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生觅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老任之托

第一百五十八章 老任之托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曜华宫!

    林瑜随着人流缓缓退回六山外,久久沉默,连肩上的伤也没了心思去管。

    离了吕青云几个,独自寻了处人少偏僻的角落,心中翻涌,终于等到了曜华宫!仰面望天,目光深处,一团焚天裂地的火,熊熊燃起!

    晏风,那个叫晏风的,不知道有没有来至这里……听说,此妖天生火灵之体,早已筑基,而今,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修为。书院关于南边的消息,却不是太多。转身,看看四下里三五成群的散修,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或许会知道得更为详尽。

    略一留意,果然,眼下刚经一战,尚未从那惊心动魄中醒过神来,言谈之间,十有八九都是曜华宫火法的事儿。谨提了心神,细细聆听。

    ……

    此次退回未多久,六山之上立时有了传讯,不论宗门弟子或是散修,伤重者,全数转入六山阵内修整。阵外防护和外围的设阵事宜,交由先前在六山未出的宗门弟子。

    连经了两场生死鏖战,有了一番轮转,始得喘息。

    李飞白随阵返回,却是顾不得自己浑身困乏,伤创愈重。直直赶往了书院内里。老任先前丢在流霞峰下,说是知道峰上必然有观战之人,定会辗转送回院中调养,怎么能放得下心。

    带着一身的血渍,打听一番,寻到了一处院落中的老任。此刻,已是醒转了来。想来却是先前,强撑之下,法力耗尽,神识被震击受创,才致一直昏迷不醒。然而那萎靡不振的样子,唉……

    “飞白!”老任自静坐中醒来,歪了一歪,险些又跌倒了去。伸手撑住了身子。

    “任老伯慢些个。”李飞白急急上前两步。

    “而今觉得如何了?”看看老任煞白的面庞,形容枯槁,李飞白不由心底一沉。

    “唉,就这样,恐怕是难了……”

    “老伯怎么说这样的丧气话,神识恢复的慢些,本是常事。”

    “嘿嘿,我的境况,自己还会不知道……”老任摇了摇头,转而直直看向李飞白,“你以为我还跟你似的,血气方刚?本来就没几年活头。筑基这许久,却是一直难再有精进,而今又这样折腾一下,活一天算一天啦。”摆了摆手,止了李飞白的接话,“先前还在担心你小子怎么跑出来,看看自己无事回了院中,才猛然反应过来,恐怕就是你救下的。唉,糊涂了……无事就好,无事就好。”

    又看看眼前的李飞白,满身的血迹,破烂的衣衫。先前那被围攻的境况,历历在目,真是难以想象,三人都抵挡不住,这小子自己,是怎么携了自己脱了那样的困境。

    可惜了,自己眼下的情形,就是救了回来,又如何……神识重创,丹田受损,未死在刀下,也就是回来躺着等死罢了。

    “小子侥幸,借了临近的战团脱了身。”李飞白被老任这样一说,看了眼前无一丝生气的样子,心底暗沉,揪得难受,扭头看看旁侧,养神丹药就在一旁,自己却也没有旁的什么好法子,“老伯是猛地遭创心情不佳,只管在此将养,等调养好了,有的是其他法子。”

    干巴巴说了几句,自己也觉得无味,突地想起那个青玉龟甲来,探入怀中取了,“先前斗法,老伯这龟甲,幸而未曾丢失,飞白替你取了回来。”

    “哦?”老任无神的双目突地闪出一缕精光,精神一振,直了直身子,一副不可置信。这龟甲,正是自己惦记的心病,心中懊丧。战中遗失,哪里还敢去想。居然取回来了!伸手一把接过,诧异地盯向李飞白,止不住浑身轻颤,“还以为就这样丢了。好,好,好!”转而沉思一阵,又是一叹。

    这又是怎么了?李飞白看看老任,龟甲不是凡物,自己也已经寻了回来,还以为会精神振奋些,还是叹息?

    老任看看李飞白,目光闪烁一阵,心中却是一番不同的思量。

    良久,将龟甲置于身旁。这小子,实诚的很,平日里言语不多,少经是非,兀自不显,此次,身处那样的险境,就是一个人跑,都嫌慢了去,居然还未丢下昏迷不醒的累赘,唉……如此心性,真是少有了。

    “咳!咳!飞白,知道菁菁修习的所在?”

    李飞白突地一愣,沉默许久,怎会迸出这样一句来,“确是知晓,只是,先前引了我等入境的那张琴,却似乎是被收回了。至于再行入内,我却未曾试过。”看了看腕上的弦丝,“不瞒老伯,这段弦丝,就是那境中高人所赠。只是,是否能凭此与那世外之境联系,我却未曾尝试。恐怕……就是能有联系,也绝不容易……”

    说着,心念一动,腕上黄色弦丝轻轻缓缓地伸展开去,莹莹淡芒,在屋中亮起。似透非透的弦丝,如有灵般,恍惚微微颤动,带起一片朦胧虚影,隐隐,仿若清音绕梁。

    “果然神异……”老任盯着那宛如有音的弦丝,面上突地一缓,“赶紧收了吧。如此宝物,看看就知不凡,在外,还是少现与人,引了垂涎,招来祸事。”

    李飞白心中一动,突地想起了那群妖修不死不休的追杀,忍不住心底一凛。

    “菁菁是被你说的那处妙境高人留下了?”

    “是,飞白怎会拿这个与老伯玩笑。”李飞白突地皱了皱眉,却是觉得老任这话音,怎么就听着不对?“菁菁甚得高人喜爱,才被那高人专意留下,走时还嘱咐飞白,她会回来看你呢。”

    “呵呵呵,好。”老任看了看李飞白,面上露出些许欣慰,似是心中有了定数,“老头我有一事,还要劳烦小兄弟了。”

    “老伯有事,只管吩咐就是,何须这样郑重。”

    “哎……这事儿,你却得听完,好生给我一个答复。”老任摆了摆手,“菁菁在这里随我长大,与外界少有接触,只怕也没有什么旁的朋友之类,她若回来,不是寻我,就是寻你了。”

    李飞白面容一正,想起神乐里,小妖精的种种,临别之时那句等她的呼喊,不由轻轻一叹。

    “如此就是了。”老任盯着李飞白,那面上的变化,自然都看在眼里,轻轻一笑,“老头我而今,恐怕是真的撑不了多久去,这中间一些事,你也莫嫌突兀。”说着,将身侧的龟甲往李飞白处推了推。

    “原本,我是打算等她筑基完了,稳了根基,定了心性,再与她讲这些,现在看来,却是得拜托小兄弟了。”

    “任伯……”

    “听我说完,菁菁父母出外,曾有言,若是久不见归来,或是去了她母亲故里。那处地方,似乎也不是寻常能入的。”老任叹息一口,“临行时,却是将这龟甲交付与我,来日,若菁菁尚堪造就,可将这龟甲给她,自可引了,去往那处地界。这里所言,怕就是仰仗她的血脉了。”

    “咳,咳。”老任轻咳两声,面上一片心伤迷惘,“可惜我,恐怕没那个机会能送这孩子一程了……”

    小狐……老任一番话,听得李飞白神伤,不知该如何接话。

    “她若是出来寻不见我,无依无靠没了落脚,届时,还望小兄弟伸了援手,关照一二。”

    “老伯既然有这样重要的话,我即刻就探探这弦丝,看看是否能联系了那处。”

    “不必。”老任抬手止了李飞白,“不论能不能联系,此时都是不妥。若是菁菁为了此事不得安心,失了机缘,岂不是害了她去。”

    “这……”

    “莫不是,为难了小兄弟。若是如此,就当我没有提过吧。”

    “非是如此,老伯……”李飞白低了头,伤痛莫名,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唉!抬眼看看老任,轻叹一声,取过了青玉龟甲,却觉重如万钧。

    “龟甲飞白取了,暂且替老伯保管,老伯还是安心将养,小子还待老伯伤好了,届时,与老伯一同去送菁菁才是。”

    “呵呵。”老任看李飞白收了龟甲,笑了笑,“但有一口气,我自然不会心灰。”挥挥手,“小子去吧,老头我说了半天,可是真的累了。”

    ……

    缓缓退出院落,李飞白看了看手里龟甲,好生收入袋中,心底里,如缀巨石。看着眼前的院子,突然觉得那般的萧索。风过,犹有烟熏之气,血腥正浓。

    抬眼四望,哪里还有一丝飘渺出尘的意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长生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梅换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梅换酒并收藏长生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