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国之大帝无双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蜀汉雄主

第二百九十二章 蜀汉雄主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90章节号又重了,所以这是292章……)

    ***********

    成都,蜀汉皇宫,玉堂殿。

    整个蜀汉的皇宫都是仿照雒阳而建造,连殿堂的名称一样,而蜀汉的玉堂殿也和当年雒阳的玉堂殿一样,建了一个蹴鞠场。

    蹴鞠场内,一蓝一白两队球员共三十二人正在激烈的角逐,场外另有十数人替补在旁观战。

    蹴鞠旁一座高台之上,刘辩端坐正中,两旁坐着皇后唐氏和皇妃李氏,身后立着天龙卫中郎将何献,何献的身旁又立着四个黑衣剑士,四周环卫着一群红衣天龙卫。

    年已近三十的刘辩早已无当年的软弱和惨绿气息,英俊而白净的脸上多了几分刚毅,眼中目光如电,充满威严和霸气,嘴角那两抹八字胡,更显出男性成熟的魅力。

    他一只手端着酒樽,另一只手却习惯性的按着剑柄,似乎随时准备拔剑应战,那双原本白净而柔软的手,如今变得遒劲有力,手指上和虎口处长满了老茧,一看就是经常使剑的印记。

    他身后站着的四名黑衣剑士如同四杆标枪一般站的笔直,左手中的剑身攥得紧紧如同那剑已与手连成一体,脸上如同僵尸一般毫无表情,眼中的光芒如电,透出一股无形的杀气,竟然隐然如修罗卫一般。

    仔细看那场内的蹴鞠队员。踢得如“少林足球”一般,球技与功夫浑然一体,球员过招。是在比球技也是在比武艺,腿法、拳法、掌法倾泻而出,不拘一格,只要能抢到球,什么招数都能用。

    不过他们的阵型依然是八人进攻、八人防守的阵型。

    场内的比分现在是6:4,蓝队领先。

    刘辩将酒樽中的酒一饮而尽,缓缓的抬了一下手。

    “停!”何献急忙喊道。

    场内骤然停歇了下来。

    刘辩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对众人喝令道:“白队变幻阵型,四人前场进攻。六人后场防守,六人中场传接,各队员不得擅自变动位置;蓝队阵型不变,继续比赛。”

    众人依令而行。

    半个时辰之后。场上比分变为7:10,白队反超。

    刘辩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呆坐了许久,才缓缓的说道:“朕那皇弟果然聪颖,他能一统天下十二州,诚非偶然。”

    身后的何献急忙说道:“陛下乃先皇嫡长子,大汉正统,陈留王能力再强。也只应供陛下驱遣才是。”

    刘辩淡淡的笑了笑:“大汉正统,大汉正统……值此乱世,若无过人之能。不是成为傀儡,就是成为亡灵。十余年过去了,不知协弟的剑术如何了,能否与朕一战。”

    何献谄媚的笑道:“三千越甲可吞吴,而当年越女阿青以一根青竹棒击败三千越甲,如神仙一般存在。今陛下的越女剑法已练得巅峰造极。又岂是陈留王所能比拟?臣窃以为,陈留王在陛下手下走不过三招。”

    刘辩依旧淡淡的一笑。没有说话。

    “呛啷!”腰中长剑离鞘而出,四周立即一片寒光凛冽,锋芒逼人。仔细看那剑时,只见剑身铭纹由柄至尖如同流水一般连绵不绝,剑身有二字——“工布”。

    “工布之剑,釽从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绝。”

    此剑正是当年由铸剑名匠欧治子奉楚王之命所铸造的三把名剑之一——工布,与刘协手中的七星龙渊剑,和王越所用的泰阿剑同时出炉的。

    一道白光从蹴鞠场边如同流星一般飞速划过,刘辩纵身而起,迅疾又弹身而回,轻轻的坐落在案几之后,手中的工布剑已回鞘,似乎从未拔出过。

    噗!

    场内的白球摔落在地,整整齐齐的跌成两半。

    全场惊得鸦雀无声,许久才有人率先反应过来,场内掌声如雷。

    刘辩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天下十分,协弟已得八分,朕岂能在此两分之地内还成为傀儡?朕有天龙卫和血龙卫,又有蜀王和张将军忠心辅助,有人就算是想叛乱,也得掂掂自己的分量。”

    一个红衣天龙卫匆匆赶来,在刘辩耳边述说着什么,刘辩立即脸色微微一变。

    ……

    次日,蜀汉早朝。

    百官朝会殿内,两旁的文武百官肃然而立。

    一身冕服的刘辩腰佩工布宝剑,在红衣天龙卫的护卫之下昂然大步而来,登上殿堂,在龙椅之上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双眼如电,威严的扫视了一圈殿下的群臣。

    十余年的努力,他虽然未能完全掌握整个西蜀的朝政和军政,但是早已非傀儡之身。朝政之上,基本是他说了算。军政之上,虽然大部分军队掌控在刘备手里,但是京师成都的兵权却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刘备就算真想撕破脸皮叛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些年来,他在朝政和军政之上一直压制着刘备等人,对方也只能一退再退。

    刘备等人或许不是没想过叛乱,毕竟蜀中三十万大军,有二十万掌控在刘备手中,更兼有关羽、张飞和陈到这样的猛将,诸葛亮这样的智若近妖的军师,还有白耳精兵、无当飞军这样的劲旅,若是想叛乱攻取成都还是很容易的。问题是,刘辩占据的不只是京城,还有大汉正统的制高点,刘备一旦撕破脸皮与刘辩相斗,则他这个“帝室之胄、中山靖王之后”的光环将灰飞烟灭,成为不折不扣的叛臣,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届时恐怕他还没攻下成都,刘协可能已趁火打劫从他后路杀来。

    当然。依照他原来的计划则是想让刘辩“病”死,其又无子嗣,则可让自己八岁的儿子刘禅上位。这时的刘禅因为刘备的经历变化。提前了十年出生,比历史上的刘禅不但聪明伶俐的多,而且长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并非历史上那个呆呆傻傻的大胖子。只可惜的是,刘辩不但没有“病”死,反而越活越精神,刘备数次派出的杀手都是有去无回。甚至尚未靠近刘辩的身旁,就被刘辩身边的黑衣剑卫斩杀。

    不但刘辩未“病”死。这些年他身边的一些心腹之臣却莫名其妙“得病”了。他的亲信简雍,这个历史上也一直跟随他的心腹之臣,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中的后花园;另一名心腹之臣孙乾,退朝回家的被人拦路截杀。身边的侍卫死伤惨重,他自己也挨了一刀,幸亏不是要害,否则也跟随简雍去了;就是陈到等人也遭受过刺杀,而关羽和张飞都遭遇过投毒而幸免于难;最令他胆战心惊的是,宝贝儿子刘禅也被人推入水池之中,差点被淹死。

    那个对着他一口一声“皇叔”的蜀汉天子不再是任他宰割的绵羊,而是化身成了一条毒蛇。

    近年来,他不敢再派人出击。对手似乎也趁好就收,总算平静了几年。

    君臣礼毕之后。

    刘辩缓声说道:“诸位爱卿,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只见一人抢步而出,正是司徒黄权。

    “启禀陛下,西羌彻里吉国王遣使来朝。”

    刘辩眉毛一抬,朗声道:“闻听西羌国王彻里吉,乃塞外豪杰,武勇无敌。其虽与我国接壤,却甚少来往。今既来朝,当速速有请。”

    随着一片“传西羌使者进殿见驾”的呼声,只见一个穿着异族服装的官员昂然而来,见到刘辩弯腰一拜:“西羌使者扎西奉国王陛下之命前来拜见大汉天子陛下!”

    刘协点了点头道:“免礼!”

    那使者扎西又道:“特奉国王之命,给陛下送来一件大礼。”

    说完转身朝后面喊道:“抬上来!”

    八名身穿异族服装的壮汉抬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大步而入。

    走进大殿,那八名壮汉将肩膀上的铁笼放下,退到两旁。

    嗷~

    一阵沉闷的猛兽吼声如同惊雷一般响彻整个大殿,吼得大殿上的文武百官魂飞魄散,纷纷后退,乱成一团。

    “放肆!”刘辩一声怒喝。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穿透力却极强,竟然硬生生的将那猛兽的吼声压了下来。

    众人这才惊魂甫定,站稳身形,战战兢兢的朝那铁笼里望去,却是一只头大如斗、满身棕毛的猛兽,看起来有虎豹之威,却与虎豹外形略有不同。

    哈哈哈……

    扎西爆发出一阵大笑,戏谑的说道:“此乃我西羌国之圣兽,乃贵霜国(印度)进献给我国国王,不知各位大汉各位聪明的臣子们是否认得此圣兽。”

    群臣你看我,我看你,无人应答。

    却见一人排众而出,沉声道:“不过一头狮子,算什么圣兽?”

    众人望去,正是诸葛亮。

    扎西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不错,阁下果然见多识广,此圣兽名确为狮子,乃我西羌国王进献给大汉陛下的礼物。不过臣听闻大汉朝廷有两个,一个在成都,一个远在雒阳,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大汉上国。此圣兽为百兽之王,当进献给真正的大汉之帝。不知贵国可有勇士能降服此圣兽,若能降之则我西羌国尊贵国为上国,岁岁来朝;若不能降,则本使只好带其奔赴雒阳,献给真正的大汉上国。”

    话音一落,全殿鸦雀无声。

    扎西见众人无人应答,不禁得意的笑了,又再次高声喊道:“再问一次,贵国可有勇士可降此兽?”

    人群之中的刘备气得咬牙切齿:“若非云长与翼德领兵在外,岂容他等异族嚣张。”

    刘辩脸色极其难看,作为一国之君,他自然不能亲自下场,而且若说是提剑斩杀,他绝对有十二成的把握,但是若赤手空拳去降服,他自问未必能做到。

    眼看几分钟过去了。众将依然无人应答,扎西不觉脸上露出嘲讽和得意的笑容。

    “番邦小国,岂敢如此小觑我天朝上国。且容我来降之。”一声暴雷般的声音在殿中响起。

    众人眼中一亮,纷纷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连刘辩也不觉抬头朝那边望去。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腾身而出,身着虎贲服,挽起袖子露出一双肌肉饱满的臂膀,稳稳的挡在兽笼之前,满脸的坚定和悍勇之色。

    刘辩见是个小孩子。眼中神色又黯淡了下去:“卿乃何人,此猛兽力大无穷。不亚于虎熊,切莫轻身涉险。”

    却见又一人排众而出,却是刘辩最宠信的武将,卫将军张任。

    张任上前拜道:“启禀陛下。此人姓水名禹,字仲德,原本关中之人,自幼随母逃难到蜀中,其天生神力,有万夫不当之勇,十岁即入山打猎,数与虎豹相斗尽胜之,后拜于臣之门下为徒学习枪法。现任虎贲左仆射。”

    孙乾嗤声冷笑:“十三四岁的小儿,就当了左仆射,卫将军还真是举贤不避亲啊。”

    张任勃然大怒正要怒斥。却听刘辩问道:“张将军,此猛兽过于勇悍,水将军年幼,真可空手降服?”

    声音之中充满惊疑不信,却又充满期待,因为他已经面子上挂不住了。真要是无人敢向前,他就会令身后的四名黑衣剑士直接将那头狮子斩杀。再斩下这名故意挑衅的西羌使者,以正蜀汉威名。

    却听那名叫水禹的小将高声喊道:“臣自幼搏虎为戏,必不辱使命!”

    刘辩一拍龙案,高声道:“好,诸位大臣退下,且看水将军降此猛兽,若能降服,则拜为虎贲中郎将。”

    众文武百臣急忙纷纷退到殿前,让出一大片空地来。

    西羌使者扎西冷眼看了看水禹,一脸的鄙夷之色,俯身对刘辩一拜道:“陛下,臣有一言在先,若这位小将军葬身狮腹,当与敝国无关。”

    刘辩怒声道:“废话,速开笼门!”

    他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这头狮子就此耀武扬威的灭了蜀汉的威风,若水禹不能胜,就令黑衣剑士拔剑斩杀。

    嗷~

    那头雄狮怒吼而出,恐怖的吼声吓得远处观战的群臣两股战战,脸色煞白。

    “孽畜!”

    水禹一声怒吼,甩开马步,双目如电,狠狠的瞪向那头雄狮。

    狮子也找到了自己的对手,口中发出低低的吼声,露出阴森森的利齿,前爪不安的在地上抓动着,随时准备出击。显然它也感觉到了这个少年的悍勇,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低吼着做出扑击的架势,引诱那少年出击。

    水禹也是全身凝立不动,似乎也在找狮子的破绽,蓄势待发,双手却张开向前,右手伸出一根手指朝那狮子勾动着,向它挑衅和撩拨。

    一人一狮谁也不敢轻动,只是互相恶狠狠的凝望着,眼中发出噬人的凶光。

    嗷~

    雄狮终于忍不住了面前的这个弱小的人类的挑衅,腾身而起,怒吼着带动一阵狂风向他扑去。

    唰!

    水禹腾身闪开,堪堪躲过雄狮的扑击,不等它转身,迅疾腾身翻坐到它的背上,左手抓着它的鬃毛,右手对着狮眼狠狠的砸了过去。

    嗷~

    狮子眼部剧痛,腾身将水禹摔了出去。水禹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暴怒欲狂的雄狮兽性大发,又朝他扑击过来。

    一人一狮在场内剧烈大战起来,水禹与猛兽相斗显得十分娴熟,依仗身体的灵活和超强的判断力,将那头狮子玩得团团转,连半片衣角都不被挨到。

    这场争斗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看得场内众人目瞪口呆,几乎以为是在做梦,就连那西羌使者也是张大着嘴,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嗷~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那只雄狮的左眼又被水禹一脚踢瞎,至此狮子两只眼睛全部被打瞎,眼前漆黑一片,痛得在地上翻滚。

    嗷~

    那雄狮在地上翻滚了一阵,腾身而起,却找不到攻击对象,竟然直直的朝大殿正中扑了过去。

    啊~

    群臣惊得魂飞魄散,四散奔逃,互相践踏。

    “该死!”水禹大惊,急忙拼命在后赶来,狮子没打死,要是惊扰了圣驾那可是死罪。

    嗤!

    一道剑影如同白虹贯日,破空而来。

    噗!

    血雨纷飞,溅得满殿都是,随即嘶吼声骤然停下。

    脸无血色、惊魂甫定的众臣,惊疑的朝大殿正中望去。

    只见那只雄狮竟然被劈成两半,摔落在地上,鲜血在地上流了一地。

    刘辩缓缓的收剑入鞘,傲然立在死狮之前,全身竟然没有沾上半点血迹。

    不但文武百官惊呆了,就连水禹也望着刘辩发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陛下万岁!”

    众臣激动得喊声如雷。

    西羌使者扎西尚在发呆,犹如在梦中。

    刘辩腾身跃回殿堂之上,在龙椅上坐定,指着扎西喝道:“将他等拉下去斩了。”

    众天龙卫一拥而上,将大呼小叫的西羌使者和随从强行拉了下去。又有人上前将狮子的尸体拖了出去。

    刘辩那威严的声音继续在大殿的上空激荡:“诸位爱卿,还有何本要奏?”

    众人似乎尚未从刚才的震撼之中反应过来,无人应答。

    沉默了一阵,终于有人向前禀道:“启禀陛下,臣有本要奏!”

    刘辩一看此人,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孙爱卿,速速奏来!”

    孙乾急忙说道:“启禀陛下,青州刺史曹孟德已与伪帝刘协决裂,其所掌控的青、冀两州二十万大军叛乱,意欲与伪帝决一死战。现其已遣麾下长史刘晔前来请降,同时请陛下出兵相助。臣窃以为此乃天助陛下,还请陛下下旨封曹孟德为魏王,同时出兵关中和荆州,与曹孟德遥相呼应,击垮伪帝,进而一统天下。还请陛下恩准!”

    原本稍稍平定的群臣立即哗然,议论纷纷。

    不但刘备派系的臣子蠢蠢欲动,就连刘璋派系的黄权等人也忍不住心动。

    诚然,他们都知道,这是蜀汉染指中原、一统天下的最后一丝希望了。刘协不但平定了天下十二州,就连漠北和西域异族都被他扫平了,此刻若不趁曹操叛乱之刻出兵,一旦刘协彻底平定青、冀两州,蜀汉就很难再与刘协逐鹿中原,只能偏安这西南一隅了。

    刘辩一声冷笑,压下了群臣的议论声,轻轻的摆了摆手:“呈上来!”

    只听脚步声响起,天龙卫中郎将何献率着数名天龙卫自殿堂门口走来,手中托着一个红色的托盘,托盘上竟然托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等到何献走到孙乾身边,刘辩遥指着那托盘上的人头笑道:“孙太常莫非说的就是此人?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晔?”

    孙乾转身一看,将那人头看个真切,吓得双腿一软,跪拜了下来,连连求饶。

    刘协冷哼一声道:“朕说过,朕与陈留王之争,那是大汉皇室内部的事情,与外人无关。朕绝不会与狼子野心的叛臣一起联手,对付陈留王,否则朕有何面目去见大汉的列祖列宗、二十三帝?”

    ……

    散朝,众文武百臣鱼贯而出。

    朝堂口,刘备与诸葛亮对视了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喟然道:“他等终究是兄弟,我等是外人,我等迟早死无葬身之地!”

    朝堂之上,刘辩依旧坐在龙椅上,望着朝堂口发呆。

    “协弟,朕在成都等你……”

    ps:因工作原因又断了两天,明天争取三更补上,大家不必担心太监,因为还有五六万字完本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三国之大帝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真命虎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命虎哥并收藏三国之大帝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