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八十章 禁忌

第八十章 禁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八十章禁忌

    “我说,只要你喜欢,我送给你又何妨?”第二次,第三次,他一样说。舒悫鹉琻

    “很好,琉璃,我们走。”莫槿榆不忌讳的牵着沐琉璃的手,赫连绝既然那样说,那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莫公子,谢谢你的好意。”沐琉璃浅笑,拉开莫槿榆牵着她的大手,“妾身不是物品,不接受这样的转让。”有什么资格把她这样让来让去,她是人,有尊严,不是物品,说让就让。

    他看不清她的心意,她的情,一句“只要你喜欢,我送你又何妨?”她是不该再自作多了吗?

    “王爷恩宠,你要送我还是得给臣妾身一份休书,琉璃就先回阁里,王爷什么时候记起就什么时候送来吧,妾身恭候王爷大驾。”欠身,告退。

    该死的女人,赫连绝阴霾的脸,看着女人倔强的背影。与他斗,哼,他怎么可能会给休书呢?你不在乎是吧,男人你都能勾引了,那本万众多女人想必也有得王妃受的。

    “姐姐,姐姐,王爷叫你去红罗阁一趟。”琴熙莽莽撞撞的跑进房里,冲着沐琉璃喊,这大半夜的,赫连绝叫她去红罗阁做什么,那里不是红罗的地盘?

    “准备准备,我过去。”她倒要看看赫连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琴熙也去。”

    “不用了,你歇着吧,都夜深了,这王府又不是别处,没有什么豺狼虎豹。”如果赫连绝真是叫她去给她休书,那她可不想琴熙看着又伤心,想起今早她搁下的那番话,赫连绝那高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样罢休?

    红罗阁里的丫鬟小厮都被谴退下去了,沐琉璃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那一声声的娇吟就算是捂着耳朵都听得见。

    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不用想也知道那房里上演着什么好戏,来到那红木的雕刻的房门前,沐琉璃迟迟下不了手。

    房里的烛光把门外的女人踌躇不动的倒影印得清晰,赫连绝把身下的女人挑、逗得忘我,还有心思分神“王妃,都来了,就进来吧。”

    门外的沐琉璃听到男人这忽如其来的声音,还真有一种拔腿就逃的冲动,

    硬着头皮,轻轻推来那扇半掩着的们,朦胧的纱帐上,两个赤、裸、裸的纠缠的影子清晰可见。

    “王妃来早了,本王办着事,王妃就在那里等着吧,”赫连绝吻着女人的香肩,引来红罗的一阵嬉笑“王爷真是坏,非得要王妃在这里等着吗?”

    “怎么了?你害羞吗?性烈如火的你可是一向都看的开的啊。”赫连绝的称赞让红罗更加积极,之间原本那被赫连绝压在身下的红罗,奥凸有致的身躯妖娆的反转,就把赫连绝压在身下。

    “贱妾还有让王爷更舒服的方法,王爷要试试吗?”红罗涂满红蔻的青葱指顺着那坚硬的胸膛缓缓向下。

    声音开始沙哑,“有何不可?”

    “那、贱妾就来了、”

    浓浓的情、欲味道混合在空气中,伴随着男女忘情的摇摆,嘶吼。

    沐琉璃站在原地,双腿不受控制的抖动,原来是这样啊,就这点程度吗?

    指甲狠狠的插进手掌中,沐琉璃才能提醒自己清醒一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啊…………”这场长长的春、宫戏在激情中的两人低吼中结束了,赫连绝慵懒的披起衣袍,随意在腰间打个结便赤着脚走出来,看到还站在原地的沐琉璃,他假装惊异“咦,王妃还在啊?”

    “不是王爷把我叫来红罗阁的吗?”沐琉璃咽下梗在喉咙的苦涩。

    “哦,是哦,本王忘了,都怪红罗的身体太逍魂了,不过本王倒是没想到王妃会把这场春、宫戏从头看到尾。”赫连绝先一步走出那充满颓靡欲、望的房间。

    “跟上来。”赫连绝沉沉开口。

    沐琉璃站在原地没有动,是站的太久麻痹了吗?

    “还不跟上来?”察觉到身后女人没有动静,赫连绝微微侧过脸,冷峻的面孔没有温度。“难道王妃想来个三人行?本王可是很乐意。”

    沐琉璃知道,如果她真的还不跟上,那个男人绝对会把她丢到床上,和红罗一起做那些私密的事。

    一步步的迈开步伐,沉默的跟着赫连绝背后,月凉如水,沐琉璃终于知道赫连绝流连在姬妾之中,又从来不留宿,也不会回御轩阁。

    藏书阁那几个苍劲有力的小篆借着月色在夜中忽明忽暗,赫连绝不紧不慢的推门而入,沐琉璃记得琴熙说过,藏书阁是王府的禁地,除了赫连绝,任何人没有吩咐不得进入,沐琉璃的脚步缓下来,不知道是不是该跟着赫连绝进去。

    这藏书阁沐琉璃从来没有去过,虽然以前也好奇着,但是转念一想,赫连绝堂堂一个王爷,说不定是有什么机密藏在里面,也就打消想一窥究竟的念头,里面飘出淡淡的檀香,不似刚才沐琉璃目睹的那个春、宫戏一样,充满欲、望和脂粉的味道,这股檀香奇异的把沐琉璃从刚才就一直闷闷作呕的不舒服感压下去。沐琉璃深深嗅闻着。

    “还不快进来,要本王去牵你吗?”赫连绝已经踏上楼阁,沐琉璃难得能进入这藏书阁,也没有什么异议的跟上。

    踏在脚下的楼梯是古木,发出沉闷的脚步声,一上藏书阁,沐琉璃就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藏书,一排排,一列列,排放整齐,需要用云梯才能勾上最顶上的书,就算是娘妻房里放着的为数不少的书,跟这里比起来,就像是森林里的一颗小树苗。

    沐琉璃爱看各式各样的书籍,这是毋庸置疑的,以前在沐府的时候,也只有娘房里的书,才为她打发掉那冗长,枯燥,无聊的时光,沐琉璃轻轻摸上那珍藏的书籍,每一本都是世间少有,每看一本就赞叹一声,那本“民间游录”就是她在“游子诗集”里面提过的。

    沐琉璃忍不住心中的渴望,想拿下来好好阅读,但是,“王妃,本王叫你来可不是叫你来看书的。”

    压下心中的渴望,来到赫连绝面前,赫连绝坐在书案前,正在脱下脚下的靴子,“王爷这是?”

    “本王乏了,准备就寝,你去给我打一盘洗脚水,替本王洗脚。”赫连绝已经脱下白袜,吩咐着沐琉璃。今天他是刻意叫她去看他和红罗的春、宫戏,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他心里才宁静些。

    洗脚,沐琉璃瞪圆眸子,她已经沦落成洗脚婢了吗?“王爷为何不吩咐小厮,而要大费周章的要妾身来替你洗脚?”

    “这不是王妃该做的吗?既然本王还没有要休你的意思,那么,就替本王尽好妻子的义务。”还忆起他温暖的手,今天,却冷漠的还她一脚。

    “好。”他的侮辱,她接受,不过就是洗脚?在沐府做得还少?在沐府,她就知道什么是内心的强大,而她,锻炼的很好。

    没想到女人这么容易就说好,赫连绝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那冷情的模样“那就快去。”这些不足以让她受到教训吗?不足以让她服帖吗?不足以让她在乎吗?

    “水太冷了,本王脚不舒服,换。”

    “水太热了,你要烫伤本王好报复吗?”

    “这水缺点宁神的桔花,去冲壶热桔花茶泡进去洗。”

    …………

    真希望泡桔花茶进去就能停止你那无意义的恶整,沐琉璃来来回回跑了不下十次,每次这个男人都有借口挑剔她拿来的水,知道沐琉璃筋疲力尽,实在跑不动。

    赫连绝终于满意了。沐琉璃仔细帮男人洗着脚,她没想到男人的脚是如此之大,洗着洗着,沐琉璃不禁观察起来,在沐府,她只帮两位姐姐洗过脚,从来没有帮男人洗过脚,女人的脚精致可爱,这男人的脚,比起她五个手掌还要多,一黑一白,在清澈的水中对比明显。

    赫连绝的眼神暗了,“够了。”他抽回自己的脚,拿过布巾搽干净,一把捉起还蹲着的女人,这么那么轻?赫连绝轻皱下眉头。12Cy4。

    “那水……”总要收拾好吧,脚都洗了。

    “不用理它,现在,替我宽衣。”放开沐琉璃,赫连绝径自走到床边,抬起手,等着沐琉璃过来。

    咬咬牙,宽衣就宽衣,又不是没有见过,沐琉璃在心里大胆的安慰自己。

    沐琉璃低着头,迅速把男人上下都剥光,只剩下白色的亵衣和亵裤,低头退下“王爷,可以了。”

    “还有呢?”赫连绝淡淡的维持站立姿势。

    还有,这大冷天的,要脱得精光的睡吗?“王爷,这天气冷了,穿着亵衣入睡比较暖和。”

    “不需要,被子会暖的。”赫连绝说着沐琉璃听不懂的话?

    被子会暖?沐琉璃还在想着被子会暖的问题,赫连绝拉过女人的小手,覆上自己的胸膛,“我说,脱了。”

    “是,”既然都不怕冷了,脱就脱。

    沐琉璃闭着眼睛的,“本王有那么可怕吗?睁眼,”难道就那么不愿意看到他?

    悄悄睁开一条眼缝,迅速脱下赫连绝的亵衣,最后,最后,小手来到亵裤的裤头处,真、真的要脱吗?这等主动之事,她何时做过?呸呸,沐琉璃在心里暗骂自己,什么这等事,不就是脱衣就寝吗?想到哪里去了?

    沐琉璃迟迟下不了手,赫连绝也不勉强,任务没完成,自然是要受罚,

    赫连绝吻上女人娇艳欲滴的唇瓣,深深吸允,沐琉璃想不到男人这样忽来的举动,抗拒着,特别是,赫连绝嘴里,居然还有红罗的胭脂味,沐琉璃感到一阵厌恶,他妻妾众多,这些事情,她不是没有在一个人的夜里,猜着赫连绝现在在哪个美人怀中,她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妒妇,从他说就这样好好的一辈子的时候,她就强压下所有的嫉妒,接受这赫连绝所谓的一辈子,还真是事前功夫做得好啊,她没有变成一个嫉恨嘴脸的女人。

    今晚他和红罗的春、宫戏,已经想过无数遍的她,伪装的很好,没有被他打倒,只是……

    男人吻得忘我,多久没有试过这个女人的滋味,还是甜的让他沉沦,赫连绝的手伸进衣襟内,揉捏着女人的白嫩,

    沐琉璃无法控制的发出一身叮咛,赫连绝手法熟练的解开衣襟内的肚兜,隔着衣服,嗅闻女人的味道。

    他的身上还有红罗的味道,她能逼自己站在原地看他们恩爱,却无法忍受赫连绝在刚要完红罗后,来要她的身子。

    沐琉璃推来赫连绝埋在她胸前的头颅,扶着衣内掉落的肚兜,“王爷,该是就寝了。”

    赫连绝也没有走前一步,只是平静的看着沐琉璃,“是啊,就寝,没有王妃你帮我暖床,那么严寒的夜晚,本王怎么睡得着。”

    沐琉璃终于知道为什么赫连绝说被子会暖的了,原来打的是这主意。

    赫连绝一语双关,说的是被子,也是人。

    “王爷有得是暖床的工具,何必找上我呢?”沐琉璃不想成为他发泄yu望的工具。

    “过来,上、床。”

    “不。”

    “不?”

    没有给沐琉璃逃脱的机会,男人像是一只优雅的豹,轻轻一跃,便将小白兔捉在手心里,丢上床。

    男人的倾掠来势凶凶,沐琉璃没有还击的机会,只能让他上下其手,这时,一股不同于檀香的沁人清香飘荡在房里。

    这是什么香味?沐琉璃抵住男人的侵略,嗅闻着那特殊的香味,这种味道,她从来没有闻过,花喜儿是做女儿家的脂粉丝巾的,对香味很灵敏,每次香许楼里有新品出,她都有闻过,算起来,也算是比较了解各种香味的。

    这种香味,真的没有闻过。

    “你有没有闻到香味?”沐琉璃问着还压在身上的男人,没发现男人的平静,不是沐琉璃成功阻止了赫连绝的进攻,而是,就在赫连绝闻到香味的那一刻,就停住所有的动作。

    “月下花。”

    赫连绝起身,背对沐琉璃冷冷的下令“出去,现在,马上。”

    赫连绝突如其来的态度让沐琉璃很是疑惑,但是,至少赫连绝没有把她当成泄yu的工具。

    月下花那是什么花种?沐琉璃记得赫连绝嘴里呢喃出来的话,看来得问问花喜儿了。

    ******************************

    “琴熙,帮我去找些酸梅来,这嘴了干的厉害,吃些酸的缓缓胃口。”沐琉璃今日想起那酸涩的酸梅子,心血来潮,在嘴巴涌出更多的唾液之前,叫琴熙去帮她卖些。”

    “姐姐,你要吃酸梅子吗?”琴熙刚好把最后一张椅子抹干净,昨晚姐姐很晚才会来,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不停地想着事情,连她进房都不知道。

    “是啊,你帮我买些吧。”15401176

    “哦。”琴熙就这沐琉璃的吩咐出门去,姐姐怎么最近爱困又爱吃算的,她一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是不是姐姐身体有什么大碍,看来改日南宫公子来王府,还要请他看看,自从南宫敏赫的药膏把沐琉璃身上所有的伤疤痕迹都不留的治好后,琴熙就打从心里信服南宫敏赫的医术。

    “这琴熙丫头出府做什么去了?”红罗看着琴熙出府的身影,问着琴翠,琴翠那丫头也是机灵的,不然也不可能侍候得了性烈如火的红罗。

    “夫人,小人跟去看看,回来向您禀报。”尾随着琴熙的身后出了府。

    不消片刻,琴翠还来不及歇口气,气喘呼呼的在红罗耳边嘀咕着。“什么?酸梅子?”这又不是夏暑,大冷天的,沐琉璃怎么会急着让个下人出去买酸梅子?除非是真的很想吃。

    “是啊,夫人,我还看到琴熙买了不少呢。”琴翠附上一句,其实她心里也是想法的,就是不知道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这酸儿辣女的,难道是?不可能啊,难道她没有喝过避孕汤?”红罗心思百转千回,还是理不清思绪,不过,她艳红的蔻丹手上握着一支金钗,往那活蹦乱跳的小鸟身上狠狠一插。

    “不管如何,都不能妨碍我就是了,你说呢。”

    琴翠怕的不敢直视,这夫人还真是狠,如果不是她还是能揣测这夫人的心意,恐怕也是这小鸟一样的下场。

    琴翠在心里偷偷为自己搽把冷汗。

    “琉璃,我和你说,这次我总算找到那香薰的原料了,那可是绝迹了的啊,要是这次被我研发出来那香薰,香许阁就发啦。”花喜儿一找上沐琉璃就吱吱喳喳的说着,什么和什么啊,沐琉璃一头雾水。

    “说清楚点,什么绝迹,什么原料?”这梅子真好吃。

    “不是要找到那个香薰的原料吗?是月下花啊!”花喜儿惊喜的说着,不枉此行了。

    月下花,怎么那么耳熟?沐琉璃忆起,不就是那晚赫连绝说着的那花吗?说只绝沐你。

    沐琉璃总算来了兴趣。

    “什么月下花?”

    “是我们南巽国月见皇后最喜欢的花,那月见皇后也是痴迷月下花的人,但是南巽的月下花极少,应该说所有国家的月下花都很少,南巽的皇上为了爱妻,不惜请专人配制月下花的香味,只为一得美人欢心,后来,月见皇后过世后,那个配制师也离奇死亡,从此以后,就没有人再见过或者闻过这月下花。”

    “怪不得从没听过这个花的名字”听花喜儿这么一说,这月下花不是消失在人世间了吗?

    “那你的香薰研究怎么办,月下花那么珍稀,现在都没有人见过,说不定消失在这时间,你少了原料怎么配制。”沐琉璃看着花喜儿还是那股兴奋样,看不出什么失落,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所以,它是珍稀,这就是我这次之行最大的收获了,不枉我花了那么多的钱啊。”花喜儿心疼的捂着胸口,快把她老本都用光了才探到这点消息。

    “快说吧,”受不了这爱财奴。

    “它是珍稀,不是绝迹,月下花长在极高极陡的悬崖上,那里早是春,午是夏,旁晚是秋,晚上是冬,温差变化极大,才能让月下花存活。”

    “这么奇异的地方?世界上真有?”也是没有怎么有月下花的存在?“那怎么不去寻找那处你就回来了?”

    “问的好啊。”花喜儿拍案而起,要是她知道在哪里,早就请几个壮丁跟她一起去挖了。“这就是我这次回来的目的啦,有两个,其一就是找到月下花所处之地,至于二嘛!“花喜儿卖起关子。

    “二是什么?”沐琉璃好奇的问着,这次花喜儿回来这么兴奋一定是有什么勾起这个丫头极大的兴趣。

    “二是,你知道月见皇后的儿子是谁吗?”花喜儿话题一转。

    “谁?”看花喜儿那暧昧的眼神,沐琉璃感觉有点不妙。

    “赫连和,还有,赫连绝。”

    “赫连绝!”月见皇后,月下花!

    “只有月见皇后才有适合培养月下花的器皿,是你的好王爷的爹叫工匠打制的,融合当时国库的四大宝物,代表春的牡丹玛瑙,代表夏的荷花坑玉,代表秋的竹美人翡翠,还有,代表冬的梅花冰石,那些可都是朝上国师求来的神器,没有人想到会被拿来当作种花的器皿”对花喜儿是没什么区别,反正她一个小女子,还轮不到她去管这些国家大事,拿来种这等稀世奇花还顺了她的意呢。

    “这器皿自动变换四季的温度,刚好适合月下花生长。”花喜儿眼睛都亮了,这器皿,谁能送给她,要她为奴为婢一辈子她都愿意。

    没想到赫连绝爹是那样深爱着他的母亲,可是为何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听过别人提起,这样的佳侣,不是应该为世人津津乐道吗?

    “怎么在南巽国没有听起过这些?”沐琉璃奋力从花喜儿嘴里抢过最后一个酸梅子,花喜儿不悦的看着她,这女人,堂堂一个王妃,这小小的酸梅都要抢?

    “不用埋怨,说重点,我叫琴熙去买了,这颗,不给你吃。”

    咽咽口水,好吧,“好像这是个禁忌,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她能打听到的只有那么多,再打听下去,她可能连回来的盘缠都没有了。

    “禁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