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兽行天下 > 第三十六章 开山斧

第三十六章 开山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杀!杀!杀!统统都该杀掉~”

    赵言德看见奏折,龙颜大怒。≧  显王、德王这些人拥兵自立,自然是让赵言德颜面受顺,他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更让他感到气恼的是,桓齐竟然还未将大同城攻下,庸王这个眼中钉依然处在那里,让他寝食难安。

    “皇上息怒。”

    太监李秀上前道,“皇上。这些人不过都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皇上你拥有百万大军,轻易就可以将他们一一铲除。如果他们不造反的话,皇上你还得找理由整治他们,但是现在他们造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除掉他们了。说起来,这可还算是一个机遇呢。”

    李秀本是赵言德的贴身太监,素来被赵言德宠幸有加,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次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赵言德一声怒吼,道:“机遇!难道你巴不得天下人都造反,让朕把天下的人都杀光吗,真是没有见识的东西。”

    “不是啊,皇上。”

    李秀虽然挨了骂,但是仍然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继续道:“俗话说杀个鸡给猴子看。只要将这几个胆敢谋反的人灭了,以后天下的人就会知道皇帝龙威不可触怒。只要想想皇上连造反的亲兄弟都不放过,何况是其余的人。”

    赵言德道:“莫非你这是在侮辱朕心狠手辣不成?来人,将这个太监拖出去砍了。心狠手辣,朕一向可都是心狠手辣!”

    “皇上饶命!饶命!……”

    侍卫已经将李秀拖了下去,很快就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赵言德命人斩杀了李秀后,心中怒气渐渐平缓,自言自语道:“心狠手辣?嗯,那个帝王不是心狠手辣之辈。不过李秀这厮的话却也不错,老子连亲兄弟都杀,看看其他人谁敢来造反!”

    而后,赵言德又不禁开始关心起大同城的战事来。先前本以为在桓齐的统帅下,朝廷大军可以势如破竹一般攻进大同城,将庸王等人捉拿到京城。但是后来事情却演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不仅大同城没有破,连国师孟启都受伤了。孟启的修为,赵言德自然知道,那已经是接近神仙的境界了,却居然破天荒的受伤了,让赵言德心中实在惴惴不安。

    不过,幸好桓齐在用兵上并无什么大过失,庸王军的元气已经受到了损伤,短期之内应该难以有所作为。只是希望桓齐能早日破城,不然日后的麻烦会更多。

    想到此处,赵言德吼道:“给朕备马,今天出去狩猎!”

    赵言德需要泄一下,既然他不能上战场,就只能在那些野兽身上出气了。

    …………

    大同城。

    “咚!咚!咚!~”

    这已经是朝廷大军的第三十次大举进攻了。

    无论是城墙下的朝廷大军,还算城墙上的庸王军,人人都显得异常的无奈,先前的士气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现在所要做的,都只是喘息和挣扎,希望能活着走出战场。

    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杨戕手下的“毒刺军”。这些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也看不到丝毫的疲倦,有的只是对鲜血和战斗的渴望。

    因为庸王的玄甲军已经不到三万人了,所以毒刺军的士兵也被调来守城,不过这样一来,大同城的城防倒是坚固了不少。因为现在的朝廷士兵,都已经是丧失了斗志,跟毒刺军这些亡命之徒完全不可等同而论。

    原本是踌躇满志、胜券在握的桓齐,此时也显得异常的无奈。本来他极力打算劝说师傅孟启两日前就对杨戕下手,除掉祸根,但是孟启此次却立志要在众人面前亲自击杀杨戕,以报前日被杨戕暗算之辱。

    “我乃黄山剑派掌门,如何能以暗杀的手段击杀杨戕?纵然是成功了,也会成为天下人口中的笑柄。”这正是孟启前日对桓齐所说的话。

    不过桓齐很清楚师傅的想法,那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见他是如何轻易击杀杨戕的,因为杨戕正是在所有人面前,将他击伤的。

    此时,孟启就站在大同城下,桓齐只等他击杀杨戕之后,立即挥兵攻城。

    “杨戕,下来受死吧!”

    孟启傲然而立,向城墙上的杨戕叫阵道。城墙上虽然有无数的弓箭手,但是却无人敢对孟启射一箭,因为像射杀他的人,都死在了自己的箭下。

    杨戕在城头不屑道:“原来是大国师,真是对不起,在下不过是一介武夫,实在是没有资格和国师比拼道术。不过,国师要是有兴趣的话,大同城中却还有几位佛门高僧像与国师切磋一下呢。”

    “阿弥陀佛!~”

    城墙上忽地响起了一声佛号。众人只觉得脑壳麻,耳朵里面更是轰鸣不已,那一声佛音在脑中回响不息。灵真人还未露面,声音却已经是先声夺人了。

    孟启毕竟是道门高人,从这一声佛音之中已经听出了来人的修为。冷冷道:“既然有佛门高人在此,何必藏头露尾,不妨出来见个高低!”

    “梦玑子,你身为世外之人,如今公然干预世间之事,贫僧师兄弟看不过眼,只得出手管上一管了。”

    说着,灵真徐徐走上了城墙,然后灵正、灵妙、灵怒、灵渡四人也相继出现在墙头。

    孟启看将灵真和灵正的时候,已经开始变色了,后来看见灵妙和灵怒、灵渡的时候,更是大叹失算。因为只要四人,他们就可以组成普陀山佛门的金刚无相阵法,孟启一人之力,纵然破得了此阵,也必定元气大伤,更何况他也没有把握能破得此阵。

    孟启强忍住怒气,说道:“我乃是当朝国师,如今奉命前来平乱,与你们这些佛门之人有何干系?杨戕此人来历不明,并且杀戮心极重,我将之除去,本是替天行道之举,你们几人何故干涉。”

    灵真不慌不忙道:“你梦玑子不在山中修炼,到朝廷为官已经是不该,如今不仅不知道幡然悔悟,居然还敢振振有词地说什么替天行道。杨将军不过是一介武人,与你修炼之人何干,梦玑子你不要执迷不悟了,要么我们今日在此地见个真章,要么你和你徒弟带人退去。”

    “灵真,你们普陀山莫非真要与我们黄山剑派为敌?”

    孟启冷冷道,“你可知道,若是我们黄山剑派精锐尽出,你们普陀山未必能保得住。”

    孟启言下之意,自然是要让灵真明哲保身,不要为了杨戕一人,而将普陀山佛宗推向万劫不复之境地。

    “阿弥陀佛。黄山派掌门,说话果真是有几分气势。”

    灵真含笑道,“黄山剑派威震群山,贫僧自然一清二楚。不过纵然你能灭了普陀山的佛光,只怕你们黄山剑派那时候也无法在群山之众立足了。”

    孟启权衡了一下目前的形势。暗自悔恨自己托大,要是从山上召几个高手下来,今日就不会如此被动了。真是一招之失,后患无穷。不过,谁又曾想到,佛宗的人,竟然会来趟这浑水。

    正当孟启和桓齐师徒两个骑虎难下之时,天空中忽然有人大吼道:“你们不打,老子来打。梦玑子,先吃老子一招!”

    孟启闻声瞧去,只见一个巨斧从头顶上空疾劈而来,有若泰山压顶。

    那巨斧就如同一个小山头一般,而且还带着电闪雷鸣之势,看起来好不惊人。

    孟启知道那斧头必定是某位修仙之士的法宝,不敢托大,当下催动自己的飞剑迎了上去。

    孟启出的那道紫色剑光,不过三尺来长,看起来并未有什么惊天动地之势,但是那剑光却在空中将巨斧下劈的势头给抵挡住了。斧、剑交击的地方,不住出阵阵爆裂之声,显然是力道惊人。

    灵真看见眼前的形势,也不禁佩服起孟启的修为来。仓猝之间应战,还能接下如此威力惊人的一斧,还丝毫不落下风,足见孟启的修为委实不凡,换着其余诸人,只怕都无力独自接下这一斧。

    “既然是巫山主人来此,为何如此无礼?”

    孟启冷冷地说道,“我们黄山剑派,可跟你们巫山七怪没什么过节吧?”

    来人果真是巫山七怪之锺逵。此人看起来异常凶悍,生得也异常的魁梧,皮肤漆黑,手提开山斧,如同一个地域里的恶魔。他本是邪派高手,却不知为何跟昆仑派的人搭上了关系,而且还将儿子锺元送入了昆仑修炼,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被人所杀。

    锺逵收了巨斧,落在了孟启身前,冷冷道:“好,说清楚了再动手也不迟。”

    锺逵旁边,另外还有一个中年人,白衣长剑,白、剑眉,正是昆仑剑派的右护法吕忌一。而他手中还提着一人,看起来应该是昆仑弟子。

    吕忌一道:“孟掌门,今日在下奉掌门之命前来,乃是向你问清楚一件事情,还请孟掌门如实相告。”

    杨戕和庸王等人,眼见如此情形,自然是幸灾乐祸,巴不得来人能将孟启击个重伤。

    “吕护法,你今日来得如此急促,不知道生了什么大事?”昆仑派终究是实力强横,孟启也不敢现在得罪了吕忌一,何况他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吕忌一和锺逵两人的来意。

    “哼!~”

    锺逵冷哼一声,“你少给老子装糊涂。人证老子都带来了,看你如何交代!”

    说着,锺逵将吕忌一手中的那个昆仑弟子向孟启面前一扔,道:“就让这个龟儿子来说个明白。等下我看你如何抵赖。”

    那弟子就是杨戕放走的吴信,不过此时的吴信,果真是成了“无信”之人。他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颤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日我跟锺元师弟一齐巡山……”

    “后来来了一个剑客,看见碧落寒潭石碑上的‘昆仑圣境,擅入者死’,居然狂笑几声,然后在旁边写了两行字:昆仑剑派,名不副实。我和锺元师弟见状,立即出言喝止,结果那人居然笑道:你们两个就是昆仑剑派的高手了吗,真是废物!昆仑剑派占了这么好的山,可真是野鸡进了凤凰喔。锺元师弟和我大怒,上前跟他理论,结果那人一掌就将锺元师弟击落碧落寒潭中,笑道:‘正要用你来引金角龙出来。’然后,那人又挥剑斩掉了我的手臂,说是让我回复昆仑掌门一声,说:‘昆仑剑派根本不配用剑,比黄山剑派差远了’……”

    “住口!你居然敢血口喷人,是谁指使你来的?”

    孟启不禁暴怒。黄山剑派的人,没有他的吩咐,谁敢去惹昆仑剑派,挑起事端。

    吴信跪在地上道:“冤枉啊。护法,锺大仙,我吴信要有半句假话,立即让我被天雷轰死。现在我连手臂也没有了,都成了一个废人,哪里还敢去冤枉人啊。”

    锺逵丧子心痛,哪里还去理会那么多,吼道:“格老子。孟启你快将那黄山弟子交出来吧,不然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我锺逵的脾气,你自然是知道的。老子好不容易生一个白白净净的儿子,结果竟然让你们黄山剑派的龟儿子给杀了,真是气煞我也!”

    孟启如何不知道锺逵的脾气,此人修为不凡,脾气暴躁又不择手段,无论正邪之人,都惧他三分。无论如何,孟启是不想树他这样一个强敌的。奈何如今看来,只怕此事难以善罢甘休了。

    吕忌一也道:“孟掌门。黄山剑派和我们昆仑剑派一向修好,如今除了这事情,自然希望孟掌门能给我们昆仑剑派一个交代。昆仑剑派的护山瑞兽金角龙已经被人杀死抽筋,而锺道兄的独子也被杀,那凶手又自己亲口承认是黄山剑派的人。孟掌门,铁证如山,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孟启只觉得心中烦乱不堪,说道:“那凶手说是黄山剑派,莫非就真是黄山剑派之人所为?”

    说着,孟启又冷冷地看着吴信,脸上的杀气大盛,道:“说,你是受了何人的指使?”

    此时吴信干脆头一昏,晕倒了过去。

    吕忌一道:“孟掌门,此事关系重大。掌门人已经亲自对吴信施展过移神**了,他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绝无虚假。本护法深知黄山剑派一向和昆仑剑派友好,近年来黄山剑派在孟掌门的带领下,锐意图强,实力大增,这本是好事。不过,若是孟掌门觉得黄山剑派就可以胡作非为的话,只怕是想错了,至少在昆仑山上不行!”

    孟启先前一试,已经知道吴信的确是说的真话。如此一来,不仅得罪了巫山七怪,还将昆仑剑派也一并得罪了,惹下的麻烦可真不小。不过,究竟是谁干的,偏偏孟启却全然不知。

    “吕护法,劳烦你通报掌门一声。十日之后,无论能否察到凶手,我孟启都会亲上昆仑山一趟,向吕掌门给一个交代。”

    事到如今,孟启只能暂时拖延昆仑派一下。他正要用同样的话对锺逵说时,锺逵已经抢先叫道:“梦玑子,今日我锺逵来到这里,可就不能空手而归了。要交代的话,现在就给我一个交代。吕护法那里,你十日之后可以交代,但是我这里,却休想!”

    孟启不禁暗骂:“这锺逵果真是一个难缠的恶鬼,看来今日跟他非得一战不可。只是,普陀山的人如今还在上面虎视眈眈,显然是等坐收渔翁之利。还有那个杨戕,此人的修为虽然普通,但是一旦自己受伤,只怕他就会立即施以偷袭,以他的诡异度,实在不好应付。还有桓齐,他如何能自保……”

    莫非今日只能选择败逃?

    孟启心中甚是烦乱。若是天下人都知道黄山剑派的掌门竟然临阵脱逃,只怕黄山剑派从此就声明扫地、威风尽失了。

    正当孟启心生退意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自天空而来,朗声道:“锺逵你若要尝试一下孟掌门的‘紫瑞剑’,我苍龙自然也想开开眼界。不过,目下普陀山佛宗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锺逵你这可就是乘人之危了。不过也好,苍龙不才,今日将‘点苍七鹰’也带了过来,让他们也顺便开开眼界,算是为孟掌门捧场了。”

    孟启不禁心中一喜。知道今日至少不用狼狈败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兽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兽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