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抓住这只蛇精病!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时你跟我走便是。”

    因为沈嘉妍残酷的揭穿了现实,唐恩也没有了跟她回忆以前的心。

    这当然是沈嘉妍所不愿的,到时候跟他走,他要是走地狱怎么办,她还没有用她的医术混出头,还没有踩在他的身上让他叫她大人。

    现在的沈嘉妍还不知道踩在他身上听他叫她大人并不是只能臆想而已,只不过以后的日子这种情景不少发生,对方心情完全是比她愉悦无数倍而已。

    “大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受伤,怎么可能有人比你厉害呢?你一定是被暗算了。”

    沈嘉妍扯着他落在床上的衣袖,湿漉漉的眼睛充满诚恳地望着他。

    唐恩似乎挣扎了一下,似乎又没有,神色不变地拂开了她的手,“我并没有被暗算。”

    “嗯……”她表情十分难过的应了一声,也是随便说说而已,比他厉害的当然还有很多。

    “但是我让他了。”

    “啊!”沈嘉妍惊讶地张开了嘴巴,那么自大真的好吗?

    “你不信?”

    唐恩轻易地在她脸上除却惊讶还看到轻蔑,斜眼过去,恼的想搞死她。

    现实是他把她的脸当做面团一阵乱揉,松开手的时候沈嘉妍觉着自己的五官都变了形。

    经过这一遭,沈嘉妍再看面无表情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唐恩,毫不犹豫举起了大拇指,“大人做的好!”

    “呵。”

    对待对方目光俯视眼睑看人,“大人,你真的好棒啊!”

    “呵。”

    “大人,我喜欢你,你造吗!”

    这次唐恩多施舍了一些眼神,“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他,要是在再让他“想太多”……唐恩目光移向她身后的瓷瓶,瓷瓶砰的一声裂开。

    沈嘉妍被吓得一抖,回头看到四溅的碎片,“火烧出来的果真质量不好。”

    “……说。”

    沈嘉妍羞涩地埋在被子里,“人家不好意思。”

    好意思说我喜欢你,不好意思说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这也是醉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喜欢的,反正注意到的时候,大人你已经在我心里长成参天大树了。”昨天看的话本似乎是那么写的。

    “哼。”这次唐恩换了一个音节,拂袖而走。

    沈嘉妍:“……”

    她肚子里酝酿的“你是我的天神”还没有说咧。

    就那么背影也不让她看一眼的走了真的好吗?

    ……

    又过了几天沈嘉妍没见着唐恩,却因为经常见到封铃走路的姿势似乎偏了。

    被封铃吐槽了一句“你们蛇魔走路真难看,也不怕把腰给闪了”,真是恨不得把双腿砍了重铸。

    她说完的第二天,沈嘉妍把她关在了门外,屯了不少的药材跟话本过上了不用脚的生活。

    窗外电闪雷鸣,沈嘉妍抱着一本月光石的本恐怖话本在被子里一目十行,每打一声雷就抖一下,十分节奏。

    在看到妖兽张开血盆大嘴的时候,天上突地闪过一道雷光,沈嘉妍在等着雷鸣发抖,却迟迟不见雷声落下,掀开被子就看到墙角多了一道黑影,也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

    嗅到空气中散发出的血腥味,沈嘉妍疑惑了一下,就放下了手上的毒粉,“大人?”

    大概不会有像唐恩那么大补的血了,光是闻到就觉得精神百倍。

    “咳咳……”墙角的那一团闷咳了几声,声音暗哑:“过来扶我。”

    的确是唐恩那个混蛋的声音,沈嘉妍跑了过去,“郎君这是怎么了?”

    沈嘉妍靠近了才发现他穿的黑衣都染成了暗红色,这是那个几天前输给别人就说是让别人的人吗?!试探地架了他一支胳膊,发现他的确是受重伤把全身的重量都往她身上压,沈嘉妍眯眼松开了手,用法力把他送到了床上,而自己在小跑的过去。

    唐恩平躺在床上,脸朝着她的方向,表情晦暗不明,“你的腿怎么了?”

    沈嘉妍低头看了一眼她修长的双腿,“可能又白了。”

    因为看完话本就打算睡觉,她就穿了一个花瓣样式的小裙子。

    唐恩艰难地转过了头,“走的像双腿残了似的。”

    还不是跟你握过手的封铃学的。

    沈嘉妍无视地扯过他的手,两指搭在上面,看他是不是快死了她可以分到他一分遗产。

    这时间有点长,唐恩就抄起手边的一本书,恰好就看到了上面一句“郎君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亲奴家,啊,啊,啊,你倒是用力一点啊!”

    眼角抽搐了一下,唐恩就风平浪静地把书扔到了床下,“少看书。”

    因为动手伤口撕裂又溢出了些血,沈嘉妍皱眉拒绝,“俗话说的好,要改变命运就要多看书。”

    “哪里的俗话?”

    “刚刚我编的。”

    唐恩胸腔震动,捂嘴咳了咳,一手的血。

    沈嘉妍扯过帐幔把他的手擦了擦,见他嫌弃的蹙眉,就拿旁边她脱下的衣服给他擦了擦脸,反正是他买的她不吃亏。

    “我去拿点药草。”

    唐恩闭着眼点了点头。

    沈嘉妍套了一条长裙冒着雨去打扰了古山,因为穷她这几天饱腹的药草都是从古山那抢来的,所以刚听到她的脚步声,就见他的房间上了几道锁。

    “这次我拿草药真的有用。”沈嘉妍扑在门上敲门。

    “小妍,你少吃一点吧。”

    “我又不胖。”哼,那么瘦明明是多吃一点才好。

    “那你身上的肉是什么?”芸娘怕古山又那么被忽悠了,站出来大声吼道。

    “大约是荣耀的象征。”

    “……”

    漫长的沉默后,沈嘉妍想起来自己床上还有一个要死不活的人躺在上面。

    “快开门啊!我要药材是为了救唐恩。”

    “唐恩是谁?”芸娘低声询问古山。

    “不知道啊。”古山更加茫然回道。

    竟然忘了那么霸气侧漏的名字。

    “不给我就破门而入了。”

    “疗伤的话你就去摘你种下的那几个小芽芽。”

    你自己都说是小芽芽了。

    沈嘉妍用力撞门,半个时辰后,半条胳膊麻了,门才开了一个小缝扔了一个小袋子,“拿着快走。”

    沈嘉妍打开看了一眼,哟,夜宵都够了。

    ……

    “你疯了?”沈嘉妍进屋就看到一地的衣服,而唐恩躺进了被子里闭着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她就出去那么一会儿,自家床就被占了,想到每夜睡的床被一个没洗澡还浑身血腥的人躺了,沈嘉妍克制不住地用头撞门。

    唐恩本就浅眠,被她那么一吵,就张开了眼。

    “你在做什么?”

    沈嘉妍揉了揉额头,平静道:“没什么。”

    刚刚的眼神好锐利啊!完全不敢质问他为什么躺了她的床。

    沈嘉妍挑了几株药材捏在手中,掌心孕育出一道道白光扎入药材之中,没一会儿一颗圆滚滚的药丸子就躺在了手里。

    “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唐恩没看递到他嘴边的药丸,冷眼问道。“喜欢我。”

    既然喜欢还扔他一个病患半个多时辰。

    大约是有种他一定死不了的感觉,沈嘉妍把丹药塞进他的嘴里,“快点吃不然药效都跑光了。”说完上衣一掀,“为了要到你的药手都要残了。”

    雪白的肌肤上一块不小的乌青。

    唐恩声音极小地“嗯”了一声,察觉药物入体还是没有恢复法力,不由握住了她放在床边的手。

    沈嘉妍不解地张大眼,这又要弄什么幺蛾子。

    不一会她就知道了,因为这只突然跟她十指相握的手,她全身的力气再慢慢抽空。

    “大人,你抽完我可能会饿的啃了你。”沈嘉妍欲哭无泪地甩手,但他的手就像是用强力胶水粘在了她的手上。

    “你打不过。”唐恩扯唇一笑,残忍的揭露的事实。

    身体中的魔根颤动打出了一道白光中断了唐恩的吸取。

    沈嘉妍一喜,甩开了他的手捂着肚子,“好饿。”

    说完把古山给她剩下的药草都倒进了嘴里,嚼了嚼之后,抽泣地看着床上的唐恩,“还是好饿了啊!”

    唐恩眉头紧锁,因为几次被她吸干的经验,所以他已经能很好的沟通她身体里的法力,没想到她稍稍一反抗就挣脱了他。

    见唐恩不理她,沈嘉妍坐在了床边,伸手挡在了他的眼前,“肚子饿了。”

    唐恩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她明显傻了一倍的表情,纤长的睫毛上挂上了颗颗晶莹,被饿哭她也算是厉害了。

    手指一动,掌心就多了几株散发魔性的药材,“要吗?”

    直接伸手没有抢到,只能拼命点头。

    唐恩摊开了手掌,“牵着我。”

    沈嘉妍毫不犹豫地十指相扣。

    那几株药材自然落进了她的口中,不过没一刻化成法力又通过手进了唐恩的身体里。

    每次察觉到沈嘉妍有反抗的举动,唐恩就拿几株药材出来,吃到最后沈嘉妍眼都变成饿狼了,唐恩才恢复了一半。

    不过他口袋里已经没有药材了,所以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沈嘉妍的手,难得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滚蛋!谁想让他像摸小黑一样摸她的头了。

    沈嘉妍见那只手没有如往常浮现药材,鼻尖寻着残留的药性,一口咬上了他的手掌。

    唐恩现在还没有什么反抗力,至多能保护自己的手不被她咬破,所以只能任由她把他手指舔舐了一遍。

    连手指缝也不放过的舔了一遍,湿湿的,痒痒的。

    唐恩半眯着眼,计算他还有有多久能恢复力气把她一脚踹下去。

    计算转移注意法好像不成功,因为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埋着头舔他的脉搏的感觉实在是痒了。

    耳尖发红恨不得缩进被子里的唐恩哑着声音吼道:“走开……”

    沈嘉妍如愿走开,不过是走到了另一只手开始舔。

    这只手正是刚刚他们传输法力的,所以残留的波动更大,沈嘉妍不止舔还上了牙齿,恨不得一口咬掉吞了。

    唐恩脸颊发红的咬着唇,他该庆幸刚刚脱了衣服,不然依她喝他血的架势,不是都要舔一遍。

    想到这里唐恩艰难的指了指地上的衣服,乖,快去那里舔。

    沈嘉妍迷茫地抬头看了一眼,立即又嫌恶地低头的开始舔啊舔啊舔。

    唐恩握紧的拳头又摊开,用那只湿哒哒的手擦了擦她的头,这就是你养的巨型宠物,她只是亲近你,没有别的意思……说服不了自己啊摔!

    眼见她舔完了手脸就无限放大靠的他越来越近,一翻身子挤进了被子里,还缠在了他的身上,唐恩仰着头,他会铭记这次羞辱。

    翻进被子里,沈嘉妍还嫌底下人的温度太高,而她太冷不高兴地蹭了蹭,然后双腿紧紧缠在了他的腿上,抢走他的温度。不过底下这个好像要烧起来了。

    因为刚刚的丹药和沈嘉妍的法力唐恩身上的伤口都好的七七八八,只是脖颈上还残留了一道浅浅的细缝,而这道浅浅的细缝因为他的仰头更加清楚的呈现在了沈嘉妍的眼中。

    沈嘉妍直接凑近,唐恩察觉的东躲西躲,还是没有逃过脖颈被舔上的命运。

    他想保持的仰头姿势都不可能了,只能拼命低着头,想把沈嘉妍那颗脑袋给挤出去。

    后果是,沈嘉妍被卡的难受,直接伸手扯着他的下巴推高,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唐恩“耻辱”的闷哼了一声,“你最好祈祷你能疯……”

    唐恩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讶地瞪圆了眼,因为那张渐渐放大的脸突然一动堵住了他的嘴。

    “唔唔唔唔——”

    沈嘉妍直接钻进了张开的唇缝,一遍遍把水舔的干净。

    水声兹兹作响,被沈嘉妍定住的脑袋快把她瞪出两个窟窿。

    沈嘉妍因为饥饿流出的唾液顺着嘴角一滴滴的落进了某人的嘴里,某人想起那段他刻意忘记的记忆,在她的梦里他变成了一片鳞片,被她放在了嘴里……

    沈嘉妍最后舔了舔,才抬起了头,“好饿。”

    脱了束缚,唐恩侧过头想埋进枕头里,不过行动一半就被身上的那个人打断,掰过他的脑袋在他鼻尖上咬了一口。

    “……”

    作者有话要说:麻蛋,好想蟹肉啊,捂脸(*/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抓住这只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棠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棠眠并收藏抓住这只蛇精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