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室第一花嫁 > 第42章 毒医褚一涵

第42章 毒医褚一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泽很久没有被人激怒的心此刻开始跳动了起来,激烈的跳动了起来,他一直最讨厌的就是这两个字,南宫君帝,很好,他再次刷新了他对他的厌恶程度。

    斯洛白依旧眉眼淡淡,没有过多的表示,和白泽站在统一战线上,他是亚特兰帝的后裔,而他是亚特兰帝的守护神兽,按照辈分来说,白泽是亚特兰帝所有子民的信仰,他,自然也算。

    就现在的形式来说,他不想南宫君帝再次带走小狐,上次他就说过,要是小狐再出事,他会带她离开,天涯海角。

    “南宫君帝,很好,你成功激起了本尊的战意,沉寂了这么多年,连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也敢这么对本尊说话了。”白泽暗红色的眸子,此刻只能看到一潭翻涌不停的血色湖泊,让人心悸。

    “黄口小儿?要是活了上千年的畜生连一个黄口小儿也打不过,该有多可笑。”南宫君帝冷笑出声,也不跟他多说,已经出招。

    斯洛白没有出手,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战争,他旁观就好,他也想知道,南宫君帝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

    两个身影,像是幽灵一样,呼吸间已经过上了无数招,身边的东西,不停的化为碎屑,就连墙体也在两人的争斗中化为了尘埃。

    转眼间屋里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空荡荡的大厅里,两人的身影不时的晃过,只能听到空气爆破的声音,却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在场的人,除了斯洛白,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就连一向镇定的斯洛白,脸上也百年一遇的出现了震惊的表情,南宫君帝的实力,已经到了能和白泽平起平坐的地步了吗?他只有十八岁,这样的人,该是怎样的天才。

    “小家伙觉醒的灵力,终究是太有限了。”白泽苦笑了一声,再次接了南宫君帝一掌。

    不得不承认,南宫君帝的确很强,他三成的力量,竟然被他逼得节节败退,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些还不是他的全部,若是他用了全力的话,他就算恢复全盛时期,也会被他步步紧逼,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找借口就是圣使的能力?你还真是不在乎你那张老脸。”南宫君帝讥讽出声,什么狗屁守护神兽,也不过如此,他若是保护不了小狐狸,他就能保护的了她吗?

    “南宫君帝,你有没有觉得胸闷气喘,血气上涌,这就对了,对待敌人,不一定要强攻。”白泽看着面前的少年,漫不经心的笑道,磁性十足的声音,在空荡的室内响起,带着目空一切的狂傲。

    南宫君帝身子一僵,整个人已经朝着地面坠落,胸闷难耐,隐隐有血腥味从喉咙涌出,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位置。

    又是一脚朝着面门踢了过来,夹杂着狠戾的速度,南宫君帝身子微微一侧,那一脚偏过面颊踢在了肩膀之上。

    闷哼一声,努力抑制着狂涌而出的血液,稳稳落在了地上。

    尘埃落定,两人的身影再次清楚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南宫君帝屈膝半跪在地上,全身气势依旧不减,嘴角隐隐的血迹没有办法掩饰。

    对面那人却一脸闲适的表情,邪肆的勾起嘴角,锈满大朵娇艳牡丹的长袍,已经艳丽耀眼。

    冷旭刚要上前,就被南宫君帝一声大喝阻止了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坚持着用尽最后一分力气站起身子,和对面的人对峙着。

    “你输了,滚。”白泽语气淡然,却偏生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邪气,轻蔑的看向南宫君帝,伸手指了指门口。

    南宫君帝,还可以,至少他的实力,在他这么多年活过的岁月中,像他这种年纪,有这样的实力者,他觉对可以排的上第一。

    “地狱之花。”南宫君帝脊背挺直,他不能输,输了,他就永远失去了小狐狸,面前的人,说的一切都绝对是真的,他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她,不可以。

    “南宫君帝,我年纪大了,脾气不好,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白泽斜睨了他一眼,再次重复道。

    “地狱之花的解药,交换雪小狐。”南宫君帝压抑着翻涌的气血,就算要倒下,也绝对不是在这里,他南宫君帝,永远都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即使是圣使又怎么样?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只畜生而已,他这次会输,不代表永远都会。

    “南宫君帝,你还敢跟我谈条件,我现在一根手指头就足以捏死你,地狱之花的解药,我们会想办法的。”白泽脾气上来,才不管什么狗屁解药,这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敢硬着脖子跟他谈条件,胆色,他的确是有的。

    “我死了不要紧,不过要是让小狐狸知道你杀了我,你觉得小狐狸会原谅你,亲爱的圣使大人,地狱之花的下落,只有我知道,你觉得要是小狐狸知道斯洛白的死是因为你的见死不救,她又会怎么样?”南宫君帝不紧不慢的说道,再坚持一下,他一定要带走小狐狸,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小子,你想要威胁我,要是小家伙知道她哥哥的死是因为你有解药却没有拿出来,她就会原谅你吗?”白泽冷哼,眼里的不屑更加的明显。

    斯洛白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却没有说话,南宫君帝明显是在破釜沉舟,他爱小狐吗?他能给小狐幸福吗?他现在不能确定。

    “我无所谓,她要恨,就让她恨吧!”南宫君帝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依旧霸道的站立着,嘴角微微扯出一抹苦笑。

    恨他也好,他不怕,他最怕的就是,她连恨也不屑于去恨他,至少恨,能让她记住他一辈子,而他不行,他是守护神兽,不可能一直跟着一个恨自己的主子,所以这赌,他敢打。

    “白泽,把小狐交给他。”斯洛白淡淡的声音在偌大的空荡空间里响起,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次,再不是因为他相信他,他说的对,以小狐的脾气,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恨他,恨白泽,若是小狐醒着,也肯定是愿意跟着他离开的。

    “主子!”莫雷明显很不满,转头狠狠瞪了一眼南宫君帝,紧跟着推起来轮椅,那小子有什么好,能让主子一次又一次的为他破例,要是他说,小公主就是不能交给他,他就是想不通主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南宫君帝再次如愿以偿的抱走了雪小狐,在走到车里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染红了米白色的车座。

    手微微下垂,却努力的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把她护在自己的身前,感受到她在自己怀里的温度,嘴角不可抑制的勾起一抹美好的弧度。

    小狐狸,对不起,我那么没用。

    差一点……

    差一点就失去你……

    傍晚的夕阳斜斜的照进精致低调却不失奢华的卧室里,两个人都静静的躺在大床上,南宫君帝怀里抱着雪小狐,嘴角的那抹淡淡的笑意,一直不曾消失过,暖暖的阳光照在两个相拥的人身上,温馨而美好。

    冷旭站在床边,眉头紧的能夹死苍蝇了,帝君一直抱着小狐,任凭他怎么都分不开,这下子好了,两个人都昏迷不醒的,让他怎么办,这医生都来了半天了,硬是没有办法看病。

    他已经通知了褚一涵,小狐和帝君的问题普通的医生肯定检查不出来,只有请褚一涵出马了,那家伙欠了帝君一个人情,不敢不过来。

    直到天黑下来的时候,褚一涵才姗姗来迟,一副不乐意的模样,看得冷旭直想把他轰走,碍于眼前复杂的状况,只有强忍着不发作,等帝君病好了,一定要好好整整他。

    “南宫君帝死了?我好像跟你说过,他只要不死就别找我,这是是真死了啊!真好。”褚一涵大笑着拍手叫好。

    他正在睡觉被人吵醒了,心情很不好,谁都知道,毒医褚一涵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绝对能睡上二十八个小时,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睡觉时被人吵醒,一般把他吵醒的人都会死的很难看。

    “褚一涵,说话注意着点儿,这儿可都是全国最精锐的部队,百步穿杨不在话下,都是帝君的绝对拥护者,我听到了没什么,万一让他们听到了可就不好说了,西北角,对,就是你看得那个方向,两个狙击枪已经对准你了。”冷旭跟在他的身边,笑着开口,还一本正经的指了指那两个方向。

    “我死了你们给南宫君帝看病啊!”褚一涵听完,仰着脑袋对着冷旭手指的方向比了一个中指,扯着嗓子吼道。

    隐藏在房子各处的狙击手们,听到这绝对让人身上能起数层鸡皮疙瘩的声音,一个个警惕的瞪大了眼睛,杀他,就算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啊!万一哪天他不爽了给下点毒什么的,自己肯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褚一涵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喜欢长的可爱的小女生,说穿了就是一个萝莉控,这厮已经奔三的人了,一张精致的娃娃脸硬是让人看不出他的年龄,走在路上经常有人把他当做初高中生,试问哪个初高中生有他这份起死回生的本事,用毒更是出神入化,被称为毒医,并不是他医术不好,只是更善毒罢了。

    刚刚进去卧室,褚一涵那张让人辨不出年龄保养良好的脸就兴奋了起来,差点儿没有跳起来:“云霄花,是云霄花的味道,啧啧,我最喜欢的就是云霄花了,不过云霄花已经绝迹了,尤其是这种变异的紫瑰云霄花,碰到宝贝了。”

    “中毒?”冷旭脸色当即就变了,是小狐中毒还是帝君中毒,帝君是被那人打伤的,那中毒的,就只有小狐了。

    帝君走的太急,刚到地方就跟那人打了起来,根本就没来得及问小狐失踪的原由,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在南宫家出的事,这件事,一定要好好查清楚,竟然有人大胆到敢在南宫家动手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室第一花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月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晴并收藏皇室第一花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