厮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总是喜欢上夏繁星了吗?”景琦就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句话,一向很察言观色的景琦此时竟然冒着这么大风险说出了这样的话。

    第一次被人这样狠狠戳中要害,宫文轩禁不住大怒,“我自己在做什么还需要你来提醒吗?想在我手下干活就做自己该做的事。”没什么防备,就被景琦这样将心里最不愿承认的事实给说了出来,宫文轩一下就觉得怒不可遏,那个该死的夏繁星总是这样轻易就让自己阴晴不定。

    “宫总,我错了,我以后会注意。”景琦看着宫文轩勃然大怒,自知不该说这样的话,只好保持沉默。虽然在宫文轩身边待了这么多年,这位老板发起火来一点都不会含糊,丝毫不给人留一点面子。

    再抬头,宫文轩已经消失在了自己面前。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景琦满脑子都是对夏繁星的妒忌。

    最近好像嗜睡的要比以前严重,等到夏繁星醒来的时候,太阳光早就射进了房间,夏繁星揉了揉有些沉重的头,这不是宫文轩的卧室吗?自己怎么会在这?

    稍微沉思了一会,昨天的事全都浮上了脑海,昨晚知道母亲的秘密,夏美琳的胡闹,还有最后宫文轩对自己残酷的占有,怎么昏睡过去的竟没有印象了。

    想起母亲,夏繁星心里不由的就是一阵心痛,日记里母亲的话更是慢慢在自己脑海里浮现,母亲欠下的债如果注定要由自己来偿还的话,自己只好认了,毕竟宫文轩母亲的死跟自己母亲有关。

    刚想起身下床,夏繁星突然发现自己不着丝缕,身上更是多了一些青紫的痕迹,昨天谢青莉跟夏美琳对自己下手还是很重的,加上昨晚在浴室里宫文轩对自己的残暴,留有这些痕迹也就不足为奇了。昨晚自己怎么来宫文轩床上的一点印象也没有,正在寻找着衣服时,门被推开了。

    宫文轩进来了,仍旧是那副冷面霜眉的样子,夏繁星不由地用被子将自己给裹了起来,无论何时都要保持着一份自尊。

    宫文轩看清这一动作,不觉的就是一阵冷笑,“呵,装什么贞洁烈女,你的身体不知道被我蹂躏了多少遍了。”

    “宫文轩,你不要欺人太甚。”剑拔弩张,气氛一时有些紧张起来。

    此时夏繁星裸露在外面的双肩,充满了又红又紫的淤青,在宫文轩眼里是那么刺眼,扔过自己的西服外套,“赶紧穿上衣服去干活。”明明心里有些担心夏繁星,可是还是决定让她尽快离开自己的卧室。

    夏繁星刚刚离开,宫文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有什么事?”那话那头是季希斯,宫文轩还是警惕性的做好了准备。

    “杜沈峰那边好像又有动静了,我马上就到你家。”说着季希斯就挂了电话,其实原本都可以在电话里说清,可是季希斯还是希望自己亲自去趟宫宅,不是因为见面可以说的耿更清楚,而是因为去那里可以见到那个自己最想见到的女人——夏繁星。明明前几天刚见过,可是季希斯却觉得有好久不见面了一样,此时更是迫不及待地向宫宅赶去。

    夏繁星匆匆收拾了一下就从自己的小屋里走了出来,阳光明媚,走过池子时,夏繁星还是习惯性的抛去一枚硬币,这次她许愿希望这一代的恩怨能由自己来结束,尽管自己力量微小,可是如果还纠缠不清的话,永远都没有完结的那一天。

    夏繁星对着池子闭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微风吹过,正好吹着夏繁星的刘海在飘动。季希斯刚好进来看到了这一幕,眼前的女孩虽然经历了很多变故,可是她依旧清新的如同天使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夏繁星真的再合适不过。此时夏繁星的那股虔诚劲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孩童一样,在季希斯眼里更是一种怜爱。

    “繁星,你又在许愿了啊?”季希望有些玩世不恭地看向夏繁星,满脸的笑意。

    繁星因为太过专注,完全没有看见身旁的季希斯,被突然而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都没察觉……”

    “想不到你还那么虔诚,真是想不到啊,是不是祈祷以后找个如意郎君啊?”季希斯眯起眼睛来,脸上是说不清的表情。

    “这个就算了,你来找宫文轩?他在书房。”夏繁星并没有理会季希斯的调侃。

    季希斯走近夏繁星,这时候他才发现夏繁星的胳膊上青紫的淤青,刚刚的笑脸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繁星,是不是宫文轩打的你?”

    夏繁星显然没有想到季希斯会这样问,一时竟不知作何回答,只是吞吞吐吐地说道:“没有,我自己……我自己不小心摔的。”“你骗人,肯定是宫文轩打的你,是不是?”说着季希斯突然抓紧了夏繁星的胳膊,眼神里是让人看不懂的恨意。

    “不是,是我自己弄的,你放开我,弄疼我了。”夏繁星对于季希斯突然这样严肃的表情有些搞不懂,对于谢青莉和夏美琳的杰作,自己也懒得去提,只要一提起那对母女,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季希斯在看到夏繁星有些痛苦的表情后,赶忙松开了手,“对不起。”说着就向书房走去。

    此时书房的窗户前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宫文轩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心里的火气不由地一下就涌了上来,只要一看到夏繁星和别的男人在一块,自己就忍不住烦躁不已,那个死女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公然和季希斯那样拉拉扯扯,手里的咖啡杯成了自己的宣泄品,啪的一声,一地的优质陶瓷瓦片。

    这时季希斯急匆匆地推门进来,连以往的敲门这道程序都省略了,完全不顾身旁景琦的阻拦,来的正是时候,宫文轩转过头就盯着季希斯,眼神里是足够杀死人的寒冷。

    “夏繁星的伤,是不是你打的?”季希斯一进门就开门见山。

    “那个女人是我的奴隶,我想怎么样是我的事。”宫文轩的怒气此时已经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奴隶?你宫文轩眼里什么时候把人当人看过?”想起夏繁星刚刚胳膊上的淤青,季希斯心里竟然在隐隐作痛,这个女人究竟在宫文轩那里受到了怎样的虐待,想起刚刚夏繁星仍旧清澈的眼神和清新的面容,自己都在佩服这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坚强的内心,如果换成别人的话,肯定早就堕落了,成为宫文轩的床上玩物了。

    ——可夏繁星,就如她的名字一样,仍旧在闪闪发亮,永远都不会熄灭。

    如果可以,自己也想拥有一个这样的一个情人,倘若自己是宫文轩的话,想必早就知足了,可是宫文轩竟然还如此迫害夏繁星。

    “季希斯,夏繁星那个贱人是不是把你的魂给勾走了?”宫文轩此时对于季希斯克制住的怒气完全没看在眼里,又在挑战着他的底线。

    “宫文轩,我一向很敬重你,敬重你在交易上独到的判断力,可是现在我警告你,夏繁星在我心里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最好收起贱人那样的字眼。”季希斯此时因为暴怒拳头紧紧攥紧。

    “合着你是看上夏繁星那个贱人了,如果你想玩她的话,随便你玩,我早就玩腻了。”宫文轩仍旧没有任何要收敛的意思,季希斯那样在乎夏繁星在自己心里就是那么不舒服,为什么自己的女人要由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夏繁星注定是要由自己控制的,季希斯竟然为了夏繁星身上的伤来向自己质问,在自己听来是如此刺耳。

    没得宫文轩细细去想,季希斯一个拳头就狠狠地打向宫文轩……

    “我警告过你,不准你在我面前那样羞辱夏繁星,决定不准。”季希斯此时发怒的双眼更是迸发了怒火,一向吊儿郎当的季希斯原来还有这么歇斯底里的一面。

    宫文轩显然没有想到季希斯为了夏繁星竟然敢打自己,怒气腾的一下就爆发了,一拳就打向季希斯。

    “季希斯,你竟然为了夏繁星那个贱人敢这样对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说着宫文轩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就是一拳就狠狠打向季希斯。

    季希斯捂住鼻子正在留的鲜血,此时因为刚刚的生气和疼的火辣辣的脸,就像是发怒的猎豹一样,“宫文轩,你他妈的别以为我平时让你三分,就可以肆意乱来了,我季希斯要不是好惹的。”

    两人就这么厮打起来,为了夏繁星,为了一个都认识不久的女人,认识这么久了第一次这么针锋相对,抛下平时的革命友谊,而此时的夏繁星却没有一丝察觉……

    听到房间的打斗,只是恰好赶来的景琦赶了过来,在看门的一瞬间,顿时被眼前两人的厮打惊吓的目瞪口呆。

    两人平时修养还不错的男人,此时正在地上拼命扭打着,两人此时衬衫鲜血斑斑,头发凌乱,更为要命的是鼻青脸肿,宫文轩嘴角的鲜血直流,季希斯更是鼻子嘴角都充满了鲜血。

    “宫总,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景琦赶紧跑过去去阻止厮打着的两人,这种场合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

    显然此时宫文轩和季希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对于景琦的阻拦完全没看在眼里。

    “宫文轩,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腾的又是一拳打在宫文轩早就伤痕累累的脸上,以往俊朗的面孔现在俨然是惨不忍睹的代言词。

    “我宫文轩还用你来教训我吗?”又是恶狠狠的一拳打向季希斯,不把自己的怒气不会善罢甘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