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一百二十三章 该死

一百二十三章 该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哟,三个女的啊,你想怎么处置?”闵霖把弄着手里那把刮骨刀,漫不经心地问纸砚。旁边的三人被五花大绑,看着那一排排刑具,早已吓破了胆。

    吴修媛哭喊道:“我是皇上亲封的修媛,你们敢动我,不怕皇上怪罪吗?”

    纸砚没理她,径自对闵霖道:“犯的是谋害皇嗣的罪过,你想怎么审随便你,我只要个结果。”

    “——纸砚公公,我什么都愿意说。这件事情根本不关我的事,你问我就是了。”林昭仪早听俞嬷嬷提起过纸砚,这可是贵妃手里的一把刀,轻易得罪不得。看他这样就知道用刑并非玩笑。谋害皇嗣如此重罪,即便他用了特殊手段,皇爷也不会计较。

    她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诚恳道:“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愿意说。”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居然有人敢在青天白日里,在众目睽睽的御花园里,把身怀六甲的贵妃给撞倒了!

    这么直白粗浅的手段,凡是有点城府的人都不会用。

    她本就是被吴修媛拉着去御花园的,如今淌进了这趟浑水里,也只能尽力自救了。

    纸砚瞥了她一眼,“林昭仪是聪明人。来人,把她放下来。”

    林昭仪偷偷松了口气,被解开后心有余悸地离刑架远了几步。

    “带到密室里去,我亲自审问。”纸砚吩咐完后看向黄、吴二人,声如寒冰,目似利剑,“两位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别怪我心狠了。闵霖,交给你,别把人玩死就行。”

    他说完,也不顾黄修容拼了命似的“愿意说”的呼声,往密室去了。

    闵霖咻地一声把手里的刀甩到了黄修容脸旁,满意地听到那些凄厉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伸了伸懒腰,若有所思道:“要么先从脸开始?”

    *

    “于太医,怎么样了?”

    白茶看着庄昭拼命隐忍痛苦的样子,不由有几分哽咽,忙问于寒寺道。

    于寒寺知道现在一刻也耽误不得,忙道:“娘娘这胎要安稳是不能了,现下只能接生。”

    庄昭痛得不行,咬牙道:“那就让产婆进来,生!”

    她决定得果断,底下人就更不能浪费时间了。所幸产婆是提前安置在宫人房里的,立时就能赶来。

    庄昭好歹是生过一回的人了,跟着产婆的口令不断吸气呼气,慢慢地把气息给调整过来了。

    “宫口开了吗?”

    “快,娘娘再用力。”

    “娘娘来含片参片——”

    嘈杂的声音一时充斥了整个内殿。

    白茶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她一个未出嫁的宫女实在帮不上忙,只是,她现在唯有站在这里看着庄昭才会安心。

    她不过一会没跟在庄昭身边,竟出了这样的事情!

    肖岩自责,她也是一样!

    “——开了!开了!娘娘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了。”耳边传来产婆激动的呼声,白茶也不禁往前跨了几步。

    与此同时,外头守着的肖岩不可置信地看着皇帝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走回来,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头死死地磕在地上,带着哭音道:“奴才见过皇爷。”

    皇帝本来喜悦的表情瞬间消失了,他张嘴,听到自己有些干涩的声音,“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了?”

    “奴才,奴才该死。”肖岩拼命磕了两个头,磕得额头一片青紫,把御花园里的事情一一说了。

    “娘娘,娘娘正在里头生产。”他颤抖着身子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扑在地上不敢动了。

    护主不利,他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皇帝没等大军一起,一路快马赶回来,为的就是在庄昭生产前回来,替她坐镇。

    万万没想到,他的贵妃,他的昭昭,居然会被几个新进宫的女人害得早产。

    他踢了还匍匐在地上的肖岩一脚,“滚起来。朕问你,那三人呢?”

    “被纸砚带回监策处审问了。”这次回话的是白泠,她一身狼狈,脸上还有些青紫。

    “谭晨,传朕的旨意,黄吴林三家一干人等全部收押,等候处置。”昭昭和孩子若是有事,别说是他们几家,就是九族,也一个都跑不了。

    他扯下腰间的一枚小印抛给谭晨,脚步急促地往里头走。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的哭声,他心中一凛,顾不得那许多,直接把门打开冲了进去,“昭昭——”他几乎是有些失措地寻找着那张熟悉的脸。

    庄昭瓷白的脸映入眼帘,那双一向促狭的带着撒娇意味的杏眼,如今却空洞得令人心惊。

    她愣了一瞬,才喊道:“皇上。”话一出口,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皇帝快步走到床边,像对待易碎的瓷娃娃一样轻柔地把她搂在怀里,“朕在呢,没事。”

    在他怀来,她绷紧的身体才放松下来,那些原先她不敢想的惧怕和恐慌像潮水一样倾巢而出。

    地上跪着的一群产婆们个个面带戚色,其中一个怀里还抱着襁褓。

    皇帝一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些哭声,哭得不是贵妃,而是……皇嗣。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庄昭伏在他怀里崩溃地哭喊,“我们的儿子,他都已经会动了。我明明都已经感觉到他会动了。他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啊?!”

    皇帝沉痛地闭上眼,让那一丝水汽流入鬓间。

    庄昭刚生产完,情绪又如此大波动,终究有些力亏,晕过去了。

    封奕慌乱地抱着她,竟有些手足无措。

    “于太医快进来!”白茶这一嗓子唤回了他的理智。

    有那么一刻,他以为他要失去他的昭昭了。

    如果那样,如果那样的话……

    他一向柔情的眼眸里闪过阴狠之色。

    于寒寺进来诊过脉,也叹息道:“娘娘这次身子损得实在厉害了,再孕是困难了。全力补救,也只能把根基养回来。”

    贵妃好歹是他一路看着过来的,如今飞来横祸,他也不胜唏嘘。

    “劳烦于太医了。”皇帝深深地看了一眼庄昭,让于寒寺去开方子,自己慢慢地挪步到抱着孩子的产婆面前,有些颤抖地伸出手。

    “把孩子,给朕。”他艰难道。

    后头跟进来的笔墨咣当跪了下来,膝行到皇帝脚边,跪求道:“皇爷,小皇子已经去了,您就让他去吧……算笔墨求您了!”

    亲眼见到孩子死去的面容,这得有多难受啊。

    皇帝呵呵地笑出了声,笑中的苍凉凄苦,连笔墨都听不下去了。

    他道:“朕的痛,尚不及昭昭。”

    他俯下身子,从产婆手里接过那个孩子,动作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孩子。

    产婆低着头道:“小皇子出来后哭了两声,还没来得及剪脐带就……”

    皇帝毫不避讳地、一一摸过孩子已有些泛凉的身子,最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皇二子衍,乃朕心中爱怜,肉中骨血。如今早夭,朕心中悲痛。”他一字一句,说得笃定,“特追封为慧孝太子,举国同丧!”

    和举国同丧这一条石破天惊的比起来,追封慧孝太子这样莫大的哀荣可以称得上是黯然失色。

    笔墨几乎可以预见到内阁甚至朝堂上会有什么反应了。

    “笔墨,你替朕执笔盖印,即刻宣旨!如有反对者”他冷嘲般笑了一声,“那朕就取了他们儿子的性命,看看他们能不能做到不悲不痛。”

    你不体谅我的失子之痛,那我就让你也痛上一痛。

    若要在平时听到这么孩子气的话,白茶肯定得笑出声来。

    可这不是在平时。

    说这话的,也不是别人,而是皇帝。

    白茶感觉到那股威压又开始吞噬她的空气了,她有些害怕,又有些喘不过气。

    只有当视线瞥到庄昭的时候,她才能或者说才敢换了口气。

    之后皇帝又连下了好几道旨意,其中几道是关于慧孝太子的陵寝和排位的,一道是把温敏贵妃的份例提为皇后份例的,最后一道,则是停选废六宫的。

    短短几个时辰,笔墨提笔写了一道又一道旨意,写到最后一道时,他提笔的手都有些颤。

    可最终下笔却很稳。

    “慧孝太子之死,于朕如警钟长鸣。后宫诸妃,除温敏贵妃外,既无所出,也无寸功。或恶或妒,祸及子嗣。此乃妾乱之故。朕有感于此,即日起废除选秀,散去六宫。”

    笔墨写完后取过皇帝的宝印,认认真真地盖上,然后让原泊送去了内阁。

    内阁果然大为震动。

    甚至比接到第一道旨意时还要震动。

    “废除六宫,这是大符从来未有之事。诸妃无德,另选贤德之人便是,怎可如此因噎废食!”徐阁老义正严辞道。

    下巴上几撮山羊胡随着他说话一翘一翘,看上去有几分可笑。

    他脾气是内阁里最执拗的,当然也有执拗的资本。

    他的祖父是跟着太祖打过江山的,家中至今还供奉着太祖赐下的丹书铁卷。虽然不宥孙辈,但好歹也算是份底气嘛。

    “——再选难道就能保证不会再有阴私之事了吗?皇上既然心意已决,又是后宫之事,你我不便多言,还是接旨吧”梁御有条不紊道,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攥的死紧,面上还是一片淡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