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第七十章 会亲

第七十章 会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论宫里头风向变成什么样,翊坤宫这边还是少不了奉承的人。

    皇帝一共只得了一双儿女,全在这了,还想怎么着?

    庄母进了宫门,刚下轿,就见白茶站在一旁迎她。

    “夫人吉祥。”原本稚嫩的小丫头换了身紫檀色宫服,戴着乌色簪花发帽,也很有点样子了。

    庄母微微一颔首,叫她搀着往翊坤宫去。

    一路遇上小太监宫女们,都得停下来笑盈盈喊一声:“白茶姐姐好。”

    未曾想迎面撞上一行人,竟是周采薇她们。

    倒真是无巧不成书,白茶冷笑一声,慢慢停住了脚,附耳对庄母道:“夫人,前头两个是周贵人与杨贵人。”

    一人着湘色上袄,白色绣兰草下裙,外罩月白色比甲,本是清丽的打扮,却因着她鲜活的表情灵动起来。

    另一人穿一身糯粉齐胸襦裙,外头罩了件桃夭薄披风,身姿楚楚。

    庄母细看那女子,眉眼之间竟有几分像自家女儿,心中不免有几分微妙。

    周贵人与杨贵人自然也看到了她们。依着杨云萝的脾气是不想理她们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不过被周采薇拉住了。

    “这位想必就是庄夫人吧。”周采薇走到她们跟前,笑着开口道。

    “周贵人、杨贵人吉祥。”白茶行了个礼。

    庄夫人身负一品的诰命,自然不必朝两个贵人行礼,因而只点头道:“两位贵人安好。”

    “托贵妃娘娘的福,好的很呢。”杨云萝闲闲开口。

    “杨妹妹”周采薇嗔怪地看她一眼,才道:“想必贵妃娘娘还在等夫人,夫人且去吧。”

    这一番姿态,俨然是把自己凌驾于庄母之上了。

    庄母不动声色地点头示意,这才和白茶一起继续往翊坤宫走。

    拐过这个宫道,入了抄手游廊,庄母压低了声音问白茶:“这两个是那头的?”

    “也不好说。”白茶总觉得这两个人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总归是看主子不顺眼。那个周贵人,什么都照着主子学。”

    颜色模样都被她学了五六分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贵妃的亲妹妹呢。

    到了翊坤宫门口,纸砚已经站在那了,他模样冷峻,笑起来却是冰破花开,让人看着舒坦。

    “夫人安好。娘娘心切,让奴才出来看了都有三四趟了。”他不卑不亢道。

    庄母知道他原先是在皇帝跟前伺候的,客气道:“劳烦公公了。”

    “当不起夫人这声劳烦,您这边走。”和煦得都不像他了。

    白茶看了他好几眼,被他冷冷瞥回来了。

    哼,就知道欺负她。

    庄母跨过半小腿高的门槛,迎面一股淡淡的梅花香。

    自家日思夜想的娇女穿着一身银红撒花袄裙,乌发松松挽了个髻,粉面如玉,站在前头俏生生地看着她呢。

    “昭昭。”庄母喊了一声,就忍不住落下泪来。

    庄昭原本强撑着的喜悦也落了下来,扶住庄母哽咽道:“娘,昭昭好想你。”

    庄母拉着她的手,自己眼泪汪汪的,嘴上还不忘数落她:“多大的人了还掉眼泪。跟公主殿下一般大吗!”

    说起阿令,庄昭忙让人去把她抱来,自己趴在庄夫人膝上要娇,可乖可巧了。

    阿令养得白生生的,被阿巽带的,见人就笑。

    两兄妹在一块傻笑那场景,真是叫人爱得不行。

    阿令被抱出来的时候手还塞在嘴里呢,庄夫人抱在怀里细哄:“像你小时候呢,就爱吃手指。说起来还是伯寅替你治好这个毛病的。”

    “什么叫治好”庄昭不服气,嘟着嘴道:“明明是他想捉弄我来着,碰巧了。”

    “眨眼间,你们兄妹都这么大了。”庄夫人把阿令让给白茶抱,自己慢慢摸着庄昭的发髻,眼神有些飘远,“还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白白嫩嫩的,伯寅最喜欢抱着你。嘴上嫌弃你烦,其实心里可高兴你缠着他了。”

    “还记得那会你说想吃枣子,伯寅爬到树上去给你摘,结果你嫌枣子酸,不肯吃。”

    “——结果还是让哥哥硬逼着都吃了下去。”庄昭想起那事还好笑,嘴角微微上扬。

    “是啊。”庄夫人收回思绪,低头看着她乌黑的发璇,“昭昭,你入宫实非我和你祖母所愿。倘若当初早和你梁师兄订了亲,你也就没有如今这么辛苦了。我听说……”

    “娘。”她直起身子扫了一眼殿内,朝庄母摇头。

    隔墙有耳,庄母只得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对了,我的小侄子怎么样了。”庄昭故作轻松道,“大嫂有没有孕吐啊,要不要我让太医去看看。”

    “孕吐倒没有,许是个乖巧的女孩子。”庄夫人有点可惜,庄晋年纪也不小了,该有个儿子了。

    “不过先开花再结果也不错。”庄夫人倒不至于一次就灰心。

    她出身陈家,深知没有妾室相争对家宅和睦有多大的好处,因而也没有起过要庄晋纳妾的念头,只是盼着谢妍能给她生个孙子。

    若是这回生了个女孩子,就更需要兄弟撑腰了。

    否则等父母一去,留下女儿一个人,还不是任夫家欺凌。

    “当姐姐多累啊,还是当妹妹省心,是吧阿令。”庄昭逗着小白包子,包子咯咯地笑。那笑声都跟她哥哥如出一辙。

    直到屋里的木钟响了两回,庄昭才依依不舍地送走庄母。

    “连吃顿饭的时间都不给。”她回来后颇有些不乐。

    才说了几句话啊,一个月就见一次,还不允许她们多说几句。

    “主子,御驾过来了。”纸砚拱手道。

    皇帝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上次对周杨两人关怀有加,她还以为他终于要临幸她们了,结果却迟迟不见动静,反而来翊坤宫的次数日频。

    来了也不像以前那样春风拂面,还下个棋赏个花什么的,就知道缠着她做那事儿。

    活像风流鬼投胎。

    日日肌肤相亲,还谈什么束隔阂。

    他就差连她身上几颗痣都数的一清二楚了。

    大抵女人身子软了,心也跟着硬不起来。

    她披了件短披风在宫门口候他。

    秋夜带着凉意的风卷起裙摆勾缠。

    曼妙的身子站在宫灯下,纤腰盈盈一握,绮丽眉目叫暖黄灯光一照,韵味横生。

    皇帝加快了步伐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灼热的温度让她不禁缩了缩。他却不许,抓得紧紧地,五指强势地插进她指缝里,十指相扣,牵着她往里头走。

    他今天穿了一身青色直裰,不似玄色那般威严沉稳,却添了股潇洒俊逸。

    何况他眉目本就生得好,看上去仿若谪仙。

    没了皇帝这个身份,他本来也就招女儿家喜爱。

    “中秋夜今年朕就不打算大办了。寻常吃个家宴吧。”皇帝一撩衣摆坐下,随意道。

    庄昭让她们脱下披风才走过来,本想做到他身边的,却被他拉着摁在大腿上,都能感觉到彼此衣服底下的温度。

    熟悉的龙涎香萦绕在鼻尖,她不自然地别开眼,“国库也不富裕,省着些也好。”

    皇帝嗯一声,仗着白茶她们站得远,手从她袖子里一路往上。

    无声地动作充满了暧昧。

    庄昭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睛蒙上水雾,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皇帝把她打横抱起,走到里间,扔进被褥里头,欺身压了上去。

    白茶等人忙退了出去。

    “陛下天天这么着,真是……”龙精虎猛啊。

    皇帝坐在她腰上,手上动作不停,眼看小美人被他伺候得嗯嗯啊啊地,心道想跟朕远着,你想的美。

    朕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翊坤宫的烛火又亮了一宿。

    皇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头又开始疼了。

    “娘娘,原公公来了,说是来报彤史的”

    “请进来。”皇后揉着太阳穴,闭着眼道。

    原泊弯着腰进来,先给皇后请安,皇后眼也不睁就叫起。

    “桂枝,把彤史拿过来。”

    桂枝打开那本镶金边的大册子,翻过几页,清一色地都是“翊坤宫贵妃”。

    她心里叹一声,在昨天的日子上又添了一笔。

    “那奴才就先告退了。”原泊打着哈哈就往外走,皇后喊道:“慢着。”

    原泊眉头皱了一下,回过头来又是没事人一个。

    “娘娘有何事吩咐。”

    皇后睁开眼,仔细打量了他几眼,“你就是原先原大总管的那个小徒弟?说起来本宫还见过你一面。当年把阿巽从本宫身边抱到老娘娘那的就是你们俩个。”

    作孽哦,怎么被她记起来了。

    都怪那个杀千刀的谭晨,偏让他来淌这趟浑水。

    原泊低眉顺目道:“娘娘圣明。奴才当日见娘娘凤体违和,特意回去跟老娘娘禀告了一声。”

    得病了总比真不敬要好吧。

    看先帝最后不是抬手放了她一马,不然她能在这舒舒服服地当皇后?

    “这么说,本宫还得谢谢你咯?”皇后气急反笑。

    “奴才不敢。”

    “桂枝,替本宫赏他。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粉面桃花。”

    粉面桃花,名字取得雅致,其实也就是打巴掌。

    打得脸红却不发肿,也是需要技巧的。

    这种呢,属于轻罚。

    另一个内里赤朱可就是重罚了。

    面上看上去没什么,其实脸都动不了。

    不过无论是哪种原泊都不愿意看见发生在自己身上。

    无妄之灾!

    命犯太岁!

    妈的谭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