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室第一花嫁 > 第51章 你全家都命犯桃花

第51章 你全家都命犯桃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现在,只能相信他,哥哥身上的毒,帮妈妈找到亲生女儿,都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她再也不可以任性,再也不可以为所欲为,哥哥已经独自支撑了十几年,她不可以那么自私,把所有的一切都扔给哥哥。

    “嗯。”南宫君帝低声应道,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浓烈的曼陀罗花弥漫鼻尖,雪小狐慢慢闭上了眼睛,昏睡在他怀里。

    斯洛白很快就醒来了,南宫君帝坐在雪小狐的床上,雪小狐枕在他的腿上睡得很沉,只是偶尔的梦呓让人觉得她并未睡熟。

    莫雷推着轮椅走了进来,他的神色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不是那么苍白的让人害怕。

    “南宫君帝,这件事必须让她忘记。”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斯洛白淡淡出声。

    “哪件事?”南宫君帝很想打他一顿,让他清醒清醒,没有抬头,冰冷的声音足以说明他的愤怒。

    “那些仇恨,不该加注在她身上,你也不希望小狐她一辈子活在仇恨里吧,那些东西,太过沉重,我只想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斯洛白声音淡淡,澄净的蓝色眸子看向南宫君帝怀里的小小身影,目光温柔。

    “她会恨你,你不怕吗?”南宫君帝突然抬头,看向轮椅上的孱弱少年,他殚精竭虑的去保护她,真的是为了她好吗?小狐狸并不是没有脾气,小狐狸一旦暴走起来,将会没有一个人能制止,那种情况,万一真的失控的话,他不敢去想。

    “我怕,怎么会不怕。”斯洛白苦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怕,但是与其两个人都活在仇恨里,他宁可一辈子瞒着她,他知道这种痛苦,所以才不愿意让她涉入其中。

    “希望你不会后悔。”南宫君帝冷哼一声,转眼间已经出了卧室。

    卧室里,就只剩下了苍白的仿佛下一刻就能倒下的斯洛白和睡在床上的雪小狐。

    她被南宫君帝用一点小手段催眠了,此刻梦中依旧不安心的紧紧蹙着眉,唇上干涸的血迹隐隐可见。

    莫雷看了一眼两人,很快也出去了,想要关上卧室的门,却碰到了南宫君帝那冷冽的眼神,手一抖,最后还是没敢关门。

    冷旭站在南宫君帝身边,感受着主子身上那噬人的低气压,也不敢说话,假装无视的看向漆黑的窗外。

    斯洛白出来的时候,脸色更加的苍白,眉宇间隐隐带着黑色的气息,南宫君帝斜睨了他一眼,转手扔给他一盒东西,也没有说话,朝着雪小狐的小卧室走过去。

    他尊重他的决定,亚特兰帝的麻烦,他才不想搀和进去,小狐狸要是知道的话,他就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了,只是现在,他还有办法独善其身吗?就算斯洛白不需要他的帮忙,但是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也不能不帮他。

    斯洛白显然累极了,莫雷恨恨的咬牙,主子的身子,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他现在是封存了小公主的记忆,保不准小公主什么时候就会恢复了,也不知道主子做的,到底是错是对。

    雪小狐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君帝以手支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张完美的俊脸离自己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

    “帝……”雪小狐鼻尖一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那么难受,看着眼前的人,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小狐狸,见到我太激动了?”南宫君帝漆黑的眸子波光流转,修长的手指伸出,指腹接住了她晶莹的泪滴,放入了自己嘴里,咸咸的味道,却很涩。

    “帝,我不是妈妈的女儿。”雪小狐委屈极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四肢百骸都酸酸的,她不是妈妈的女儿,昨天她听到了哥哥和妈妈的谈话,她不是妈妈的女儿,所以她的骨髓配对不成功。

    “所以你就伤心过度昏了过去,没出息。”南宫君帝轻嗤一声,鄙视的睨着她,小狐狸真的忘记了,只是不知道斯洛白的手段,能封住那些记忆多久。

    “好难过,帝……”雪小狐已经想通了,就算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她也不能让妈妈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可是心里怎么会那么难过,难过到让她一直一直想哭。

    “小狐狸,亲情不会因为血缘关系就变质的,若是因为那种小事就变质的,那样的亲情,宁可丢了喂狗咱们也不能要,你觉得你妈妈有没有因为你不是她亲生的女儿就不疼你,还是你知道了她不是你亲生妈妈就不爱她了?”南宫君帝看着怀里的小狐狸,大眼睛又肿成了核桃,心疼的搂住她的腰肢,温柔的揽进了怀里。

    “不会。”雪小狐摇头,她当然不会因为妈妈不是她的亲生妈妈就不爱她,她是妈妈的大宝宝,才不会不爱妈妈,而且妈妈对她那么好,一直把她当成亲生闺女的,她要真那样的话,不就变成白眼狼了。

    “小狐狸,放心,就算你失去了一切,你还有我。”南宫君帝低沉的笑声在耳边响起,雪小狐心脏像是突然被一阵电流击中,怔怔的看着他。

    就算失去了一切,她还有他。

    心好疼,连带着脑袋也跟着疼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她忘记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徘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可是却想不起来。

    “怎么了?哪里难受?”南宫君帝紧张的坐起身子,把她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遍,该死的斯洛白,该不是因为他封存记忆的功力不到家而留下后遗症了吧。

    “没有,就是感觉脑袋好疼,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总是想哭,帝,我是不是生病了?”雪小狐认真的看着他,嘟着小嘴问道。

    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自己好难过好难过,好伤心好伤心,反正就是不对劲。

    “没有,是睡眠不足想的太多了,再陪我睡一会就好了。”南宫君帝笑着说道,拉着雪小狐躺了下去,把她拉进了怀里。

    “我又不是猪,对了,这是我的床,我为什么会在家里?”雪小狐奇怪了,她记得自己昨天明明是在医院里,借着去找医生的借口跑了出去,然后就听到了妈妈和哥哥的谈话,并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有,他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自己床上哥哥不会杀了他。

    “嘘,小点声,要是让你哥哥知道了,他会不会杀了我?”南宫君帝微微挑眉,指着窗户对着她邪恶的笑。

    “你是从窗户里?”雪小狐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人骗死人不偿命,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当即声音就降了下来,要是被哥哥发现,死的不是他,而是她。

    “所以你要是想让你哥哥跟我打个你死我活的话,就尽管出声吧,昨天晚上本来想看你一眼就走的,谁知道某人拉着我死活不愿意放我走。”南宫君帝假装可怜的说道,雪小狐奇怪的看着他,小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我昨天真的那样了?”

    “你说呢?要不你以为我会委屈自己在这个又脏又小的地方睡上一夜?”南宫君帝眉梢微微上挑,漆黑的眸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雪小狐也不说话,小脑袋一直在思索自己昨天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一点也想不起来,想着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又睡着了。

    南宫君帝满意的看了一眼再次进入梦乡的小狐狸,低沉的声音磁性悦耳:“小狐狸,醒来就什么都过去了。”

    周一,天气晴朗,初夏的早晨还是有些凉意。

    “雪小狐!”夏米愤怒的吼声在教室外响起,教室里所有人都惊了一下,同情的看向雪小狐的方向,据说这几天夏米疯了,一个星期不见,果真是又疯了几分。

    雪小狐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毛,夏米已经一周没来学校了,自从上次她拦车被甩掉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反正想尽了各种办法就是联系不上。

    “虾米,那个,你听我解释。”雪小狐看着气势汹汹朝着她走来的夏米,小身子朝后缩了缩,靠在了墙壁上,晶亮的眸子无辜眨了眨。

    “解释你个大头鬼,好啊,怎么样,那天晚上甩我甩的爽吗?我还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夏米一步步朝着她逼近,曲起手指,一个爆栗狠狠砸在她的额头上。

    “虾米……”雪小狐也不敢喊疼,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其实真的好痛,肯定已经红了,果然不出她所料,虾米生气了。

    她可就这么一个好朋友,委屈一点算了,被打被骂都忍着好了,雪小狐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看你认错态度还算良好的份上,我也不可能原谅你,知道那天晚上我经历了什么吗?擦,我人生最悲惨的事情从被你扔下那天晚上就没有断过。”夏米想起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起那个嚣张的男人,恨不得这就抓到他然后狠狠折磨死。

    “我错了,虾米,我真的错了,不该向恶势力屈服丢下你不管,应该坚决反抗,你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的。”雪小狐信誓旦旦,怕夏米不相信,还举起手指头发誓,好吧,那天是她不对,可是僵尸脸根本就没有给她反抗的时间就跑掉了好不好,死僵尸脸,害的她被误会。

    “下次,雪小狐,我告诉你,姐姐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擦,我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了,怎么会碰到那种嚣张自大自以为是的衣冠禽兽呢?不行,我要找个大师帮我算算最近是不是有血光之灾,尼玛不知道下次还会遇到什么。”夏米气的咬牙,絮絮叨叨的诉说着雪小狐根本一点都听不懂的话。

    雪小狐碰了碰她,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整个人马上变成炸药桶的夏米,小声问道:“喂,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叔叔说什么后侏罗纪什么的?是什么意思?”

    雪小狐不问还好,这么一问,夏米憋了一个星期的怒气和委屈一股脑儿的全都涌了出来,从来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的大小姐一下子爆炸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室第一花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月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晴并收藏皇室第一花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