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醉之时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宫文轩递过来夏繁星的衣服,“我只是帮你去拿衣服了,怎么还担心我会逃跑吗?”

    夏繁星先是一惊接着又露出笑容,想不到宫文轩竟然如此贴心,他那样一个无数女人都敬仰的男人竟然可以为了自己细心到如此地步,放在以前他怎么也不可能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谢谢你。”

    “夏繁星,这像是你的风格吗?突然这么客气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宫文轩又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这并没有影响夏繁星的谢意。

    “好了,收拾一下咱们待会去吃饭,这里的美食还没有好好品尝呢?”宫文轩将诶着说道,夏繁星听完后用力点了点头。

    夜晚。

    “夏小姐,过来喝杯酒吧?”有一个看起来很有好的岛民走过来说道。

    繁星看了一眼宫文轩,询问的意味。

    那个憨厚的岛民看出来很明显是一个小妻子在询问丈夫的意思,所以朝宫文轩说道,“这是我们自家酿的米酒,喝了对身体完全没有坏处,还能让怀孕的几率增加哦……我们这里的新婚妻子们都喝这个的,尝一下吧……”

    热情的邀请,却让夏繁星想起了她已经死去的孩子然儿,孩子,现在还是她最大的伤痛。

    宫文轩圈在繁星肩膀上的手紧了紧,随即抱住她,“尝一点吧,看起来不错。”

    “可以吗?”繁星讶异的看着他,以往,男人是不会允许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喝醉酒的,今天这是……

    “恩。”宫文轩点点头,接过岛民递给他的一杯酒。

    “还不错,谢谢你。”然后自己尝了一口,点点头,朝岛民道谢。

    繁星好奇的从宫文轩手里接过来,大大的抿了一口,好像是,真的好香啊……

    然后没有忍住,又大大的喝了好几口。

    “少喝一点,这种酒喝起来不觉得,其实酒精浓度很大的。”宫文轩劝慰道。

    不过,男人的劝慰声早就已经被已经被好喝的甜酒这个东西给吸引住了,喝了好大口,还是不舍得放下。

    真的……好好喝啊……

    繁星不一会儿就喝空了整个竹筒做的杯子,然后又私自跑去跟人要了一杯过来。

    “你当这是果汁么?”宫文轩抢不过她手里的杯子,翻了个白眼说道。

    “它可比果汁好喝多了啊……好喝……”

    很快,一杯米酒又顺利的下了肚子……

    “很少有人能够喝两杯了,现在还能醒着的,夏小姐果真不简单啊。”话是这么说的繁星,但是眼睛却全然看着宫文轩。

    男人扶正在自己身上倒得东倒西歪的女人,眼神冰冷下来,“温先生这些日子一直对我的女人十分的照顾啊。”

    恩……是谁在说话,好模糊的样子,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好帅的样子,是宫文轩吗?是他吗?恩……好累啊……

    繁星倒在男人身上,如果不是宫文轩拉住她,把她圈在怀里,估计这会儿夏繁星都要直接倒在地上睡觉了。

    “怎么,宫先生一开始不是不在乎么,现在说她是你的女人,您就是这么对自己的女人的吗?也许您不记得,不过我的记忆力是很好的,宫先生刚来的时候是怎么对夏小姐的,我可全看在眼里。”温宁轩的温文尔雅在面对另外一个雄性生物的时候,立马变的生硬起来。

    “就算是这样,我想这些事也都和你没有关系吧,还是,温先生这么对一个女人伤心,是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宫文轩把怀里的女人圈在怀里搂的更紧。

    “企图谈不上,只是想法和愿望罢了,宫先生,我从小就有一个观点,好女人是要男人用心去疼爱的,所以,当我看到有这么一个好的女孩子,在心甘情愿为一个男人付出却得不到任何回报,尤其是在,我对那个女孩很有好感的前提下,我就很想,把她从困顿中解救出来。”温宁轩一本正经的说道。

    宫文轩眉头紧皱,冷峻的唇角紧紧的民在一起,“温先生,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必须要通知你,不管你对那个女人有任何什么不好的想法,那个女人都已经完全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而且是绝对不会离开的那种,希望你,知难而退。”

    “是吗?”温宁轩反问。

    “事实,你完全看的到。好自为之。”宫文轩说罢,就把繁星不安分的手扣在手中,环住她的腰,一个用力,把她抱起来,朝酒店走去。

    把身后的热闹人群,以及在人群中寂寞伫立的温宁轩留在原地。

    夏繁星,我是不是,真的没有机会?

    ……

    好香的味道。

    最近夏繁星走到哪里都能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味道,这次好像更像是一种烟草香。

    恩……我这是在飞吗?为什么感觉不到脚在走路,身体却在移动呢?

    我会飞了吗?还是碰到丘比特了?丘比特!真的吗?

    迷迷糊糊的繁星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丘比特究竟长什么样子。

    好像这个丘比特和自己印象中想象的不一样啊,好大的丘比特,丘比特也有肌肉的吗?

    “你好,请问你是丘比特吗?”繁星轻轻的问道。

    “夏,繁,星。”三道黑线。

    “不对啊,你没有翅膀啊?”繁星伸出手来,对着宫文轩的后背一阵摸索。

    宫文轩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你……”

    “也没有弓箭……你不是丘比特,冒牌货!”繁星失望的说。

    亲身验证,果然这个人不是丘比特,好失望啊,还以为自己见到了神话人物,结果还是被骗了。

    “夏繁星,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没穿衣服的大卫雕塑么,丘比特,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宫文轩把繁星的手重新收回胸前,免得她什么都不知道,却点燃了一把热火。

    “你不是丘比特……”繁星嗫嗫喏喏的说着,把头更深的埋进了男人的胸前。

    “白痴。”宫文轩有些宠溺的说道。

    轻轻的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生怕吵醒了她。

    这个笨蛋,明明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真的是找死。下次再也不能让她喝酒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有一喝酒就发疯的样子。

    “夏繁星,你为什么到哪里都让我不省心。”宫文轩在她身边躺下来,宠溺的看着她,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印上一个轻柔的吻。

    本来,他心里也是想借着这次的旅行来缓和一下两个人的关系的,结果差点搞坏了,繁星这个样子,到哪里都让自己不省心,到哪里都有男人围在她身边,她好像太耀眼了一点,总是能吸引别人的目光,尤其是自己的。

    只是,宫文轩很不想别人看到这样的夏繁星,这样的夏繁星,只他一个人欣赏就好。

    繁星一个翻身,就把手搭在了男人精壮的小腹上,宫文轩无奈的吐了一口气,按今天晚上的状况,想趁人之危不太可能,还是……去冲个凉水澡吧……

    昨晚睡觉的时候,夏繁星就一个人念念叨叨的想要发挥一下自己的厨艺,不能白学那么多东西吧,总要让身边的主人……尝一下。

    繁星看向在自己身边熟睡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这种久违的感觉又重新的回到自己的鼻尖的感觉,真的好想念,如果只是南柯一梦,繁星也觉得很开心。

    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酒店的私人厨房,找好食材,繁星就开始忙活了。

    罗宋汤的作料是什么来着……什么来着……

    最近记忆力,不太好啊……

    “你在做什么?”带着一早晨起来天然的倦意的男声,在繁星听起来,性感极了。

    “罗宋汤啊,我刚学的,想做给你吃。”繁星指指白色瓷碗里的汤,说道。

    “就是跟那个酒店老板学的?”宫文轩马上就想到了那个男人。

    “恩……你先尝尝看吧……”繁星无奈的笑了笑,把汤送到他面前,舀起一勺。

    宫文轩见繁星没有要跟自己解释的意思,瞥了她一眼,还是张嘴喝了一口。

    “怎么样?”繁星紧张的问道。

    “凑合。”宫文轩接过来白色的瓷碗,朝客厅走去。

    繁星连忙跟上,“是很好吃的是吧,你是觉得很好吃的对吧?”

    “夏繁星,如果你再说下去,我就不吃了。”宫文轩停下来,把白瓷碗举到垃圾桶上面。

    “不要!知道了,不说就是了。”

    ‘叮。’

    “房间服务,先生。”门口传来一个服务生的声音。

    “我去开门,你慢慢吃,不着急!”繁星急忙走过去。

    “您好。”

    不过,一打开门,繁星就被吓到了。

    一个服务生,推着一个高脚架的小推车,上面满载着丰富的食材。

    “您好,这是温宁轩先生特意吩咐厨房做的,法国吐司,新鲜的蔬菜沙拉,还有一些法国瑞士的早点,都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祝您用餐愉快。”说罢,服务生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繁星头上恨不得直接掉下冷汗来,怎么办……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现在连头都不敢转过去了……

    宫文轩一定气死了。

    “吃啊,别忍着,别人对你那么好当然要吃,快吃去吧。”宫文轩的声音从身后悠悠的传过来。

    繁星忍不住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努力拉扯出一个讨好的微笑,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说服力,“只是酒店老板准备的早餐嘛,本来就该这样吗,我们是会员啊,一起吃嘛,反正你也觉得我做的东西不好吃。”

    汗,这些说辞,真是牵强的可以啊。

    “夏繁星,刚刚还死活不让我扔掉你做的东西,现在就允许我吃别的东西了,你的目的和转换速度也太快了点。”宫文轩瞪了她一眼,把喝剩下一半的汤扔下,回卧室去了。

    哎,繁星在他身后重重的叹气,老天呀,我只是来度个假,您有必要这么腥风血雨么……

    清晨凉爽的海风吹了过来,刚刚吃晚饭的宫文轩望着远处的海滩,突然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想法,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和夏繁星去海边散散步,感受一下大海的气息。

    “繁星,咱们去海边吧。”

    “恩?我正好有这个想法呢,还担心你会不同意。”看着慢慢变得开朗的夏繁星,宫文轩从心里感到由衷的高兴。

    “怎么会呢?还还磨蹭什么,赶紧走吧。”

    夏繁星点了点头就要和宫文轩离开的时候,这时候身后突然响了一个声音,“夏小姐,宫总,你们要去海边吗?”

    是温宁轩的声音,夏繁星赶忙转过身,“是的,我们正打算去海边。”

    “你们对海边那边还不是很熟悉,要不这样吧,我来当你们的导游,要知道你们是很荣幸的,我可是不轻易给人当导游的。”

    温宁轩温文尔雅的样子很是让人觉得亲近,他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完全不去顾及身边脸色早就阴郁到一定地步的宫文轩。

    “那我们真是万幸啊,正好你来带路。”夏繁星只顾着和温宁轩说话,也没有注意一旁的宫文轩此时正阴沉着脸。

    “繁星,海边那边应该不会轻易迷路的,我们还是不用导游了……”没等宫文轩说完,夏繁星突然截住了宫文轩的话,“文轩,有这么一个好的导游怎么能拒绝呢,温经理可是不轻易给人当导游的。走吧,温经理。”夏繁星冲着温宁轩说道。

    温宁轩突然闪现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正好和宫文轩投射过来的带着杀气的目光对上,四目相对的时候,温宁轩并没有被宫文轩的眼神所吓倒,在他的观念里自己只是比宫文轩要晚些认识夏繁星。受西方人的观念影响,温宁轩觉得现在宫文轩和夏繁星的关系还没有明确,自己完全有机会和宫文轩公平竞争。温宁轩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意思好像是在宣布自己要和宫文轩一起来追求夏繁星,这让宫文轩很是不爽。

    在温宁轩的带领下,三人很快就来到沙滩旁,七八月是度假的旺季,美轮美奂的沙滩自然是旅客们必不可少的选择,沙滩上到处都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得不说夏威夷的可爱岛是一个人间天堂,每年都能吸引无数游客们前来观光。

    青年男女们在海边尽情享受着这独特的风景,透视、柔软、飘逸的沙滩装在沙滩上很是显眼,更让原本就热闹非凡的沙滩多了一些欢乐的因素。如果你不来这里度假,就有一种要错过很多人间美景的意味。

    以印花为代表的夏威夷风情,是夏季海滩风情的主流。性感漂亮的美女们身着印花纱丽围成底裙或盖在身上,在这里不用担心泳装太花哨与纱丽相撞,在度假沙滩上,越是繁花似锦越彰显美丽,若是搭配黑白泳装,反而显得奇怪。

    只是夏繁星还是穿了自己的那身休闲装,但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与奔放的西方美女们相反,夏繁星在人群里显得更为恬淡自然,这让看惯了西方美女们的温宁轩对夏繁星更是多了一份喜欢。

    蓝天、碧海、阳光、沙滩,很多青年男女们正在玩着沙滩排球,这时温宁轩找夏繁星搭话,完全不去看夏繁星身边的宫文轩,“繁星,要不要玩沙滩排球?”

    “沙滩排球?不好意思啊温经理,我没有玩过这个。”一旁的宫文轩心里开始有些高兴,这下温宁轩应该不会再去靠近夏繁星,可是没等高兴太久,这时温宁轩的一句话又是让自己很是不悦。

    “没关系的夏小姐,我可以教你,依夏小姐的聪明才智应该可以马上就学会,再说这就是一个健身娱乐的活动,夏小姐不必太在意的。”

    “真的有这么容易吗?那你赶紧教我吧。”夏繁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很难学的运动,这样被温宁轩一说,先前的担心全部消除了,心里更是对沙滩排球有着无比的好奇。

    “夏繁星,你以为以你那猪脑子能轻易就学会吗?不要在这丢人现眼了。”宫文轩的脸色有些发黑,夏繁星这个笨女人不知道不明白温宁轩是在故意接近她吗?温宁轩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他是在追求夏繁星,准确的来说是在和自己抢夏繁星。

    该死,这要是放在国内自己肯定第一时间不会放过温宁轩,可是现在在夏威夷,这里是他的地盘,宫文轩不能做出任何明显的反击,要不然夏繁星肯定认为自己是在无理取闹,可是温宁轩显然看出了这一点,宫文轩越是不说话他越是更加殷勤地去接近夏繁星,宫文轩哪里受过这种罪,心里更是因为温宁轩对夏繁星的示好越发地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宫总这就不对了,夏小姐冰雪聪明,学这种活动自然不在话下,更何况哪有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运动的啊……”

    “还是温经理会说话,文轩,这里有好多人呢,给我一个面子,不要这么说我,温经理咱们走吧。”看着夏繁星和温宁轩离去的背影,宫文轩狠狠地踹了一下脚下的沙子,为什么这个笨女人看不出温宁轩的目的,更可恨的是她竟然说话都偏向温宁轩,这让从来就不可一世的宫文轩怎么受得了。

    “夏小姐,传球的时候要这样摆放手臂才是最最正确的。”说着温宁轩就走过来示意夏繁星怎么传球,期间一直纠正夏繁星的姿势,动作有些许亲密,这让一旁的宫文轩有些看不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