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羞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道你是爱上他了吗?”

    “季先生,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感慨,对宫文轩无所谓爱或者恨,我只是想还清自己的债,那样两年一过,我就自由了,也对得起夏家了。”夏繁星露出坦然的一笑。

    这个答案还是让季希斯很是满意,“繁星,想没想过离开宫文轩后,你会干什么?”

    “这个啊,还没想过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教书,和小孩子们相处起来很轻松,你也会会被他们的天真感染的。”提起孩子,夏繁星眼里都是喜悦,有多久没去孤儿院了,夏繁星记得上一次去孤儿院还是在学校的时候,而且是和何生明一块去的。

    回忆又慢慢袭来……

    “繁星,你怎么带那么东西啊,包里都快装不下了。”何生明看着夏繁星还在往鼓鼓的行李箱里塞东西,有些不明所以。

    “给那些孩子们多带些玩具和吃的,下次去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夏繁星继续往包里装着玩具,直到那个行李箱已经完全装不下才罢休。

    “繁星,你就是太善良了,平时还干着好几份兼职,还要买东西给那些孤儿。”何生明有些宠溺的看着夏繁星。

    “我又不累,再说看到那些孩子们高兴的样子,自己再累也愿意。”夏繁星按了按行李箱,准备待会去孤儿院。

    “繁星是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啊?”

    “恩,对啊,和他们在一块相处很开心的。”夏繁星想到待会就要见到那些孩子们,心里不由的兴奋起来。

    “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生很多个啊。”何生命开玩笑的说。

    夏繁星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你……谁要生孩子啊?”说着就转过头不去看何生明。

    何生命看着有些生气的夏繁星,脸上都是阳光的笑意。突然被背后抱住夏繁星……“繁星,只要你愿意,以后我都陪你来孤儿院,说到做到。”

    只记得那天的阳光很是灿烂,信心满满的两个人在勾勒着美好的将来。

    可是现在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自己早就不是当初的样子。

    “繁星……”季希斯的喊声把自己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本来季希斯打算问夏繁星离开宫文轩后有没有要为她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看着夏繁星有些失神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对不起啊,你刚才说的什么?”夏繁星有些尴尬起来。

    正在这时,景琦推门进来,“夏繁星,宫总找你,你还有空在这打情骂俏。”

    “哦,马上就来。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说着夏繁星就走了出去。

    “你是爱上夏繁星那个女人了吗?”景琦有些蔑视的看着季希斯,这个女人居然也让玩世不恭的季希斯这样欲罢不能。

    “爱或不爱,这还重要吗?重要的是夏繁星逃不出宫文轩的手掌心。”季希斯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刚刚来时还是一尘不染的衬衫,现在俨然是一堆褶皱的破布。

    “夏繁星注定是宫文轩一个人的,换成别人你都可以喜欢,可是宫总看上的女人,你是没办法靠近的。”像是警告又像是自言自语,景琦有些落寞的看着窗外。

    “我明白。”季希斯有些吃力地走出了书房。

    在季希斯还没有消失之前,景琦又说了一句话,“你误会宫总了,宫总是不会卑劣到去打夏繁星的,更何况现在的宫总对夏繁星怎么样你不会没有察觉吧。”

    季希斯只是停了有几秒,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往往爱情来的时候毫无征兆,痴情的男女永远都不是游戏里的胜者,可是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陷进了不知名的执念里走不出来,就比如现在的景琦和季希斯,各怀心事,又不能找人诉说。

    夏繁星刚刚进去宫文轩的卧室,宫文轩就恶狠狠地说:“夏繁星,不去叫你,你还在书房里和季希斯眉来眼去吗?”

    “宫总,你都受伤了还不忘挖苦我。趁着骂我的份,何不好好休养一下。”对宫文轩的讽刺,夏繁星早就习惯,可是每次他那么侮辱自己时,还是选择反驳,可能是为了自己仅存的自尊吧。

    “你是因为被说我说中了吧。”宫文轩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做的端行的正,不用你来教训我。”

    “过来,把杯子递给我。”宫文轩现在无端的又烦躁了起来,如果不是夏繁星,自己怎么会和季希斯闹翻,归根到底这都是一个人的错,就是夏繁星。

    轻轻倒了一杯水,夏繁星递向宫文轩。

    水杯啪的一身就掉在了地上,水流了一地,溅到夏繁星的牛仔裤上。

    “你……”宫文轩明显是在刁难她。

    “我什么?谁让你拿不稳杯子。”

    夏繁星无心去管宫文轩的故意问难,继续拿了一个杯子倒满了水,递给宫文轩。

    “凑近一点。”宫文轩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冷酷。

    夏繁星刚刚凑近,宫文轩顺势就倒在了她白色的外套上,没得繁星反应过来,外套就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宫文轩,你简直太过分了。”夏繁星拧着外套的水滴正盯着宫文轩看。

    “我过分还是你过分?你忘了你的合约了吗?你忘了你是在这干什么的了吗?竟然在我眼皮底下去勾引我好朋友。”看着夏繁星因为生气而发红的脸,宫文轩心里竟有几丝高兴。

    “好朋友?那今天在书房里打架的是别人吗?”夏繁星一点都不畏惧宫文轩的苛刻,更是反唇以讥。

    “你是想让你的契约继续延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尽管顶撞我就好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服软,更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去跟自己撒娇,越是嘲讽夏繁星,她就越是不服输,想到这里宫文轩更是有些火冒三丈。

    “去伺候我洗澡。”不容让人反抗的命令。

    “你受伤了怎么去洗澡?等到伤口好点了再……”

    “你是想让我几天不洗澡吗?你以为我可以忍受一天不洗澡吗?”

    “是为你着想。”宫文轩翻脸翻的还真快。

    “为我着想就赶紧伺候我去洗澡。”

    好不容易把宫文轩扶进浴室,夏繁星已是累的气喘吁吁,明明宫文轩自己能走路,可是非得命令自己扶着他进来。

    可怜夏繁星那娇小的身躯扶着宫文轩那一米八几的身材,真是要有多费力就有多费力。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把宫文轩扶进浴室,刚想出去休息一下,身后就传来那低沉的嗓音:“夏繁星,你留下来伺候我洗澡,我胳膊不能沾水。”

    夏繁星没有想到宫文轩会这么说,毕竟这种亲密的行为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去做。

    “我给你放好水,用不着胳膊用力。”夏繁星选择了一个最为两全的办法。

    “怎么,你是害羞吗?又不是没坦诚相见过,少在那装纯洁。你的身体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宫文轩怎么会不知道夏繁星此时在想什么。

    “你伤的有那么严重吗?洗澡这种事还让别人来做。”

    “赶紧过来帮我脱衣服。”宫文轩没有理会夏繁星的不情愿,只是在那面无表情的下着命令。

    又是这样命令式的语气,夏繁星无奈只好走了过来。

    刚刚因为和季希斯的厮打,宫文轩白色的衬衫早就没有了以往的形状,可怜这是昨天刚刚从意大利空运过来设计师刚刚做的新款。

    第一次替宫文轩解纽扣,宫文轩露出一片麦色的胸膛。夏繁星不知什么时候脸早就有些绯红,宫文轩早就看在了眼里。

    “你是在想入非非吗?”宫文轩突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看着脸红的夏繁星。

    “怎么可能?我巴不得你伤的更重。”

    “是吗?夏繁星,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脸红成什么样了?”

    “啊……”夏繁星转过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两颊绯红,现在被宫文轩这么一说就连脖颈也红了起来。

    “是浴室太热了。”

    “还真是能言善辩。”宫文轩继续以玩味的姿态看着夏繁星,就像是看着自己狩猎的货物一样。

    “继续啊。”宫文轩看着停住的夏繁星。

    “你裤子难道还想让我脱吗?你是不是太卑鄙了?”夏繁星被宫文轩看的浑身发毛,现在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是谁看的脸都红了?明明很想取悦我还一副狡辩的样子。”

    “你……”宫文轩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可理喻,今天夏繁星算是亲自见识了。

    整个浴室都充斥着暧昧的味道,不得不承认相对于夏繁星去接近别人的样子,宫文轩更愿意过这种两人独处的日子。虽然嘴上不愿去承认,可是宫文轩心里还是喜欢夏繁星被自己征服的样子,对夏繁星总是有说不完的占有欲。

    好不容易伺候完宫文轩洗完澡,夏繁星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自己的小屋休息,刚刚下楼梯,景琦又凑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景琦对自己的敌意越来越严重了。只要景琦一出现,对待自己就没有好脸色。

    “今晚你不用回去了,宫总让你去他卧室。”不用说,这意味着什么,夏繁星早就明白,景琦自然也很是明白。

    “我真的很累……”

    没等夏繁星说完,景琦就黑着脸说了一句“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季希斯是因为什么跟宫总打架的吗?”

    “是因为什么?”

    “别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不是宫总,也不是季希斯,你摆出那个样子给谁看?季希斯是因为看到了你胳膊上的淤青去找宫总质问的,你会不知道。”看着夏繁星无辜的样子,景琦的火气总是莫名的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