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繁星听完有些吃惊继而说道,“宫总,你不觉得你是在血口喷人吗?我为什么要偷听,偷听对我有什么好处?”繁星有些愤愤地看向宫文轩,平时侮辱自己就算了,现在竟然说自己在偷听他们讲话,自己在宫家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了。

    “你有什么心机我怎么知道,但是夏繁星我警告你,你不要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招,上次我怎么收拾叛徒你是亲眼看见的。”

    “宫文轩,你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债主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夏繁星从来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是吗?”宫文轩似乎是要把自己心里的愤恨全部发泄在夏繁星身上,近来杜沈峰总是让自己很被动,一向作为游戏的制定者,宫文轩很是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只有主宰者,就没有听从者这个角色。

    说着宫文轩就靠近夏繁星,一步一步。

    “随便你去调查就行,如果我做什么违背良心的事千刀万剐我都不会有意见。”夏繁星有些气愤的说道。

    眼见宫文轩就要跟自己脸对脸,夏繁星不由的后退了几步,可是宫文轩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步步相逼。

    夏繁星推倒墙角,刚想走开就被宫文轩狠狠的按在墙角,双手更是被他桎梏着没有能动的机会。

    “宫文轩,你想干什么?”夏繁星搞不清楚宫文轩在干什么,为什么他这样说自己,前几天明明为了自己和季希斯还厮打在一起,现在又在怀疑自己。

    “我想干什么?我让你看着我,眼睛看着我!”宫文轩现在更有些暴怒。

    夏繁星低头不去看宫文轩,对于宫文轩这种无缘无故的要求总是在心里排斥。

    “你是做贼心虚吗?”

    “我干什么了干嘛要做贼心虚?”夏繁星突然抬起头盯着宫文轩。

    明明知道自己对夏繁星的行踪了如指掌,可是在今天接到那个电话后,宫文轩看见夏繁星就像狠狠地羞辱她一顿,前几天是季希斯,现在又是在和韩卫临,为什么在挂完电话后心里是压制不住的怒气,以往的自己没有这么阴晴不定,自从夏繁星进入自己的生活后,自己总是莫名的火气大。

    真相只有宫文轩自己才知道,他已经爱上了夏繁星,可是每次这一想法在宫文轩的脑海里闪现时,总是被宫文轩一下就消灭在萌芽里。

    两人几乎是脸对脸,身体更是贴在一起,宫文轩把夏繁星桎梏在墙角,相互的气息彼此传来,动作极其暧昧。如果别人看见一定以为宫文轩又和夏繁星在亲热,就比如现在的景琦正好不偏不倚的看到了这一幕。

    “你和韩卫临的那些勾当以为我不知道吗?”宫文轩说完自己都惊讶了,为什么这么在乎夏繁星和韩卫临的接触。

    “我和韩警察清清白白,你不要这样污蔑人。”

    “呵,清清白白?保不准你是在替韩警察收取什么情报。”宫文轩火气现在不是一般的大。说着宫文轩就狠狠吻上了夏繁星的嘴唇,用力而且霸道。一旁的景琦更是觉得无比刺眼。

    面对突然而来的强吻,夏繁星拼命反抗,屈辱加冤枉,繁星的眼角有泪水在慢慢滑落,宫文轩在感觉鼻翼有些湿润后突然停止了动作,在看清夏繁星流泪后竟一时不知所措,这还是第一次夏繁星在自己面前那样哭泣,为什么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里在隐隐作痛。

    该死,这种心痛又开始了。

    终于逃脱了魔鬼的手掌,夏繁星擦着眼泪跑开了。

    以前的宫文轩最想看到夏繁星在自己面前认输,可是在看到夏繁星哭后,那种代表夏繁星认输的眼泪滑落后竟然丝毫没有任何得意,相反心里更多的是一种心痛。

    夏繁星在经过景琦身边时,景琦更是惊讶万分,这个一向很坚强的女人竟然也有哭泣的时候。

    站在水龙头旁,拼命去擦自己的嘴唇,可是夏繁星觉得那种耻辱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痛哭的时候。”景琦突然站在夏繁星身后。

    夏繁星继续洗着自己的脸,没有理会景琦那略带嘲讽的声音。

    “只要你不惹着宫总就什么都好办,可你偏偏喜欢和他反着干,结果你是知道的。”景琦继续说道。

    “我没有做错事,我为什么要承认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夏繁星有些不服气的说。

    “夏繁星你如果这样想,那你就错了,在宫总那里是没有任何道理而言的,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把一件事颠倒,在他的地盘里,他才是游戏的制定者。”

    景琦把自己这么多年对宫文轩的总结说了出来,夏繁星没有理会继续洗着她的脸。

    “夏繁星,你最好好自为之,跟韩警察走的远点,你也知道宫总最见不得你和别的男人来往了。”

    “是你们内心黑暗,把人想的都这么坏,我是宫文轩的奴隶吗要他这样每天都践踏我的自尊?”“夏繁星,你说对了,你就是宫总的奴隶,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奴隶。”

    夏繁星刚关上水龙头准备离开,身后有传来了竟琦冷漠的声音,“你应该明白宫总对你是不一样的,在你来宫家之前,宫总是从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这样阴晴不定的,也不会和人厮打,更不会这样莫名的生气。”

    夏繁星只停顿了几秒就匆匆离开了。

    景琦看着夏繁星离开的身影,心想这个女人应该知足,她难道不知道宫总已经爱上她了吗?

    在夏繁星以前,宫文轩有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可是从来不会这样去保护她们,景琦在接到宫文轩让自己派人去超市保护夏繁星的时候就知道夏繁星绝对是宫文轩第一次真正爱上的女人,而且爱的程度绝对很深。

    印象里宫文轩曾经和一个女明星顾柔纠缠过一段时间,顾柔对宫文轩更是不可自拔,可是宫文轩显然不以为意,对顾柔很是冷淡,在自己通知顾柔宫总要和她分手的时候,顾柔像发疯了一样追到了宫家。

    顾柔在宫家整整站了一夜,可是宫总却始终不让自己去给顾柔开门,顾柔在黎明以后失望的走掉,本以为顾柔是死心了,可是几个小时后却传来了顾柔自杀未遂的消息。

    一时娱乐圈大肆报道顾柔的自杀,小道消息更是把宫文轩报道了出来,迫于压力,宫文轩还是去了医院,本来以为宫文轩会对顾柔的自杀很惭愧,可是宫文轩走进医院后,说的话却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景琦现在还记得顾柔在病房里看见宫文轩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是掩饰不住的惊喜,苍白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红润。

    “文轩,你来了啊。”顾柔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坐了起来。

    “顾柔,我早就说过你如果玩不起就不要玩,在我的定义里没有永远这个词,咱俩永远都是逢场作戏。”一旁的自己听着都有些刺耳,难道顾柔用生命都换不回宫文轩的一点珍惜吗?

    “我只是爱你,单纯的爱你。”顾柔里眼框里是闪烁的泪花。

    “别跟我谈什么爱情,你的爱情对我而言就是种纠缠,以后你的死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说完宫文轩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决绝而且坚定,没有任何情感的因素在里面。景琦知道那一刻顾柔一定会死心了。

    事后景琦又去过一次医院,那天宫文轩对顾柔的坚决还是让她有些汗颜,毕竟自己和顾柔一样都深深爱着宫文轩,只是景琦选择永远都将这种爱埋藏在心里。

    或许爱一个人并不需要得到他,而是只要默默守护在他身边,默默看着他就是种幸福,那也应该知足。

    没有想象中的面容憔悴,景琦在推开病房的时候,顾柔竟然冲她甜甜一笑。在谈到宫文轩的时候,顾柔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黯淡,“我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勇气去爱他,爱他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可他还是那样的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我常常想宫文轩会懂得怎么爱一个人吗?”

    “顾柔,你应该想开一点,爱情这种游戏不是谁都能玩的起的。”

    “景琦,我玩的起也爱的起,我可以为了宫文轩放弃一切,可是我觉得我始终走不进他的心里去,所以现在我想开了,在经历这次自杀后,我想通了好多,我要好好生活下去。”说完顾柔就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

    “对了景琦,我很羡慕你可以每天都看见他,这也是种幸福吧。”

    “宫文轩是不属于我们的。”景琦只说了这一句话。

    “你说的对,对了,等我出院我要订婚了,祝福我吧。”

    “订婚?怎么这么快。”景琦有些捉摸不透。

    “新郎不是宫文轩,和谁结婚都是一样的。”顾柔说完就看向窗外,景琦知道宫文轩已经把这个女人彻底打败了,包括她的灵魂。

    景琦现在都记得这句话,还有顾柔那种绝望的眼神,对于宫文轩而言,顾柔可能就是他玩过的一个女人,可是对于顾柔而言,宫文轩却成了她遥不可及的梦想。

    景琦从回忆走出来,看着夏繁星的背影,突然有种感慨,比起顾柔,夏繁星不知要比顾柔幸运多少倍,最起码宫文轩是爱夏繁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