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兽行天下 > 第十六章 风卷残云

第十六章 风卷残云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东方的红日完全升起的时候,杨戕和凤凰已经身在太原城下了。

    正如杨戕所猜想的那样,无道并非真的无牵无挂,他果然是回去了道泫派。虽然道泫拍派未必还将他视为弟子,但是无道终究是从小被师傅收养在道泫派,即使他看起来疯疯癫癫,但是却也无法忘记师傅当年的恩德。在魔门侵袭之际,他终于还是毫不犹豫地回到了道泫派。

    世间最难以忘记的,就是恩怨和仇恨。杨戕和幻巳等人忘记不了仇恨,而无道却是忘记不了所受的恩德。

    隐忍了这么几年,现在的杨戕终于有实力跟仇人对抗了,所以他也终于不需要再像以前一般拼命压抑自己的仇恨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情的宣泄,将痛苦和折磨,留给所有的仇人。

    毒刺军经过了一系列的整编训练,已经展到了四万余人,虽然杨戕现在不需要这些士兵,也能够轻松地收拾掉一座城池,但是用这些人来威慑一下敌方,也没有什么坏处。

    “宋鼎,给老子滚下城来求饶吧!”

    毒刺军的前面,陈隋高声吼道,声音比高亢的鼓声还要猛。此刻的他,整整有两人来高,浑身肌肉如同钢铁一般坚硬,再加上浑身的高鼓着的青筋,就如同一头蛮荒野兽。

    “大胆贼子……本官乃是皇上钦封的太守,岂能让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踏入太原城一步!”宋鼎高声的叫道,命令守城的士兵乱箭伺候。

    “奶奶的!不见棺材不掉泪!”陈隋大吼一声,一手提着一个巨盾,一手扛着一个千斤铜锤,向太原府的城门狂奔而去。

    城墙上劲箭如雨。

    但陈隋手中的巨盾乃是精铜铸就,箭矢根本无法伤得分毫。而且陈隋虽然高大,但是武功底子不错,很快就奔跑到了城门前,拿着千斤巨锤就砸了下去。

    “快!快!~去叫人堵住城门,不要让这个野蛮人冲进城来!”宋鼎慌张地叫道,他本是一个文官,哪里想到战场上还会有这么恐怖的战士存在,似乎比野兽都还要凶猛。

    幻巳冷哼道:“真是费事!这么打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京城!”

    说着,幻巳背后的飞剑已经呼啸着飞了出去,向着宋鼎的头颅割了去。

    “锵!~”

    一声金属交击的声音在城头上响起。

    宋鼎吓得脸色苍白,先前的一剑,差点就被人削去了脑袋。

    杨戕冷笑道:“终于出来了吗,我还以为你们几个要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呢!”

    随着杨戕的这一声冷喝,几个白衣剑仙从太原城上面冒了出来。

    “本想放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一条生路,偏偏你们如此冥顽不灵,看来今日我们昆仑剑派只能大开杀戒了!”其中一个人冷冷地说道,态度高傲之极。

    幻巳以一见昆仑剑派的人,立即怒从心来,喝道:“原来是昆仑的几个小杂毛,早知道是这样的货色,根本就不用试探了,我一个人就足够应付他们了!”

    杨戕道:“看来昆仑剑派也是怕了魔门的人,这世间已经乱成了一片,他们也只是派了这么几个没入流的角色下来。不过,好歹也是百年修为的人,杀了有点可惜,还是留下来练成干尸吧。”

    不待杨戕说完,幻巳和邪道的一众人已经向城墙上扑了过去。

    昆仑剑派的这八个人,在门派内都不过是二流弟子,本以为能够靠着昆仑剑派的名头在世间横着走,哪晓得一下山就遇到这些邪派的煞神,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已经被人痛揍了一顿,然后被扔到了杨戕面前。

    而城墙上的那些普通士兵,看见这些敌人竟然不怕弓箭,还能飞檐走壁,力拔千斤,早就已经丧失了斗志,无论宋太守如何命令,这些人都各自跑了开去,四下逃命要紧。

    “轰隆!~”

    陈隋终于用大锤砸开了城门,并且将门内的几个士兵砸了一个半死。他也不管后面有没有人跟来,举着大锤就一路砸了过去,见人砸人,见马则杀马。

    杨戕挥手出一道剑光,轻易地斩断了一截城墙,对身后的人道:“将城里的朝廷士兵都俘虏起来,日后正好用他们去攻打皇城!然后去报知庸王,让他派兵来驻守太原城吧,今日我们还要占他好几个城!”

    干坏事,本来就是邪道人物的家常便饭,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能够顺手欺负一下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当然就更加让人神清气爽了。

    只要想到日后能够在峨嵋、昆仑这些仙山福地上占据一席之地,现在杀几个人,打几次架算得了什么。

    前后不过一个多时辰,杨戕已经将整个太原府控制在手中了。并且,大部分的朝廷士兵都被俘虏了回来,杨戕命人将他们押了下去,让随行的那些毒医郎中们给这些俘虏灌食迷失心智的药物,将他们逐步训练成毒刺军的野兽士兵。

    轻松地收拾了太原府,杨戕一路南下,又轻松地攻下了汾州和晋州。

    沿途也曾遇到一些修炼之士,大多是奉了师门之命前来阻止邪道众人,说是要除魔卫道,避免邪道的人荼毒生灵。可惜这些人很快就落入了杨戕手中,成了一具具没有思想意识的战斗工具。

    不过,一路上却都没有遇到过桓齐,也不知他究竟在部署什么。

    杨戕并不急于要置桓齐于死地,因为他已经下决心要将整个黄山剑派铲除,并且让桓齐两师徒生不如死,永远遭受无边的折磨。

    ※ ※ ※

    一日下来,杨戕连取三城,朝野上下,无不惊慌失措。

    此刻皇帝赵言德已经没有半点欣赏歌舞的兴致了,他一把将面前的酒盏打翻在地,大声吼道:“桓齐呢?来人,谁告诉朕,桓齐那该死的东西去哪里了?”

    “启禀皇上……”

    一个太监颤声说道,“桓大人在尚在府中休息,今日就不曾上朝。他……他大逆不道地说……”

    “说什么,他说什么了?”赵言德怒道,“快说,不然把你拖出去砍了!”

    “他说,要是皇上想保住江山的话,就去丞相府中请他。”

    “混账!竟然要朕去请他,莫非他想造反不成!”赵言德龙颜大怒,但是偏偏他知道桓齐的厉害,而且现在也只有桓齐能够力挽狂澜,帮助他稳固江山。

    赵言德舒了舒气,终于道:“起驾去丞相府!”

    为了他的江山,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赵言德终于向桓齐妥协了。

    在去丞相府的路上,赵言德心中极是不爽。想当年他和桓齐自小相识,那时候桓齐处处讨好他这个太子,到后来两人同时拜孟启为师,桓齐也是处处以他这个太子为先,为他出谋划策,对付宫中的其他几个皇子。在赵言德心中,桓齐所图的,不就是荣华富贵么。

    而现在,赵言德已经将桓齐封为丞相了,官位已经到了极致,难道他还想要什么不成?

    “哼!等你能有本市击退庸王的叛军再说吧。”赵言德心中暗恨。打算先利用桓齐对付了庸王,再想办法对付桓齐这个忤逆的大臣。虽然他有黄山剑派做后盾,但是赵言德才不信天下没有比孟启更厉害的异人。

    想着想着,赵言德已经到了丞相府门口。

    太监已经去通报了,但是桓齐仍然没有出门迎驾。

    看来已经等不到桓齐来迎驾了,赵言德再次暗骂一声,起身向丞相府中走去。

    桓齐这时候终于出现在厅堂了,他慢吞吞地行了一个礼,然后笑道:“皇上,微臣最近身体抱恙,上不了朝,还望皇上见谅。”

    “这个……朕早有所闻。”赵言德既然打定主意忍气吞声,也就不想在这时候开罪桓齐,“我已经令人带来了千年人参和成人形的何乌,希望能让桓爱卿身体尽快好转,然后为朕分忧,尽快击溃反贼逆党!”

    桓齐微笑着接过了皇上的赏赐,说道:“皇上,桓齐并非是贪得无厌之人。其实这人间的富贵,桓齐也享受得差不多了,要说留恋,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不过,皇上可就没有微臣这么洒脱了,不是吗?”

    “桓爱卿这是什么话。”赵言德尽量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是本朝的重臣,也使朝廷的支柱,怎么生起了归隐之心呢,难道朕对你桓家不好么?”

    桓齐道:“皇上言重了,我们桓家已经是位极人臣,而且皇恩浩荡,我们家得到的尊宠已经远非其余的朝臣能够相比。如今朝廷有难,我们桓家的人,本应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因为微臣尚且有一心事未了,即使上了战场,只怕也不能奋勇杀敌。”

    “什么心事?桓卿家你但说无妨?”

    赵言德意识道,桓齐是还想从自己身上捞取点什么好处。

    桓齐正色道:“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如今我桓齐虽然位极人臣,但是却偏偏还未成家,如今朝廷危在旦夕,我本该当仁不让,但是眼下却未成家,若是不幸战死沙场的话,我桓家岂非就要因此而断后了?”

    “原来桓卿家是为了这事。”赵言德心中大定,本以为桓齐是想封地的,既然只是要成亲,那有什么不好办的。他道:“只要桓卿家乐意,无论哪家的姑娘,朕都将她赐予你。”

    “微臣的心意,难道皇上还不明白?”

    桓齐轻笑道,“以微臣的家世和才貌,若是要取一般的女子,早就成亲生子了。之所以现在还孤身一人,全都是为乐甄善公主,若皇上能够将公主许配于微臣的话,纵然赴汤蹈火,微臣也在所不辞!”

    “桓卿家的心意,朕怎么会不了解呢?”

    赵言德说着,微微迟疑了一下,道:“不过皇妹的脾气,你也清楚得很,若是她执意不肯,那是谁都勉强不来的。而且,太后那一关,也是不好过的。”

    桓齐淡淡地说道:“让皇上为难,微臣真是罪该万死。既然这样,微臣也只好今晚就远去黄山,从此忘记所有的世间之事。”

    赵言德浓眉一紧,道:“桓齐!如此说来,你是要逼迫朕不成?你虽然能够逃走,但是你的老父和大哥他们也能逃走不成?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吗?”桓齐冷笑道,“皇上难道不知道,我只要微微使点力就可以取下皇上的级。你身旁的这些侍卫,在我眼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不过皇上乃是万金之躯,想必不会如此不智吧?”

    桓齐说话之间,赵言德身旁的那几个侍卫腰间的佩剑已经不翼而飞,落在了桓齐的手中。然后只见桓齐手中冒出了一道白光,几把剑立即就变成了一堆铁渣。

    赵言德脸色大变,这才现桓齐的实力已经乎了自己的想象。此刻,为了自己的皇位和生命,他不得不妥协道:“桓卿家,你这是用的什么戏法啊,竟然将几柄剑都变成了铁渣。嗯,先前你的提议,并非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吧,朕答应了这门婚事,然后过两日就为你们主婚。”

    “多谢皇上!”桓齐喜道,然后又提醒了赵言德一句,“杨戕那厮一日之间连下三城,以这个度来看,皇上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哦。”

    “这……”

    赵言德脸色瞬息之间变了几次,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明日,明日朕就为你们主持婚礼。”

    “皇恩浩荡,微臣感激不尽!”桓齐终于遂了心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兽行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逐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逐没并收藏兽行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