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 > 为什么哭……

为什么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还为了那个男人和自己吵架,连然儿也不顾,夏繁星,你就是这么爱我的么?

    “我明白,季希斯,麻烦你了。再见。景琦,去送。”宫文轩想了想,最终说了这些。

    季希斯吃惊的看着他,麻烦你了?他是不是幻听?还是夏繁星真的改变他太多了?

    从来没有见过宫文轩因为一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让自己变的这么奇怪的样子,不管怎么样,宫文轩现在的样子,才像一个人。会生气,会愤怒,还知道感谢,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而不是之前那个连母亲去世,脸上都没有任何变化的,冷血的宫文轩。

    “你们,好好解释一下,我走了。”季希斯看了一眼小屋小小的亮着的光,说道。

    季希斯走了以后,宫文轩就转身对还在胡闹的宫子然说道,“然儿,去房间里看动画片,钟叔,你陪着他。最近他老是咳嗽,我找何叔过来给他看看,现在应该已经快到了,何叔是从后门进来的,景琦你去接一下。”

    平稳的语调,没有表情的脸色,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宫文轩的样子让景琦和钟叔都愣了一下,按常理来说,宫文轩这会应该很生气的要教训夏繁星啊,怎么会……那么平静……语气竟然比平时要……和蔼一些。

    想到这个词,景琦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宫文轩眉头一皱。

    “是,是。”这样我们才习惯嘛……

    景琦和钟叔都离开以后,宫文轩的目光才终于转向到面前那个亮着微弱的昏黄的灯光的小屋。

    眼睛里的平静突然转瞬即逝,凛冽起来,像突然灌进了一汪黑夜的湖水一般,闪着危险的光芒,深不可测。

    夏繁星,是你逼我的。

    高大的身体好像是一个危险的猎豹,慢慢的接近眼前的猎物。

    夏繁星待在小屋里,胸口的心跳简直要跳到嗓子眼了,她在房间里面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景琦的话,还有,宫子然在房门前闹着要开门的时候,繁星心痛到要滴血了。

    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又重新变得冷漠的男人再次注意到她,没有别的办法可选。

    只有这样,他也许才愿意和自己说话。

    十一个人,死亡。

    这对夏繁星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血淋淋的事实,直到别人亲手把它送到自己面前,她才愿意相信。

    原来,要让一个人竟然是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她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真的是宫文轩做的,可是,为什么他都不愿意和自己解释呢?为什么?

    以往他做什么事情,夏繁星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可这件事,她真的想知道答案。

    庭院里突然安静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

    繁星突然觉得有些不安,放在两边的手也紧紧拳握了起来。

    是他吗?他走过来了吗?

    ‘碰!’

    一声巨响,紧闭的雕花木门从门外被硬生生的跺开。

    不用想,蛮力的主人,一定是这个让繁星又爱又恨的男人,宫文轩。

    繁星一脸惊恐的看着突然之间像一只发怒的雄狮一般的男人,“你干什么!”

    “你不是不愿意见我么?没办法,我想见你,我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了,怎么,看我这么粗鲁,更加不想见我了?”宫文轩冷冷的说。

    “明明是你不想见我!”繁星努力克制住发抖的双手,把身体往后退,不想接触到男人。

    繁星一点小小的举动在宫文轩眼里都异常的刺眼,不想让自己碰?何生明一回来,夏繁星竟然连接近自己都不愿意了?

    “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何生明?”宫文轩走过去,把繁星的手腕牢牢握在手心里。

    不答应和自己结婚,见到了何生明之后就是这样的反应,宫文轩担心了一个月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无理取闹。这是繁星唯一的感觉。

    “为什么你总是要把问题扯到这些事情上面去?我只是想见到你,想知道,到底一个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韩卫临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只是一个问题,寻求一个解答,让你开诚布公的告诉我,就那么难么?”繁星手腕发红,发出钝痛感。

    “告诉你?告诉你韩卫临发生了这些事情,你是不是立马就会跑到他身边去,安慰他,可怜他,是不是?”宫文轩虽然之前没有和繁星说过他对韩卫临的偏见,但是,他心里还是有这么一个疙瘩,觉得繁星太在乎这个人。

    繁星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宫文轩,都这么久了,你还这个样子,还是误会我,根本就不相信我!”

    眼泪从繁星的脸上慢慢的落下来。

    失望,还有痛心。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相信,被他误解,在今天得到一连串的冲击的时候,这件事情,终于让繁星哭了出来。

    “你为什么哭?为了谁?”宫文轩被她的眼泪弄的心里一阵抽痛,还是忍不住问道。

    繁星苦笑一声,“我为了死去的人,为我自己,不值得这么相信你。”

    不值得,这么相信你。

    繁星的话直直的冲进自己的耳朵,宫文轩放佛觉得胸腔里有一把重锤在重重的砸向自己。

    “夏繁星!不要说会让你自己后悔的话!”

    无从表达自己的无所适从,只好又笨拙用他一贯的,希望能够引起女人注意的办法,把她拉向自己,然后印上一个惩罚性的吻,重重的撕咬。

    繁星奋力的挣扎,就是不想让男人碰自己,无奈越挣扎,男人的力气就越大。

    “放……开……”

    泪水又扑簌簌的落下来。

    又要和之前一样了吗?用身体让自己屈服,然后再说些自己根本离不开他的身体的这种话?夏繁星,你果然,根本不配得到爱啊。

    宫文轩感觉到她的挣扎,嘴唇更加用力,不一会儿,竟然品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繁星不自觉的呜咽出声,浑身发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宫文轩才放开怀中的女人,双手仍然紧紧的扣在她的肩膀上。

    “何生明一回来,和我接吻都让你不舒服了么?”宫文轩的手在发抖,每说出一句话,都让他心痛异常。

    繁星感觉到嘴角上有一丝血腥的味道,还有嘴唇上传来的刺痛感。

    “宫文轩,我问你一个问题。”繁星顾不得擦嘴上的血迹,抬起头来,说道。

    ……

    “这么长时间以来,你到底,把我当成你的什么?生孩子的工具?泄欲的工具?还是只是一个想要玩弄捉弄的玩具?”

    宫文轩的眸子深谙,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是。直到今天我才敢肯定,我就是对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的没有信心。”

    “夏繁星,你是不是想要离开我了?!是不是!”宫文轩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为什么夏繁星会突然那么反常。

    繁星痛心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果然一时一刻都没有信过自己。

    “不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繁星淡漠的说。

    她只是,替宫文轩说心里话而已罢了。

    听到繁星的回答,宫文轩突然感觉到一种坠落深渊的疼痛,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

    我那么爱你,为了你改变了一切,为了你的安全做了所有和之前大相径庭的事情,你竟然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夏繁星,你够狠。

    “你以为,想离开我那么容易?”宫文轩冷下脸来,阴沉的说。

    繁星不解,“你什么意思?”

    “我们三年前签的合约,时间已经过了,但是,你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也就是说,你的付出不足以还你欠的钱,合约还是要继续。”宫文轩机械化的说,“条约无条件延长,直到我满意为止!”

    繁星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说的话,他在说什么?合约?

    果然,还是提出来了,这件事情一直横亘在他们中间,不管怎么样甜蜜,它还是存在,这张合约,无时无刻不提醒着繁星自己的地位。

    她只是一个被亲生父亲卖给宫文轩抵债的工具而已。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还钱而已,现在债主说了,他不满意,当然有理由要求自己再履行义务了。

    夏繁星,你不过是做了南柯一梦。

    繁星突然冷笑起来,“宫文轩,你刚刚不是问我是不是很讨厌和你接吻?”

    “我根本不是讨厌,是恶心,恶心透顶。”一字一顿,无比肯定。

    宫文轩的脸好像封上了一层冰霜,周围的温度都仿佛降了好几度。

    再次把她环在自己怀里,宫文轩眯着狭长的眼睛,散发着嗜血的光芒,紧紧的看着繁星。

    今天早上的他们,应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现在会变成这幅样子,肯定想象不到他们现在彼此竟有了恨意。

    “夏繁星,说的好,说的好!”宫文轩大声的吼着,扣着繁星的手的力气更大,“你那么恶心,还能忍这么久,还真是委屈你了,但是很抱歉,接下来,你只能继续恶心下去!”

    说完,宫文轩大力把繁星推到在床上,压过去,大力扯开她的衣服,像野兽一般啃噬她的身体。

    不一会儿,身体就印上了青紫的痕迹。

    繁星把头侧向一边,不看他,只是觉得身体里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好痛,却也分不清到底是哪里痛。

    浑身都在发抖。

    大手附上胸前的雪白,大力的揉捏,鼻腔里呼吸着已经很熟悉的专属于繁星自己的独特的体香,仍然忍不住想要沉醉下去。

    泪水,像泛滥的湖水,不断的从她的脸上滑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