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生觅 > 第八十八章 挥斩巨刃

第八十八章 挥斩巨刃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残剑幻融!

    若非亲眼所见,李飞白简直不敢相信,还能自主相融!瞥了一眼聂不平,却见皱紧双眉,轻唉一声。

    眼见那道金气仿若缓慢袭来,只觉身子一紧,气息凝涩,举手抬足,如负重荷,竟有被束之感。空中青黑龙牙,一阵频频颤动!若扑之状!李飞白有心抬手打诀,却是身手迟缓,立时心底一骇,毁矣!

    一行人冲着金气而来,费尽心机不得见,不想竟然这样冒了出来。东西就在眼前,却是连应对都难,危在旦夕……

    “小子退后!”一声断喝,聂不平挺身上前,手下郑重掐诀,抬手打了出去。空中灵剑一震,一道长长剑气耀眼破出,直迎而上!李飞白站在后面,一面抬手掐诀不敢停缓,一面提心谨观侧前的聂不平,眼看他打出一道剑气,一恍而去,顿时瞪眼呆立!

    金气!这厮发出的,竟然也是一道金气!去势更快,须臾击过。一时脑海若堵,只是瞪眼,回不过神来。

    空中,两道金气眨眼相击,根本没有心想的那种震动,轰响。一闪之际,同时湮灭,无声无息。只是,明眼可见,那空中,仿若微微一扭,而后渐渐回复。裂空!

    空中巨刃发此一击,似后力不继,只在空中静悬,一股威压打来,紧紧锁了李飞白几个,却是暂无下一击击过。

    得一喘息,李飞白急急抬手召回龙牙在握,如此,一会儿再有,运使起来却是比之当空御使要迅捷许多,不至于再眼睁睁看着,连回手应对之力都没有。刚刚握剑,还未好好感受一下龙牙躁动的气息,只听前侧“呃!”的一声,聂不平浑身颤抖,竟似站立不稳!

    “聂兄!”李飞白一个箭步上前,正欲伸手去扶,只觉身不能近,竟有一股斥力相抵。“聂兄!”又是一声惊呼,只听“呲啦呲啦”几声,一股逼人之气自聂不平身上四射而出,直逼得李飞白连连后退。再看聂不平,身上本就撕裂的衣衫,而今更是破烂褴褛,条条块块乱坠,那外溢之气一冲,呼呼曳曳。

    不觉再有冲斥之力,李飞白再次挺身而上,却见聂不平此刻更是萎靡,“聂兄!”

    “无事。”聂不平身子一晃,兀自立稳,终是垂首不振。“小子你上,小心了,用好你的剑!”聂不平看看李飞白,着意盯了盯那青黑的龙牙,一步退后。

    剑?李飞白看一眼步履虚浮的聂不平,低首看剑。龙牙此刻,青芒犹盛,有感李飞白审视,兀自一闪,一股逼人霸气跃然而出!不由心底腾起一股热浪。抬首看当空的巨刃,那股威压之感消逝无踪,只有战意凛然。

    “击散此刃剑意,速速拘了,可拘出一缕金气本源。”聂不平有感身前的李飞白战意升起,轻语提醒,竟似有万分的把握一般。抬眼再看当空巨刃,轻轻一颤,又是一划。

    静立,沉心凝神,只觉当空一股剑气打出,李飞白定睛一看,正如方才,竟然又是一道金气!略显虚薄,却不似方才首剑那般凝实之感。金气划来,又似方才那般,似缓实疾,一股束缚无力之感油然而来。

    用心用剑!李飞白又盯一眼空中袭来的金气,突地闭上了双目,一缕神识锁了,心神入剑。霎时,只觉龙牙之内,气息疾转,峥峥战意如激流狂涌,瞬息贯身!身上束缚之感顷刻消弭,哪还有一丝困意!只觉胸中一股畅然欲出之感难以自抑,几欲迸出,战!

    心随意动,波澜不惊。静立书生闭目抬手,一剑!

    一道无形剑气倏地迸出,却与先前剑气恍惚不同,缓缓一剑挥出,那剑气却是霍然一瞬击去!当空一震,金气与剑气相触,却无方才首剑那般的静静割空,相交一颤,金气寸寸崩散,恍惚如粉如齑……

    这,聂不平身后直直盯着,只见空中金气粉散,心底震颤!转眼看看李飞白,看那手中的青黑之剑,只觉如洪荒神兽,静伺欲出。这剑,自己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觉神异非常,总是令自己莫名心动,果然,连连溢彩!

    正自思忖,前面,当空巨刃一剑出,微微一顿,却不似先前那般蓄势,轻轻颤动,似乎也有所感,就要一剑再出。尚未及动,地上闭目的少年书生挥臂,“倏!”又是一剑挥出。

    此剑一出,信手由心,无什么抢攻,趁势,只是随意。

    一道剑气迸出,去势犹盛,却仿佛方才战意未尽,意气难耐,“倏”地直扑而去!正击上那欲出剑的巨刃之上,登时一顿,巨刃竟然一颤,一剑击退几尺!

    又一凝势,正欲发剑。眼前,少年闭目,挥臂,又是一剑……去势更畅!

    剑中,再退!倏地,再一剑!

    ……

    七剑过,空中巨刃黯然无光,再无一丝战意,轻轻一颤,跌落。

    “速速拘了,收取金气本源。”聂不平眼看先前七剑出,那巨刃竟然被击得连退,气势一衰,再衰,败散。不由得心底连震。这小子,意与剑合,这剑出的,已是颇有神韵了!

    一喝之下,前面的李飞白竟然没有反应,犹在在那里握剑静立。这却是不能耽搁,只有趁此之际,剑融未散才可!错错神,一旦剑再散去,还有屁用!

    “小子……”聂不平忍了胸中翻闷,一部跨上,赶紧急急住口。眼前的小子,还在那里闭目未睁!这是,有所感,悟了?聂不平不由展了展眉,轻轻一笑。

    那就我来吧。俯身,一道法力打上巨刃,手中连连掐诀,须臾,一道尺长的灵气灿然而出,宛如有灵一般,方寸之间,翻旋飞腾,穿梭之际,周遭空间连连颤动不已,“哼。”聂不平轻哼一声,取出一只晶莹瓷瓶,一甩打入。

    起身之际,只见地上巨刃一阵恍惚,闪了几闪,突地一震,无声崩散。化回一地残剑。

    此间事了,不由轻舒口气。抬眼去看许逸那边,不由心中一紧。方才战得提心吊胆,一直紧守心神,未去关注,而今那边,竟然也是剧战无果,残剑幻化,还是三柄!

    许逸独对一柄,激战之中,挥洒自如,方梓文与余下三个联手,抵了两柄,联手之中,堪堪迎住,也自正酣。地上一二十柄残剑,七零八落,空中三柄巨刃,却是较之这边犹显凶狠。聂不平不由又看了看李飞白手中之剑,撇了撇嘴。

    可惜。低头看看自己褴褛的衣衫,这身子……唉!不想变故频生,此际竟然弄得又是使不上劲儿去了。有心无力,只能远观。

    正在观看,突觉身后有动,一扭头,却是林瑜轻轻“呃”了一声,皱了眉,就欲醒转。这小子?聂不平看看那边当空三剑,巍然压顶,足足遮了半空之势!只不动作就令人心颤不敢直视,宛如胸压巨石一般!看看林瑜那犹自煞白的面庞,聂不平抬手,凝一道法力打过,又将之击昏过去。

    先前被那铺天的剑雨震得心神失守,而今尚未完复,再睁眼看见当空三柄巨刃压顶,恐怕又是心惊,如此几次三番,恐怕心中就生了罅隙,再难寸进了……倒不如昏睡不醒,就此避过这些也好,躲过心中之祸。摇了摇头,聂不平又转目去看李飞白,脸上一笑,这小子。正在那里看着,就见李飞白仰面“呼”地一口长气吐出,醒过神来。

    “聂兄。”

    “如何?可有恙?”

    “无甚。”李飞白面上一缓,低头看了看手中龙牙,暗暗又出一口气。正看见散落的残剑,“呃,这!”

    “也无甚,已收了。”聂不平就欲探入破烂怀中去取瓷瓶,却见李飞白猛然醒神一般,忽地转头,看向许逸那边。面上一变,“聂兄在此候了,我去援手!”不待回话,提气直驰而去!

    “这小子。”聂不平嘴上喝着,又是摇头一笑。

    突地,许逸处一声惊呼,一道身影错步连连后撤,摇摇晃晃,“扑!”地跌坐!不好,伤了一个!聂不平心中一抽,一颗心又提了起来,四人联手之势一破,顿时险象环生!

    “我来也!”李飞白一声暴喝,身影急闪而上,未及上前,手中灵剑一挥,“唰!”地一道剑气打过。“当”地一声,击在侧里的一柄巨刃之上,虽无甚大的反应,却是阻得那剑气一缓。身影连闪之际,已是御至方梓文身侧,抬手,又是一剑。

    剑气连连击上同一柄巨刃,只见那空中巨刃突地一震,舍了方梓文几个,剑锋一错,直指李飞白而来!

    “飞白不可!”方梓文一看空中剑势,抬手一剑劈上,就欲引回,却是一点反应也无!惊骇之下,又欲挥剑。

    “方兄放手,飞白可以抵了!”喝间,李飞白剑出不停,脚下连错,已是引了巨刃而去。可以抵了?方梓文心底一惊,眼见那一柄巨刃直朝李飞白而去,却是再分不开心去观望,收心,沉心应对当空。

    “当”一声闷响,许逸应对的巨刃一黯,坠落。这时一扫旁侧情景,不由一愣。方梓文三人应对一剑,自然轻松许多,未几刻,已占上风无虞。那边,竟是李飞白!独对一柄巨刃!竟然也是挥洒自如!凝神看了几眼,确是无一丝失措,剑去随心顺意。一愣之际,心底一闪,不由看了看飞白手中之剑,心底轻震,转而一笑,不再注视。

    扭头,身后师弟盘坐,一剑自肩划过胸际,半身血染,却自止了血淌闭目,身侧丢一瓷瓶,却是取了丹药吞下。略一观,此刻面上沉毅,气息趋稳,暗自松了口气。

    再看远处,林瑜躺在地上,不由一皱眉,又看聂不平在一侧坐着,浑身如被乱剪,衣衫破烂如缕,神色困顿萎靡,却正往这边望着,面露轻笑。心中才自一定,如此就是两个都无恙了。

    一场激战,变故连生,而今终于有了定数。许逸轻舒口气,这才转身,抬手打诀,去拘金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

长生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梅换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梅换酒并收藏长生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