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替身太多

第三百六十五章 替身太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宋的连弩采用动滑轮原理,劲力十足,张定边身中三弩,每支弩箭都在要害,就是战神,料定也再难活命。

    张定边刚刚打马奔进城池,便一头栽落在马下,一应随从,赶紧下马搀扶,张定边却咬紧牙关,用最后的力气吩咐道:“快……抬我去太尉府……”

    大汉江州守将伤的太重,眼看将不治身亡,一种低迷的情绪不禁在江州城内蔓延,不过张定边已经受重伤多次,每次都能起死回生,大汉军士气虽然低迷,却也不至于奔溃。

    宿卫们不敢怠慢,抬着张定边,飞奔太尉府,满城汉军,翘首期盼,等待再次见证奇迹。

    太尉府的正殿,宿卫像往常一样,将张定边放在大殿的地上,回身关上房门,至于张定边用什么方法疗伤,能否再次从死亡线上回归,宿卫们无权打听,也不敢打听。

    “三哥!”

    “三爷!”

    二三个人,蓦地从殿后闪现出来,各个如抬进来的张定边面目及其相识,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张定边。

    那二三人,呼喊着上前便去搀扶抬进来的张定边,可是抬排行老三‘张定边’,已经回天无力,身子一歪,死不瞑目。

    紧接着,正主张定边从容的从殿后走出来,表情冷峻,并不发一言,只是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三弟!”

    “三哥哟!”

    两个身穿白色中衣的伤者,也是如死掉的张定边几乎一个模样,从殿后缓缓而来。

    一个伤的太重,只能在地上爬行,另一人怕牵动伤口,握着胸口,缓步满行,未己,二人都来到使者身体旁,一阵悲戚呼喊痛苦,殿堂上下,一片悲戚。

    那穿中衣年纪显得略微苍老些的伤者,对着站立的张定边悲戚道:“老二,算了吧,我们打不过郝十三,何必为一个陈友谅,白白折了我们兄弟的性命呢?母亲一胎生我五人,不容易啊,总要给娘亲留下几个年节上坟的兄弟吧!”

    张定边乃是罕见的七胞胎,因为战乱和元末的落后水平,只活下五人,张定边排行老二,兄弟五人一奶同胞,相貌极其相似。

    自从张定边做了大汉太尉,便将自己的四个兄弟秘密接到自己军中,平时只居住于密室,享受与张定边一样的荣华富贵,乃是为张家张长久富贵计,就连张定边的两个结拜兄弟陈友谅、张必先,也不知道有此事。

    张定边作战骁勇,每战必身先士卒,如今危难时刻,便派遣自己的兄弟前去接仗,自己在暗中调度,大宋军三次射伤张定边,却并未伤到张定边本人,杀的不过是张定边的三个孪生兄弟。

    “大哥!诸位兄弟!”张定边坚定道:“陛下(陈友谅)与我有知遇之恩,又是我的结拜大哥,如今我身居大汉太尉高位,张家享受荣华富贵,全赖结拜大哥所赐,我既能与他同富贵,今日危难,张家自当与其共担当,哪怕张家全家俱毁,也当不负结拜的盟誓!”

    张四捂着胸口,气息微弱道:“我与大哥之伤,虽然重,但不至于伤及性命,张家与那郝十三也不算结成死梁子,如今三哥已经死于郝十三之手,梁子已经结下,我等应该勠力同心,为死去的三个复仇!”

    张五年轻气盛,并未负伤,如今也慷慨激昂道:“二哥,既然三位哥哥已经无力出战,今日该轮到兄弟我上了!我今夜便带兵马,前去偷营,定要将郝十三斩杀于军中,为三哥报仇!”

    张定边除了将自己兄弟网络在军中,充当自己的替身,更是在军中秘密寻找到两个与自己相貌相似之人,秘密恩养于军中,视为自己的兄弟一般,如今张家亲兄弟已经折损,外人在不出马,有违道义。

    替身张甲抱拳慷慨激昂道:“太尉大人与我有知遇之恩,如今事情危难,小人今日愿为先锋,替五爷前去劫掠敌人营寨,不胜不归!”

    “兄弟高义,阖家老小,我必然妥善安置!”张定边先给张甲吃了一颗定心丸,又道:“宋军今日攻城不利,士兵疲乏,正是偷营时机,我与你三千兵马,今夜前去偷营。切记,你武功平平,不可冲锋在先,倘敌有埋伏,务必保证全身而退,不要漏出马脚于郝十三!”

    “属下定不辱太尉大人信任!”张甲抱拳道。

    入夜时分,张甲穿上张定边的同款衣甲,带着张定边的旗号走出太尉府,江州城全军上下,一阵欢腾。

    在不知情的大汉士兵看来,弩箭穿胸而不死,不出半日便能生龙活虎一般的康复,张定边不是人,简直就是神。

    昔年彭莹玉于弟子周子旺聚众五千举事袁州,便每人背书‘佛’字,宣扬刀枪不入,虽然最后袁州举事失败,而刀枪不入的说法,大汉军中,也颇有残留。而今张定边‘死而复生’,士兵们更加笃定只要诚心信奉大光明神,便可有不死之身。

    ……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张甲都帅三千精锐,坠城而出,静默前行,径直摸向大宋军的旱地营寨。

    张甲见军营内一片肃穆,不禁心中大喜,士兵们搭跳板越过积水的壕沟,扒开寨墙,忽而火把四起,聒噪而行,径直杀向郝仁的中军大帐篷。

    宋军营内,火把通明,左右两支步兵,分左右两翼兜头杀来。

    张定边已经不知一次的偷营劫寨,郝仁有十万大军在此,纵然白日攻城劳累,也有十足的兵力可以调度,倘若再能够让张定边占偷营的便宜,郝仁也只能叫郝傻子了。

    张甲见中了埋伏,心中大惊,他牢记张定边的教诲,赶紧都帅兵马,转身就走。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俞通河都帅拦截伏兵,从左翼兜头杀来,截断了张甲的退路。

    俞通河记得自己曾经三次射伤张定边,料定再发弩箭,也难以伤他性命,操着马刀,径直向张甲杀去。

    俞通河发誓,一定要砍掉张定边的脑袋,看看张定边的脑袋是否还有再生功能。

    张定边乃大汉太尉之高位,又有‘不死金身’忽悠下属,骁勇的大汉军虽遭遇埋伏,却为了保护主将而奋勇争先,俞通河一柄马刀想突破重重敌军而斩杀张定边,谈何容易?

    说话间,一黑脸大汉,操开山大斧,都帅一支兵马,不发声音,不打火把,蓦地从夜幕中杀将过来。

    那黑脸大汉,黑衣黑甲黑战马,夜色给了他天然的保护色,如同黑暗中的斑驳鬼影,眨眼间已经出现在张定边面前。

    来将并非旁人,正是大宋骑兵总管胡大海。

    而大汉军此时只顾着左翼,不曾提防胡大海不按套路出牌,寒光一闪,胡大海手气斧落,张定边已经身首异处,跌落马下。

    整个战场瞬间都安静下来,兵器碰撞之声没有了,喊杀之声没有了,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和马蹄的得得声。

    大汉军士兵忘记抵抗,大宋军也忘记了杀敌,敌我双方,都一齐注视着地上身首异处的张定边,希求能看到奇迹发生。

    可是,奇迹并没有发生,胡大海却以及用大斧的尖端挑起张定边的首级,哈哈大笑,洁白的牙齿,在夜幕中显得异常清晰。就来近处的大汉士兵,方才发现,此处还站着敌方一将。

    大汉军见主帅这回彻底死透,张定边空空的肩膀上,没有再生出新的脑袋,挑在军斧尖的主将首级,似乎也无力飞还,更有鬼魅的大笑之声,甚是渗人。

    三千大汉军,军心大乱,丢下兵器四散奔逃,更多者,抛下兵器,跪地乞降。

    (注:历史上的张定边,在鄱阳湖水战中,据说曾中箭百余,而第二天又奇迹般的屹立城头,抵抗东吴朱元璋的进攻,后又又人考证,张定边最后也未死,如赵君用一般归隐了。

    另,元末盗用人名者甚重。盛文郁在曹州便已经战死,而他的义子马骥盗用其名,继续领军,后归顺朱元璋,还做了太守,最终如很多历史失踪人口一般,神秘消失。十三推断,以盛文郁在明教中的威望,足以煽动再次造反,朱元璋继位大灭明教,无论是盛文郁还是盗用盛文郁名字的马骥,朱重八都不可能留活口)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