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晌,宫文轩终于将眼神分给了夏繁星淡淡的一眼,冷哼一声,硬邦邦的拒绝道:“不去。”

    “……”夏繁星沉默,心不在焉的搅着手中的小勺,不再说话。

    又是一段长而磨人的沉默。

    宫文轩眼角的余光毫不费力气的将夏繁星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

    宫文轩早在夏繁星一出门时就站在了门口,听到门口她和温宁轩的对话声,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出于什么心里,竟没有打开门走出去,而是听了起来。

    整个对话宫文轩都听得是一清二楚,温宁轩的百般殷勤让宫文轩觉得恼火,这还不算,最让宫文轩生气的是,夏繁星最后的那一句“同伴”。

    她竟然敢说他是她的“同伴”!宫文轩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是多久没让她好好回忆起他是她老公的事情了?

    现在宫文轩已经是一肚子的火气,而这个女人还跑来问他要不要去参见什么探险?他还真的是没有心情!

    对于宫文轩心中的怒火,夏繁星在整个早饭期间,没有察觉到分毫,要怪只能怪宫文轩的城府那么的深,而夏繁星却没有宫文轩那种洞察一切的能力。

    遭到宫文轩冷漠拒绝的夏繁星并没有放弃出去探险的这个想法。

    不管怎样,她还是想去,因为她很想出去散散心。

    结伴一起参见探险的人比夏繁星想象中的还要多,行程安排很简单,他们也只是在森林里吃个午饭,下午一到就会回来,预计也就是在傍晚的时候就赶回来了。

    这么多的人,夏繁星也没有像那么多,带了一些面包和水,走在了队伍的末尾。

    外面艳阳高照,森林里的树木参天,枝叶繁茂,往里走了不多久,竟然是看不到了天空。

    带头的村民在最前面用英语介绍着什么,夏繁星绞尽脑汁也就是听懂了一部分,无非就是注意安全的一些细节问题。

    这是夏繁星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深林里各种各样茂密的植被吸引着不少人的注意,村民们对这些早就见怪不怪,不少第一次来的游客都显得异常的兴奋。

    中午,领头的村民带着大家在一块很大的空地上休息,并告诉大家可以在这里用餐,但一定要将垃圾带回,当然也可以在自行在附近看一下,但一定不能走远,虽然说这里没有什么大型的危险动物,但还是会有蛇之类的小动物出没。

    夏繁星背着背包朝一个人较少的地方走了过去,在没来过这种原始森林之前,夏繁星还不知道竟会有这种的地方,遮天蔽日的树木,几乎看不到泥土的地面,除了鸟鸣便就听不到其他的声响,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好安静。

    夏繁星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来自于大自然的新鲜空气,心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宁静过,这份感觉吸引着她慢慢的朝深处走去……

    最后,夏繁星在一处很是安静的地方做了下来,拿出了自己出来时,在厨房里拿的面包和水填饱着肚子。

    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往自己嘴里塞着面包,心里满满的都是她和宫文轩的事情。

    自从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他们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疏远了起来。

    这种陌生的感觉,夏繁星她不喜欢,同时又不知所措,她该怎么样去面对宫文轩,到底该如何的定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宫文轩的冷淡,几乎让她无法确定,那个男人还是爱着自己的。

    夏繁星想到了早上时候宫文轩连头发都没擦走出来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到底懂不懂得照顾自己?他知不知道那个样子会着凉……

    又坐了一会,夏繁星将最后一口面包塞进了嘴里,拍拍身上的树叶站了起来。

    没走多远她就看到了那边她来时的空地,夏繁星在心中默默地庆幸,还好她还记得回空地的路。

    只是……

    视线里的空地越来越加的清晰,夏繁星的心也越来越沉了起来,直到,她完全的站在了空地之上,她的心才完全的沉了下去。

    空地上很干净,没有任何的食品垃圾,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完了……

    这是冲进夏繁星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

    “还有人吗?我还在这里!”夏繁星大声的对着树木大喊了起来,喊了半晌,回应她的也只有被她惊飞的飞鸟而已。

    她只是走了一个神而已,没有想到竟是过了那么长得时间。

    夏繁星环视四周,所有的树木在她的眼中全都是长得一个模样,到底哪个才是他们来时的路?

    “怎么办……”夏繁星无力的坐在了松软的草地上,果然应该和人结伴来这里……她懊恼的想着。

    可是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她必须在天黑之前走出这里才行,起码这里在白天的时候还是安全的。

    想到这里,夏繁星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夏繁星第一时间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自己迷路了。

    拿出手机来,本来这是唯一的希望,但是事实证明夏繁星已经陷入了一个困境,手机竟然没有一点信号。

    心里开始慢慢的慌乱,不该因为好奇心而落队,可是现在要怎么办,想到这个一个偌大的森林,想到之前村民说的可能有野生动物出没,夏繁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里最先想到的就是宫文轩,此时的他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不应该脱离他的视线,不应该这么大胆。

    与此同时,宫文轩正在酒店的走廊里来回踱步,时不时地抬头看向隔壁的房间,可是却始终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自从失去宫任然以后,宫文轩的心里总是莫名的慌乱,更是史无前例地没有了安全感,现在夏繁星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更是让宫文轩有些焦灼。

    是不是迷路了?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一直重复着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电话号码,宫文轩手里一直攥着手机,可是电话那头却始终是电话接不通的信息,多希望电话能在下一刻打过来,多希望夏繁星能够亲自告诉自己她是平安的,她正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

    可是电话里冰冷的声音却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幻想。

    该死,那个笨女人为什么总是让自己不省心?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让自己这样不安,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慌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吗?

    夏繁星,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再失去你的勇气了,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让我陷入这种心乱如麻的境地了。

    ……

    这时温宁轩正好走了进来。

    “夏小姐还没有回来吗?”看到宫文轩的表情有些着急,温宁轩第一感觉就是夏繁星还没有回来。

    “是不是你撺掇着夏繁星去什么探险活动的?你明知道她自己人生地不熟的,现在夏繁星还没有回来,她还没有回来。”宫文轩有些激动地突然抓住温宁轩的衣领,声音更是近乎声嘶力竭,带着歇斯底里的怒吼。

    “宫总,请您冷静一点,我们现在马上就去找夏繁星,我对森林那块比较熟,我们一起去找吧,时间拖延的越久对我们的形势越不利。”眼见宫文轩就要喷出火焰的眼睛,温宁轩不禁后背发凉,这个意气风发的总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在乎夏繁星。

    “我警告你,如果夏繁星出什么意外,我第一个就不会饶恕你。”

    “宫总,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去找夏繁星吧,依我的猜测,夏小姐很有可能是迷路了,因为那一片森林茂盛,极不容易辨识方向。”温宁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很是平和,唯恐多说了一句话就能让宫文轩的火气更大难以平复。

    “还等什么。”想到夏繁星此时可能正处在危险之中,想到宫任然的突然死亡,宫文轩慢慢松开了温宁轩。

    两人马不停蹄地走出了饭店,温宁轩更是发动了整个饭店的全部工作人员,要知道如果得罪这位总裁,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

    更是让自己心慌的是夏繁星的处境,那个女孩,说实话心里已经有了很大的好感,总是不由自主地就想去接近。温宁轩有些担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由于那片森林处于边缘地带,最新的跟踪机器根本就排不上用场,想到这一点,温宁轩有些担心,只能采用最原始的办法了,这种大海捞针的方式去找夏繁星。

    此时黑夜渐渐袭来,夏繁星在森林里已经漫无目的地走了几个小时,可是漆黑的森林根本就看不出一点道路,光是借着手机那微弱的灯光根本就看不出周围的环境,更何况是这是从来就没有来过的陌生森林。

    哧的一声,夏繁星突然踉跄倒地,还没有反应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给绊倒,剧烈的疼痛感一下子就传了过来,鲜血慢慢开始从小腿那里渗了出来,夏繁星有些吃痛地咬住了嘴唇,钻心的疼痛渐渐强烈,夏繁星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再过一天自己还没有被救出去,很有可能自己就要走不出去这个森林,到时候一切都不好说,甚至还有生命之忧。

    想到这里,夏繁星强忍住小腿的疼痛,慢慢起身站了起来,还没站稳,一个踉跄,夏繁星差点就又跌倒,紧紧抓住身旁的树干,才勉强没让自己倒下去。

    黑暗、饥饿、无力、头疼慢慢把夏繁星包围,夏繁星撇开刚刚把自己绊倒的树枝,吃力地继续向前走着。

    一定要走出这个森林,一定不能就这样死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

    “夏繁星,夏繁星……你在哪里?”是温宁轩的声音。在这片偏远的森林里只能这样去找她,只能这样喊着她的名字,祈祷她能听见。

    宫文轩走在后面,很明显这样的找法根本就不是一个办法,“分头去找,现在当务之急是分头去找。”

    “宫总,不要这么不理智,你对这里不熟悉,万一……”

    “顾不了那么多了,夏繁星的身体最近一直很虚弱,根本就受不了任何打击,她受不了这种折磨……”

    想到夏繁星最近那张越来越苍白的脸,想到她那娇小的身躯,看到整个偌大的森林只能靠一些当地的手电才能看到光线,宫文轩禁不住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那么弱小的一个人,怎么能够抵抗这样的黑暗,而且身边肯定一个人也没有,温宁轩刚刚打听到了跟夏繁星一块探险的那个队伍,只少了夏繁星一个人,单单只少了她一个。

    这种地方,她一个人怎么面对,她究竟在哪里,现在的她是不是正在受着什么伤害?不敢再往下去想,宫文轩突然冲出人群,只身一人去找夏繁星。

    “你们两个赶紧跟着宫总,切记一定要保证宫总的安全。”温宁轩见宫文轩已经远去,只好先派两个人去跟着宫文轩,要知道宫文轩很有可能也迷路,要知道如果他出什么事,自己的经理地位很有可能不保,到时候整个饭店的兴盛衰亡很有可能一夜之间就被一个人改写。

    “这样,大家分头去找,几个人一个小组,切记不要迷路,作为饭店的工作人员,现在是你们忠于值守的时候了。”温宁轩说罢,人群开始疏散,大家很快就迅速加入到寻找夏繁星的行动,对于经理下的命令没人敢去违背。

    “繁星,夏繁星……”宫文轩一直在喊着夏繁星的名字,喊着自己的声音近乎沙哑,可是此时的宫文轩完全顾不上这一点,心里的慌乱更是快要把自己给吞噬。

    你在哪里?可不可以回答我一声?

    夏繁星,夏繁星,宫文轩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

    此时的夏繁星因为体力不支,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再去走路,依着一个树干,夏繁星坐了下来,寒冷慢慢袭来,伤口还在流血,全身的力气正在慢慢抽离……

    意识正在慢慢模糊,脑子里浮现都是一个人的身影,是他,是他那俊逸的面容,是他那高大的身影,是他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是他偶尔才会露出的笑容,是他时不时会对自己呈现的温柔,是他那因为吃醋而发怒的深情,是他紧紧抱着自己的温暖和安心,是然儿出生时的他的欢喜……

    是他,都是他,都是宫文轩,都是他的音容笑貌,多想再看看他的样子,多想躺在他的怀里静静享受两人的温情,可是现在他只是一个幻影,只是一个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宫文轩,不要离开我,我还在等着你,我一直在爱着你,现在说出我的爱,一定还是不晚的对不对?宫文轩……

    然儿……

    母亲……

    夏繁星,你不可以就这样倒下去,你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你去做,你还有你没有说完的爱情,来不及说了吗?

    不是,一定不会。

    夏繁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倒下去,可是身体却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那个身影开始慢慢离去,任凭自己已经使出最大的力气,宫文轩好像就要头也不回的就要离自己而去,是带着那种坚决,还是那种狠心?

    夏繁星只觉得全身越来越冷,意识也慢慢模糊了起来。

    湿漉漉的植被扎在身上,带来的刺疼感,让夏繁星勉强的保持着最后的一抹清醒。

    “夏繁星!”宫文轩身上的衬衫已被划开了太多的口子,甚是有血迹渗了出来,只是这些都是一些小伤,满心的紧张感让他没有丝毫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夏繁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男人很着急,嗓音中不难听出压抑着的火气。

    是自己又让他担心了么?夏繁星在心里想着,眼皮越来越沉了起来。

    “轩,我在这里……”夏繁星虚弱的声音,几乎是让人听不到,更何况是在大家吵嚷的喊声中。

    走在最前面的宫文轩突然间止住了脚步。

    宫文轩怪异的举动让温宁轩不解:“怎么不走了?”

    夏繁星只觉得全身越来越冷,意识也慢慢模糊了起来。

    湿漉漉的植被扎在身上,带来的刺疼感,让夏繁星勉强的保持着最后的一抹清醒。

    “夏繁星!”宫文轩身上的衬衫已被划开了太多的口子,甚是有血迹渗了出来,只是这些都是一些小伤,满心的紧张感让他没有丝毫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夏繁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男人很着急,嗓音中不难听出压抑着的火气。

    是自己又让他担心了么?夏繁星在心里想着,眼皮越来越沉了起来。

    “轩,我在这里……”夏繁星虚弱的声音,几乎是让人听不到,更何况是在大家吵嚷的喊声中。

    走在最前面的宫文轩突然间止住了脚步。

    宫文轩怪异的举动让温宁轩不解:“怎么不走了?”

    “繁星……我听到她的声音了。”宫文轩喃喃的说道,片刻之后,他马上朝一个方向走去。

    “……”温宁轩没有说话,默默地跟了上去。

    “繁星!”当看到昏迷在一片植被里的夏繁星的时候,宫文轩直接丢掉了手中的照明疼冲了过去。

    “终于找到你了。”

    “……轩。”熟悉的温度,还有这熟悉的气息,像是找到了避风港一样,夏繁星终于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