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醉酒狂歌

第三百五十五章 醉酒狂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仁放赵普胜军离开池州的意见,遭到不少大臣反对,但是,郝仁最终还是决定这样做。

    此时的大宋军与赵普胜开战,山区之地,短时间内很难平复,而陈友谅必然会率大军前来救援,战端一开,倘若李察罕在在北线用兵,郝仁很难分兵应对。

    利用经济制裁而解决嵌入内部的钉子,差不多等同于《孙子兵法》上的‘不战而屈人之兵’,郝仁目的而明确,陈友谅不能一口气干掉,要一步一步的来,先解除陈友谅在自己内部的威胁。

    既然不打仗,也不用撕破脸皮就能挤走赵普胜,郝仁何乐而不为?何况按照陈友谅的性格,赵普胜回归大汉,必然不会有好结果的!

    长江岸边,赵普胜再次回顾一眼自己用毕生精力战斗过的城池,如今已经插上大宋的军旗,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郝仁肯放一条出路,又送赵普胜渡江用的船只,此行一路必然不会有太大风险。

    可是,回去又该如何向陈友谅交代呢?

    陈友谅真的就能将他的兵马调拨在与蒙元的边界,让他去与蒙元作战吗?

    自己会不会步李普胜的后尘呢?

    而师父彭祖宣称的大治之盛世又在哪?师父怎么那么笃定,明教必然能够得天下?

    “大帅,登船吧!”宿卫催促道。

    赵普胜收起自己无限的慨叹,心中满满的凄凉,只能登上小舟,自己和大军不能饿死在池州。

    “我家陛下在船上置办了酒席,为昔日并肩战斗的袍泽赵大帅饯行,特差属下前来请赵大帅赴宴!”一艘小船从江心划来,径直开到赵普胜的船边,宿卫总管陈达挎着腰刀道。

    池州军就在江防军的炮口之下,如今池州已经大部分登船,倘若郝仁想袭杀赵普胜,断然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在酒席上谋害赵普胜,赵普胜更不能撕破脸皮惹郝仁不高兴,无论此时的心情多么的沉痛,也只能赴约。

    庐州号楼船的甲板上,郝仁与赵普胜两方也不拘泥礼节,赵普胜知道郝仁若想害他,他是无法抵挡的,将双刀解下来下交给手下,与郝仁对席而坐。

    郝仁腰中挂着腰刀,心中有底,一挥手,让宿卫们退后十步,赵普胜大大喇喇的坐在郝仁的对面,一如当初两人喝酒一般,他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酒壶,连饮三杯子,才一挥手,让手下也退后一边。

    郝仁知道赵普胜心中不舒服,也不与他说话,似乎千言万语,都在酒中一般,他也自斟自饮,连饮三杯,算是与赵普胜无声的交流,也算是表达这赵普胜这位豪杰的敬意。

    郝仁放下酒杯,双手提酒壶,抛弃一国之君的身份,却去给赵普胜斟酒,赵普胜微震一下,却并未阻拦,待郝仁将酒斟满,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是喝酒吗?这分明是来找郝仁斗酒?

    郝仁有心招揽他,又对赵普胜这位造反前辈心生敬意,也只能将酒一饮而尽。

    郝仁刚刚放下酒杯,赵普胜却端着酒壶,为郝仁斟满了酒,然后又自己满上,举杯示意一下,便又一饮而尽。

    这酒喝的太快,谁都没有一句话,菜谁也没动一口,眨眼间,两壶酒已经喝了个底朝天,赵普胜拿着空酒壶,摇晃一下,便将酒壶仍在甲板之上。

    郝仁知道赵普胜就是江湖豪杰的作风,抬手阻止拔刀的陈达,一挥手,酒坛和大碗却已经摆上桌子。

    赵普胜黯淡的眼神中,蓦地闪现出一番的喜悦,直接派掉泥封,双手抱着坛子,咕嘟咕嘟,猛灌一气,大觉过瘾之后,才放下酒坛,大呼:“痛快!”扯了碗中的一条鸡腿,三下两下,将一条鸡腿吃个精光,‘扑通’一声,将鸡骨头丢入江中,只将一种严厉的眼神看着郝仁。

    郝仁太明白赵普胜这个眼神中的意思,乃是催促郝仁喝酒,郝仁心中装着正事,此时还不能醉,却道:“赵大哥,我敬重你是一条汉子,前有李普胜前车之鉴,你此去陈友谅处,必然不会有好结果,莫不如……”

    “家师遗愿,普胜不能辜负!”赵普胜抬手打断郝仁的话,豪气十足道:“今日你我兄弟二人,只管喝酒,莫计前程生死,喝上一个烂醉,一死又何妨!”

    郝仁曾经三次遣使招抚,如今又亲自出马,知道赵普胜这位元末的英雄心意已决,再多说也是无意,而今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赵普胜人生中最后的一顿酒,喝个痛快。

    “好!”郝仁冷喝一声,颇有英雄相惜的气概,拍掉坛子的泥封:“今日不醉不散!”说罢,抱着探子,猛喝一气。

    郝仁自从自下达每月三次的戒酒令之后,除了与俞延玉在巢湖姥山岛大醉一次之外,这次,又彻底的醉了一次,他放下酒坛子之后的事情,他一概都忘记了。

    只是听宿卫描述,自己完全没有帝王的样子,与赵普胜勾肩搭背,两人有说有笑,彼此间讲了很多生动的故事。

    据说,郝仁还说了很多挽留的话,都被赵普胜拒绝。

    据说,赵普胜是被宿卫们抬着登船的,而却没有发一言,只是让江防军齐声唱起了军歌,而他则反复玩味着军歌中的两句歌词,“今日醉酒狂歌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再然后,他才瘫软倒下。

    郝仁醉的太深,直到第二日的中午才彻底清醒过来,听完宿卫总管陈达的复述,揉着生疼的脑袋,无论如何也想不去昨日后半段的情形,而几个内阁大人,却已经拿着文书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陛下,好消息啊!”

    “李察罕与孛罗帖木儿在山西打起来,打了个两败俱伤,如今李察罕为挽回颜面,大举进攻山东红巾军,李察罕此时恐怕无力进攻我们,灭陈友谅的时机到了!”

    “赵普胜确实是好汉,守信用,送给他的船只,全部顺着将水飘了回来,一艘不少!”

    “陈友谅末日到了,他居然连赵普胜也杀了!”

    郝仁此时尚未完全清醒过来,一下子接触这么多的信息,脑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而赵普胜喝的一点也不比郝仁少,如今赵普胜被杀的消息都已经传来,那么,郝仁确实实实在在的为赵普胜送上了一顿断头酒,就是不知道赵普胜十八年后能不能再成一条好汉。

    “让翰林院起草讨伐陈友谅的檄文,要快!大军按照既定计划,三面出击!”郝仁反应过来时,立马坚定道。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