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一百二十四章 破例

一百二十四章 破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后宫之事,关系到子嗣,就不是皇上一家之事了。”徐阁老振振有词道:“如今皇上只有太子一人可承大业,更应该广纳后宫,多育子嗣才是。”

    “怀一个死一个,徐阁老就满意了?”梁御嘴毒道。

    “你……”

    “好了!”谢安斥道:“这是内阁,不是你家后院!都给我安静点。”

    他环视了一圈,沉声道:“此乃圣谕,我等,自当遵从。”

    梁御低头称是。

    徐阁老则愤然离席。

    谢安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庄昭醒来的时候,皇帝仍陪在她身边,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身上还有尘土的腥味。

    可这腥味中又夹杂着一丝血气,勾起了庄昭不愿记起的回忆。

    她眼睛一眨,一串泪便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痛到极致,那份哀伤反倒不用声气儿来表明了。

    连呼吸间都觉得哀痛得喘不过气。

    “孩子。”她碰了碰他的手,艰难地吐字。

    皇帝一晃眼,她就挣扎着要坐起来。

    他忙伸手把她抱在身上,带着失而复得的庆幸。

    她痛,他也是。

    可刚刚在门外听到哭声的那一刹那,

    他以为她陨落的那一刹那,

    他才恍然明白过来:孩子再重要,也不如她。

    她还含着泪要孩子。

    皇帝酸楚地看着她,替她拂去汗湿地黏在额上的碎发,“孩子朕看过了,他长得很乖巧”他长长顿了一下,按捺住喉头的哽咽,“朕已经让他们把孩子抱走了。朕取名为衍,好不好?”

    衍者,富足,平坦。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皇帝给予了他多么美好的期望。

    “好。”庄昭只说了这一个字,就无力再说什么了。

    她闭上眼,眉梢上都是未尽的凄楚。

    皇帝恸道:“朕还下旨废停大选,遣散六宫。以后,这个宫里,只会有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她牵起嘴角,有些想笑。

    他越发把她当孩子哄。

    可一睁眼,才发觉眼前又是一片模糊。

    她隔着泪眼蒙蒙细细瞧他,他的面容是疲倦的,剑眉朗目,都染上哀伤。

    纤指轻轻拂过他眉间,“我总是让你为难。”

    他握住她的手,放到嘴边,轻轻烙下一吻,俊眸里的深情仿佛能溺死人。

    他道:“甘之如饴。”

    庄昭轻轻一笑,自然而然吻上他的唇,两人把唇齿之间那些苦楚都分享过。

    哀伤尽咽,惟余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她退开,重新问道:“那三个人呢?”

    话语之间带着厌恶憎恨,可到底人是鲜活的。

    不像刚才,哀伤得仿佛整个人都淡了,再找不到一丝一毫的颜色。

    “纸砚带下去审了,朕待会亲自过去看看。”

    她拉着皇帝的手,话里带着哀求,“把她们带过来,我也想知道,她们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皇帝道好,“先把参汤喝了,睡一会。”

    她乖乖点头,喝完汤就闭上眼躺下了。

    皇帝等她呼吸变均匀了之后才离开。

    “皇爷,热水备好了,奴才伺候你沐浴更衣吧。”谭晨越发把声音放低了。

    皇帝嗯了一声,也确实想洗个澡放松一下。

    一路风尘再加上丧子之痛,以皇帝如今的身子,没倒下已经算是毅力惊人了。

    泡完澡,换过一身常服,皇帝就让谭晨去监策处把几人带过来。

    吴修媛和黄修容脸上早已血迹斑斑,根本不能瞧了。倒是林昭仪尚且能维持着仪态请安。

    纸砚在旁边回禀口供:“林氏称是吴氏起意要去御花园的,黄氏和她都是被拉过去的,这一点黄氏和吴氏也都并无异议。”

    吴修媛伏在地上,花容失色地哭道:“皇上,皇上,虽然是臣妾提议的,可是臣妾并不知道贵妃娘娘也会去啊!”

    这倒是实话,毕竟她们先行,庄昭后去,说故意偶遇未免牵强。

    “继续说。”

    “是”纸砚应了声,继续道:“接着吴氏说自己被人推向贵妃,被白泠姑娘撞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黄氏说”纸砚的表情微妙起来,“黄氏说她当时脚突然一抖就摔了过去,接着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脚突然一抖。”皇帝咀嚼了两遍这句话,冷笑道:“未免太突然了吧。”

    黄氏瑟瑟发抖,断断续续道:“臣妾、果真、是、是突然之间失衡的。”

    林昭仪深吸了口气道:“回皇上,黄修容的话,臣妾可以作证”她微抬起头,一脸坦然地看向皇帝,“当时吴修媛突然摔倒,白泠姑娘撞开她之后,两人双双摔往一旁。这时候”她声音抖了抖,“这时候臣妾听到有一声细小的破空声,然后黄修容也摔过去了。而娘娘,本是可以避开的。是有人,刻意让娘娘摔倒了。用的,是让黄修容摔倒的,一样的方法。”

    皇帝身子不由前倾,寒声问道:“是谁?”

    “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林昭仪这时候也顾不上规矩了,她直直看向皇帝,坚定地道:“就是那位忠心护主的白泠姑娘。”

    “荒谬!”皇帝下意识地斥道。

    林昭仪道:“如若不是亲眼所见,臣妾也不敢相信。”

    皇帝冷冷道:“你可知道,白泠是朕派到贵妃身边伺候的?你若攀咬别人,朕说不得还要信你三分。可惜你们选错了人!”

    林昭仪确实不知道白泠是皇帝的人,不过反正她说的是实话,知不知道也无所谓。

    她道:“白泠为什么要害贵妃娘娘,臣妾不知道。但她确实用小石子击打黄修容和贵妃娘娘的腿部,使其摔倒。皇上若是不相信,可以传白泠姑娘来对质一番。臣妾若只为脱罪,信口胡说,又从何得知白泠姑娘身怀武艺的呢?”

    皇帝默了一会,才吩咐道:“去把白泠带过来。”

    白泠很快过来了,她身上已换过衣服了,只是带着股药味。

    “奴婢见过皇上,皇上千岁。”她低头请安,一贯的柔顺姿态。

    皇帝神色莫测,淡淡道:“起来吧。”

    “谢皇上。”

    “人带来了,你们不是要对质吗?开始吧。”皇帝靠着背椅,双手交叉放在膝上,看着众人各相。

    林昭仪定了定神,看向白泠,先开口问道:“白泠姑娘武艺高超,却用来谋害旧主,难道果真能问心无愧吗?”

    白泠右手小手指无意识地抽动了下,她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面色如常地回道:“奴婢虽有几分技艺,却称不上高超,否则怎么会连娘娘都护不住?”她话里带了几分自责哽咽,“奴婢虽然无能,但是一心为了娘娘,谋害旧主这个罪名奴婢实在是担不起!”

    “你!”吴修媛唯恐皇帝信了她的话,忙道:“你不要再狡辩了!我瞧得真真的,就是你打的黄修容!”

    蠢货!

    林昭仪和白泠同时在心里骂道。

    只不过一者是痛恨她乱说话帮倒忙,一者是嘲讽看好戏。

    “照吴修媛的意思是,奴婢在和您一起摔倒后,当着您的面,把黄修容打伤了?”白泠循循道。

    吴修媛忙点头,一副你不要想抵赖的样子。

    白泠努力忍住自己的笑意,声音平淡道:“那请问吴修媛,奴婢打得是她的左腿还是右腿?”

    “你……”吴修媛一时被问住了,说不出话来。

    她当时摔得痛都痛死了,哪里还能顾得上去看黄修容那边,自然也不知道她是哪条腿受的伤了。

    林昭仪见冷场,正准备开口说话,就被皇帝制止了。

    “既然是对质,总要有来有往,吴氏,既然你说亲眼见到了,那么就说吧。是左腿还是右腿?”皇帝声音冷得像刀,吴修媛吓得又伏下身去,抖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皇帝又看向林昭仪,话里带了些嘲讽,“这就是你要的对质?!”

    “回皇上。臣妾所言句句属实!请皇上明鉴!”林昭仪磕头磕得铮铮作响。

    白泠也不甘示弱地跪下来,“奴婢一片忠心,请皇上明鉴!这事分明是林氏她们三人蓄意谋害,再串通污蔑奴婢。”

    一个个都要明鉴。

    可皇帝也不是神,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此事又事关庄昭和死去的孩子,如果不能把罪魁祸首抓出来,无论为君还是为父为夫,他都是个失败者。

    场面一时又陷入了僵局。

    皇帝摸着玉扳指,目露沉思,纸砚在一旁看着也不敢说话。

    这时外头传来笔墨少年清朗的声音,“皇爷,有个小太监说他有话要禀告。”

    “让他进来。”皇帝道。

    门口进来一个瘦弱的小太监,身上穿着蓝灰色的太监服,细声细气道:“奴才给皇爷、督公请安。”

    他微露出半张脸,纸砚便认了出来,“八月?”

    “正是奴才”八月磕了个头道:“今日天晴,奴才去内廷司领饷例,路过御花园的时候,不小心把一个银锞子掉进去了,奴才便伏在花丛里头寻,还没寻着,三位主子就过来了,奴才袍子被枝叶勾住了不好动,正解着呢,紧接着贵妃娘娘也过来了。”

    “起先奴才也没留意,只是加紧解那衣裳。直到吴娘娘叫了一声,奴才抬头看过去,接着看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