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生觅 > 第九十章 各怀心事

第九十章 各怀心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二人就在此先落下,待我回禀之后,再来与你们引见。”许逸安置了李飞白与聂不平,别过而去。先前入境那时,自然没有去提,而后出来,原本倒是想问一句先生和那女妖的事儿,毕竟此后,李飞白入院,自己相邀之时,说过就近寻处安落的话。只是李飞白一字不提,想来是有了安排。日后再问不迟。

    “可有所得?”鉴元看了许逸,面上一舒。

    “有,师尊且听。”许逸心底略一斟酌,娓娓道来。

    “哦?有这样事?”境中奇异凶险,果然不是寻常可比,听得几人应对沉着,知共进退,鉴元心下大慰,看了自己徒儿一眼,此子临危不乱,处置有方才是真正难得。

    “如此说来,是得了四道金气来。”

    “是……只是,这中间,又有些曲折。”许逸抬首,看一眼自己师尊,话锋一转。

    “曲折?”鉴元一动,直视许逸,只见徒儿目光不闪不躲,面色沉毅不变,不由心底一笑。此子如此,分明已将这什么曲折泰然熟思应对,并无什么多大诧异,这样盯过来,是怕自己吃不住惊吗?“有何曲折,说来听听。”

    许逸听这话音,心里一松,“是,出得境来,弟子一行在谷中修整……”将秘境入口消逝之事禀了,李飞白与聂不平分了金气之事,一笔带过。言毕,略一颔首,静立不动,

    “先前气幕不得出,显然此境灵性颇具,有这样难为人揣测之事,不算多么出乎意料。经此一战,闭了入口,恐怕短时之内是不会再有反映了,却是真真有些可惜了。”鉴元轻轻皱了眉头,这镜中,能出金气,而今再不能入……机缘之事,本就无可揣测,能有所得,本不该再妄思更多,只是……这孩子,呵呵。复不可得,如此一来,那什么李飞白和聂不平分了金气之事,自然就变得惹眼,怕是就会有人生出想法来。

    看看许逸,“那两个小子分了金气,又是如何处置的?”

    “此二人,却不平常。那李飞白成就火灵之体,聂不平,更是难得一见的金灵之体。对于金气,李飞白未有什么动作,携了回转,只是……”果然,秘境再不得入,这得来金气更显弥足珍贵,怕就有了争议,“那聂不平,先前似乎行功差错,身体有恙,取了金气,却是直接化了去。”

    “哦?两个灵体?”只听说两个欲入书院,未想到还颇为不凡,殊是难得!只是,明明有意拜入,此时急不可耐地抢先化了,这事儿……却是有些心性不佳了。

    鉴元话接了一半,未往下说。静默片刻,“原本无甚争议之事,枉生曲折,入院之事,你只管去见了你师叔就是,至于其他,稍后再说吧。”言毕,闭了目去。看来,这几日,自己这里是不会清净了,必然会有口舌是非。唉,本是无甚计较之事,只怕有些人心容不下。

    许逸微微一顿,拜退而去。

    这聂不平一个举措,却是连李飞白也牵在里面。飞白当时也是有些轻率了,唉,那时自己自然也觉到不妥,却是无法再去开口了。无论平日,此事,却是正赶上入院之时。

    ……

    “出丑……怎会有此想法。”林行远看看埋首不敢直视的林瑜,心底一叹,“少经战仗,面对如此盖顶之压,失了神,却也不是多么丢人的事儿。多些历练,经久自然心定。谁又没有起初过往。”

    咳,自己一味想着让此子快些成长,却也是有些心急了,入秘境,自然是难测异数,之前,还真是将这事儿想的有些简单了。却不料,凶险如斯,莫说是一个未经什么的孩子,就是久历风雨之人,心志稍弱,在那样情形之下,也难保不会骇然失措。

    唉,心底又自暗叹一声。还需循序渐进,却不可冒进。若是因此心生罅隙,今后再想挽回,难于上天。

    “不必将此搁在心上,过几日,再有出外平妖之事,自有一展身手之机。”看林瑜并未因此展眉,有些诧异,若是就因这失神之事陷入不出,这样心志……却不像是先前,心中一动,“此次探秘境,还有些什么,说来听听。”

    另有二人,竟然还有如此惊人的表现!怨不得。林行远听罢,暗自一惊之下,面上只是一笑,原来是弯在这里!

    这秘境,再不得入,如此,这二人的做法,却真是有待商榷了。

    “唉,还是年少简单了,你是只看其一不看其二。这两人,如此心性,就是入院,也是不堪重用。”

    “哦?”林瑜此时却是一抬头,盯了过来。

    “那姓聂的,怎会不知这是宗门派遣行事,还寻思藉此事入院,却私心深种。众人联手探险,历经艰苦,才得了金气,他却独自张口拿了一缕去,还慌不迭的自己化了,哼!如此心性,就是来日入院,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事儿来,怎会将宗门真正放在心上!”

    “姓李的小子,一样的不堪!秘境再不得入,岂会看不出这中间轻重,竟然无一丝立场可言,籍众人之力才得的东西,就真以为是自己囊中之物了?呵呵,姓聂的那样张口,也没一声禀问就西夏做主,当宗门是什么?就是一座善堂吗?就算有些本事,无有明辨是非之力,不知利害取舍,才更可怕!”

    “这二人,我必会好好明辨一番,如此心性,就算有些能耐,也只是暂时,心境不开,终难会有长远。来日必被心境所困,再难有精进了。”看了看林瑜,“你需谨记我言,明白其中深意,无需以一时得失论长短,更不可再身陷不出。”

    “是!林瑜谨记!”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句句在理,最后心境之说,更是点得心底敞亮,拨云见日!林瑜深深一躬,舒了双眉。

    呵呵,林行远扫一眼林瑜面色,心底一松。也不多言,转身而去。

    这来入院的,独得了两道金气的小子,才是此子心中的疙瘩。倒是正好,正此时候,行了此事,若是不然,还真是不好找到话说去。无名宵小,真以为书院是自己后院了。

    转回院中,独立观花,却正瞄见许逸身影,不禁略一皱眉。

    ……

    “如此……”鉴正听罢许逸言说,不由一怔。师兄此意,就是许了二人入院。听许逸小子的话,这入院的所谓一考,对于那样修为伸手的两个身上,就是再难上一些,也不过就是个过场而已。

    此次虽说开了举荐一说,许逸一干人把得倒是颇严,无有一个烂充之数。而今进来的这些,倒是真的拿起来就堪用。唯需谨慎的,就是这心性一说了,却需一番观察。思及此,不由看了看许逸。这个师侄,明明这事看得明白,只是避重就轻,唉。

    只是,这事儿,恐怕不像想的这么简单。那林瑜小子此次出去,不仅未有什么出彩,还……恐怕那身后的人,会有说辞。都说平日性子寡淡,少问是非?呵呵,只是事未关己吧。

    “你先去吧,我自会与你师尊商议。”

    “是,许逸去了。”

    ……

    而今就在院中,李飞白自然耐不住出院外观望,正看见聂不平立于一侧石上,却未远观,只是左看右看,哪里有一点观景的意思。

    “聂兄?”

    “哦,飞白。”聂不平收了目光,松了眉头一笑。

    “聂兄立于高处,却不观景?”

    “哎,你小子。你也是身具火灵之体的人,来至这里,就不曾觉到有什么不同?”聂不平摇头,伸手划一大圈,连指五峰。“虽然这里面,不方便放出神识去,对于成就灵体之人,却是不难感应。”

    “哦?”这眼前脚下五峰,自己只是感叹各峰的雄浑,奇秀,清雅,峻拔,各不相同,难道还会有什么深意?看看聂不平,不似拿自己玩笑,不由闭目凝神。山风习习,难脱中意……须臾,李飞白突地惊起,扭头看向聂不平。竟然会如此?这,这五峰,竟然气息各个不同,分明是分属五行之气!

    “呵呵,这又是什么多大的隐秘。只是灵体感觉的明显一些罢了。”聂不平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却又忍不住去一一观望。

    分属五行,李飞白再抬眼看,这几峰,已是不同意味。扭头再看身旁这位,心底一动。不是自己迟钝,只是这位行径,总是太过出奇神秘。

    …………………………

    “心展?呵呵,游历一番,正潇如何?”晏舒扭身,抬眼看自家兄弟,眉舒目清,必是有所得。

    “这些自然瞒不过兄长,呵呵。”晏心展朗声一笑,“正潇此次出外,得遇高人垂爱,指点一二,茅塞顿开,却是解了心结。”

    “哦?高人?呵呵。”晏舒一愣,转而轻笑,“真是天意,开了正潇机缘。此子心结开了,必然一跃冲天。”

    “什么冲天,兄长真会玩笑。心里芥蒂解了,再无羁绊,就是幸事。”

    “一失一得,得失之间,说不得又生生相连,一通而再通。”

    “呵呵,只看往后吧,看他回转之后是否真正得悟再说吧。”

    “哦?”竟然连回转也没有,晏舒稍一诧异,看来这次,是真的沉心去了,心中暗暗点许,“甚好!甚好!”

    ……

    连云山东北边侧一峰,晏正潇兀自盘坐。洞府外,一名须发全白的老者,树下静立,面无表情,仰面远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长生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梅换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梅换酒并收藏长生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