然令师弟和在下都做得过火了点,不妨就两清了如何,这事就当没有生过。不过站着的那人,既不是贵派弟子,跟在下又是仇人,所以在下要带他走。”

    “休想!~”

    四绝和贤修等人纷纷出言冷喝,形势再次紧张起来。

    幻巳一时间也不知道为何杨戕竟然能让如此多的人甘心为他卖命,但是自己师兄弟的情况他是很清楚的,尤其是贤修,在山上一直潜心修炼,并且颇有慧根,深受灵真的看重,但是如今不过几十天时间,贤修对杨戕的敬重,竟然比师傅和师门还重。

    不过,无论如何,幻巳现在非得插手此事,只有等杨戕醒转过来,他才能弄清楚其中的缘由。

    “桓大帅,这位杨将军已经伤重,如果移动半分的话,只怕就会精血爆裂而亡。小僧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不过大丈夫恩怨分明,若是你们有什么仇恨的话,也应该等杨将军清醒过来后,再来一个公平决斗,你以为如何呢?”

    幻巳平静地说道,同时开始聚集功力,因为他知道桓齐既然带伤来攻,就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

    “公平决斗?”

    桓齐冷笑两声,道:“看来普陀山的和尚可都是爱管闲事。本帅今夜前来,已经下定决心要带走杨戕的尸体,若是你要阻止的话,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若是我就这么退走的话,别人还以为我们黄山剑派怕了你们普陀山佛宗呢。”

    “既然如此,那小僧就陪桓大帅切磋几招。既然大家都是修仙之人,那就到天上去解决,免得伤及无辜。请吧!”

    幻巳出家之前,本就是一个好斗之人,如今虽然出家学佛,但是脾气仍然没有万全消磨掉,不然也不会得了一个“小剑佛”的称号。

    说罢,幻巳一闪身,人已经到了夜空之上。

    桓齐冷哼一声,也乘着一道剑光,消逝在夜空之上。

    双方其余人马都虎视眈眈,但是谁都没有妄动,只是等待着空中两人的拼斗结果。

    庸王也下意识地望了望了夜空,只见夜空中有两道剑光,一道为紫色,一道为金色,在空中飞地拼斗着,爆射出无数地光碎,如同夜间盛开的烟花。

    至于桓齐和幻巳两人的身形,却是无人能看得清楚。

    原来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多的高人。庸王见了幻巳的手段,恨不能立即能将他网罗入庸王军,为他争霸天下。

    两道剑光在夜空中互拼了片刻,紫、金两道剑光终于泾渭分明,从激战中分开,然后飞落地上。

    幻巳和桓齐两人也同时回到了原来站立之处。

    一道红光从桓齐的脸上一闪而过,然后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异常的苍白,即时在如此黯淡的夜色中也能看得分明。

    “普陀山的佛法,桓齐领教了。三日过后,我必定派大军前来,却不知你的剑阵是否还能护得住杨戕。”

    桓齐虽然吃了暗亏,但是口上却不服软,冲着自己的那帮人喝道:“走!~”

    待桓齐等人走远过后,幻巳这才对贤修道:“真是奇怪,此人不过二三十年纪,为何修为竟然达到了道家的玉清境界,纵然他是天纵奇才,只怕也未必有如此高的进境吧!若非他今日有伤在身,只怕师兄也未必能将他击退。”

    贤修似乎根本不关心师兄的胜负,淡淡地说道:“既然过几日那桓齐还要过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主人有事的。师兄,你要是打算留下来帮忙,那自然最好;要是你不想帮忙的话,就把师傅传我的伏魔念珠还给我,你是无权收回这件法宝的。”

    幻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惊奇道:“主人?你叫这人做主人?贤修,你既然身入佛门,怎么还要叫一个世俗之人为主人。你……你赶紧跟师兄回普陀山。”

    贤修淡淡地说道:“我只听主人的吩咐。”

    幻巳仔细看了看贤修的神情,现贤修看杨戕的眼神,是一种乎内心的狂热,万全没有任何做作。

    佛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幻巳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迷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兽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兽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