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了我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繁星,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宫总,有哪个母亲不在孩子身边照顾着孩子,你不在然少爷的身边,宫总已经拿出最多的时间来陪小少爷了,少爷吵闹着要找妈妈时,你知道宫总有多着急吗?宫总一直派人在调查你的下落,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如果不是然少爷出事,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出现?”虽然心里很是难过,但景琦心里更心疼宫文轩,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现在是无比颓败,更确切的说是景琦跟了宫文轩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宫文轩那样憔悴过。

    夏繁星现在直接不去解释自己在何生明那里的遭遇,如果误会自己就尽情误会吧,一切都不重要了。

    突然一道闪电传了过来,让本是很寂静的山区一下子变得聒噪起来。

    “马上就要下雨了,夏繁星,你打算待在什么时候,你不走我要走了,我可是私自带你来这里的,宫总根本就不知道。”

    “我想多陪陪然儿……”

    “夏繁星,你觉得现在说这种话还有什么用呢?小少爷生前你不在身边,现在守着一座冰冷的墓碑又有什么意义?”景琦有些嗤之以鼻,毫不客气的将心里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豆大的雨滴一下子降落了下来,伴随着巨大的风呼啸而来,景琦赶紧回到车里去躲雨。

    凛冽的风吹向夏繁星,好似要把夏繁星弱小的身躯给吹跑一样,可是现在的夏繁星完全没有顾忌这些,雨水很快将夏繁星单薄的衣服给淋湿,夏繁星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墓碑。

    就让妈妈多陪你一会,然儿,妈妈在这里,如果可以,妈妈愿意永远在这里陪着你。

    “夏繁星,你是不顾你自己的死活吗?”景琦打开车窗,冲着夏繁星有些发怒的喊着,夏繁星本就是身体欠佳,现在又淋雨,如果按这种趋势下去的话,不出事才怪。

    终于景琦看不下去了,打开车门,冒着大雨走了过来,这恶劣的天气让景琦禁不住狠狠地骂了一句。

    景琦知道现在说什么夏繁星都不会走,只好拖起夏繁星就要向车那边去。

    就像要跟自己反对一样,夏繁星还是跪在那里不动,景琦在想夏繁星本来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现在为什么又有这么大的力气。

    “夏繁星,我只问你,你走还是不走?”夏繁星显然已经挑战到了景琦的底线,此时的她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夏繁星还是不说话,景琦有些气急败坏,一个耳光就向夏繁星的脸上打去。

    “夏繁星,我警告你,你现在没有谁替你撑腰,我带你来这里是可怜你,然少爷已经死了,已经不会再出现了,你现在能做的就是接受这个现实,接受现实,你明白吗?夏繁星。”最后几句话,景琦几乎是喊了出来。

    “我只是后悔,只是想弥补自己的过错,可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夏繁星终于开门了,声嘶力竭,句句带着巨大的伤痛。

    无奈,绝望,后悔,已经快把夏繁星折磨到了顶点。眼泪和雨水混合在了一起,都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夏繁星只知道现在心痛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你这样继续淋雨会出人命的。”景琦说着就拖着夏繁星往车里走去,完全不顾夏繁星挣扎着的不愿离去的反抗。

    事实证明,景琦的好身手排到了用场,身单力薄的夏繁星很快就被景琦拖到了车里,没错,就是拖到了车里。

    碰的一下,景琦关上了车门,匆匆发动了车子,很快就消失在墓地里。

    透过反光镜,景琦看到了夏繁星的表情,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呢,反正景琦知道现在说夏繁星已经心如死灰一点都不为过。

    车刚刚停在宫家门口,保安就凑了过来,“景特助,你去哪里了?宫总一直在找你,给你打电话也没接通。”

    景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刚刚只顾着看着夏繁星,完全没去看手机,打开手机一看,赫然写着有不下十个未接。

    景琦匆匆下了车就向大厅走去,宫文轩正站在窗前端着一杯酒。听到了脚步声,宫文轩一下子就转过身,“景琦,你去哪里了?”

    景琦抬头看向宫文轩,此时他眼里的怒气根本不允许自己去说谎,想必宫文轩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景琦只好说出了实情,“我带夏繁星去然少爷的墓地了。”

    啪的一声,宫文轩的酒杯就打向景琦,要不是景琦反应快,现在想必玻璃已经打在景琦的脸上了。

    一地的玻璃碎片,里面的红酒流出来沾染着地毯,此时显得格外刺眼。

    “景琦,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不经我允许就擅自带夏繁星去然儿的墓地,我告诉你,谁都可以去那里,唯独夏繁星不行,她不配,她不配,听清楚了吗?”宫文轩发怒的眼神就像是杀人的魔鬼一样,景琦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接受惩罚是在所难免了。

    “宫总,我知道错了……”景琦有些战战兢兢的说出了这句话。

    “知道错了?你还知道错了?明明知道违反我宫文轩的命令下场是什么?还让夏繁星去那里,你是不想在这混了吗?”宫文轩越说越是生气。

    该死,景琦竟然让夏繁星又去打扰然儿,那个该死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她凭什么去?生前躲在外面不出现,现在又在上演什么亲人生离死别的大戏,真是可笑,夏繁星,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宫文轩的仇人。

    “宫总,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景琦感觉鼻尖一直在冒冷汗,惹怒宫文轩的后果景琦是知道的。

    “赶紧给我滚……”宫文轩说完这句话就向门口走去……

    这是在命令自己走吗?景琦有些失望的看向宫文轩离去的背影,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对自己心软,下过的命令肯定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在宫文轩身边待了这么久,还是换来了这么一个结局,一直小心翼翼地去服从宫文轩,可是现在显然宫文轩不会去挽留自己,景琦转过身准备去收拾东西,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夏繁星的声音。

    “不是景琦的错,是我求她带我去的。”夏繁星目光一直盯着前方,不去看宫文轩。

    景琦走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宫文轩和夏繁星针锋相对,宫文轩正在以将要将夏繁星给杀死的杀气狠狠盯着夏繁星。

    “夏繁星,你以为你有几个胆子?”宫文轩的手紧紧攥做一团,夏繁星站在自己面前,这样面对面,宫文轩心里竟然在心疼。

    可是为什么?她,夏繁星,不是已经成为自己最大的仇人了吗?可是看着浑身湿透的夏繁星,看着她苍白的脸,宫文轩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心痛。

    不是,不对,一定是在心痛然儿才这样,夏繁星,你应该承认你心里爱着的还是何生明,要不然我找了你这么久,你一定是躲在那里,享受着你的甜蜜,却弃然儿于不顾。

    “我说过,是我求景琦带我去的,你不要迁怒于她,要杀要剐随便你,景琦她是无辜的。”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宫文轩紧攥的拳头突然舒展开朝向夏繁星的脖颈。

    刚一用力,夏繁星的脸色开始更加难看,景琦在后面看着,“宫总,你这样会杀了她的……”不由自主说了出口。

    景琦刚说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显然这样的话不是自己该说的。

    “这是我们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宫文轩冷冷的说了这一句,虽然宫文轩背对着景琦,可是景琦还是能够感受到宫文轩的杀气,空气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景琦听完不禁打了个寒颤,只好默默地下楼。

    夏繁星闭上眼睛,好像是在等待着宫文轩将自己生命夺去,没有丝毫的反抗。

    “你杀了我吧,反正然儿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你是在要挟我吗?”看着夏繁星没有反抗,宫文轩心里的火气好像更大了,手里的力道更加大了。

    夏繁星还是闭着眼睛,丝毫不想去反抗,就让自己死在宫文轩手里,何尝不是一种成全?

    “夏繁星,既然你那么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宫文轩再次加大了手里的力量,面前的夏繁星显然呼吸都已经有些困难,可是她却丝毫不去挣扎。

    夏繁星,你就这么想死吗?早知当初,为何然儿还活着的时候,你不出现,现在孩子已经走了,你这样做又演给谁看?

    就在夏繁星已经做好准备要与这个世界诀别的时候,宫文轩还是在最后的那一刻放开了夏繁星。

    看着夏繁星脸色在慢慢变得越来越难看,宫文轩却不由自主地减轻手里的力气,直到慢慢松开手。

    心疼吗?心里是什么滋味宫文轩都不知道,只知道突然害怕失去夏繁星,害怕失去她后自己的生活要怎么继续,不是一向心狠手辣吗,为什么却迟迟不敢去下手?

    宫文轩此时都在恨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心里开始浮现那个想法,是不是心里还爱着夏繁星?

    该死,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无数遍,那都是过去式了,可是心里却又在重复那种想法,而且更可恨的是,那种想法愈演愈烈。

    “咳咳……”突然重获自己的夏繁星在干咳着,为什么宫文轩又放过自己,如果可以,死也是一种解脱,这样就可以和然儿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用经历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再也不用在睡梦里才能看见自己的孩子……

    “你杀了我啊,为什么又放开了我,然儿是我活在这个世界的希望,现在活着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义?”夏繁星泪如雨下,声嘶力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