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再解推图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再解推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施耐庵对庆丰军颇具贡献,是跟随郝仁最早的文人之一,先出镇庐州,后有出镇安庆,缕缕建立功勋。

    人都有两面性,施耐庵也不能免俗,他也有十足的毛病。

    贪杯这一毛病,在险些导致庐州失守的情况下,大有改观,出镇安庆也颇为得力,唯独身上散发出十足的坯子气,郝仁早就发现,不过一直没有加以制止。

    当初施耐庵刚刚归顺庆丰军,郝仁设宴款待一应文武大臣,徒单钧看其不顺眼,在酒席上与施耐庵塞力气,施耐庵用江湖手段将醉酒的徒单钧扑倒,这本是新归附这自我表现和立威的机会,但是把徒单钧按在地上打耳光,这事情就有些说不下去,就算是江湖侠客也不耻。

    当时徒单钧也是新近归附,又是女真人,带着一身傲气,郝仁以自己醉酒为由任其事件发生,用的也是互相打压之手法。

    不曾想,施耐庵一个手段就把徒单钧收拾妥当,大大杀了徒单钧的傲气,因此郝仁才看清徒单钧的弱点,将徒单钧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下,自然再未提及酒席打耳光一事。

    当初,庆丰军是在群雄的夹缝中生存,施耐庵醉酒鞭打手下,导致手下叛迎朱重八,施耐庵向郝仁索要叛徒。

    郝仁当时也明知道施耐庵的手段残忍,却装作不知情而把叛徒交给施耐庵处理,施耐庵生生的将叛徒活活剥皮,还将叛徒的人皮送给朱重八,倒让朱重八学到剥皮实草的手段。

    施耐庵活剥人皮虽非郝仁授意,表面上看郝仁一点也不知情,实际上,对企图叛投强邻的将领们,具有很大的震慑作用,事情过后,郝仁也一直装作不知情,依旧保持着一副宽以治下的面孔。

    而今郝仁已经势力强大,广开言路,在郝仁未曾饮酒的情况下,施耐庵当着郝仁的面子痛打罗文素,虽然有利于打击不支持郝仁称帝的一派,郝仁再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郝仁的虚伪将会彻底被暴漏,大大影响郝仁的高大上的形象。

    “这个施耐庵,也太过分了!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份,倘若不是看他给随我日子久,又是一把年纪,非要让侍卫们脱下打上几十板子,为罗文素大人出口气!”

    郝仁善于与手下近臣唱双簧,惯用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手段,如今施耐庵已经打出老拳伤了罗文素,郝仁只能负责给罗文素送甜枣。

    “嘶……哎呦!”罗文素摸着发肿的眼眶,满肚子怨气,却不敢在郝仁愤怒之下再火上浇油,只能打落牙齿肚子里藏,抱怨道:“这老匹夫下手也太重了,若不是我在行伍中行走几年,恐怕一拳已经将我打的一命呜呼!哎呦!”

    刘伯温眯着眼睛,紧摇了两下羽扇,突然顿住羽扇,宽慰道:“这个施耐庵,仗着跟随主公日久,为人向来跋扈,总是欺凌新进之人,我也久看不惯他!”

    刘伯温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连郝仁都以为他和施耐庵有过节,以为是刘伯温想趁机在郝仁面前踩施耐庵,而罗本听闻老师受了别人的背后捅刀,便想出班为自己的师父开脱。

    正在此时,刘伯温话锋一转,道:“不过施耐庵已经老迈,再跋扈还能跋扈几时?罗文素大人正值年富力强,虽然新进归附主公,倘若立有大功,日后地位并不在施耐庵之下,看他还能奈何罗大人何?有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这句话包涵了好个深层次的含义。刘伯温乃是聪明之人,点到为止,并未把事情全部说透,目的是要告诉罗文素,跟着郝仁好好干,引诱罗文素与施耐庵争斗,好将他牢牢的绑在庆丰军的战车上。

    你罗文素不过四十多岁,而施耐庵已经六十多了,施耐庵活不过你,你刚进庆丰军,没有功勋而被施耐庵看轻视正常的,而你眼下就有立大功的机会——帮庆丰军搞定在岭北的二十万兵马,而不是再次聒噪复立韩林儿称帝。

    罗文素此时正在气头上,受刘伯温的挑唆,不蒸馒头,只求争口气,坚定道:“此次岭北之行,我必然不辱使命,凭借我的三催不烂之舌,说动关铎全军归附大帅,看那老匹夫日后还有何话说。”

    “呵呵!小可窃以为,罗大人一定能把事情做好!”刘伯温笑道:“刚刚你说的图谶是怎么回事?”

    罗文素自然一五一十,将明教遗留的圣物《推背图》,被郝仁识破之事一一说明。

    “哈哈!”刘伯温摇着羽扇,扬天哈哈大笑道:“你真当这个韩林儿乃是天下共主?”

    罗文素不知道刘伯温为何发笑,惶惑的问道:“此乃大元帅所解,难道还能有错?”

    “伯温自负通晓阴阳,区区推图,有何难解?不过当初主公处于弱势,出于自保而信口胡说罢,却并非推图正解!”刘伯温道。

    郝仁此时正愁当年歪解那个迷信的推图,而无法自圆其说,眼看着刘伯温已经给自己搭了下坡的台阶,赶忙道:

    “当初本帅护送‘家徒’(套近乎)母子前往颍州,杜遵道与刘福通正因争权真的厉害,本帅与十几个兄弟被‘囚禁’(夸张)在幽巷之中不能自保,故而杜遵道召本帅去解推图,本帅顺着他们的意思说罢,本帅一介布衣,哪懂什么推图之解,若不是本帅机智,骗过杜遵道,本帅哪有脱身的机会,恐怕早死于刘福通、杜遵道的猜忌!”

    郝仁真想说那些封建迷信,是出自阴谋家给自己造势的说辞,不过郝仁此时全盘否定推图,从道理上说不通,从情理上也不会得到信服。

    “难道刘先生有推图正解?”罗文素惊讶道。

    “那是自然!”刘伯温笑道:“树上挂曲尺,乃是‘广木’也,并非杜遵道所言的‘床’,主公在这一点说的对,‘广木’确实是林儿!”

    “那不还是韩林儿当主中原吗?”罗文素道。

    “非也!非也!”刘伯温故弄玄虚道:“木上面的日月,尔等皆把他看做明教,此乃大错特错,林上之日月,乃天在林之上也!试问何为人之天?父母尊长乃人之天也!林儿之父亲已经早亡,母亲杨氏已经削发出家,其视为天者何人也?乃其师父也!主公三次救援龙凤于危难之中,此恩重于父母也,等同于长生之天,此图谶所言,乃正是坐在你我面前的主公,当为天下共主!”

    郝仁正愁自己想当皇帝,又无法解释通自己当初对推图的歪解。

    算卦先生本就是说的是两头堵的事情,而今,刘伯温一副算卦先生表情娓娓道来,虽然说的有些牵强,却也并非全无道理,郝仁真想偷偷的给刘伯温点三十六个赞,就是不知道罗文素是否就坡下驴了。

    “此乃迷信,推图乃阴谋家托伪之作,这东西岂能信?”郝仁打断刘伯温的话,赶紧去否认推图,急于将自己置身事外。

    “可是……”罗文素还有很多疑问想去反驳,却见余阙捏着拳头对他怒目而视。

    罗文素知道,施耐庵充其量不过是会些江湖野路子的武术罢了,而这个这个余阙确实昔日正儿八经的统军元帅,素有骁勇之名,倘若余阙一拳打来,恐怕罗文素就要成为双眼青的熊猫了。

    “正解!正解!主公上应图谶,下应民意,应该早登九五之位!”罗文素似乎在庆丰军的群臣中间,猛然变得成熟起来,反正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心中想象成什么样,便是什么模样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