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九十九章 洛离熙

第九十九章 洛离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九十九章洛离熙

    沐琉璃躺在那张大床上,琴熙悄悄的吹灭了烛光,关上房门退出去,沐琉璃睁着大眼,躺在那张宽大的床上,纱帐微微的飘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困意渐渐席卷她,迷糊中,她好像又嗅到了那泌心温暖的月见花味,好像又回到那个楼阁,深不见底的,黑暗的,然后她看见赫连绝在下面,他脸上是她没有见过的恐惧,他喊着“娘……娘……”

    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笑。舒悫鹉琻

    柳姨娘,她愤恨的指着她,叫骂“孽种……孽种……和你娘一样,都是妖孽……看你的凤凰胎记,和你娘一样,都是婊、子……”

    婊、子。

    然后,所有的人都模糊不清了,只有若有似无的香味,飘荡着。

    当第一道晨光照进房里的时候,慵懒的人儿那双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今天得奉赫连绝之命进宫去,又是不让人省心的一天,几不可察的叹口气,现在,只能寻找时机了。

    “王妃,王妃……”琴熙捧着一袭红绸的衣裳,急忙的跑进来,“这是王爷说给你换上的。”

    沐琉璃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红艳的衣裳,唔,和她一贯穿得颜色不符,沐琉璃起身洗漱,任凭琴熙帮她换上那红艳的衣服。

    镜中的自己,幻若隔世,奇异的感觉在四肢百骸中流闯,好奇怪的感觉,像是透过这个铜镜,看到不一样的自己,那女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容貌,却是美艳绝代,那双眼眸,总是闪着自信,高贵,冷艳,却足以让男人为这样的她趋之如骛,她是风华绝代的,也是被世人眷宠的女王。

    沐琉璃狠狠的摇头,是昨晚休息不好吗?怎么会生出那么奇怪的念头?

    “王妃,你好美啊!!!不一样的美。”琴熙双眼冒心得看着沐琉璃,这样的王妃,是她没见过的呢。要是说以前的王妃是典雅绝美的人儿,现在便是倾绝艳丽的绝代佳人。

    香肩小露,里面的抹胸绣上凤凰金线,细细绑在那秀美的颈项上。美艳绝伦。

    “贫嘴……”沐琉璃失笑的看着琴熙那傻愣愣的模样,此时,房中的门被打开,赫连绝伟岸的身躯踏入,优雅如豹的高大身躯伟岸无比,一身尊贵的黑袍更加凸显出男人的气度不凡,倨傲无比。

    看着赫连绝站在沐琉璃的身边,那景象都快把琴熙给迷晕了。

    黝黑的眸深深的看着沐琉璃,这样的她果真与她有着过之而不及的媲美,这身衣服是他特意为她准备的,这样的筹码,他全胜。

    只是不知,她有能力承受那一天的到来吗?赫连绝俊雅的面容上是少见的笑,他执起沐琉璃的纤手,“我亲爱的王妃,我们该出发了。”

    宫里还是那样的金碧辉煌,景色怡人,只是,过于冷清,在这样的深宫中,来来去去总是低垂着头的宫人和侍女,多少妃子囚在这深宫中,幽怨的过那寂寞的一生,荣华背后使尽手段,失宠得宠不过是一夜之间,这样的反差,怎么能叫人接受。

    只有靖安王的马车,可以在宫中弛骋。一番忙活下来,沐琉璃发现居然时间也到了傍晚。

    眨眨双眼,宫人已经高喊“靖安王爷莅临。”

    接着,沐琉璃就被赫连绝牵着出了马车,如果沐琉璃有注意到,旁人更多的是发出赞叹之声,正五品的官员,而且只能携带正妻,一般来说,都是有教养的名媛淑女,加上沐琉璃是靖安王的正妻,不是她们一向看不惯的小妾,况且,如此貌美的女子,站在王爷身边,确实是般配的,即便心里有嫉妒,也不会表漏出来。

    皇上没有出现,夜魅溪也没有出现,主位自然是皇帝的,旁边有两个侧位,沐琉璃知道有一个定是夜魅溪的,便跟这赫连绝往那边走,没想到,赫连绝倒是在接近主位的另一个位置坐下来,并没有坐到那边。

    沐琉璃奇怪的落座,难道还有什么人?像是看出了沐琉璃的疑惑,赫连绝轻声笑着“一个很久不见的贵客,看来大家都按耐不住了。呵呵。”

    赫连绝笑得意味不明,总感觉今晚所有的人都像是藏了什么秘密。

    再下面几个官员热烈的议论着政事,都是她不懂的,只能百无聊赖的吃着桌上的葡萄,一天下来,不饿的话沐琉璃都觉得她不是人了。毫不扭捏的吃着。

    直到,她看见一抹高大的身影在阴暗的余光中逐渐明朗,沐琉璃忽然觉得喉中清甜的葡萄苦涩无比。

    是沐易。她爹。

    柳如烟挽着沐易的手,是不是露出娇羞的笑,即便是上了年纪,曾经被冠以美艳群芳的她依然有着不输给年轻女孩的美貌,她一向为自己过人的美貌自持,从来没败过,除了那个女人,她心里头永远的刺。

    不可否认,那样恩爱的模样刺痛了她的眼,那个男人,从来不会这样对待她的娘亲,也没有给她这个女儿一点爱,在他眼里,只有沐念思和沐相思。

    眼看着两个而过,沐琉璃还是没忍住站起来,轻轻的念喃“爹。”

    这一唤,唤住了沐易的脚步,一向坚毅的目光在看向沐琉璃的时候,居然少了平日的厌恶,而是震惊无比。

    馨儿。

    男人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抖动,多少年了,那个在心尖上挂念着的人儿,即便是相似,那无尽的思念依然能把沐易浸溺。

    夏如柳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从前,那丫头面黄肌瘦的,更本引不起她的目光,就算在赏花宴上,她锋芒毕露,典雅,清丽的彷如落入凡间的仙女,也不像这一刻,美的让她心惊,让她害怕。

    她居然,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爹……”不懂沐易为什么会这样看着她。在那里,她读出了思念,思念,可能吗?

    爹……这一句话把沐易叫醒,她不是她,就连她留给他的娃儿,都是别人的,她没爱过他。

    看着那张神似的脸,沐易的心剧烈的痛起来,看见沐琉璃,总是有着背叛的痛,想起女人毫不留情的离开,甚至连她心爱的娃娃都不要了,他以为,娃儿至少能牵住她离开的脚步,哪怕只是留住人,没想到……

    那眼神混杂太多,爱,恨,俗话说,爱得多少,就恨得多痛。沐易胸膛剧烈起伏着,他冷哼一身,转身,带着夏如柳离开了。

    沐琉璃失神的看着沐易离开的背影,她没有妄求什么,只是,他纵酒是她爹爹。

    “伤心吗?”赫连绝轻轻转动手中的夜光杯,里面的酒香四溢,男人不羁的闻着,语气淡淡的。

    “习惯了。”沐琉璃苦笑着,他问她伤心吗?呵!

    那嘲讽的语气让赫连绝大笑出声,引来不少人侧目,很少能见沐琉璃这样笑的。

    男人扯过沐琉璃,手劲之大,让沐琉璃低低喊痛,但是在别人眼里,只是夫妇俩浓情蜜意罢了。

    “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还有更痛的,你还没试过。”

    赫连绝松开沐琉璃的手腕,继续漫不经心的玩弄手中的酒杯。

    夜魅溪来了,像以往一样带着精致的面具,没人想过那张面具下有着怎么惊艳额面容。

    他玩世不恭的朝沐琉璃抛了个媚眼,沐琉璃无奈极了,反倒是赫连绝,无声息的把手中的夜光杯捏了个粉碎。

    夜魅溪落座的地方在沐琉璃的侧对面,那热烈的目光,沐琉璃想忽略都不行。

    自从夜魅溪来了之后,赫连绝对她是热烈无比,摸摸她的发,轻轻她脸颊,喂她吃葡萄,极尽宠爱。

    不过,沐琉璃知道,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等待间,赫连和也到了,不知为何,这次,太后倒是没有出席,只是赫连和旁边还伴着一名俊朗皎洁如月的男子

    那男子,给她莫名的熟悉感,沐琉璃目不转睛的盯着男子朗笑的脸,听见赫连和唤他“离熙。”

    离熙,离熙。

    沐琉璃看见男子在赫连绝旁边的侧位上落座,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坐在那个位子,沐琉璃一度以为那是赫连绝的座位,毕竟作为整个南巽最得宠的王爷,赫连绝一直是高高在上的。

    男子不经意的看向沐琉璃,眼眸的震惊一闪而过将其掩埋的极深,只是窥见沐琉璃好奇的目光,微笑着点点头,眼里却蕴含着莫名的思绪。

    沐易是知道他的,双眸的杀气尽现,沐易是大将军,多年来驰聘沙场,什么没见过,从来是喜怒不形于色,而这次,身边的杀气尽漏。

    他知道,他姓洛,叫洛离熙,他父王叫洛清然,洛清然。

    这个名字,他深痛恶觉。

    洛离熙的出席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议论声此起彼伏。

    “这不是北落的太子吗?怎么秘密到我们南巽来了?”

    “哎,这都不懂吗?看夜狼过的大殿下都来了,北落怎么坐得住嘛。”

    “这北落的太子可是很少见拜访南巽的啊,怎么会与皇上那么要好?”

    “夜狼国的殿下打的什么主意还猜不透呢,皇上不制约一下怎么得了。”

    沐琉璃是知道北落的,她在书卷上看过,只是,她不会想到,那个对她而言遥远的国度,竟然有那么深的渊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