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九十八章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第九十八章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九十八章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怎么敢。舒悫鹉琻”安诺晨嘴角含着莫名的笑,清咳几声以示正经。

    “说吧,查到什么了?”好吧,他是王爷他最大。都说狂怒的狮子惹不得,安诺晨很有自知之明的。

    “派去的精卫都被对方给干掉了。”不出所料,赫连绝的身上那股狂怒之气,安诺晨感觉下一秒整个藏书阁塌了都不足为奇。

    “不过,我们又查到对方的目的。”赶紧补上一步明哲保身。

    “什么目的?”该死,他的精卫可都是个个训练有素,身手不凡的精英,居然那么轻易被对方……赫连绝不得不重新估量对方的实力。

    “是为了四季器皿来的。”那个难得的宝物是赫连绝的母后留给他的,他一向珍而重之,虽然口中说着无所谓,但是,那器皿,一直被他放在最隐秘的地方,连他这个百事通,都不知道。

    那个器皿,倾尽了赫连绝父王对他母后所有的爱,整个江山的命脉,得四季器皿者,得南巽。倾尽江山却换来的背叛。赫连绝连通器皿和他的心,一直锁在那最隐秘的地方,没有人知道,留下的只是传说,怎么会让夜狼国的人知道?

    “是吗?”赫连绝玩味的说着,一点也不在乎,“你说,我要是毁了它,怎么样?”

    安诺晨眼眸闪着晦暗不明的光,双唇依然笑得温文儒雅,“你舍得?”

    有什么事,会让他一直不愿意面对?不是恨,就是爱。既然不能爱了,又怎么舍得毁掉唯一的信物。

    “为何舍不得。”男人的自尊心往往都是强悍的无法窥视。安诺晨知道,若是再纠结下去,难保赫连绝不会意气之下毁了四季器皿。

    “舍得,舍得。”安诺晨低低的说着,“别忘了,整个南巽都掌握在你手中,你忍心把它毁了,把你父王的江山拱手让人?”

    那摸坚毅闪过少见的痛。赫连绝低声不语,整个人覆盖在巨大的阴影里,安诺晨隐隐的,似乎闻到那股泌心的香味,很多年前,在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身上嗅过那样的香。

    安诺晨赫然睁开眼。

    是月见花。

    尽管恨,那味道留在赫连绝的四肢百骸,是这样吗?只有真的动情了,才闻到的香。

    呵,世事啊,又怎么会说得清?

    安诺晨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赫连绝知道安诺晨懂得自己该做什么,他疲惫的起身,往楼阁的小梯上走,来到藏书阁前,巨大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排放着各种名胜古典,精美的挂画在书房的每个角落放着,只有一副,赫连绝踩着缓慢的脚步来到画的跟前,罗花只见美人笑。画上那个笑得仿佛得了全世界的俊美男子。

    赫连绝身上的味道更加浓烈了,他轻轻拂着画中人“父王……”只见美人笑。为了一笑,倾尽所有。

    脑海里忽然想起女人笑靥,她终究还是知道了。那么,一切,就让它开始吧。

    **********************************

    沐琉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看到琴熙趴在离她不远处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沐琉璃的眼,瞬间就红了。

    “琴熙,琴熙。”小丫头听到叫唤赶紧跳起来,看见沐琉璃温柔的笑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王妃,我,我看见你趴在睡得正熟,不敢叫醒你。”她不会承认,她是看到这样的王妃心疼了,她刚从外面回到王府,就听下人说王爷发了脾气,把房里的桌子都劈烂了,王爷已经很多天没有到王妃的房里来了,难道,身在官宦之家,就必须忍受夫君的时冷时热。

    “行了,我饿了,赶紧找点吃的来,对了,花姑娘回来了吗?”沐琉璃笑着,像没事一样。

    琴熙赶紧起身去弄吃的,听到花姑娘有点反应不过来,楞了半天才想起是花喜儿。

    “挺好的呢,王妃,今天我去看过她了,在安王府服侍安公子,不过,花姑娘似乎很多意见呢。”说完琴熙就赶紧下去张罗吃的了。

    想到花喜儿那不情不愿的俏脸,沐琉璃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自从花喜儿认定那消失已久的月见花制成香薰会带来巨大的效益后,已经很久没有向她催过画稿了。不练练画技都生疏了。

    月见花,它的香味的确是独一无二的,不知道它开花又是什么样的光景?想着,便提笔在画质了沾墨挥笔,那细致的花朵不消一刻便完成,奇怪的是,沐琉璃好像在哪里见过?偏头细想。想起那夜在藏书阁……

    “没想到王妃这么有兴致在作画。”一道低沉的嗓音拂过沐琉璃的耳际,她惊吓得后退一步,回头看见那俊逸的脸。

    是赫连绝。他来做什么?

    沐琉璃一转身,赫连绝便清楚的看到了画纸上的精致花朵,飞扬的眉不动声色的微皱。

    “王爷过奖了,雕虫小技罢了,不足一提。”沐琉璃很好的竖起了保护色,她想起安诺晨对她说过的话,可是,她没有办法去融化这个男人的心,那样的伤害,绝不是她那样盲目且单方面的付出就能够化解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哪怕他心里是爱着她的,也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毁灭。

    “王妃太谦虚了。这花在南巽真是少见,王妃莫非是别处见的奇珍异草?”赫连绝套着沐琉璃的话,他要知道她知道了多少,现在,他不能保证,安诺晨是不是站在她这边的,该死的,着女人还真有收买人心的本事,安诺晨就算了,就连敌方的殿下都对她有浓烈的兴趣。

    不就是他自己藏书阁画上的花吗?还做贼心虚的设了机关。

    “哪里,随意而做的。”说完,便没有别的话题,静默横隔在两人之间,只有烛火,晦暗的摇摆着。

    这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吗?不,他们之间,连熟悉都称不上,至少,他的一切,他从没有告诉过她。

    赫连绝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放着娇媚的小妾不管,跑来这边跟这女人耗什么?“无声交流?”

    只是他走着走着,不经意走来了。

    “过两天,皇上为了款待夜狼国殿下,在宫中设宴,正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出席,你准备准备。”

    是的,就是这样。

    沐琉璃不想去,不想去应对那些名媛淑女,她只想过点平静的日子。“王爷可不可以携带其他妾侍出席,我……”

    话没说完,男人便冲过来,狠狠的锁住沐琉璃的皓腕“你以为本王想你出席,不是皇上规定只能携带正妻,本王一早就带了府上的任何一个小妾而不是你,现在不是邀请你,而是通知你,没有你说话,更没有你拒绝的地位。听到没有。”

    赫连绝冷笑着,她嫌弃他,她凭什么嫌弃他。竟然不愿意和夫妻的身份和他一同出现。

    沐琉璃知道赫连绝误会了,她真的只是不想应酬而已。

    有些事,越解释越乱。

    “是的,臣妾知道了,我会准备好的。”像是平静之下的不平静,沐琉璃感觉,这次,好像有什么真相就要破茧而出了。

    “你一天还是靖王妃一天就要做好你的本分。”赫连绝冷冷留下这句话后,便走了,就像是来的那样,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也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走。

    琴熙端着几道小菜还有一碗白粥安静的走进房里,她在外面候了很久,“王妃,吃点吧。”

    “好啊。”沐琉璃还是笑靥如花。

    好像很饿般端起那晚白粥,囫囵吞枣的几口就喝了下去,就是嘛,她还是那个在荒芜的后院里,那粗衣粗布,嘻哈着应付几个姨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沐琉璃。

    卑微却真实。

    不知道娘现在过的好不好,她不可以一走了之,她必须要安排好娘亲,不然赫连绝知道娘在哪里,她连走都走得不安稳。

    还有琴熙,温柔的眸光看向那个为她不平的丫头。赫连绝不会留下她的,她要护她周全,她身边的所有人,都不能因为她而受伤。

    是的,她想离开,这潭浑水,她沐琉璃,不趟了。

    “王妃,王爷只是贪新鲜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忍心看见姐姐变成深闺怨妇的样子。

    沐琉璃淡淡笑着,“我问你,他是往哪个方向走?”

    轻轻的一句问话,瞬间让琴熙睁大的眼眸里水雾弥漫。

    王爷……王爷……是往芙蓉阁那边走的。沐琉璃什么都不说,专注的夹菜喝粥,夹菜喝粥。

    “王妃……”

    “是往芙蓉阁那里走的吧,我不是耳聋,他的书房和芙蓉阁是反方向。”

    原来王妃都知道,琴熙心里酸酸的,王妃没有比她大多少,为什么,总感觉,她身上总有许多隐忍的坚强,如果是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心境。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很小,沐琉璃就明白这个道理,不求爹爹疼宠,不求衣食无忧。因为,那些,从来就不是她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