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八十五章花喜鹊?花喜儿?

第八十五章花喜鹊?花喜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八十五章花喜鹊?花喜儿?

    第八十五章花喜鹊?花喜儿?

    “还不是听说姐姐食用了落云散后身子虚了,特意来看看姐姐有什么需要的。舒悫鹉琻”红罗可算是虚情假意中的高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敏赫看到红罗那一张铺着厚厚粉底的脸就感到极大的不舒服,“姐姐好多了,我会开些调理身子的药方的。”没事她可以滚了,不要在这里碍眼。

    感受到南宫敏赫明显的敌意,红罗扯着僵硬的嘴角,“姐姐是该好好歇着的,还有劳南宫公子了,姐姐,需要红罗带些补品过来吗?”红罗说着,顺势就到了沐琉璃的身边,牵着沐琉璃的手,整个关心的表情,言于意表。

    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多谢你关心了,琴熙已经在炖着了。”

    “姐姐,你放心,红罗也会帮你留意是那个歹人做的,届时一定不会放过他。”

    “劳妹妹费心了。”这红罗,平时不见她那么殷勤。

    “不客气,看呐,姐姐,你大病初愈,那芙蓉和纤蝶也太不像样了,都没有过来问候你一句,照我看啊,一定是心虚了,不敢来。”

    沐琉璃笑着,笑意不达眼底“那也不是那样说的,平时她们也少来我这阁里,红罗妹妹不也是吗?所以,今ri你的到访才让我惊讶呢。”

    沐琉璃直看着红罗,红罗应笑几声就回避着沐琉璃的眼神,心里暗衬“难道是表露的太明显了?可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啊,这个沐琉璃有那么聪明?

    “姐姐这么说我真是惭愧了,”

    “我也是随意一说,没有别的意思.”

    “打扰姐姐也许久了,我也是该回去了。”红罗起身,朝沐琉璃欠身。

    “不送了,琴熙,送夫人出去。”不止是沐琉璃,连南宫敏赫都觉得这屋子里充满了红罗脂粉味害得他鼻子痒得都想打喷嚏了。

    “哈湫,哈湫~~~~~”南宫敏赫不舒服的吸吸鼻子。

    “估计是把一整盒的粉都扑在脸上了,”声音不大,笑抽了屋里的人。

    沐琉璃没有忘记帮花喜儿探听那月下花的事,因为当年的月见皇后是赫连绝的娘亲,所以花喜儿就认定这月下花与赫连绝有关,起码能探听出点消息。

    所以,今天,沐琉璃看着手上的瓜果,鼓起勇气,推开藏书阁的大门,之前摆放在那里的那个大浴桶已经不在了,想起那时彼此共浴的情景,沐琉璃往那里多看了会儿。

    屋里还是一样的静悄悄,看的出来赫连绝是个不喜欢被打扰的人,沐琉璃踩着阶梯而上,犹豫着这个时候应不应该上去。

    步伐虽轻,还是被赫连绝听出来,“谁?”

    “王爷,是我。”沐琉璃从阶梯的上头上来,听见赫连绝的问话,这男人,真灵敏。

    “这是新鲜的瓜果,我特意拿来给你尝尝。”切放完美的瓜果还透露出它新鲜的一面,引诱着感官。

    赫连绝从耳不闻,“这些事情交给下人来做就好,何必劳烦王妃亲自动手。”

    赫连绝的话说得客套,沐琉璃有瞬间的退缩,鼓鼓勇气,她还是挤出笑容“妾身想亲自端给王爷尝尝,而且这果还是妾身自己切的,王爷你尝尝吧。”沐琉璃拿起一块递给赫连绝。

    赫连绝接过,却又把它放到一旁,“王妃还有什么事吗?”控制不住自己的说出口的话,赫连绝只想拒绝面前女人的好意。

    “妾身想起王爷上次为了帮妾身解开身上的落云散,不惜陪妾身泡了五天的药浴,妾身……”

    “堂堂一个靖安王妃,本王袖手旁观岂有说得过去之理?”

    只是因为说不过去吗?沐琉璃胸口泛着酸,又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吗?以为他陪她泡了几天的药浴,就是疼惜,就会不一样吗?

    别人拒绝了自己的好意,无非就是一头热情被人用冷水浇了个低朝天吗?“我放在这里,王爷想吃再吃吧。”

    “嗯。”冷应一身,冷眸看着沐琉璃,“你想报答本王?”上下扫视沐琉璃。

    沐琉璃感觉被人剥、光了一样,赫连绝的眼光让她不自在到极点,就像是她送上门一样。

    “上次,妾身在藏书阁闻到的那一股奇异的异香,不知王爷有没有闻到?”沐琉璃岔开话题。

    赫连绝敛目,手指有节奏的叩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王妃说的是那一次?”

    赫连绝又把话题绕回去,明明沐琉璃只有进过这藏书阁一次,那一次要她怎么对他说。

    “妾身唯一只进过一次,相信王爷应该记得才是。”

    “本王不记得。”

    回答得真干脆,“那香味妾身从来没有闻过,我记得王爷还说,这是……月下花……”试探的问着。

    赫连绝脸色平静无波,没有人看到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掐着大腿。

    “嫂子说的这花名,和嫂子很符合呢,月下花?”一道清雅的声音插进来,安诺晨那总是来去无踪的身影又降临到藏书阁,只见他倚在窗边,对沐琉璃有礼一笑。

    “安公子。”沐琉璃也会以一笑。

    “对了,怎么不见上次在嫂子身边的那个泼……活泼的姑娘?”安诺晨脑子里百转千回,只想到,唯一能扯开话题的就是安诺晨与沐琉璃有唯一交集,而安诺晨又厌恶着的女人,花喜儿。

    “你说的可是花喜儿?”安诺晨记得的是喜儿吧,上次在醉香楼是他把花喜儿掳走的,沐琉璃还记得,花喜儿后来找到她,骂了安诺晨无数次,这次安诺晨又问起她,难不成?

    看着这安诺晨也是翩翩佳公子一个,和灵动秀美的花喜儿也是和般配,越看沐琉璃越满意,花喜儿不是嚷嚷着要找一个夫婿吗?安诺晨符合花喜儿爱美男的标准。

    被沐琉璃的眼光看的发毛,真的令他发毛的还是赫连绝的眼光,“花喜儿?那姑娘不是叫花喜鹊?”

    花喜鹊!!!沐琉璃幸好觉得这话没有被花喜儿听到,要知道,这女人,可是很满意自己的名字的,要是被她知道被冠上一个鸟类的名字,不发狂还得了?想想花喜儿那无人恭维的性格,她开始犹豫要把安诺晨推进火坑了吗?

    沐琉璃怎么又是一副可惜的表情啊,可惜,安诺晨永远也不会了解女人心里想着什么。

    “不知公子找喜儿有什么事呢?”

    “这个,”还是想个借口吧,不然,他和沐琉璃都会被赫连绝杀了。15397605

    心里衡量之后,安诺晨僵笑着扯下脖子上配着的银制的项链,上头一只老虎,雕刻着一个“晨”字,用料不算昂贵,但是却很精美。八十可算有。

    “这个,帮我交给喜儿姑娘吧,和她说,后天午时,在桃花湖一聚。”要知道,他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啊,算了,到时再问花喜儿要回来算了,这个对他可是有意义的。

    “好的,我一定帮公子传达。”沐琉璃笑得眉眼弯弯,把刚才赫连绝的刁难都忘记了。

    “你们扯完了没有,扯完了全部给我出去。”沐琉璃的笑太刺眼,那么开心的笑,多久没有看她这样笑过了?

    “滚,现在滚……”安诺晨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沐琉璃还想说什么,安诺晨赶紧背过身去使个眼色,看看赫连绝那冷硬的脸庞,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的退下了。

    王府里也是有羊肠小道的,沐琉璃与安诺晨并肩走着,两人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没想到你看到我的眼色知道是什么意思呢。”安诺晨只是很不经意的朝她使了个眼色,沐琉璃还是知道什么意思。

    “呵呵,安公子你的眼色那么明显,加上赫连绝那表情,我只是看时机而已。”

    “赫连绝?你私下那么叫他吗?”他以为会叫王爷或者爷什么的?

    “是啊,这样不好?你不会和赫连绝说吧?沐琉璃玩笑的说着。

    “呵呵”没想到沐琉璃不仅绝美,还有一副平易近人的性格,没有架子,这样的女人,内心怀有一颗谦卑之心,难得。

    “我不会说的,我们还给赫连绝起了花名呢,你要听吗?”安诺晨也放松下来与沐琉璃闲聊着,

    “当然要……”她还真的好奇他们会给赫连绝起个什么花名呢!

    “冰块脸……”安诺晨悄悄说着,还比了个嘘的手势。

    冰块脸啊?是挺符合的,就是没什么创意。沐琉璃也回比一个嘘的手势。

    安诺晨忽然认真下来,他考虑着要不要说,要是做错一步,不止他,连沐琉璃还有很多人都会卷进风波里,但是,看见赫连绝困在自己的梦魇里,俳徊不前,沐琉璃,我们可以相信你吗?

    看着身边人儿精致绝美的侧脸,这女人,有一种不知名的魔力。

    “咳咳咳。”寒风吹来,大病初愈的沐琉璃抵受不住,轻咳几声,

    “嫂子不舒服吗?”安诺晨问着,就要解下身上的披风。

    “不用了,”沐琉璃伸手拒绝。“只是之前不小心服用了落云散而已,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无碍。”

    “落云散!”安诺晨惊呼,想起他和赫连绝提过的那次,难道,安诺晨不敢往下探究,径自发着呆,12BCt。

    “安公子?怎么了?你放心,我只是滞食而已,没有什么的。”沐琉璃以为安诺晨是在为她怀孕还服用了落云散而担心。

    “哦,那幸好。”安诺晨收起心思,朝沐琉璃牵强一笑,看来,是要说清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