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第七十五章 落定(往后开始虐皇帝啦)

第七十五章 落定(往后开始虐皇帝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薄唇微抿,“先扶老娘娘和皇后去后间,谭晨,让太医院的人都过来。井蒙,你先把他们压入天牢,等候发落。”

    他起身往外头走,路过皇后的时候,皇后哭着喊了声“皇上”。他停下脚步,看了她一会,弯腰扶起她,淡淡的龙涎香味让皇后的心安了不少。

    “你先去后间坐着,太医马上就来。”皇帝和煦地安抚她,皇后点了点头,目送他匆匆离去。

    等到清隽的身影消失在宫阁中,她才收回眼,心痛地都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

    那个方向,他分明是去看庄氏的……

    皇帝几乎是快走着到了翊坤宫前,身上缀着的香囊都快走掉了。

    “微臣等见过皇上。”奉命守着翊坤宫的几个侍卫齐刷刷请安。

    皇帝嗯了一声,大踏步往里头走。

    直到自己一心牵挂的女人安然无恙地候在殿里,他才松下一口气。

    庄昭穿了一身竹青色黄花袄裙坐在炕上,两只手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眉目温婉,人淡如菊。

    皇帝轻轻走了进来,掀开珠帘时避不可免地发出了些声音。

    庄昭警惕地看过来,看见是皇帝,眼神才一松,“皇上。”

    她的手因为长时间的紧绷,乍松下来,不免有些软。唯恐伤了两个孩子,她让白茶和白泠把孩子抱下去,才起身准备要行礼,就被皇帝一把搂在怀里。

    惊惶了一夜,被熟悉的带着温度的气息包裹住,她不免有些触动,手轻轻地抱住他精瘦的腰身,头靠在他肩上,把眼睛里那点雾雨蒙蒙全眨落了。

    皇帝抚着她的头,在她脸颊处烙在一吻,“别怕,朕说过,朕会护着你的。”他刻意放低了声音,怕吓着她。

    庄昭蹭了蹭他宽阔的肩,没有说话。

    今夜举宴,她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只当是他早已忘了她。

    关上门来和白茶她们几个小酌一杯,说说笑笑地,饮酒吃蟹,也算乐呵。

    谁知道没吃到一半就听见宫门外头有人在喊,“把她们都抓起来。”

    接着是一阵刀剑碰撞的铮铮声和一个有一个人倒地的声音。

    纸砚立马站起来道:“奴才出去看看。”提起衣摆就往外头走。

    白茶咬了咬唇,也跟着站起来,被白泠拉住了,“你做什么去。”

    “我……”白茶不放心地盯着纸砚对的背影,难得语塞了回。

    庄昭看她一眼,宽松的宫装也挡不住小姑娘的身姿曼妙,她也到了少女怀春的年纪了,可却偏偏看上了纸砚。

    纸砚人是出众,一派朗月清风。若是不说,还当是哪个世家贵公子呢。

    办起事情来也是进退有度,很合她心意。

    可他到底算不得真正的男人,在庄昭眼里,实在不是白茶的良配。

    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哪一步了。

    纸砚等外头声音渐歇才隔着宫门问道,“外头是谁在喧哗?”

    门外传来回应:“臣等奉圣命守护翊坤宫,擅入者已被击毙,请娘娘安坐殿中。”

    “知道了”纸砚提着声音道:“有劳诸位。”

    他匆匆回来,弯着腰禀告:“回主子,是有人擅闯宫禁,已被守卫们制服,请娘娘宽心。他们说是奉了圣命守在这里。”末了还是替皇帝说了句好话,邀个功。

    “擅闯宫禁”庄昭想到今日筵席的主角们,幽幽叹了句:“宁王他们这是要反啊……”

    “索性贼人已经被制服了”白茶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气。

    “夜还长着呢。”庄昭拧眉,“去把太子和公主抱过来,我亲自照看。”

    其实还是心忧他,抱着两个孩子却还是觉得心里空了一角,直到看到他安然无恙,才感觉到心里满地要溢出来的庆幸。【ㄨ】

    笔墨看着殿里相拥的两人,郎情妾意,实在不想打扰,可是事关皇嗣,他不由咳了声,“皇上,蕴秀宫周容华遣人来见。”

    皇帝没有动,却是庄昭推了他一下,“皇上还是见见吧,许是什么大事。”

    “让她进来。”皇帝拉着她的手坐下。

    小宫女匆匆进来,磕头行了个大礼。

    “皇上,方才有人闯进蕴秀宫,冲撞了我们主子,主子她流血了,还一直叫着肚子疼。可是太医院的太医们都不在。”她哭着磕头道,“求皇上救救我们主子。”

    一句肚子疼,皇帝不由松开了手,“怎么好端端地肚子疼,是不是……?”

    小宫女抽噎着道,“主子这个月的换洗还没有来。”

    “笔墨,去谭晨那领个太医去蕴秀宫。”他迟疑地看了眼庄昭,她微微一笑,眼神澄澈,“周妹妹受了惊吓,皇上还是去看看她吧。”

    皇帝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最后还是抿着唇转头去了蕴秀宫。

    庄昭拨了拨身边的小香炉,火腾地盛了盛,转眼又归于沉寂,一缕青烟冒出来,夹杂着冷冷的梅花香。

    她轻声吩咐:“纸砚,落锁吧。”

    他早已有了别的女人,也还会有更多的这些女人,更多的孩子。

    而她,永远没有他的孩子来的重要。

    那缕不该有的情思,就该散了。

    皇帝到了蕴秀宫,宫里一片狼藉,伴随着低低的抽泣声。

    他跨进内殿,颀长轩昂的身姿很快引起了床上人的主意。

    周采薇散着头发,梨花带雨地喊了声皇上。

    杨云萝坐在一旁陪她,见皇帝进来,请了个安就退出去了。

    皇帝在床边坐下,周采薇立马就靠上来了,柔柔弱弱地样子,皇帝也不敢随意动她。

    “怎么样,肚子还痛吗?”

    周采薇摸着肚子道:“杨妹妹让人给我炖了保胎茶,吃着好些了,就是怕……”她拿那双像极了庄昭的杏眼湿漉漉地看着皇帝,“我好怕孩子会保不住。”

    皇帝心一软,抚着她的肩宽慰,“没事的,有朕在。太医马上就来了,孩子一定会没事。”

    周采薇嗯了声,依恋地抱着他不肯放开。

    笔墨请来得是刘太医,他拿出一团金丝正要解呢,皇帝道:“都什么时候了,不用顾忌虚礼,先给周容华诊脉。”

    刘太医哎了声,直接上手给她诊了。

    他默了会才道:“主子这是受惊的脉象,喝完安神茶就差不多了。至于滑脉,日子太浅,微臣技艺不精,恐怕诊不出来。皇上恐怕还得让于院判来瞧瞧。”

    皇帝看一眼笔墨,笔墨马不停蹄地就去了。

    于太医来了之后一诊,面色有些奇特。

    周采薇不由握住了皇帝的手,皇帝拍了拍她,“什么事,直说。”

    “周主子想必是之前用了些生冷之物,有些血淤,所以换洗才推迟了。”于太医有些尴尬地回道,心里叫苦不迭。这可是明晃晃地给皇帝没脸啊。你说说他这么就这么背呢,先是先帝那位任婕妤,再是这位周容华,你们不确定就别说什么有孕呀,这搞得大家都抹不过脸,又是何必呢!

    搞不好,还要惹得龙颜大怒。

    皇帝一怔,“于太医的意思是,周容华不曾有孕,只是推迟的月事到了?”

    于太医拱了拱手,头低得都快垂到胸口了,“回皇上,正是。”

    周采薇失措地问了一句,“怎么会?于太医你瞧仔细了吗?”

    “回周主子,微臣瞧仔细了。”

    他又不是找死,不确定敢和皇帝这么说!

    皇帝看不出喜怒,淡淡道:“既然如此,就先给周容华开个安神的方子吧。”

    他起身要走,被周容华拉住了手,“皇上,我怕,您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她小鹿般受惊的眼神叫皇帝想起庄昭,方才让孩子的事情搅了心神,还来不及问她。

    周容华怕成这样,她呢,她是不是也这么害怕?

    是不是也希望自己能留下陪她?

    这么一想,越发觉得拔脚就走的自己太混账,也没了怜香惜玉的心思,留下一句“周容华好好歇着吧”扯开她拉着的手就往外走。

    周容华无力地倒在床上,满脸的泪都流回了心底。

    没了孩子,他连留下来陪她都不愿意了吗。

    皇帝走回翊坤宫却见宫门已经落了锁,满宫一片漆黑。

    他站住了脚,高挺的身姿在黑夜中显出几分寂寥。

    夜风萧瑟,吹得他广袖嗖嗖作响。

    他侧脸隐在黑暗里,显出几分冷厉。

    “皇上。”笔墨垫着脚从小太监那拿来披风给他披上,“夜里凉,在这站着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奴才去叫门?”

    皇帝缓缓摇头。

    宫门易开,心门却难开。

    今天他好不容易让她把决意阖上的心门开了一条缝,让他进去。

    却被周采薇莫须有的孩子给搅了。

    她终于还是伤心了,把门锁死了,再不给他靠近的机会。

    他摸着那枚从少年时就一直带着的玉扳指,心里转了几转。

    “先回去吧。”皇帝深深看了一眼翊坤宫,脚转往干乾宫。

    来日方长。

    他帝王之路多少困难都过来了,不可能治不住一个她。

    可心里却总是隐隐不得劲,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压下这份直觉,把心静下来,好好想想封地的事情。

    宁王他们是除了,可那些部下,还是心头大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