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七十二章 太后找茬

第七十二章 太后找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七十二章太后找茬

    “娘不是有意的,那时她只是……”赫连和百口莫辩,事实上,真的是娘亲带着他走,留下绝一个人在宫里面对父王没完没了的怒气,还有一群妃子的恶意整治,也许是那时,那个纯真的孩子就开始隐藏自己,变成了冷漠的武装。舒悫鹉琻他不是不明白绝心里怨着娘,也怨着他,直到他回到南巽,接受太子的培训,但是,他后面却再也没有一个胖乎乎的小影子,那时的他,失落得无以复加,此后的许多年,不管他解释还是不解释,赫连绝都听不进去,或许,解铃还需系令人,有些连他都无从说起的事实,何时才有从见光明的那天?

    茶香混合着檀香的味道飘散在空中,那奇异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赫连绝的心烦躁起来,他眉头拢紧,桌上的香片一口也没有碰过,赫连和向张公公使个眼色,张公公对着主子怎么会不了解呢,接到赫连绝的眼色,他低着腰,不动声色的来到赫连绝身边,带走那茶壶,心里暗暗喝呲着,一定是哪个不懂事的小太监,这上好的龙玉山香片可是王爷最讨厌的,每次王爷到这御轩阁觐见王爷,都不会摆上这茶,今日也是他疏忽了,这茶是当年的月见皇后最爱喝的,也是当今皇上最爱喝的,偏偏这靖安王……

    “你听不进去,我也不好多说,绝,你。”赫连和话还没有说完,“皇兄,君臣有别,这称呼不太符合君臣的身份。”赫连绝打断赫连和还没有开口的话。

    赫连和一阵沉默,呵呵,若你真是如此在意君臣之间的身份,就不会敢打断我们之间的话。张公公重新泡上一壶大红袍,端到赫连绝的面前,自始至总都没有发出一身声响。在这深宫中,能够得到皇帝赏识的,都是懂得看脸色行事的聪明人,张公公不会不知道这皇上有多宠爱这靖安王,也许皇上是出于对王爷的亏欠,但是以皇上今日的地位,如没有那份兄弟情谊,又怎么会任由王爷乱来,这朝廷之上,最忌讳的就是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的,这势力一但独揽,朝纲不安宁,皇上又怎么会坐视不管?就如韩石右相。可是,靖安王却拥有整个地下皇国。

    “这能将这韩石治办,还多亏了皇弟的暗中协助啊,”赫连和只能把话题转移过去,他的一句话,把彼此的界限划的那么开,他又能怎么做呢?

    “皇兄客气了,这为祸百姓的贪官污吏,治办了他不止是为了朝廷,也是为了百姓,毕竟我还是当朝的王爷,这也是臣弟应该做的。”也就是说,不用客气,他只是做好他的本分而已。

    “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皇弟费了几年的心思,谋划好一切,才除掉这大害,甚至还要你娶一个自己不愿意的王妃。”赫连和不是没有听过他娶妃的事,他府里闹出了那个小妾的案子,也是需要一个王妃来压场,只是,这女人的嫉妒心,反而更是好利用,不用想,赫连和都知道,这出戏,赫连绝谋划的很成功,甚至能影藏自己的心思如此久,深敛的心思,真是难以猜透。

    “皇兄客气了,这女人,娶着也是有她的用处,这进贡给我的女人也不少,何必在意一个呢?”不知道沐琉璃现在到宫里了没?这皇宫诺大,最好是不要迷了路。

    “哦,我可是也知道皇弟的挑,这看不上眼的不也被皇弟你遣送出府了吗?那些可是碰都没有碰过的黄花闺女啊,想来,这王妃一定有她的过人之处,才让皇弟立她为妃。”真好奇这王妃是什么样的女子,赫连和温和的笑着,看着赫连绝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寻常女子罢了,皇兄这不是快要见着她是怎样的女子吗?”赫连绝一记眼神瞟去赫连和身上,一副明摆着的模样。

    “呃,呵呵。”赫连和尴尬的笑笑,哎呀,他这点小心思还是逃不出他的眼,没错,他是故意借着这赏花宴命他们两人进宫的。“皇弟立下大功,理当赏赐,不知皇弟想要什么赏?”上次见他似乎在那副和田青玉棋上停留了下,他还特意留起那副棋子呢。

    “皇兄真要赏我?”

    “是。”

    “什么都赏?”

    “只要你开口。”

    “好,我要皇兄现在坐着的位置。”

    卟通通,一群侍候着的太监腿脚一软,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就连张公公也惊的下跪,冷汗一直顺着那发际往下流,王爷说了啥?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可是滔天大罪啊,就算仗着皇上宠爱,这王爷说的也太过了,这不是明摆着要篡位吗?只怕最后连累的,还是他们这些看主子脸色的下人啊!

    什么时候已经黄昏了呢,这日子似乎过得很快,总是不经意中就看见夕阳西下,透进窗橱的光洒在光滑的红木地上,一道道的光,延伸到各处角落,也不觉刺眼。

    “好,你要,就拿去。”漠不关心的赫连绝抬起黝黑的眸,那高高在上的男人眼神怎会那么的真?怎会笑的那么的无所谓?

    赫连绝转开眼光,“是么?那就谢过皇兄了。”这回答,别说其他太监,就连张公公都面如槁灰,这天,要变了吗?他悄悄抬眼看向窗外,一片祥和。

    “那就请皇兄派人把您现在坐着的那张秫寒香椅改日送到我府上吧。”

    “呵呵,好,既然皇弟喜欢,皇兄又岂有不送之理?”两个人连对峙都称不上的,却把一群人的心肝都吓坏了,回去得和些定惊茶才可。

    “咦,怎么你们跪着?快快起来,这赏花宴也快开始了,赶紧摆架,到御花园去。”

    “是,皇上。”张公公乐呵呵的起身,他这小身子可经不起这样的大起大落啊,希望不要再来第二次了。

    **********************************************

    转转转转转……天啊,这不是她之前看到的那颗银杏树吗?这皇宫的行宫怎么都长的一样,她都跑得那么远了,也兜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看到所谓的御花园啊,这冷冷清清的,皇宫里面都是这样冷清吗?兜了许久还是找不到出口的沐琉璃实在是累得泄气了,顺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什么地方啊,一个人影也没有。”不过,幸好沐琉璃还是眼尖的发现那影藏在灰尘之下的牌匾——冷宫。

    她跟这些地方还真有缘,随便走一走也会到了皇宫的冷宫里?怪不得走了那么久一个人影也没有,想也是,正常的人怎么会想到这种地方?忽然又想起王府里的静思阁,深刻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乱跑的好,若是再遇上这种事,可是呼天喊地都没用啊。

    现在她只好等了,看有没有人路过,太阳快下山了,不知道赏花宴开始了没有?赫连绝在那里,她不见了他是不是会担心,还是无所谓的再从府里找其他妾侍出来,这是她第一次进宫就迟到,不知道到时是不是会被皇上怪罪?……越想越烦,“啊……”沐琉璃无奈的大喊声,回应她的,只有那飘在空中的回音。

    太监宫女都提高精神的伺候着每个到场的主子,这受邀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朝中的大臣啊,都是怠慢不得的。御花园大红灯笼高挂,把整个御花园照的犹如白昼,那些达官贵人带着自己的夫人或是女儿,不时的向别的人介绍寒暄,这赏花宴是宫中每年都会举行的宴会,源于建国之初,就是让这些大家闺秀进宫让皇帝过目,选中的,便会颁布圣旨接进宫里,所以,每当这样的宴会,未嫁的女儿家总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美丽无双,希望能够博得恩宠。这也是为什么侵袭那么紧张的原因,这人比花娇,是打着赏花的名义,实际上,在场的姑娘,哪个不是费心装扮自己。

    “哟,这是钟大人的千金吧,都这么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了啊,不知许配没有。”

    “还没有,真是不争气的,还待字闺中。”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没错,皇帝不可能全都看上,那些看不上的便只好物色好的夫家,把自家女儿嫁出去。

    “那样啊,我那不成材的儿子也未娶,不知何时我们约出来喝喝茶?”15198169

    “哟呵呵呵,那是要的,我家的闺女也不争气,你可要给我瞄着有哪家好的公子啊。”

    “都快成亲家了,那是一定要的,呵呵呵……”

    赫连绝一向不爱这等喧闹的地方,赫连和半路去太后那里与同太后一同出席,赫连绝也应该一同前往的,姨一直看着他们兄弟长大,关心爱护有加,就算当年娘带着皇兄离开的时候,也是姨一直在照顾他,他尊重的人极少,姨是其中一个。

    赫连绝避开嘈杂的人群,来到副位上,这赏花宴的座位更是按照官职的高低进行的,主位是皇上和太后,副位分别是赫连绝,左相向元天,还有,沐易沐将军一家,看来,都是为了沐府的两位千金,还有左相那闻名京城的女儿向媛媛。这赏花宴还真像相亲大会。赫连绝来到位子的时候没有见到沐琉璃,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王爷,外面有个马夫说有要事禀报。”恰巧有位小太监急急跑到他耳边低语着。

    赫连绝迈开大步走出宴会,果然见到一个拘束的身影畏畏缩缩的在那里来回走着。

    “王妃呢?”这样的情势,赫连绝也能猜出几分,“王爷饶命啊。”只见那马夫哭丧着一张脸,见到赫连绝,腿不受控制的扑通一声跪下来。“王妃、王妃她、小人该死,请王爷饶命,小人只是内急去解决去了,没想到一会功夫,回来王妃就不在车里,不知在何去处。”

    “混账,你竟然把王妃弄不见了,这宫如此大,天又黑了,若是王妃有什么事,你十条命也不够赔。”一脚踢去那不中用的奴仆,赫连绝忽视不了内心的焦急,这女人,一定是不知看到什么好奇的事,又插手进去,赫连绝不同赫连和的同意,用王爷的特权,发散宫中的侍卫去寻找,这皇宫不是他的地盘,不能明目张胆的调动暗卫,看见跪在地上发抖的马夫,赫连绝紧紧握住拳。

    可怜的沐琉璃,依然在原地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道赫连绝在心里骂了无数次连沐琉璃自己都不想招惹麻烦却总是惹麻烦的无辜心情。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皇帝和太后都入场,这场赏花宴正式宣布开始,所有的人都按规矩礼数进场,依次落座。皇帝年轻斯文儒雅,风度不凡,大多数女子爱慕的眼光毫不遮掩赤luo裸的表现出来,但是,那一身黑衣,大胆绣上金色丝边俊美无俦,浑身散发着优雅魅力,犹如那神秘的修罗的赫连绝也不输给赫连绝,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他最近纳妃的事情。当然,赫连绝身边空空如也的落入每个人眼里。

    “娘?该不会是沐琉璃那小践人不受王爷宠爱,躲在王府里不敢出来见人了吧。”精心装扮如出水芙蓉般艳美的沐相思小声附在夏如柳的耳边说着。

    在一旁听见她的话的沐念思翻翻白眼,真是蠢蛋,若沐琉璃真是不出席,恐怕王爷身边就不会多安排一个座位了,还有桌上的茶杯瓜果,都是明显多了一份的,只不过,想起沐琉璃那脸黄黄不起眼的模样,说不定王爷还真看不上她,改带别的小妾赴宴呢。

    “小声些,哼,人家是飞上枝头当凤凰,这嚼舌根的话要是被那个歹心的人听去了,到时抓住你把柄,不是任由那小蹄子发挥吗?”夏如柳从来就没有指望过这个空有美貌的大女儿能有什么好想法。

    “呵呵,娘,也许真是如姐姐说的,真是带不出来见人呢。”沐念思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夏如柳嘴角扬起嗤笑,“届时我们便知。”哼,那丫头,能成什么大气。

    雍容华贵的太后穿着喜庆的桃红金丝软烟罗裳,竟没有突兀的感觉,那华贵的姿态,保养得宜的脸蛋,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头上简单的一支如意鸾纹宝石花镂花簪子,大气庄重典雅。

    “看来这靖安王妃真是好大的架子啊,居然要哀家与皇上,还有各位大臣们,等她这一个小女子!”这高贵的太后首先发难了,她也还没有老到看不到人的地步,各位千金小姐都落座了,就那靖安王妃迟迟没到。

    “太后误会了,王妃她……”赫连绝起身抱拳,欲作解释。

    不不子群子。“免了,皇儿你就无须解释了,哀家心中有数。”太后摆摆手,摆明不接受解释,赫连和完全没有插手的打算,他早知道太后不满意赫连绝的这门亲事,她早就物色好了人选,谁知道,还来不及行动,赫连绝就先她一步娶了沐三小姐,而且没有问过她老人家的意见,成亲那么久更没有带王妃来看她老人家,这太后心里怎么会舒坦。这门亲事她没有承认,更没有答应。

    “王妃,看来是沐琉璃那践人。”沐相思嫉恨的说着,本来是她最有资格嫁进王府的。11LJL。

    “太后误会了,是府上的马夫疏忽,没有看好王妃,才让王妃找不到路,儿臣已经派侍卫去找了,希望母后原谅。”赫连绝现在只能拖到沐琉璃来了再正式向她老人家请罪。

    “哦?这马夫真是要不得,这等疏忽也犯,连主子都没有照料好,来人啊,带这马夫上来,哀家要好好问问他。”太后的脸色缓和不少,就在大家都以为太后不再追究的时候,“不过……这王妃又不是小孩,应该知道分事情的重要与否,这样的场合,怎么能乱走以至于迷路?果然是没素养。”原本缓和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这女人心大海针,这母亲的嫉妒心,可不比这后宫的任何一个女人差。

    赫连和当然是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母后什么都好,就是太看重身份之别,门槛之高,她说的就是,龙配龙凤配凤。什么样的身份就许什么样的夫家,这沐三小姐虽然是沐将军的女儿,但是一直不受宠,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如果不是赫连绝娶她为妃,看来众人可能会以为沐府只有两位千金,这庶出的千金加上不受宠,太后怎么可能愿意让她嫁给她最疼爱的孩子。

    沐琉璃在冷宫那里快要以为没有人找到她的时候,好心的侍卫终于把她带出那片迷宫,按理说,侍卫是不能进内宫的,看来是发现了她不见,派人寻她来了,在她千辛万苦来到御花园的时候,人还没有踏进去,就听到说她没教养这句话。

    “皇上吉祥,太后吉祥,臣妾没有按时赴宴,还望皇上,太后恕罪。”沐琉璃进到宴会上,便朝那尊贵的两人行了跪拜之礼,她自知有错,理亏在先,态度也很好的始终都低着头,忏悔的模样。

    “哟,人终于到了?哀家还以为要哀家等到这宴会结束了都见不到你这尊贵的王妃一眼呢。”太后怒火没消,底下众人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会一个不注意,便迁怒于自己。

    那马夫被侍卫押着带上来,战战巍巍的整个人趴在地上,怕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太后请息怒,只怪我们沐家教出这样的不孝女,这等女儿,嫁进王府真是高攀了。”沐易作为沐府的主人,不得不出面,太后都暗喻他沐府教出这么个“好女儿”不出面只会教下面的人看笑话。

    赫连绝沉着眼看向那个一身正气的伟岸男人,虽然知道沐琉璃在沐家不受他宠爱,但是没想到会让他厌恶到这种地步。他站出来,与沐琉璃一同跪在地上,他的王妃,他自己保护,那时呃赫连绝还不懂这就是所谓的怜惜。

    “太后,贱内虽是无礼,但是这赏花宴上,不必扰了各位大人的兴致,儿臣在这里替贱内向太后请罪。”沐琉璃错愕的看着赫连绝,绝少见这男人低头,可是,现在、是为了她,低头吗?

    喔?难得见我们骄傲的靖安王会低头,现在居然为了他的王妃,在百官面前低头,这里面的内情,有待一究。赫连和还是置身事外,但是,为了避免他亲爱的弟弟将来迁怒与他,还是要做些事的。

    “王妃也不是故意的,这初次进宫,难免寻不着路,这王妃也认错了,大家都等着赏花,就别耽误大家赏花的兴致了,起身,赐坐。”赫连和这话说得委婉,明显是打着圆场,当着和事佬。

    “皇上都开口了,那就回去坐着吧。”太后玉口一开,赫连绝才牵起沐琉璃的手,回到位置上,在外人眼中,就是王爷爱妻心切,两人恩爱无比,看的下面的千金暗暗垂泪。沐相思更是直接狠狠的扯着那无辜的手帕。

    不过,低估女人任何的嫉妒心,都是一种错。太后锋头一转,那跪在地上的马夫就得惦着自己的性命了,“哼,都是你这狗奴才,这等疏忽,是这么侍候主子的吗?来人把他拖下去,喂狗。”太后冷清的嗓音在整个宴会上清楚的响起,没有人会出去劝阻,没有人,为了一个地位卑微的人,去得罪尊贵的太后。

    一直低着头的沐琉璃,小手紧握,她咬着精致的红唇,那侍卫就快要带走那无辜的马夫,这不是他的错,她也有错,凭什么她有赫连绝的帮助就没事,这没有后台的马夫就要遭受这种无妄之灾?

    “慢着,”那倔强的人儿果然是看不过去,赫连绝连制止的时间都没有,女人就坦坦荡荡的站起来。

    看见王妃开口了,市侍卫们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作,愣在原地。“我说,拖下去,没听见是不是?”还是太后威严,那太后的一声冷呲,一干侍卫赶紧把人拖下去。

    沐琉璃急了,赶紧跑过去,拦在马夫前面,不让侍卫接近,沐念思在下面看着,不可思议,“那女人疯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