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八十四章 阴阳调和

第八十四章 阴阳调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八十四章阴阳调和

    “就忘记了,那碗梅子汤,我喝了腹里就极痛。舒悫鹉琻”沐琉璃激动的拍着手。

    “你昏迷了五天。”赫连绝看着女人总算恢复那娇艳的气色,御医还是有两下功夫的。

    “五天?”怎么那么久?看见赫连绝赤、裸着身体与她一起泡在桶里,“难道喝了那碗梅子汤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怎么我会昏迷了五天?”

    “你喝的那碗梅子汤里有落云散。”赫连绝不打算瞒她这事。

    很明显,连自己是滞食还是怀孕都分不清的女人,根本不知道落云散是什么,“什么是落云散?”

    “药性极强的堕胎药。”赫连绝是少有的耐心为沐琉璃解答。

    “堕胎药!”沐琉璃惊呼,那她,反射性的捂着肚子,孩子!

    猜到沐琉璃心思的赫连绝淡淡的开口“你没有怀孕。”只是,食滞引发的误会罢了。

    “没有怀孕!”又是一个让沐琉璃头昏脑胀的消息,明明琴熙就说是……沐琉璃头都痛,怎么和她知道的都不一样啊。

    “但是我这几天饮食还有身体状况真的有点异常啊。”所以才误以为她是怀孕的啊。

    “御医说,你是滞食。”抬头,看见赫连绝那俊美面庞,加上平静的表情,沐琉璃好像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滞食~~只是滞食。怪不得这两天想作呕,肚子又隐隐的不舒服,连她自己都以为是怀孕了。忘记恢总与。

    “噢!!!”沐琉璃发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轻轻喉咙掩饰这尴尬的气氛,沐琉璃注意到自己泡在药浴中的身躯被赫连绝抱着,这下更不自在了,推开了又不是,这浴桶太大了,她不会游泳,说不定会沉下去,这药水呛着可比湖水呛着更难受。

    衡量再三,沐琉璃的结论是,宁愿尴尬而死,也不想沉在药桶里呛死。所以,沐琉璃还是很自觉的攀住赫连绝强壮的手臂。

    那双主动攀上的玉手骚/动赫连绝的心,眼神难得的闪烁,却像那流光一样稍纵即逝。

    “这药浴……”沐琉璃的尾音拖得有些长,赫连绝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

    “御医说这样才能解开落云散的毒,你已经泡五天了。”沐琉璃注意到赫连绝的脸色有着不寻常的苍白。

    “你连着陪我泡五天?”

    冷冷的一瞥“需要男子共浴才能驱除这至阴之物,除了本王之外,你还想哪个男人陪你泡浴?”

    沐琉璃真的好泄气,怎么她善意的问话总是得到他不善意的对待呢?“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好了,这时间也到了,起来吧……”嚯的一身,赫连绝从浴桶中站立起来,赤黄色的药水顺着男人健魄的身躯留下。

    起的太忽然了,沐琉璃还没有反应过来,等沐琉璃反应过来的时候,整张脸红的跟什么似的,那……那……那……

    那不是赫连绝的男性象征吗?想起刚才差一点点就亲上去,沐琉璃都想把自己淹死在浴桶里了,两个人行夫妻之事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接近过了,沐琉璃感觉自己的脸红的发烫,不多想,这两人共浴的浴池只会更让她胡思乱想罢了,扶着浴桶边缘,沐琉璃自觉的起身着衣,赫连绝已经离开了。

    “姐姐,你你,你醒啦……”琴熙一蹦三尺高,紧紧抱住沐琉璃,“你怎么不说,我好去王爷那里接你回来啊。”

    “我又不是虚弱的站不起来,自己回来就好了。”没气的拍拍琴熙的头,瞧瞧这丫头,眼眶红红的,再不扯开话题,那决堤的泪水又会汹涌而来了,她才刚从药浴中起来,不想又被泪水淹没了。

    “可是,姐姐啊,你真的是吓到我了,我一回来看见你倒在地上,嘴唇都发黑了。”琴熙之前还以为是中毒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怎么……”

    沐琉璃也觉得奇怪,她思索着“听王爷说,是药性极强的落云散,是用来堕胎用的,之前我们不是怀疑过我怀孕了吗?这事也是我们的猜测,也没有对谁说起,怎么就有人把这种药下到我的梅子汤里?”

    沐琉璃清楚记得她是和了梅子汤之后才出现的腹痛。

    “我也觉得奇怪,这两天我都观察着府里的人的举动,看不出什么异常,”琴熙接着沐琉璃的话,姐姐出事后她就怀疑是府中有人存不良的心肠,才会下那么狠的手。

    “能有什么异常,只有我们两个说着我是不是怀孕的事,连大夫都没请,你说府里那极少数人知道,现在还敢露出什么倪端?”沐琉璃想着“琴熙,你有没有说漏口什么的。”

    “没有,没有,”琴熙急急忙忙的摆着手,“我才不会说出去呢。”

    “我知道不是你,但是,不一定是说出去才让有心的人猜到的,做过或者是什么别的事情引起别人注意呢?”沐琉璃回想这几天,除了花喜儿也没有别人来过她这里。

    琴熙好像想到什么,但是,那思绪就想海中的稻草一样,就在她快抓到的时候,又飘走了。

    “好像,除了出府去买酸梅子……还有……对了,姐姐,灵光一闪,总算是想到了,

    “我帮你拿甜汤的那日,厨娘就问我你是不是有孕了,她说她是十个孩子的妈妈,是一定猜出来的,只有孕妇的胃口才那么发覆无常。”

    “有这事?不过,话说回来,这厨娘是负责饮食的,而且我又是喝完那碗梅子汤才出的事,说起来要是厨娘在那碗梅子汤里动了手脚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厨娘确实是负责这伙食的事务啊。

    “可是,可是,胖婶是个很慈祥的大婶啊,对我们这些下人都很好,有说有笑的,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琴熙极力为胖婶说好话,这胖婶姐姐还没进府的时候,她被别的丫鬟欺负没有饭吃,都是胖婶悄悄塞些好吃的给她的。

    “胖婶还有几个孩子要养的,做这种事还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除非有什么把柄被人要挟,不然胖婶也不会做这种事情。”沐琉璃想想,这胖婶成天都是笑脸迎人的,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12BzY。

    “况且她还是厨娘,也不会蠢到在食物里做手脚,这样不就会更容易被人发现了?”琴熙顺着沐琉璃的分析,也说出了疑点。

    “是啊,这我就猜不透了,究竟还有谁,以为我是怀孕了,不想我生下这个孩子,而做了手脚。”

    沐琉璃说完与琴熙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都想到了王府里的那些姬妾,之前也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再怎么嫉恨她也收敛着自己的想法,现在,赫连绝已经冷落她很久了,就在她以为自己怀孕的时候,就有人下这种狠手,无非就是不想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而已。

    “姐姐,你说是不是……”

    “嗯,我知道。”就连琴熙也想到了吗?这居心实在是明显不过了。

    两人没有说得明显,但是也已经估计到是谁会下这种手,“不说这个了,琴熙,我让你给厨娘蒸的炖品送到王爷房里了吗?”沐琉璃眼神隐隐期盼。

    捂嘴笑着,“送去了,看姐姐紧张的。”

    沐琉璃正色道“这不是紧张,只是关心、关心这炖品有没有浪费而已,这炖品也是珍贵的药材炖制的,”好没有底气的说法。

    琴熙摆明了不信,“不过,姐姐,这次王爷真的是不管朝纲上的事,连续五天都陪着你在浴桶中药浴呢,御医还说……”琴熙拉长尾音卖关子。

    “还说什么,快说啊。”沐琉璃有点着急的拉着琴熙的衣袖,难道是泡药浴有什么副作用?沐琉璃知道,她一个吃了落云散的人,泡在药里才能去毒,赫连绝一个没病没痛的人,泡在药里那么久,那些药性一定也会侵入体内。

    “御医说啊,落云散是至阴之物,需要用至阳的男子共浴才能发挥效果,所以王爷就陪你泡了五天的药,御医说,这药是至阴的,王爷泡完,起码等到他身子恢复为止,都不能行fang,不然会阴阳相冲,气脉大乱。”琴熙毫不隐瞒的说出来了,她怕再卖关子,就会被姐姐急的把她懂得衣服扯了也不一定。

    “直到身子恢复之前都不能行fang?”沐琉璃喃着这句话,完了,怎么她觉得心里乐的慌?为了掩饰这种不太正常的情绪,沐琉璃赶紧躲进被子里,趁着琴熙出去了,一个人在被子里笑得颤抖。

    “哈哈哈”明明之前还看到它雄赳赳气昂昂的呢。

    静谧的午后…………

    “姐姐,姐姐,我来了。”那道热闹的声音,就算沐琉璃不用走出去,都能知道是谁的,“你走开,我来就好。”某个就快被身上的东西压下去的人,依然顽强的拿过身边一脸无奈的孩子身上仅剩的几件。15397450

    “我说,我没有帮你分担的意思,但是,你确定自己还拿的下?”小七已经是无奈至极了,他帮他拿一件就被抢过一件,其实,给他一件拿着也不显得他那么寒渗啊。

    “不用你管,我自己不会拿吗?你这小跟屁虫,我来你也来。”敏赫气得直嚷嚷,他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不被小七发现了,但是,这家伙还是一下子发现后就跟上来,甩也甩不掉,狠话駡尽。

    据南宫敏赫自己想的那个很小心很小心,事实就是,他一个人带上一大堆有的没有,从府里高调而过,几乎每个奴仆都会问他“公子,远行吗?”这样能不发现?

    “你这个跟屁虫,鼻涕虫,放屁虫,还有,还有,小拖油瓶~”南宫敏赫骂着骂着不小心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小七充耳未闻,他扬起一个歼诈的笑,“姐姐,我来了,”把身后拿着一大堆东西的南宫敏赫抛在脑后,率先跑去找沐琉璃。

    “喂喂,等等我啊,你这家伙,偷步啊,喂喂,好重!!!”明明就快到了,还要被小七那小子给抢先一步,真不值啊,不过,东西虽然很重,但是,姐姐到时一定会很感激他的,欢天喜地的继续前行~~~~~~

    屋里的一伙人全笑开了,不知道要多久,南宫敏赫才能挪到这里来?“你们很久没有来了,忙着吗?”

    小七的脸颊的苹果还是那么红润润的“姐姐,我和敏赫哥哥去西稹城给你带回好多东西。”

    “真的吗?有没有我的分?”琴熙也是喜欢这直率的小娃的。

    “也有琴熙姐姐的一份啦。”小七扬起可爱的笑脸,比起之前那戒备的稚嫩面孔,现在的小七,少了一分愤恨嫉俗的态度,多了一份快乐。

    “你们去西稹城做什么去了?”沐琉璃好奇的问着,据她所知,西稹是南巽过最偏远,最西边的小城,比起御安的繁荣昌盛,西稹就是热闹的小城而已,不过那里的人都十分粗犷,豪爽。

    “敏赫哥哥说南巽的武师武功走的是阴柔派的,和西稹习武的师傅不同,特意带我去看看有没有武功高强的师傅,请教去。”

    “姐姐……我、来了。”话说着人就到了,南宫敏赫几乎是在地上匍匐前进的,身上一大堆东西压的他,脸都张红了。

    琴熙赶紧过去从他身上卸下那些东西,换来南宫敏赫重重的吸口气的自由从来没有用过那么感激的眼光看着琴熙,立马给了个大大的拥抱,南宫敏赫怎么说也是个俊帅的男子,被这热情的一抱,何止吓到了琴熙,那蠢动的少女心都遮不住的流露在脸上。

    好害羞,南宫公子怎么可以这样抱她?“我要出去冲壶茶进来,大家、大家稍等。”琴熙捂着通红的脸出去了。

    南宫敏赫的注意力很快又转移到这边来,他如数家珍一样把每一件东西都拿出来“姐姐,这次去西稹真是没白去啊,你看我帮你带回来那么多好吃好玩的,我可是在那里;另外顾一个马车才把这些运回来的,看。”

    看着那一堆地方特色鲜明的玩意,沐琉璃实在不解“那你怎么不叫一个人帮你拿来,看你拿的满头大汗的。”

    南宫敏赫瞬间扭捏起来,“人家想亲力亲为才有诚意嘛,姐姐有没有很感动?”

    感动,小七在旁边嘴都扭曲了,真是太大的感动啊,原来打着这算盘,怪不得都不让他拿呢,小七深深觉得,男人,也是心思否侧,城府极深的人。

    这下连沐琉璃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有干笑下。兴奋过后,南宫敏赫不愧是隐世的神医,一眼就看出了沐琉璃红润的脸上有一丝不寻常的苍白。

    “姐姐,你之前生病了吗?”南宫敏赫把脸凑的极近,近到连沐琉璃连逃开的时间都没有。

    这样的蛛丝马迹都被他看到了,“这个是……”沐琉璃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火烈的声音就负气狂妄的打断。

    “这落云散的药力才刚从姐姐体内移除呢,姐姐都不好好的在床上躺着。”红罗还是那身火红的衣裳,就连进来的时候,也是耻高气昂的样子,不把屋内的人放在眼里,只有看到南宫敏赫的时候才稍稍收敛一点。

    大名鼎鼎的南宫公子,可是王爷的至交啊,红罗这几分薄面说到底还是顾忌着赫连绝。

    “落云散!!!”南宫敏赫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姐姐,你怎么会吃落云散,孩子呢,你怎么会那么残忍。”南宫敏赫生气的指责沐琉璃,姐姐怎么会那么残忍的谋杀一个小生命呢,一定有误会。

    这事南宫敏赫第一次那么凶的指责沐琉璃,说实话,沐琉璃更多的不是吓到,而是心里闷着闷着的,好像被最信任的朋友误会一样。

    南宫敏赫的眼神渐渐柔和了,“姐姐,我知道你不会的是吗?”

    她该感谢吗?敏赫那信任的眼神就够了,“嗯,其实是……”

    “其实是姐姐太不注意了,被歹人下了落云散在梅子汤里,所以才会误食的,幸好姐姐是滞食,不是怀孕,要不,事情可就大了。”红罗虚伪的笑着,在大家看来,尽管装的怎么真诚,还是一副上满妆的笑脸。

    “姐姐,是谁下的落云散,我应该在府里的,一定可以救你。”南宫敏赫懊恼极了。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又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知道。”沐琉璃安慰着,

    “就是啊,南宫公子也不要太自责了,多亏了王爷调和姐姐体内的阴气啊,姐姐现在也是红润水亮的呢,只要多加调养,身子会好的。”红罗说着体面话,忘记今天是来看看沐琉璃有没有会发现是谁做得手脚,好让她找好替罪羔羊。

    沐琉璃不着痕迹的敛眉,关键抓住了红罗的字眼,多亏王爷?她一个深闺的女儿家,怎么会知道赫连绝和她共浴是为了调节身体的阴气,照理说红罗这样的性格,如果赫连绝会和她提起这件事情,她一点高傲的在府中炫耀,而不是来关心她这个视为眼中钉的人。

    “是啊,妹妹说的好呢,可不知道妹妹这次来是为了?”沐琉璃朝着红罗笑笑,不着痕迹的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