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国之大帝无双 > 第十三章 皇纲初振(怒更三章求推荐收藏)

第十三章 皇纲初振(怒更三章求推荐收藏)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月里的雒阳,寒气浓浓。

    深受兵灾的雒阳百姓脸上总算有了一丝喜色。快开春了,播种的季节快到了,新的一年新的希望就要开始了。

    而上完朝回来的百官似乎脸上也带了点笑容,走出朝堂时虽然只是相互对视几眼,那眼中却也明显带着一点笑意。

    不可一世的郎中令李儒欲杀弘农王被陛下拦下还差点割掉他的耳朵,陛下率飞龙卫纵马闯相府当面训斥董卓。这个消息忽如一夜春风般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传了开来,各种版本都有,成了草民和大臣们酒后茶余津津乐道的话题。

    自董卓入京以来,每次对董卓暴政的抗争都是以失败结束,以致这次小小的胜利竟然让百官惊喜不已,更何况这还是皇权的小小胜利。

    城西司徒府,密室。

    *个官员围桌而坐。

    当中坐一人,瘦脸长须,目光炯炯有神,姓王名允,字子师,大汉司徒,三公之一。以平叛黄巾、勇斗阉党、刚直不阿而闻名天下。

    后面分列两边的均是当朝要员:太傅袁隗、司空张温、光禄大夫杨彪、司隶校尉黄婉、太仆袁基、尚书卢植、光禄大夫种拂、议郎郑泰。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党人。他们几个也是东汉后期党人的主要领袖。

    桓、灵时期,宦官专权残害大臣,鱼肉百姓。士大夫一党联合外戚对宦官集团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史称党人。当时代表人物有三君、八俊、八顾、八及、八厨之称。时人以他们为君子,朝中大臣自公卿以下,皆畏惧他们指责贬损,均登门造访拜于其门下。

    然而桓、灵二帝对宦官极度宠信,故先后发生两次激烈斗争都以宦官集团诛杀士大夫一党几尽而结束,史称党锢之祸。

    自何进与宦官同归于尽,在董卓的乱政之下,党人又重组。昔日的三君、八俊、八顾、八及、八厨大都成为古人,残存的如刘表、张邈等人又远离朝廷,故重组后的党人基本以朝中公卿及朝政要员为主要领袖。

    王允清了清喉咙道:“我想诸位都听闻了京中传言。此消息虽然传自宫中,但是相信诸位已派人验证确信无误。当今圣上英武之资,远胜弘农王,如此我等是否需要调整策略?董卓暴虐,迟早死无葬身之地,但是天子若变来换去,也必为天下人所不齿。”

    话音刚落,袁隗脸露怒容,高声激辩:“荒唐!陈留王是董贼篡逆所立,若日后诛杀董卓之后当仍拥立陈留王,岂不是承认董贼的篡逆之举是对的?弘农王因董贼而失位,必在董贼被诛后而复位,否则如何面对天下人,如何面对已故的先帝?”

    未等王允开口,卢植当即反驳道:“先帝并未有传位遗诏传位于辩皇子,我倒听闻先帝本来有传位协皇子的遗诏在蹇硕之处,只因蹇硕被杀致遗诏下落不明。协皇子聪颖好学、风采绝伦,而辩皇子行止轻浮、胆怯懦弱,不如就此将错就错,辅佐当今圣上成为一代明主,造福苍生。”

    砰,袁隗一拍桌子,怒气勃发的站了起来,手指着卢植气的语不成声:“你……你简直大逆不道,形同篡逆!辩皇子乃先帝嫡子,自古立长不立幼,岂可拿空穴来风的遗诏说事?一个连早朝都不上的天子如何能安天下?”

    卢植哈哈一笑,反唇相讥道:“董卓行废立为篡逆,你行废立就不为篡逆了?况且诸公不要忘记,昨日若非陛下亲往永安宫救下弘农王,今日我等则不需要在此为难了。如今天下纷乱,非强主不可收拾,两个皇子孰强孰弱,你们扪心自问之。”

    说完也不等袁隗再次争辩,拂袖扬长而去。

    严格来说,卢植不是个正宗的党人,他是在董卓进京后才被拉入新党人的组织的。以前的党人跟何进打得火热,他独独对这个专权的外戚不感冒。现在成为半路出家的党人,同样对袁隗也不感冒。

    望着卢植远去的背影,太尉杨彪也站起对着大家一抱拳:“此等大事,须慢慢从长计议,且不可伤了我等党人的和气。况且董卓还没打垮呢,我等反而先在此内讧了。告辞!”

    众人纷纷起来告辞。

    袁隗愤愤的看了王允一眼,哼了一声也一甩衣袖而去。

    留下王允呆坐在密室内独自沉吟,脸上阴晴不定。

    次日早朝,百官三三两两的往朝堂门口跑。

    上朝已成了一种形式。董卓监国,小皇帝连朝都不上,朝堂成了李儒的一言堂。虽然那帮党人每次都会据理竞争,争辩得脸红口赤的,最终还是照样以李儒胜利而告终。

    百官齐齐的按次站在朝堂两边,等待着董卓和李儒等人。

    离早朝时辰还有一刻,董卓在吕布和铁甲马军的护卫下昂扬而来,后面紧紧跟着李儒。

    董卓虽然不敢坐上龙椅,却在龙椅靠左一步处,摆上刘协亲赐的太师椅,端坐于朝堂之上。

    李儒和吕布分立阶下左右两边,铁甲卫士也分立两旁。

    刚刚各就各位,朝堂口突然一声高叫:“陛下驾到!”

    整个朝堂上下一震,纷纷惊讶的朝朝堂门口望去。

    一个美少年头顶冕冠身穿冕服昂然而来,风采绝伦、虎步龙姿、霸气十足。身后紧紧跟着一群红衣侍卫,排列得整整齐齐。踏着奇怪的步子,左脚高抬右脚落,右脚高抬左脚落,整齐划一,同起同落,落地有声,响亮清脆。

    所有人都被这种整齐划一的后世军队的正步震撼了,呆呆的望着他们随着整齐的踏步声旁若无人的直奔殿上而去。

    李逸飞和王越恭恭敬敬的将刘协扶上龙座。然后整整齐齐的分立两侧,两个宫女举着障扇分立在身后。

    刘协大马金刀的往龙座上一坐,朝李逸飞一摆手。

    李逸飞立刻大喊:“上朝!”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卢植,高呼一声“陛下万岁!”就地拜倒。

    文武百官纷纷拜倒高呼万岁!呼声不绝于耳。

    李儒和吕布呆住了,朝董卓看了一下,未见他有什么反应,只好也跪倒三呼万岁。

    刘协冷冷的不做声,任百官跪拜在地上。

    百官跪了一阵仍未听到刘协喊平身,偷偷的抬起头来往上看。只见刘协虽正襟危坐,却不时冷眼瞄着董卓,立即反应过来,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卢植看了一眼刘协,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和赞赏的笑容。

    王允紧紧的盯着刘协,脸色凝重,若有所思。

    董卓也等了半天没等到刘协喊平身,抬起头来发现文武百官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心里一震,偏过头来刚好撞上刘协冷眼瞟来。

    董卓心中恍然明了。脸上涨的一阵青一阵白,手脚微微发抖。

    他一咬牙,从太师椅上翻落下来,大呼一声:“陛下万岁!”跪在地上全身微颤。

    刘协微微一笑,大声道:“诸位爱卿平身!”

    众人这才呼一声“谢陛下!”拜谢而起。除董卓等人外,人人脸露喜色,嘴角带笑。

    董卓站在太师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挨着太师椅站着。

    刘协微微一笑,柔声对他道:“太师请坐。”

    董卓这才一脸猪肝色的缓缓坐下。

    刘协气运丹田,不紧不慢的说道:“朕因身体不适,许久不能上朝,委托丞相监国,处理政务。有劳丞相年近花甲,尚要为国操劳,朕心实愧。今朕身体已康复,不敢懈怠,当尽天子之责,重拾朝政。从明日开始,丞相不必再监国而操劳,仍执丞相之职,立丞相之位。”

    声音随着内息透出在朝堂中扩散开来,整个朝堂都充盈着他的声音。

    “执丞相之职,立丞相之位”,就是给我把椅子搬回家,乖乖的站到台下去,别在台上给老子丢人现眼。

    文武百官震惊的抬起头来,这次抢先禀奏的是王允:“陛下圣明!”

    文武百官立即随声附和:“陛下圣明!”

    李儒看了一下董卓,张口想说什么,却无言以对。

    董卓抓着太师椅双手直抖,许久才冷静下来:“遵旨!”

    刘协微微笑道:“诸位爱卿,有本请奏,无事退朝!”

    李儒起身奏道:“臣有本要奏!”

    “奏!”

    李儒从袖中掏出一张蔡侯纸道:“自陛下即位以后,弘农王心生怨愤,意欲谋反,图谋陛下,现有反诗一首为证。臣奏请陛下下旨诛杀弘农王,以儆效尤!”

    李逸飞下殿接过纸递给刘协。

    众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刘协随意瞄了一下,勃然大怒道:“大胆刘辩,竟敢犯上作乱。来人,宣朕旨意:削除弘农王王爵,永久幽禁于永安宫,没有朕的旨意,永世不得出宫。其母何氏,其妻唐氏,皆贬为宫女,随刘辩一并幽禁于永安宫。”

    众人松了口气,弘农王一家三口的爵位早就名存实亡,一直被董卓幽禁在永安宫,现在只不过让幽禁变成名正言顺而已。

    李儒啪的跪倒在地,朗声道:“犯上作乱,按汉律当斩。臣奏请陛下斩弘农王,以正我大汉律法!”

    刘协冷冷一笑:“李儒,这朝堂上是你做主,还是朕做主?朕乃天子,大汉律法有规定天子不能赦免自己的兄长吗?”

    李儒就地磕起头来:“弘农王不死,天下难安啊。臣奏请陛下下旨立斩弘农王,否则臣愿以死相谏。”

    刘协冷哼一声,一拍龙椅,大喝一声:“来人,郎中令李儒诘难天子,拉出去打三十大板!”

    “是!”

    两个飞龙卫如狼似虎的跑下殿来,拉起李儒就要拖出大殿。

    众人哗的凌乱了,这天怎么一下变得这么明亮了?

    “且慢!”殿上一声断喝。

    董卓缓缓站起身来,强忍着满腔的怒气朝刘协跪倒在地:“李儒忤逆陛下,实在该打。还望陛下念其初犯,此顿板子暂且寄下,下次若犯,则一并责罚。”

    刘协邪邪的笑了笑:“好,此次就依丞相所奏,此顿板子暂且寄下。他日若再犯,必加倍责罚!”

    两个飞龙卫满面笑容的将李儒往地上一扔,返回殿上。

    刘协强忍着心头的快意,又问:“还有何人要奏?”

    只见一人上前拜道:“臣伍孚有本要奏!”

    只见此人年方三十出头,方方正正的脸上充满凛然正气。

    刘协脑海飞速闪过三国演义中的记载。此人是后来刺杀董卓没成功而死的,时辰未到,所以还活着。

    “奏!”

    “本朝规定,除陛下贴身侍卫外,百官上朝者均不可带兵器上殿,违者斩。今董丞相、郎中令李儒,骑都尉吕布均带兵器进朝堂,铁甲军士乃地方军却也进入朝堂,此皆不符律法。还请陛下明察!”

    董卓的手已经在跳动了,脸上的猪肝色一直没变。他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

    朝堂上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今天的好戏真是一出又一出。

    刘协哦的一声做思考状,文武百官和董卓等人纷纷摒声提气,全部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

    刘协捏了捏鼻子,慢慢的说道:“董丞相之前是代朕监国,须另当别论。明日开始,朕亲理朝政,郎中令李大人和骑都尉吕大人当不可再带兵器上朝,铁甲马军也不可再进入宫中。诸位大臣觉得如何?”

    百官齐声道:“陛下圣明!”

    刘协又笑眯眯的望了一眼董卓,然后柔声道:“董丞相有救驾和从龙之功,亦须另当别论。朕特许董丞相带剑入朝,以示嘉赏。”

    董卓沉闷着脸不说话。

    李儒急忙呼道:“不可!不可!丞相曾在朝中遭人刺杀,若无铁甲军护卫,恐被歹人所乘。”

    刘协喝道:“董丞相武勇威震西凉,又身配宝剑,其余百官均手无寸铁,危险从何而来?不得再多言!”

    李儒朝董卓又看了一眼,却见董卓黑着脸毫无表情,只好恨恨的闭嘴不言。

    “诸位爱卿还有本可奏,无本则退朝。”

    ……

    “退朝!”

    董卓阴着脸提着太师椅走下殿,随手将太师椅砸向吕布,吕布一把接住。

    甩甩衣袖,一言不发的直奔朝堂门口而去,李儒和吕布以及众铁甲马军急忙紧紧跟随。

    文武百官一动不动的目送着他们离去,直到他们的影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才转过身来。

    齐齐跪倒:“陛下万岁!”

    刘协摆了摆手:“平身!”

    众人静静的退出朝堂。

    门口不知谁喊了声:“今天真是痛快啊,晚上鄙人做东,大家到醉春楼去痛喝几杯!”

    然后只听到一群人轰然叫好。

    朝堂下只剩两人——司徒王允和尚书卢植。

    两人忽地齐齐跪拜在地:“陛下亲理朝政,实乃天下之幸。然董贼势大,不可逼之过急,以免反受其害。除贼之事,还须从长计议!”

    刘协身子震了一下,猛地站起来走下朝堂,将两人扶起来,一手紧抓一个:“公等忠义,朕没齿难忘。”

    两人眼眶也突然红了:“陛下受委屈了!”

    陛下委屈了,虎哥也委屈啊,会员点击那么少,收藏也不多,今天怒更三章看有没有多来几张推荐票和多几次收藏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三国之大帝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真命虎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命虎哥并收藏三国之大帝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