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室第一花嫁 > 第72章 拍卖会2

第72章 拍卖会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刚出去院子,迎面就走来了一个金发男人,看着雪小狐,一双死气沉沉的眸子散发出猥琐的精光,不知死活的走上前去伸出爪子就要碰她,南宫君帝瞳孔微缩,一脚朝着那人踹了过去。

    雪小狐厌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下意识的拉进了南宫君帝的胳膊,真恶心,仗势欺人的狗,和杜少昊一样。

    能住在这里或者能进入这里的,全都是些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人物,那个男人显然是刚刚嗑完药,头脑还在兴奋中,被南宫君帝踹了一脚,倒是清醒了许多,更是义愤填膺的迎了上去:“知道老子是谁吗?爷爷可是国王身边的近侍,想要活命的话,把这小!妞借老子玩儿两天,这细皮嫩肉的,真惹人馋,就是不知道这滋味……”

    他可是国王身边的红人,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会馆里的凡是他看上的人,不管男女,都别想逃过他的手掌心,过度的自负让他根本就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

    “不想死的话,我数三声,从我面前消失。”南宫君帝神色清冷,笑容残忍,语气霸道,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容置喙的说道。

    “擦,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告诉你,在迪亚,老子就是王法,敢跟老子对着干,看你长得也不错,老子喜欢,把你们俩都给抓回去,好好玩玩。”男人淫!笑着再次靠近,色眯眯的流着恶心的口水,猥琐的目光在南宫君帝身上打量了一遍。

    一步没有走出,对面的人,蓦然跪在了地上,以匍匐的姿势,双膝碰到地面,发出咯蹦一声碎裂的声响,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像是狗一样趴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大人,大人……”数十个强壮的男人很快就赶来了,看着面前的一幕,全都杀气四溢,二话不说,朝着南宫君帝就袭击了过来。

    “喂,这里可是爷的地盘,你们想要杀人,经过爷的同意了吗?”懒懒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那些护卫不管不顾,继续朝着南宫君帝出杀招,手段狠戾,招招惊险,企图把他就地格杀。

    烽火已经挡在了前面,南宫君帝抱着雪小狐后退一步,躲开了攻击。

    “打人可不好,哟,这地上的是谁啊!”皇邪转眼间已经和烽火站在了一起,跟对面的十来个人缠斗到了一起,还是不改本色的开玩笑。

    暗蓝色的眸子,不屑的看向地上的人,一脚踹飞了一个侍卫,直直朝着躺在地上的男人飞去。

    好巧不巧的,脑袋正好朝着他下身的方向撞了过去,冲力过大,男人被再次撞上了对面的一颗大树。

    刚刚发不出声音的男人,此刻杀猪似的痛苦嗷叫出声,双眼泛红,几乎溢出血来。

    皇邪邪肆一笑,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我说了停下来你们不听,看看,你们家主子被你们给害的。”

    剩下的几个男人,看着自家主子被虐待,那东西不知道还好不好使,以后还能不能人道都是个问题,今天要是不抓住那个人,以主子的手段,他们一个也别想活。

    雪小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心里一下子爽快了,那种人,死了最好,这点教训便宜他了,看向皇邪也多了几分好感。

    皇邪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们呢,和烽火交换了一个眼神,冲着雪小狐笑得意的眨了眨眼睛:“小公主,看好喽,哥哥的绝技,一般人可见识不到的。”

    皇邪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绝技,那男人整整被手下所有人都撞到了重要位置,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惨无人道,直到那人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凌虐才算结束。

    冷旭赶来的时候,只能跟着收拾惨不忍睹的残局了,直接把那些人扔到了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就离开了。

    一时半会的也发现不了这些失踪的人,况且今天有大型拍卖会,会馆里原本就是雇佣兵的保镖们,怎么可能还呆的住,早就在昨天晚上就去了拍卖场,这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而且为了个人隐!私,整个会馆里没有一个监控。

    等他们有所发现了,他们也已经离开迪亚了。

    暗黑拍卖场,在离皇家会馆只有两条街的大型半圆状建筑里举行,远远的看去,倒更像是一个古代斗兽场,露天的场地,头顶被特殊的玻璃材质整个罩住,能容纳数十万人的大型拍卖场,此刻基本上已经坐满了人,兴奋的尖叫怒吼声冲破穹顶。

    中间的圆形场地里,两个身体健壮的男人正在厮杀打斗,而看台上的人,一个个都青筋暴起,为自己买中的奴隶加油。

    整个会场,基本上没有女人,雪小狐进来时,立刻被数万双神色各异的眼睛盯上了,在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和身后的几人时,都识趣的坐了下来,不过时而还是能感觉到那些让人恶心到毛骨悚然的炙热目光。

    “雪小狐,不想看到的话,就闭上眼睛,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不会让那些人把你抢走的。”南宫君帝看着她微微蹙起的小眉头,提醒道。

    这里的人,全都是世界上穷凶极恶的恶徒匪首,也不乏那些悬赏令上和各个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

    皇邪早就订好了包厢,冷旭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吃的和茶水,在包厢门口看着,只有皇邪一个人跟着进去了,一直絮絮叨叨的跟雪小狐说个不停,跟她讲拍卖会的各种规矩。

    包厢外,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顶级杀手,开始抑制不住体内汹涌澎湃的血液,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包厢,取下现在通缉榜上排行第一的头颅,不论死活,一个人十八亿加上一个钻石矿,对于所有刀尖上行走的黑暗杀手来说,都是极度渴求的东西。

    手里的武器,已经紧紧握住,只等着拍卖会一结束,就立刻冲上去杀了那人,取下头颅去领赏金。

    包厢里,皇邪跟雪小狐聊得火热,南宫君帝拿出小型电脑,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邪哥哥,你跟帝是什么关系,你是他手下吗?”雪小狐好奇的问道。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皇邪已经哄得雪小狐张口一个邪哥哥闭口一个邪哥哥的叫的亲热,他自己也开心,还不时的得意的看着南宫君帝笑的得瑟。

    “杀手榜上第一的杀手,雪小狐,你离他远点,要不哪天头突然不见了,别去找我给你报仇。”南宫君帝从电脑上抬头,斜了皇邪一眼,冷声说道。

    “喂,南宫君帝,咱们不能这样啊,你别吓着小公主,说那么残忍的事情,小狐啊,哥哥发誓,绝对不会随便取你的脑袋,哥哥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你,别听他胡说。”皇邪好不容易才哄的雪小狐开始喜欢他,被南宫君帝这么一搅局,明显感觉到了雪小狐的害怕。

    小萝莉只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这家伙脑袋里想的什么东西,竟然把她带出来,还让她见那么多肮脏残忍的事情,要是他,就把她锁起来,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才不会这么对待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多残忍啊,简直是惨无人道惨不忍睹啊!

    南宫君帝没有多少朋友,除了下属之外,眼前这位,可以算的上是半随从半朋友的人,所以对于他接近雪小狐,他并没有很抵触。

    场外突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从入口处走了进来,一身华贵的盛装,高贵而霸道,要是忽略他眼底的暴虐的话,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小绅士,让雪小狐不由得想到了在阿尔山遇到的千洛夕,可是千洛夕的气质,却跟眼前的男孩截然不同,千洛夕是看着就让人喜欢,而这个男孩,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厌烦出来。

    男孩高傲的看向场内,在一群护卫的保护下,一步一步朝着场内走来,四周只有不屑的冷哼,怕惹出事情来拍卖进行不了,或者引出大量军队,会场里的人只能先忍住,要不,管他什么国王,想砍就砍了。

    场内,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雪小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那个小女孩,是冰凌月,那个飞机上的小孩。

    南宫君帝漆黑的眸子骤然紧缩,握住电脑的手,指节凸起,咬牙看向场内的那个小小的身影。

    千洛夕,那小子到底想要干嘛,就这么把那个小姑娘送到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手里?他还真是想得开啊。

    “小凌月,帝……小凌月她……”雪小狐紧张的趴在窗口,怎么办?小凌月怎么会在这里?那个男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凌月要是落在他的手上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千洛夕!”南宫君帝咬牙,全身杀气四溢,手中的电脑,嘭的一声被捏的粉碎。

    他就知道,那个臭小子不会那么听他的话,把他们送走也只是权宜之计,没想到那个小子为了再次引起自己的重视,竟然把他捧在手心的小公主都给利用上了!

    “帝君,认识的?挺可爱的小姑娘,让给我怎么样?”皇邪眼冒光芒,说着就已经冲了过去。

    雪小狐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再回神皇邪已经到了会场的台阶上,抱起了小凌月,带着邪气的笑声在拍卖场里响起:“不好意思啊,我妹妹不懂事,刚刚被我骂了一句,一生气就跑了出来,国王殿下,实在对不住啊!”

    所有人都看向他们,雪小狐一脸担心,回头看着南宫君帝:“帝,不会有事吧!”

    虽然她不知道皇邪是什么身份,可是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南宫君帝摇了摇头,漆黑的眸子,看向对面的广场,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对面,大约一千米左右的距离,全是站着的人群,上万人没有买到座位,只能站在那边参与这次的拍卖,人头攒动,偶尔还能看到有人因为占地方而大打出手。

    黑色的碎片,毫不留情的朝着对面飞了过去,距离太远,他不确定能不能准确的击中那小子。

    千洛夕正嗑着瓜子躲在人群里看着对面他导出的好戏,一个黑色的塑料碎片朝着他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光洁的额头上。

    手里的瓜子落了一地,抬头就看到很远处的那个包厢里,南宫君帝那双苍鹰一般桀戾的漆黑双眸,似冰,似箭,穿透人群,势不可挡。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冷旭已经赶来,拎起十多岁的他,简直就像是在拎小鸡一样,没有丝毫的停留,从人群后绕行而去。

    千洛夕是被冷旭摔进包厢的,雪小狐吓得退了一步,再抬头就看到被摔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的漂亮小男孩满眼泪水的看着她:“姐姐,好疼。”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南宫君帝一把揪了过来,漆黑的眸子看着被他拎起来的小屁孩,扔到了旁边的空座上。

    雪小狐担心皇邪和小凌月,基本忽视了千洛夕的表情,此刻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中央位置,对面的小孩,显然也不是一般人,一双眼睛,因为皇邪的一句话充斥着暴戾,看着他怀里的女孩,声音阴气森森,带着明显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嚣张:“是你妹妹,我看上她了,我要让他进宫陪我玩。”

    “国王殿下,小妹年龄太小,怕伺候不好您,再说,这丫头从小被我惯坏了,有很多不好的脾气,还是不麻烦你了。”皇邪懒懒抬头,狭长的眸子,看向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孩,调笑着说道。

    啧啧,把小丫头给他了,这家伙残忍嗜血又杀人不眨眼的,这么可爱的小丫头,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虐的,他怎么会舍得呢!

    小凌月一双灵动的眸子不停的转动着,被人抱在怀里,有点别扭,不过她不讨厌这个长得好看的哥哥,小手扯住了他的一只耳朵,小声耳语道:“哥哥,你把我送给他,我会有办法的,不会被他欺负了去。”

    皇邪眼里的兴味越发的浓厚,邪笑出声,这小丫头有意思,感情还是自己故意撞上去的啊,那他是不是算多管闲事了?

    “你叫什么名字?”斯斐弦抬头,有些暴戾的眸子望向皇邪怀里那个长得粉粉嫩嫩像是瓷娃娃一样美丽的小姑娘,眼底的暴虐,忽然隐去了许多。

    “月儿。”清清脆脆的声音在安静的拍卖场响起,小凌月抬头,直视着对面的斯斐弦,目光澄澈透明,仿佛没有感觉到他的可怕。

    “我妹妹从小被我惯坏了,那个,拍卖会就要开始了,不要因为我们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我就先告辞了。”皇邪笑容依旧邪肆,转身就要离开。

    “月儿,我家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有很多人可以陪你玩,月儿要跟我去玩吗?”斯斐弦从来没有那么有耐心过,从来都是看上的东西就会不择手段的抢过来,今天的行为,让跟在身边的护卫们彻底傻眼了,很快又想明白了,可能是国王殿下一时兴起又开的一个玩笑,把这女孩弄回去了之后,不一定会怎么折磨她呢!上次他看上了一个同样漂亮的女孩,被弄进宫里之后两天就被他打死了。

    “要。”小凌月一副天真的模样,大大的眼睛闪烁着灵动的光芒,满是期待的看向他。

    离得有些远,雪小狐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南宫君帝却听得清清楚楚,千洛夕则悠闲的嗑着瓜子,时不时看一眼外面。

    “千洛夕,你就放心把她交出去?”南宫君帝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冷声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室第一花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月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晴并收藏皇室第一花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