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抓住这只蛇精病! > 第35章 入V三章 合并

第35章 入V三章 合并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沿着不识趣的家仆让开的路,他们一路走到了最前线,可惜前面的人没有一个衫目光给他们。

    事实上一到前面沈嘉妍也被面前的冲天黑光吸住了目光,从远看来是一阵黑色烟雾,但近看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黑光由怨气组成,腥味扑鼻,她的嗅觉比旁人好些,站得距离足以被怨气影响,头晕眼花,心神不稳。虽然这样却一步都退不得,被怨气定在了原地。

    而且这股怨气的力量竟然还在越来越大。

    她还说什么热闹让前面这些头戴金钗的夫人命都不要的围观,大约是她们是跟她一样身不由己,一来察觉不对想逃也逃不掉。

    站在最前的胖和尚手上的禅杖倾泻打出一道淡色的金光直指怨气,虽然金光和黑光一相撞金光蚕食的更多,但耐不住黑光体积大的吓人,被蚕食的那一块没有多久就被补了回来。

    沈嘉妍回忆起了清心诀,背了一遍心口一热就恢复了手脚的自由。小声地朝跟她一样站着不作为的唐恩问道:“大人,你看好情况了吗?”

    以这股怨气的架势不知道是死了几万人才汇聚而来,要是不制止别说他们这个院子里的人,就是这个城都不一定保得住。

    唐恩睨了她一眼,“你有什么可以克制它的法宝。”

    沈嘉妍仔细思考了一番,表情突然青紫难看,“……我身上还有你的几枚鳞片。”

    闻言,唐恩表情多了一丝讶异,“你怎么带来的?”

    按理来说他们两个的随身袋都没有跟着来这个凡人世界。

    沈嘉妍脸色羞红,抿着嘴不愿意说。

    “师傅!”

    沈嘉妍还在考虑如何用最不羞耻的方法拿出鳞片,只见前面抵挡怨气的胖和尚被什么东西一击,躺倒了他徒弟身上。

    被他压的站不起了的小弟子,表情悲伤地叫着胖和尚。

    这架势应该是要被压死了。

    沈嘉妍帮忙了一把,顺便把了一下胖和尚的脉,“他醒过来至少要半天。若是强行唤醒了他,他也没有再对付面前这东西的余力。”

    “嗯。”唐恩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脚一踩胖和尚手中的禅杖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再眨眼,他已经手握发着淡淡佛光的禅杖,脚凭空踩梯,到了离怨气更近的地方。

    “大师兄!”

    沈嘉妍一惊手上一松,扯起来的胖和尚又压回了没有挪地方的倒霉弟子的身上。

    沈嘉妍赶忙又要把胖和尚拉起来,那小弟子却摆摆手道了拒绝。她想了一会才想明白,那么重的“压力”他大概是不想再来第三次吧。

    唐恩起先冲进黑光里,她还能从隐隐约约地金光里判断他的位置,但随着黑光渐盛他的身影也被深深的掩盖其中。

    虽然不说但她能清楚的感知到他的实力是远远不如现实,在这个话本里他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大约只比她强那么一点,明明没有以前那么强还要摆以前的架势。

    沈嘉妍看着黑光心急火燎,他要是死了他们这些在外面站着的也是陪葬。

    猛然,黑光中段一胀化成一个椭圆,颜色都淡了几分。没多久又突地一缩,怨气一指冲天。

    沈嘉妍看的眼皮子抽搐,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轰隆——”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裂声响起,黑光四散。不是被击败的溃散,而是用爆炸的方式让怨气蔓延的范围更广。

    这情况自然不可能是唐恩赢了,大约不死就算是好运。

    沈嘉妍身形一动也跑向了黑光的中心。

    到了基本外面看不到的地方,沈嘉妍手往里衣一伸,扣下了几枚龙鳞。

    龙鳞掂在手上,她突然听到几声清脆骨骼相撞的声响,抬头看到了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害怕什么?”

    沈嘉妍脖子一缩,“你送我时我就是拿来做贴身衣物的啊!”

    “贴身衣物?”唐恩目光微低,看着那几片泛着淡粉色的金色龙鳞。

    他给她时是灰褐色,竟叫她温养回了原先的颜色还融入了她的气息。

    金龙褪下的鳞片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没什么重要的作用。鳞片脱离龙身太久颜色就会变得暗淡无光,除了坚硬能做个防护基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他当时扔给她褪下的鳞片做衣物,一是手边没有什么东西随便一扔,二是见她弱小给她防身的意思。

    之后他懒得要回,没想到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把这几片护心鳞片温养到可以牵制于他。

    “唔……然后我有了别的衣服就放了几片在胸口护身,谁知道它钻进了我的体内,自顾自的用我的心血自顾自的用我的心血温养。”沈嘉妍缩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

    随身袋是没有带到这个世界来,但是在身体里的鳞片倒是一片没少。

    唐恩眼睛一眯,晓得她少说了些什么,但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在她手心拿了两枚鳞片,转身向黑气浓郁的地方走去。

    “轰隆——”

    短短一会怨气又爆裂了一回,沈嘉妍皱着眉跟着唐恩在黑气中乱窜,原先发出黑光的屋子在两次爆裂中已经被炸得粉碎。

    怨气不断扩大,这黑气中能视度不高,一时找不到源头而他们有拿着克制阴邪之物的金龙鳞片,这怨气也伤不了他们。

    不过持久下去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对外面那些应该就是灭顶了。

    “娘子……娘子……”

    “大人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沈嘉妍缩了到了唐恩的身后,试探地问道。

    她怎么好像听到时有时无的叫唤。

    唐恩点了一下头。手掌一张卡着她的头把她移到了前面,沈嘉妍挣扎不开干脆抱住了他的手,大有一副我就是死也要你一只手给我陪葬的意思。

    唐恩的表情有些无奈,旋即目光一厉,禅杖朝一处一挥。

    沈嘉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抱着的已经是空气了。

    “娘子……娘子……”

    沈嘉妍这才发现刚刚的声音就是从跟唐恩缠斗的那团黑雾发出来的,声音毛骨悚然地让人听到的打颤,只是他说的好像是“娘子”。

    她看了看下手毫不留情的脸臭唐恩,有眼光!

    “娘子——”

    那团黑雾撕心裂肺地一声巨吼,沈嘉妍当场头晕眼花地倒在了地上,而在空中的唐恩状况也说不上好,倒退了几步,嘴角竟然溢出了几点鲜血。

    为此,沈嘉妍手心的鳞片微微发热有躁动的极限。

    那次他全身是伤摸进了她的房间鳞片都没有什么反应,难不成这次还更危险。想到这个沈嘉妍立刻摸索的跑离的这里,她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不如趁唐恩吸引了这黑光中怨气之物的注意力,她趁机去找找源头。

    空中的唐恩扫了一眼地上就转过了视线,表情依然淡漠,手掌用力握紧,再攻击那团黑雾的时候像是潜力被激发,比刚刚强了不止一倍。

    ……

    沈嘉妍干笑地看着面前成型的黑气,似乎是一个妙龄女子的模样。

    “你为何杀我……”

    声音就像是石粒在磨砂皮上划过的刺耳,和前面那团黑雾一样都是让人全身发凉。但说的话明显比前面那个恐怖许多,叫“娘子”怎么想都没有“你为什么杀我”感觉威力大吧。

    沈嘉妍往后退了一步的同时手掌一开甩了一块鳞片在她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犹如剜骨般的惨叫声响起,沈嘉妍毫不犹豫往前一跃。龙鳞虽然有克制邪物的作用,但不可能完全除掉它,最多阻它一阻,要是不快点找到源头什么食物都爱吃的她就会变成食物。

    “杀你的人在后面!”这个位置还隐约能感觉到唐恩和黑雾相斗的波动。

    杀她的人是她的相公,她相公杀了她以后就后悔了……那么一个痴男怨女的好故事,就差他们相遇打起来了。

    只希望团结这种东西不要在这些怨物上体现吧!

    “轰隆——”

    这一声爆裂来的时间晚了一些,但威力却是第一次和第二次加起来也不及的。

    地上震动,沈嘉妍也不可避免地晃了晃。接近中心她的头是被影响的越来越晕了,被应该是晃清醒的,她却是被晃得想眯眼睛睡觉了。

    而且不止眼皮子,脚也软的不行想找个地方躺下。

    沈嘉妍困顿的脑海突然闪过唐恩嘴角溢血的画面,精神一震。

    摊开手掌取了一枚鳞片在手掌划了一道,嫣红的血液涌出,她也清醒了不少,迈着步伐往跟浓郁的怨气中心跑去。

    随着每次爆炸这黑光里面的怨物就会变得更强,变得更多。过了那么她都没有感到鳞片躁动,说明唐恩那里绰绰有余,不是剩下的怨物都在等着她了吧。

    沈嘉妍再一次证明她就是个乌鸦嘴,才想完就遇到形状更清晰的怨物,呲牙咧嘴的朝她流口水。

    这次什么话都没有说,大约它是因为吃不饱形成的怨气,什么都不打算说只打算吃了。

    ----

    这处黑气浓郁,极有可能就是源地。

    都要成功了,被吃了也太惨了。

    沈嘉妍除了看美食之外眼神从未像这一刻一样那么犀利,手中紧握着那四枚鳞片眼也不眨的等着机会。

    怨物先动了,不过目标不是她。

    沈嘉妍见它直接绕过她,飘向了她来时的方向,疑惑之余不禁鼻子微动地嗅了嗅。

    好熟悉的味道,香甜可口的……血。

    手中的鳞片开始发热躁动,果然是唐恩的血。

    沈嘉妍一愣更加加快找源头的步伐,他死了她去找骄傲的不屑骚扰她的大人。

    虽然他最近对她耍了几次流氓,但她相信他的本质还是好的。本质:高高在上完全不会染指蝼蚁。

    这个本质详细解读后她真是一点都不想对着源头打下去了。

    她目光所及的地方有一个半圆形的半透明的光罩,而光罩周围有浓郁的怨气正在滋生新的怨物。

    沈嘉妍毫不犹豫朝半长成的怨物扔了一枚鳞片。

    “轰隆——”

    鳞片一触到半长成的身体,光罩一抖就发出了一声巨响。

    沈嘉妍还没摸清头绪就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以防万一趴在往光罩周围缩。

    ……

    光罩里面有一幅摊开的画卷,跟惊天动地的外面不同,画卷描绘的画面平静的像另一个世界。

    沈嘉妍伸手碰了碰光罩,毫无阻碍地进到了里面。

    进去了才发现阻碍不是没有,只是在里头。

    血液流动的越来越慢,她眼睛都闪星星了离画卷都还有不远的距离。

    她也是玩过投壶的人,虽然都没中过,但是什么事都会有轻重缓急,老头看在那么多人命上应该是会帮她的。何况目标物那么大来着。

    沈嘉妍朝画卷方向扔了费力扔了一片鳞。

    没中。

    不甘心继续再扔。

    偏了一大截。

    麻蛋!难道她就要命丧于此了。

    老天爷啊!她倒是没关系,但是唐恩明显就是天之骄子的样子,老天爷怎么能舍得。

    给我一个机会救他好不好。

    沈嘉妍睁大眼一投……

    虽然偏了点,但还是留在了画上。

    可是,怎么周围一点改变都没有?沈嘉妍终于受不了眼皮下坠的诱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唉,她只能救到这里了,其他只能看缘分了。

    ……

    “……”

    唐恩淡定地推开了面前那张光着脑袋放大的脸。

    “你醒了啊!”沈嘉妍打了个哈气,从桌上拿了一张不怎么白的白布给他。

    “什么?”

    他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擦脸呐。”沈嘉妍比他更不解地看着他,醒来别人给他递帕子意思都应该是擦脸吧,难道还能有什么隐秘的含义。

    “这东西你还擦过哪?”

    “你身上的伤口。”和我的脸。

    闻言,唐恩不嫌弃地接过帕子在手上擦了擦,起身把帕子放回桌上又在她身上擦了擦。

    “……”既然打算这样又何必用帕子擦手。

    做完这一切,唐恩又打起精神往外面移去。

    真是坚强的病患,双腿刚接上就能走的那么像没断过。沈嘉妍上前几步扶住了他,“你要去哪儿?”

    “找水。”言简意赅。

    “我记得外面有一口水井,你坐下我去帮你打。”

    唐恩毫不领情地挣开了她的手,“还不至于。”

    她判定要躺着休养的病患没有半天就自己下床做事,真是一件伤自尊的事。

    “……我昨日怎么了?”

    “唔,”沈嘉妍上前几步帮他一起拉井里的拉索,“昨天我也晕了,只不过我醒的比你早,所以就窜到了你的屋子里看你有什么要帮忙的。”

    唐恩看不清情绪地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大概忘了他还留了一个泥巴人蹲在她房间的板凳上。

    “对了,大人你想到什么回去的方法了吗?”这里不止不能吃荤,没有头发,还危险重重,她真的好想回去啊!而唐恩吃了那么大一个亏一定更想回去,他的脑子明显比她好使那么一点,这种未来交给他她放心。

    唐恩睨了她一眼,“你知道为什么会到这个凡人界?”

    “凡人界是什么?……难不成是因为我把那个卷轴撕了。”

    “没有魔的世界就是凡人界。”唐恩简单地解释道:“应该和你撕卷轴没有什么关系。”

    “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魔,所以大人你的实力才被压制了?”要是他还是原来的水平,无论世界都能叱咤一方,她也能跟着喝点肉汤了。

    唐恩闻言幽幽地看着她,目光怎么就那么渗人呢?沈嘉妍凭借对危险的直觉,脸上就挂上了傻笑,“今天大人怎么就那么帅气。”

    “……降低我的水准,大概是为你创造机会。”这平淡的话里面含了无数声叹息。

    “咳咳……咳!”沈嘉妍吓得呛住了口水,他说的是什么?什么叫给她创造机会,要是想给她创造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机会,不应该是把面前这个人变成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柔弱书生那一类吗?

    因为受到这惊吓,她的手也跟着一松,“扑腾”一声,那道一半的洗脸水又掉了下去。

    唐恩脸比木桶还要黑一点。

    “师兄,你醒了!”沈嘉妍转头一看,这不是昨天频频受伤的小和尚。

    “师姐,怎么在这里?”小和尚打了一个佛号,八卦地问道。

    “我略通一些歧黄之术,便来看看你们大师兄的伤势。”

    “师姐果真厉害!大师伯说大师兄的状况至少要躺半年。”

    沈嘉妍谦虚地笑了笑,“也没有那么厉害了。”

    唐恩倚在水井旁边的木棍上,看样子是放弃了自己打洗脸水,朝小和尚招了招手,“帮我打半桶水上来。”

    那姿态完全是让你打水是对你天大的好处。让人悲痛的是那个小和尚一点自尊都没有的乐颠上前给他打水。

    水打上来小和尚察觉沈嘉妍盯着他,摸了摸脑袋:“师姐是不是也要一桶。”

    沈嘉妍一副我一点都看不起你的转过了视线,“那就麻烦你了。”

    ……

    到了中午,沈嘉妍只来得及吃一口这家做的有肉味的素材,就被她的尼姑师父拎回了尼姑庵。

    走之前她拼命朝唐恩眨眼,不知道他懂了没有,反正她是不晓得她眨眼是想提醒他什么。

    “你怎会跟夫华寺的秃驴们混在一起!”远离了人群,尼姑师父恨铁不成钢地甩开了她。

    秃驴?沈嘉妍扶了扶歪掉的帽子。

    “师父,大家都是佛门弟子……”

    “呸,谁和他们大家!”

    “师父,我错了。”

    “知错能改就是的好的。昨日的恶物你是怎么治住的,那些秃驴个个重伤,徒儿你可真给我争面子。”尼姑师父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的沈嘉妍也觉得乐滋滋的。

    不过,受伤最轻说不定不是最厉害,也有可能是出力最少。

    “睡了一觉记得也不怎么清楚了,大概是我运气好一刀就戳死那个作恶的东西。”她也不知道她原来的是个什么性格,所以只能半假又敷衍地说道。

    她似乎是摸对了她平时的性格,只见尼姑师父笑得更甜,“你运气一向好,让你下山真是做了个好决定,扬眉吐气啊扬眉吐气。乖徒在山下吃饱了没有?”

    沈嘉妍摇头,只吃塞了一口就被你叫起来了,剩下的全部便宜了唐恩。

    “咱回庵里放开的吃。除了馒头再给你加个清水煮蘑菇。”

    ……她只听过小鸡炖蘑菇怎么办!落差太大她怕她看到清水里漂浮几个蘑菇会掉下泪来怎么办!

    唐恩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饿的面黄肌瘦,趴在花园的石桌上。

    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你来了”,继续无力地趴在。

    因为住的屋子是两个人住的,虽然是和尚尼姑但怕唐恩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杀她灭口,所以就是没有说好他晚上会不会来找她,她还是早早到了偏僻的花园等着。反正他不是说他对要杀的人有一种感应,她就是在哪他都应该找的到。

    现在真的被他找到了,她的心情又有一点复杂。

    沈嘉妍埋着的头被强行抬高了起来。

    唐恩打量了她几眼,大约是没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她就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要死了?”

    那么说自己的小伙伴真的好吗?

    沈嘉妍不高兴地眯起了眼,你不杀,我怎么会死。

    “有大人在我怎么可能会死。”

    唐恩挑眉:“一心求死。”

    怎么那么奇怪,沈嘉妍往四处张望了一遍,研究了一下灯光问题,唐恩怎么比上次见面给她的感觉要英俊。

    如果不是灯光问题的话,大概是她饿出了问题。

    “在看什么?”唐恩甩袖坐下。

    今天晚上的他格外的风骚。

    “哦!”沈嘉妍惊呼一声,“你怎么长出头发了?”

    而且一次直接长到了齐腰。

    有头发和没头发怎么会差那么多,那她有头发长得只能算是还行,现在不是长得不行了。

    唐恩没有回答,见她发呆顺理应当地转移了话题,“在想什么?”

    “觉得没有头发的自己一定好丑。”所以生发剂分我一点好不好。

    唐恩嘴角挂了一抹淡笑,食指在她头上一挑,手顺势搭上揉了揉,“傻瓜,你哪有你想的那么丑。”

    小尼姑沈嘉妍悲伤地打掉他的手,她就好奇她那么嘲笑他的头发,他怎么都没有什么反应,原来是等到现在来报仇啊!

    “你这样不是回不了寺庙了。”

    唐恩点头,“事情已经完成了两样,还有一样我们就可以回去。”

    “咦,什么两样事情?你知道了什么?你知道怎么回去怎么不告诉你的小伙伴呢?”

    “小伙伴?谁?”

    沈嘉妍:“……”不就是我吗?

    “我们来也没有做什么,除了昨天我解决的那个东西,我们还做了什么……对咯,吃了三十个馒头算吗?”见唐恩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沈嘉妍只能胡乱猜测道。

    “你吃了三十个馒头。”唐恩眉头微蹙,大约是苦闷自己已经落魄到要跟一餐吃三十个馒头的人说话了。

    “那还是在路边采了不少药材垫肚子才只吃那么几个……”

    “昨晚那个泥人是第二件事。”唐恩打断她对于她吃不饱的复杂分析,比起听她说话他宁愿给她解惑。

    沈嘉妍好奇地追问道:“是怎么一件事?”

    “知道我今晚为什么会来?”

    那么问一定不是好事。不过意志不坚定的沈嘉妍在他的目光下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一个唐恩之墓的东西。葬的是只狗,听说是给送它的名字。”

    沈嘉妍:“……”那么拼命眨眼怎么还挤不出忏悔的眼泪。

    “你想知道知道第三件事是什么吗?”出乎意外的唐恩没有跟她深究,反而说起了其他。对此她当然是感激不尽,只要第三件事不是杀了她,一切都是她的救命稻草。

    “想。”沈嘉妍眼睛发光发亮,完成了三件事就可以回去吃肉,简直迫不及待。

    唐恩的视线从她的头顶慢慢向下移,最后停到她的嘴唇。

    “到底是什——”

    做人不要太归根究底不然会遭到意想不到的报应。——被堵住嘴的小尼姑沈嘉妍心声。

    ……

    “如果我死了,大人你一定要带着好吃的写上我的名字然后烧掉。”

    沈嘉妍扣着白色的石壁往下滑,她已经十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也不知道她是靠什么支撑着到现在还活着。

    在前面找出路的唐恩回头赏了她一个眼神,“不会烧。”

    真是残酷的拒绝,就这样面前这人还是十天前对她耍流氓的混蛋。

    那天晚上她被堵住了嘴,卷轴的一行字在她晃了一遍,在转眼他们就到了这个迷宫。

    开始两人还有点羞涩的一前一后的走,但是十天过去被亲完全就不是个事啊!反正在他的邀请下她又不是没有亲过,不是就是软软滑滑的,一切就算扯平好了。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走出去?”会不会到她头发已经长到齐腰而身体已经变成人干的时候。

    连续十天唐恩都没有找到出口,这对他的自尊心是强烈的伤害,所以脾气不好地“哼”一声,摸着石壁晃荡地走了。

    “哼。”沈嘉妍有气无力哼了一声,她要做一个吃饱的梦再继续。

    这一睡了醒醒了睡转眼就是五天。

    唐恩费尽功夫找到她的时候,脑补她找不到他眼泪直流之类的气泡破了无数个。

    而毫不知情的沈嘉妍嘴里叫唤着“鸡腿”,擦着口水迷茫地挣开了眼。

    看到了唐恩,咧开一个大大的笑,“你回来了。”

    唐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在她面前蹲下,“我背你。”

    “大人,你怎么能那么好!”沈嘉妍欢乐地扑了上去。

    唐恩轻松地站了起来,少吃了东西她倒是轻了许多。这算是好事。

    “大人,你知道吗?我每次一睁眼看不到你,我都只敢继续躺着睡觉,希望下一次睁眼能看到你……”饿劲过了她就脑子清醒了,凭她倒霉催的运气和比他差一点的智商想要从这个没有任何颜□□分不知道多大的迷宫走出去。

    再给她五百年都不可能。

    万幸的是等到了唐恩,她以后一定要思考一下环境和她的战斗值再做决定。

    “大人,我一定会乖乖的。”叫小黑什么的也可以勉强应了。

    “一定好好听你的话。”比如上你的背让你背之类的。

    唐恩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眉头舒展开来,心里还主动思考她要是再夸几句,等下她在他肩上落了口水就原谅她好了。

    ……

    “醒醒。”

    沈嘉妍护心的几枚龙鳞齐齐发热,她被烫了一会儿就受不了的爬了起来。

    这里是……

    地上还散着几片卷轴的碎片,就是这了。

    顺便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鳞片,“走开。”

    被唐恩骂了也懒得吐槽,她不过想着早点吃鸡腿,一侧脸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竟然真的回来了。

    这次她可不敢再踩这卷轴,整理好了放在了祭台上。

    满足地摸着一头顺滑的青丝 ,“大人,我们可以走了吧?”

    “嗯。”

    “大人,我的身世是什么?”这一趟除了知道她跟这塔里那个食人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亲戚关系和看到了唐恩的光头,她似乎就没有了什么收获。

    “去问紫门的小鬼要一样东西,至于其他出了塔我在告诉你。”

    沈嘉妍:“要什么?”

    “看你能要到什么。”

    唔……他身上最值钱的应该就是那个红肚兜了,但她没有任何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估计只能要到他虎头上的一根毛就算不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抓住这只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棠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棠眠并收藏抓住这只蛇精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