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第二十三章 装纯

第二十三章 装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派人来搜查了一番之后,东宫人人自危。

    庄昭一直闭门不出,也不准白茶她们出去打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何必去趟那趟浑水。”庄昭拿着调羹喝了一口冰镇杏仁露,惬意地眯起了眼。

    雪团在她脚边焦急的踱来踱去,时不时往她膝盖上扑,想去够庄昭的手。

    庄昭把碗放下,俯下身子抱起雪团,亲昵地蹭了蹭它的脸,“雪团,你也想吃杏仁露吗?”娇俏的声音带上稚气。

    雪团的头一动,脖子上的金铃铛就一颤颤发出叮叮的声音。

    庄昭笑盈盈地戳它一下,“白泠,给它拿个小碗来。”

    白泠现在专管庄昭的首饰器物,也算是新来的三人中最受重用的了。

    庄昭往白玉小碗舀了几勺,把雪团放到桌上,支首看着它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又想被吓到一样退回来,然后再小心地凑近去喝。

    庄昭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被它轻轻一爪子打在手上,棉花似的,什么力道都没有。雪团撒娇般地转头看她,庄昭才收回手感叹道,“真可爱的猫。”

    白茶压低了声道,“主子,太子妃那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这猫恐怕留不下来。”

    皇后一出手,就名正言顺地压的张碧玉毫无反击之力。那包五石散无论是不是张碧玉所有,这个疙瘩总会在太子心里留下了。

    这时候太子妃只要稍微再使一把劲,就可以把两个人都除掉。张碧玉害了李迎,李迎呢,心怀怨恨,想要害死她肚中的孩子,陷害给庄昭,也应该治罪。

    有李迎的反应在,张碧玉是逃不了嫌疑的

    只是这种情况下,对庄昭是重大利好,太子妃不一定肯帮忙。

    庄昭琢磨了会,才道,“去问问纸砚殿下晚上过不过来。”

    太子妃靠不住,她就只能靠自己了。

    太子这几天很郁闷。

    先是恭顺贵妃怀了孩子,接着自己的妃嫔又被查出可能是齐王的人。问题是这个妃子还怀着自己唯一的子嗣。

    “这是谁挑的?”太子指着桌上的一盘李子,面色沉沉,声音清冽。

    站在桌旁伺候的小太监忙跪了下来,“奴才该死,是膳房的人说李子正是时候,奴才这才端了过来。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谭晨轻轻踢了他一脚,“脑袋长哪去了,别人说什么都听。”为他开脱了一句。

    小太监连连点头,“是奴才不该听他们混说,奴才再也不敢了。”

    “还不快端下去。”谭晨看太子没有要处置的意思,连忙提醒道。

    小太监爬起来双手端着盘子一溜烟跑了出去。

    太子又道,“冰山是谁摆的,怎么一点凉意都没有。”

    谭晨心道这不是你心里有火吗,冰山怎么摆你也凉快不了啊。他弱弱道,“殿下,您有烦心的事,奴才们帮不上忙,这不还有主子们呢吗。”

    祖宗,可别折腾他们了。

    要折腾了,还是折腾那群闲的慌的去吧。

    太子瞪他一眼,谭晨马上垂下了头。

    纸砚捅了笔墨一下,笔墨嘻嘻笑道,“殿下别生气,谭哥哥这不是关心你吗,照我看,他说的有道理,您找主子们商量商量,可不比干坐着生气强吗?”

    太子想了会站起来道,“走,去庄氏那。”

    笔墨路过谭晨身边的时候朝他一咧嘴,气得谭晨用力剁了跺脚,反了反了,都敢欺负到他头上了,死兔崽子。

    纸砚看着他气得跳脚的样子,微微一笑,太子身边,自然是能者居之,哪能让他一直把持着。

    太子风风火火地来了西侧殿,庄昭才刚起身要行礼就被太子拉着坐下了。

    “你这倒是清净。”

    太子一走进来就觉得一股凉风吹来,连火气都淡了几分。

    庄昭让白泠端一盏杏仁露来,笑道,“不过放了一盆冰山,许是殿下在外头走的热了,进来自然就凉了。”

    白泠托着黑漆累螺纹锦盘,端上了杏仁露就马上避开了,不肯在太子旁边久待。

    庄昭唇边的笑意加深了些,把杏仁露放到太子手上,“殿下先喝着,我去换身衣裳。”

    因为没出门,她穿着很是随便,桃粉色抹胸配白色下裳,外披一件淡紫色镶百花纹褙子。

    太子一口气喝完了一碗,看了眼她道,“做什么要换衣裳,我看你穿着就挺好。”

    庄昭嗔道,“这身衣裳家常穿穿也就算了,殿下来了可不能这样。”女为悦己者容,太子的心里顿时得意了。

    她进屋去换了身交领襦裙。白色上襦嵌紫边,一应的紫色下裙。外头一层粉纱大袖衫,再一层酒红大袖衫。清扫蛾眉,薄涂胭脂,扫上一层绯红。

    头发也盘了个随云髻,簪上金钗珠翠。

    款款走出来的时候,太子也忍不住有些惊艳。

    “到底是红色衬你”

    太子往后斜靠在榻上,修长的手指解开脖子上的两个扣子,舒了一口气。

    庄昭拿过绢扇给他扇着风,一双螺眉一颦一蹙,都叫人移不开眼。

    “白茶,去把雪团抱来,外头热着呢,别让它热晕了”庄昭对上太子疑惑的眼,笑道,“是李妹妹送给我的猫,叫雪团,浑身雪白,一双眼睛跟天水湖那么蓝。可招人疼了。”

    太子一听李迎的名字,笑意就淡了。

    “怎么?”庄昭见状问道,“可是李姐姐惹殿下不高兴了?”

    太子看了伺候的人一眼,等他们都退下去了才道,“还记得之前跟你说过的,有人拿五石散害李氏的事情?”

    庄昭点了点头,“记着呢,说起来也怪吓人的,这么刁钻的法子,也被她们想出来了,真是防不胜防。”她蹙着眉,带出一股忧愁。

    太子握住她扇扇子的手,微微抬起头,眼睛看着房梁,声音飘忽道,“之前娘娘搜查东宫的时候,从张氏房里搜出半包五石散……”

    庄昭惊呼了声,“难不成是张姐姐……?可是殿下不是说,是先齐王所为吗?”

    “是啊,人是齐王一手安排进来的,现在想来,可能不止那两个奴才,可能还有张氏。”太子目光有些放空。

    眼看太子果然朝着那个方向在想,庄昭越发谨慎。

    “应该不能吧,张姐姐和李妹妹关系可好了。两个人时常亲亲热热的,都不分你我呢。”

    太子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面上亲热,谁知道私底下怎么样”他可不相信情同姐妹这种话。

    “别的也就罢了,张氏还怀着孩子呢,娘娘的意思是让我自己看着办。”

    关键是孩子,张氏本人还不值得太子如此头痛。

    庄昭放下扇子,给他揉着头,声音放轻缓起来,“那就等张姐姐生下孩子再处置好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话是这么说”许是庄昭按的舒服了,太子放开了眉头,“若真是张氏所为,也只能让她难产了。所以得在她生产前把主意拿定了。”难产这个死因确实最不会惹人怀疑。

    “那太子妃姐姐的意思呢?”

    太子冷哼了声,“她直接说了,去母留子。这份果断,连爷都不及。”

    男人嘛,总是不希望女人太恶毒,特别是对待自己的其他女人。

    庄昭听出了他的不满,不禁抿唇一笑。“殿下之前嫌太子妃姐姐太优柔寡断,现在又嫌她太果断,我都替姐姐抱不平。”

    这时白茶在外头道,“主子,雪团抱来了。”

    庄昭道,“拿进来吧。”

    白茶抱着雪团无声走了进来,庄昭下榻拖着鞋去抱。乖巧地窝在白茶身上的雪团看到庄昭一下就跳了起来,两只爪子扑在她身上,撕拉一声,就把红色轻纱给勾破了。

    太子睁开眼,笑道,“这调皮性子可不像李氏,倒跟你一模一样。”

    庄昭娇哼了一声,转身想去里屋换衣服。雪团紧紧跟了上来,又给红纱添了几道口子。

    庄昭加快了脚步,雪团也跟着加快了脚步,不停地在她衣服上划。

    庄昭绕过屏风,喊了白茶一声。

    白茶忙上去要抱雪团,雪团不肯,要跟着庄昭过去。它力气小,白茶捉住它不肯放,它就划了白茶一下,白茶呀的一声,疼的放开了手。

    雪团绕过屏风,刷的一下挂在了已经变得狼狈不堪的红纱上,喵喵地扑着。

    庄昭护着脸,身上挂着一只猫无奈地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这样子她还怎么换衣服。

    “今儿是怎么了,老朝我身上扑,白茶,快把它拿下来,重死了这小胖墩。”

    白茶要去扒它的爪子,雪团凶狠地喵了一声。

    太子渐渐看出不对劲,目光盯在那件红色大袖上,冽声道,“把最外面一件衣服脱下来。”

    庄昭愣了下才把大袖衫脱了下来,雪团不再理她,扑在那层红纱上,挠地不亦乐乎。

    “原来是喜欢红色啊。早知道就给它做神小红衣裳了。”庄昭笑了笑。

    太子就笑不出来了。

    “这猫,是李氏送给你的?”他一字一字慢慢问道。

    庄昭点了点头,“是呀,李妹妹带着它来看张姐姐,顺便来看看我,我一见雪团就喜欢上了,然后李妹妹就说送给我。我推辞不过就收下了,怎么了呀?”

    怎么了?太子冷笑,眼中风雨欲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