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室第一花嫁 > 第76章 你就是我的药

第76章 你就是我的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旭,把那小子给我扔上来。”南宫君帝嘶声大吼,转眼间已经跟着跳进了冰冷的湖水里。

    雪小狐会游泳,而且水性还不错,要是以前,她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就会跳下去,可是现在,她凡事都想着要去依赖他,她一直坚信,所有的事情,只要他在都能解决,可是,他却那样看着她,不愿意帮她。

    雨水太大,眼前白花花一片,根本就看不到湖面上的情况,暴雨掉落到水面上,到处看起来都像是有人在挣扎的痕迹。

    “小夕。”雪小狐不知道千洛夕掉进了哪里,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双手试探性的摸索着。

    没有人回答,耳边只有狂风暴雨声,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混合着雨水,又苦又涩。

    脑袋里都是南宫君帝那张冰封的俊脸,冷冷的表情,好像根本就没有心,没有感情。

    心,开始阵阵疼痛。

    或许是她太过于依赖他了,以至于变得好笨好笨,以至于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都不知道自己去解决了,以前她不是这样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雪小狐哭的伤心,不停的在水中摸索着,要是小夕因为她死掉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胳膊,突然被人抓住了,暴风雨中,那淡淡的曼陀罗花气息,并没有被冲散,反而越来越浓烈。

    “滚!”雪小狐哑声大吼,一脚朝着身后方向踹了过去,想要去挣开他的手。

    雪小狐真正生起气来,很可怕,像是一只被人彻底激怒的小狐狸,全身的毛都竖立起来,像是刺猬身上的尖刺一般,遇到谁扎谁,或把自己或者对方弄到遍体鳞伤决不罢休。

    跟南宫君帝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一直没有真正生过气,即使他逗她耍她甚至不理她,她都没有这么愤怒过,可是今天,她真的愤怒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触碰到,就会无法收拾。

    “雪小狐!”南宫君帝咬牙,拉住面前发疯了一样的小狐狸,想要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她还生上气了,该生气的是他,这只该死的小狐狸,她非要等自己被人整死了之后才知道错了吗?到现在还这么维护千洛夕。

    “你放开我,你不愿意救他我救总行了吧!南宫君帝,我讨厌你,讨厌你!大混蛋!!”雪小狐回头,双眸红红的,连鼻尖也红红的,却努力不让自己在他面前哭出来。

    小夕只是个小孩子,即使做错了什么,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他凭什么就这么决定别人的生死,他当自己是谁啊!

    “不行,雪小狐,做错事的人就要受到惩罚。”南宫君帝声音冷彻,一手用力的攫住她的下巴,冷笑着回答。

    “他只是个小孩子。”雪小狐红着眼睛,倔强的看着他,一字一顿咬字清晰。

    南宫君帝心里一滞,迟钝的痛感开始从心底最深处蔓延开来,小狐狸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看过自己了?这样的神色,也只是在两人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出现过,此后,小狐狸再也没有这么看过他。

    心痛难忍,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情绪,南宫君帝漆黑的眸子紧紧锁住她,声音低沉,冷冽:“雪小狐,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

    “放手。”雪小狐凝视着他,突然冷笑,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此刻泛着森寒的光,瞬间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怎么可以这么专断,那是一条人命,即使是一个小猫小狗,他也不能任由他去死,何况,那是一个跟他们一起生活了好几天的人!

    她讨厌他,讨厌死他了,再也不要理他了,死僵尸脸,他怎么可以这样!

    南宫君帝没有说话,薄唇在风雨中泛着苍白的冷光,竖掌为刀,朝着雪小狐的颈部位置重重落下。

    雪小狐全身一软,澄净的眸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整个人晕晕乎乎地栽进了他的怀里。

    岸上,千洛夕已经被冷旭抱上了岸,烽火走上前去,想要去帮南宫君帝接住雪小狐,却被他一个眼神看过去,吓得后退了几步,惊魂甫定的定在了原地。

    冷旭紧紧皱起了眉头,神色纠结的看了一眼南宫君帝怀里的雪小狐,挠了挠头,一脸痛苦的低下了头,完了,帝君怎么能这样做呢!小狐别看平日里脾气挺好的,关键的时候,却比谁都倔,帝君现在是省事了,也不用解释什么,直接就把人给敲晕了,小狐醒来后可怎么办吧!

    偌大的卧室里,南宫君帝坐在床边,漆黑的眉,紧紧蹙起,薄薄的唇,白的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衣服还没换,紧紧贴在了身上,漆黑的发,还不停的往下滴着水珠,按理说已经过去将近四五个小时了,衣服应该早就干了才对。

    冷旭敲了敲门,硬着头皮走了上来,看着还是一身湿漉漉的帝君,知道他是故意维持着这个样子,或许是想让小狐醒来看到之后心疼。

    “帝君,白泽说,他说不会帮你的,你自己解决,更改记忆对小狐的身体不好,他说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我也觉得,你不能那么对小狐。”冷旭搓了搓鼻子,挺直了脊背,试探的说道。

    “让他给我滚过来,斯洛白能随便更改小狐狸的记忆,他怎么不拦着!!!”南宫君帝回头,漆黑的双眸,寒光四溢,极低的气温里,生生酝酿出炽热的火光。

    斯洛白那个混蛋,动不动的就去更改小狐狸的记忆,他怎么不说对身体不好!!

    “帝君,他说斯洛白更改小狐的记忆,那是人家自己有本事,也没有求他帮忙,你要是自己有本事,自己去修改小狐的记忆去。”冷旭看着帝君的脸色,忙忙的又退了两步。

    “你想要什么?”南宫君帝没有被雨水淋傻,冷旭说的话,明明就是白泽让他转达的,对着虚空就是一掌扫了过去。

    “南宫君帝,火气别那么大,自己没有本事,不要迁怒到无辜人身上。”白泽妖冶的身影印入眼帘,虚空之上,一手撑头,一双暗红色的眸子,波光滟潋。

    “你想要怎样?”南宫君帝咬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再次问道。

    “我不想怎样,南宫君帝,以后小家伙走到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不许阻止小家伙接近我,当然了,作为条件,我不会让你皮毛过敏的。”白泽懒懒抬头,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里的一个魔法,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现在就滚出去吧。”南宫君帝声音清冷,漆黑的眸子看向床上的雪小狐。

    谈判破裂,让他接近小狐狸,怎么想怎么吃亏,他还不如自己哄好小狐狸呢!

    白泽无趣的耸了耸肩,转眼间便在屋子里消失,其实他是无所谓,就算把她记忆暂时封住了或者更改了,小东西总有一天还是会想起来的,斯洛白更改小家伙的记忆,那是他不知道,他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阻止的。

    雪小狐醒来的时候,屋内一片漆黑,耳边灼热急促的呼吸声一声声敲击着她的心脏,回过头去,不去看他。

    “小狐狸。”南宫君帝声音沙哑暗沉,知道她已经醒了,哑声唤道。

    “哼!”黑暗中,雪小狐什么都看不到,冷哼一声,背过身子不去理他,她生气了,再也不要理他,谁再理他谁就是小狗。

    “千洛夕没事。”南宫君帝低叹一声,挫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侧,烫的她耳朵都跟着滚烫了起来。

    雪小狐紧紧攥住被角,小虎牙咬住被子,以为他还会继续说些什么,背后却没了声音,只剩下了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南宫君帝伸手,想要去抚摸她,却在离那张小脸几公分距离处停了下来,低叹一声,起身。

    雪小狐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凉气从那只大手上散发而出,仿佛带着冰块一般的温度,让她神经明显迟钝了一下,身后的动作让她不由自主的难过起来。

    南宫君帝还没有下床,一双小手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倔强的死死攥住。

    湿透的衣服,黏黏的,冷的让她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疼痛慢慢溢出,鼻尖一酸,眼泪不可控制的就掉落下来:“南宫君帝,你有病啊!”

    “雪小狐,你有药吗?”南宫君帝一怔,脊背几不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微微扯起嘴角,轻声问道。

    “我……没有。”雪小狐摇了摇头,心疼难忍,这个神经病,他不知道要先洗澡换衣服啊!

    转念一想,不对啊,她是想质问他来着,怎么反倒回答起他的问题来了,郁闷的一嗓子吼出:“生病了怎么办?南宫君帝,你就是有病,你以为你身体好不会生病是吗?生病了也没有人会管你,让你发烧烧傻掉算了。”

    “雪小狐,你有药。”南宫君帝心情一瞬间大好,伸手开了床头的灯,神色认真的微微低头,漆黑的眸,静静凝视着她。

    橙黄色的灯光,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镶上了淡淡的温暖光晕,神秘,却美丽的仿若神祗。

    雪小狐愣愣的犯着花痴,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精致俊脸,郁闷的蹙起了小眉头,她有药?她有什么药啊!

    “雪小狐,你就是我的药。”南宫君帝看着小狐狸傻傻的可爱表情,突然低笑出声,伸出双臂想要去抱住她,却发现自己全身湿透,怕她会着凉,最终,伸出的双臂停在了半空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室第一花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月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晴并收藏皇室第一花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