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第七十六章 骗子

第七十六章 骗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秋近冬的天,风簌簌得吹着。

    街上星火点点,宁王府书房却是灯火通明。

    二公子封奇扫一眼京里传来的信,眉头紧锁着,“宫里父王和大兄带去的人一个都没有音信。外头的人不敢轻举妄动,问我们该怎么办。”他把纸递给三公子封庆。

    封庆看完后,把它凑到烛火旁点燃,扔进了香炉里。

    他沉吟了下,“恐怕父王已经……”

    两人对视一眼。

    “要联系那位吗?”封奇低声询问。

    封庆手指在桌上轻敲两下,陷入了沉思。

    “还是先静观其变吧。”他吐一口气,“北夷的人可不是好惹的,平白不去招惹为好。一开始父王和他勾结我就不同意,咱们怎么斗大符都是封家的,再添个北夷王,难保江山就得易主。”

    封奇笑道:“三弟,你这未免担心太过了。他北夷王想当大符的主子,哪个能答应?”

    封庆冷笑道:“二哥,你傻了不成?他随便挑个姓封的往前面一摆,自个儿坐在后头,怎么做不是由他?”

    啪啪地击掌声在门外响起,兄弟俩俱是一惊。

    雕花木门被退开,走进来三个男子,都披着深色鹤氅,长长的羽毛遮去半边脸。

    为首的男子一双鹰隼犀利非常。

    他看一眼封庆,“这位就是宁王三公子?”声音带着和煦地温柔,和眼神截然不符。

    “北夷王?”封庆皱眉,没想到北夷王居然已经可以在宁王府里来去自如了,那些侍卫和暗卫们居然一个都没发现。

    北夷王咧嘴一笑,脱下鹤氅,露出一张深邃俊朗的脸,“孤可不是什么北夷王,鄙国国号大丰,或者三公子也可以唤孤的名讳——慕容阗”

    “王爷深夜来我宁王府,不知有何贵干?”

    慕容阗道:“宁王与孤私交甚笃,如今他有难,慕容自当义不容辞。”

    封庆看了眼他身后的侍卫,“父王进京赴宴,不知何难之有?王爷深夜造访,未免不合礼数。”

    慕容阗哈哈一笑,“三公子嘴倒挺硬,不知道你父王的骨头是不是一样的硬,能挡得住大符皇帝的逼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封奇忍不住插话道。

    慕容阗闲闲道:“没什么意思。既然三公子信不过孤,孤就当白走一趟了。可惜宁王,金尊玉贵养出来的,要受那份苦”他站起来抖抖衣袖要走,被封庆喊住了。

    “王爷大量,是我冒犯了”封庆深深一揖,“请王爷告知家父情况,封庆感激不尽。”

    慕容阗站住了脚,回身轻轻一笑,带着一份尽在掌握的气定神闲,“三公子是明白人。大符皇帝招你父王进宫是为了缴权,大家心知肚明。你父王倒也想了个好招,拿皇帝的一双儿女来避难。”

    这些封庆都知道,甚至这个主意还是他给宁王出的,他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

    “——可惜呀。棋差一招,没有捉到这个筹码,那还不束手就擒吗?本来孤还以为,好歹是王叔,大符皇帝不会下狠手。结果呢,啧啧啧”他摇头,一幅不忍讲下去的样子。

    封庆咬牙,“结果如何,请王爷说下去。”

    “三公子可听过‘梳洗’?”见封庆的身子一抖,慕容阗口吻中带着股悲悯,“大符皇帝留了他一条命,不过宁王的两只手大概都不能看了吧。”

    “皇帝哥哥不是这样的人。”封奇不肯相信,他和皇帝也相处了十几年,皇帝什么脾性他还是知道的。一派温文尔雅,从不与人为难,性子是极好的。怎么可能对他父王施以这样的酷刑。

    慕容阗哦了声,“那倒是本王搬弄是非喽。三公子,二公子不相信,你呢?”

    封庆眼中闪过犹豫、挣扎、痛苦,最后闭上了眼。

    “三弟,你说话呀三弟。”封奇扯他的袖子,“你也相信皇帝哥哥会这样做吗?”

    “他是皇帝,其次才是我们的哥哥。”封庆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显然已经信了慕容阗所说。

    慕容阗满意地一笑,“还是那句话,宁王有难,慕容阗义不容辞。三公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孤帮忙的,尽管说话。阿大,”一直跟在慕容阗身后的两个男子中其中一个站了出来,高大的身影显得异常威猛。“你留在宁王府里,有什么事传信给孤。”

    阿大抱拳应了个是。

    封庆没有反对。

    慕容阗道:“那孤就先回去了。更深露重,两位公子也早些安歇吧。”他穿上鹤氅,背过手悠哉悠哉地踱了出去。

    走出宁王府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眼斗大的金字“敕造宁王府”,嘴角勾起嘲讽地笑。

    斗吧斗吧,你们封家都得越厉害,孤就越开心。

    九州,迟早是孤的!

    他脚下碾过一块碎石,那石头竟化为了齑粉,随风飘去。

    坤宁宫里,皇后摸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默默垂泪。

    “娘娘,是不是伤口又痛了。”桂枝无措道。

    她在皇后最危难的时候躲开了。

    虽然皇后现在没说什么,但心里也不像以前那样信任她,十句里有九句是吩咐另一名女官熙和做的。

    桂枝心里也着急,一见皇后落泪,立马凑上来问道。

    皇后冷冷看她一眼,“别以为本宫没有处置你,你就还有翻身的机会。本宫养条狗还知道忠心护主呢,你呢?识相地就给本宫滚远点,别来眼前招烦。”桂枝还想再说什么,皇后就一个茶杯扔到她脚下,滚烫的茶水溅在脚上,桂枝痛得抽了口凉气。“叫你滚没听见吗?”

    熙和听到动静赶过来一看,明里劝着皇后消气,“主子快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这一身伤,留下疤就不好了。”皇后一听更气了,“要不是这贱婢只顾着自己,本宫能被那几个疯妇抓住?”指着桂枝骂道,“你要不是皇上赐下来的,本宫早把你打发到浣衣局去了!”

    熙和给皇后抚着胸口顺气,瞥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桂枝,“桂枝姐姐还不下去,娘娘都这么开恩了,你还不谢恩,难不成是是心有怨恨?”

    桂枝忙道不敢,“奴婢这就退下,娘娘息怒。”

    她走出去,原本个个奉承她的小宫女太监们围在一旁,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一点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桂枝吸一口气,憋住眼里的泪水,快步走回房,关上门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因着家宴那件事,前廷后宫都不平静。

    皇帝上朝的时候被一帮老臣指着鼻子骂了一通,他脸色未免有点难看。

    回到干乾宫就问谭晨,“监策处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已办好了。只是谁领头,尚未定下,还需皇爷钦点个说法。”皇帝威严日盛,即使是谭晨说话也是万分恭敬。

    皇帝摸着下巴想了会,“这么着,领头的事就由纸砚管了,翊坤宫的事也一并兼着。”

    监策处呢,实在是皇帝被那些大臣骂得烦了,创立起来掣肘他们一下的。

    除领头的那位外,其余部下都由锦衣卫担任,只认皇帝和领头的,其余一概不认。

    纸砚这一下,可算是飞黄腾达了。

    笔墨是由衷的高兴,又想起前几日皇帝被锁在翊坤宫外头那副凄凉模样,替他出主意道:“这可是好事,纸砚能任这职位,想必贵妃娘娘也高兴,要不皇爷亲去翊坤宫说道一番?”

    这番话正合皇帝心意,他瞥了笔墨一眼,“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随手撤下腰间一块巴掌大的和田玉抛给笔墨,“喏,赏你了,拿着玩吧。”

    能在皇帝跟前现脸的玉显然不是凡品,笔墨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谭晨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出息。

    哼了一声,跟在皇帝后头出去了。

    笔墨不以为意,捧着玉大大地亲了一口,放在怀里,屁颠屁颠跟上去。

    皇帝走进来的时候,庄昭正在捻胭脂呢,不经意间抬头看到身后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立马起身道:“臣妾恭迎圣驾”

    身子还没俯下一半呢,就被皇帝扶了起来。

    “越来越多礼了。”皇帝半真半假地嗔她。

    她松松绾了个流云髻,上面缀了几朵洒金绢花,靠近了就闻到一股幽香,熟悉的牢牢占据他的心。

    他笑着扫一眼桌上,“玩胭脂呢?”那股风流倜傥的劲儿,倒有几分纨绔的味道。

    庄昭不着痕迹地退开半步,“没事做,闲来弄弄罢了,叫皇上看笑话了。“

    生怕两个人之间不够生疏似的,皇帝蹙一蹙眉又放开,“让朕看看什么色的。”

    他随手挑了支金银多宝小发簪,拿簪尖点了点胭脂,替她上色。

    她的唇看上去丰润多汁,诱人采撷。

    皇帝凑得极近,庄昭不习惯地眼睛乱转,不知道视线放到哪里是好,最后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

    明明是个男的,睫毛却纤长得令人嫉妒。

    她感觉到簪尖在唇上点了几点就收回去了,刚想动弹就被皇帝捏住了下巴,冰凉的玉扳指硌得她生疼。

    “别动。”他带着磁性地声音响起,另一只手的指腹在她嘴上摩挲两下,晕开那抹胭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